零零看书 > 穿越四合院里做倒爷 > 第468章 轮敦来信

第468章 轮敦来信

卫东道:“要不是这单层面积稍小,我都打算建超过百层的摩天大楼了。”

晏莉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题,老板这是真不拿钱当钱花啊!

卫东接着说道:“等华人行盖好了我们就先搬过去,把秋雨行一号楼和二号楼拆了,然后在盖个更高了。”

等2年以后,或许可申请盖个七八十层的,可惜这边地盘也不大,盖得太高了不好看。

晏莉道:“那到时候需要的资金更多,单层成本都要超过两千万了。”

卫东道:“钱不少问题,我们现在负债为零,到时候怎么都能弄到钱的。”

秋雨集团现在现金充足,早就把所有的外债还完了,只有利用杠杆拆借的90亿期货借款,黄金成本价在34.96美金一盎司,现在已经涨到35.6美元了,早已经处于安全线里面了。

晏莉也只是提醒一下,如此重大的建设计划都是要慎之又慎,一栋摩天大楼都可以抵一家小洋行的全部资产了。

卫东也只是提出战略方向,然后剩下的都是晏莉工作了,这事情不着急,华人行里有很多客户都是有租约的,最起码今年是不能动工拆除了,只能先期做一些准备的工作,找设计师先进行大厦的设计工作。

眼下最主要的还是收音机的销售工作,晏莉汇报了最新的情况,又找到两架飞机执行飞往霓虹的运输任务,下午的时候霓虹就有收音机进行发售了,洋行那边也下了订单,直接在空港区提货。

甚至太古洋行自己直接用客机发了一架欧洲的航班,全部塞上了收音机,为了多运一些,都把大纸箱拆掉。

晏莉说道:“我做主给太古洋行减免了一些费用,想当于是我们在包机运输。”

卫东道:“这都是小事情,只要把我们的库存快速地发往世界各地就好了。”

稍远的用飞机,近路东南亚还是用的货船运输,只是周边市场规模太小,总体销量肯定不会太多,只是聊胜于无。

两人商量了最近的工作,主要还是围绕收音机销售,先把市场占领了再说,现在就是欺负索泥公司生产没有跟上来,不像卫东在之前已经生产一段时间了,仓库中积压了大批的库存。

这就是卫东一贯的策略,新产品都是生产了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推向市场,可以保证洋行要多少有多少,货物很充足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这年头搞饥饿根本不需要。

此时索泥公司收音机事业部里,早已经是一副鸡飞狗跳的混乱模样,正通过各种关系收集秋雨集团出售收音机的各种资料,还有对眼下局面的分析。

很快秘书手上拿到一些简单的资料,敲开了板井奏太部长的办公室,

秘书把资料放在办公桌上道:“部长,这是最新收集到的资料。”

板井奏太部长昨天加班太晚,一夜也没有睡好,揉着眼睛说道:“你捡重点的说。”

“是,部长。”

秘书捡重要的事情说了,主要还是秋雨集团正在大规模的铺货,正源源不断地被空运到落山矶,抢占全球最大的市场。

现在霓虹马上也有收音机进行售卖了,如果再没有什么对策,那索泥公司将会失去收音机市场了。

《仙木奇缘》

卫东道:“要不是这单层面积稍小,我都打算建超过百层的摩天大楼了。”

晏莉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题,老板这是真不拿钱当钱花啊!

卫东接着说道:“等华人行盖好了我们就先搬过去,把秋雨行一号楼和二号楼拆了,然后在盖个更高了。”

等2年以后,或许可申请盖个七八十层的,可惜这边地盘也不大,盖得太高了不好看。

晏莉道:“那到时候需要的资金更多,单层成本都要超过两千万了。”

卫东道:“钱不少问题,我们现在负债为零,到时候怎么都能弄到钱的。”

秋雨集团现在现金充足,早就把所有的外债还完了,只有利用杠杆拆借的90亿期货借款,黄金成本价在34.96美金一盎司,现在已经涨到35.6美元了,早已经处于安全线里面了。

晏莉也只是提醒一下,如此重大的建设计划都是要慎之又慎,一栋摩天大楼都可以抵一家小洋行的全部资产了。

卫东也只是提出战略方向,然后剩下的都是晏莉工作了,这事情不着急,华人行里有很多客户都是有租约的,最起码今年是不能动工拆除了,只能先期做一些准备的工作,找设计师先进行大厦的设计工作。

眼下最主要的还是收音机的销售工作,晏莉汇报了最新的情况,又找到两架飞机执行飞往霓虹的运输任务,下午的时候霓虹就有收音机进行发售了,洋行那边也下了订单,直接在空港区提货。

甚至太古洋行自己直接用客机发了一架欧洲的航班,全部塞上了收音机,为了多运一些,都把大纸箱拆掉。

晏莉说道:“我做主给太古洋行减免了一些费用,想当于是我们在包机运输。”

卫东道:“这都是小事情,只要把我们的库存快速地发往世界各地就好了。”

稍远的用飞机,近路东南亚还是用的货船运输,只是周边市场规模太小,总体销量肯定不会太多,只是聊胜于无。

两人商量了最近的工作,主要还是围绕收音机销售,先把市场占领了再说,现在就是欺负索泥公司生产没有跟上来,不像卫东在之前已经生产一段时间了,仓库中积压了大批的库存。

这就是卫东一贯的策略,新产品都是生产了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推向市场,可以保证洋行要多少有多少,货物很充足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这年头搞饥饿根本不需要。

此时索泥公司收音机事业部里,早已经是一副鸡飞狗跳的混乱模样,正通过各种关系收集秋雨集团出售收音机的各种资料,还有对眼下局面的分析。

很快秘书手上拿到一些简单的资料,敲开了板井奏太部长的办公室,

秘书把资料放在办公桌上道:“部长,这是最新收集到的资料。”

板井奏太部长昨天加班太晚,一夜也没有睡好,揉着眼睛说道:“你捡重点的说。”

“是,部长。”

秘书捡重要的事情说了,主要还是秋雨集团正在大规模的铺货,正源源不断地被空运到落山矶,抢占全球最大的市场。

现在霓虹马上也有收音机进行售卖了,如果再没有什么对策,那索泥公司将会失去收音机市场了。

板井奏太部长只感到自己更加的头疼了,这收音机的芯片也都是刚定型进行试生产,正在进行生产爬坡的阶段,现在秋雨集团正在大规模的进行铺货,收音机都属于高价值的工业商品,市场容量有限,如果不能加快生产进度,那等市场都被秋雨集团占据后,自己也只能喝汤了。

板井奏太部长想一想,眼下最主要的是扩大芯片的产量,只有把产能提高才有商品生产出来投放市场。

道:“那你联系东芝,松下,日立等公司,我们同意授权生产收音机芯片了。”

之前索泥公布自己研发出收音机芯片之后,霓虹的几家大的有芯片生产能力的企业都寻求让索泥进行生产授权,只是这个提议被板井奏太部长拒绝了。

眼下冒出了秋雨集团发售的收音机抢占市场,也只能同意开放授权生产,这样才能使用这几家的生产线,要是只依靠索泥的产能,根本不能短时间提高多少产量,没有芯片就没有收音机,生产只会被秋雨集团占据。

眼下授权给这几家企业,还能拿到授权费用,顺便核能加强企业间的联系,有钱大家一起赚。

秘书想一想也明白眼下开发授权是最优的方桉了,晚上市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

然后问:“秋雨集团的收音机是98美元,我们要不要优惠一些?”

板井奏太部长感觉更烦躁了,秋雨集团真舍得,要是卖170/180美元多好啊,现在只售98美元,这将会少赚很多钱。

“我们货少,便宜两美元就好了,生产多少就发售多少,等我把产能提上来再说。”

卫东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过程,可很快接到消息,索泥公司也推出看自己的收音机上市,在霓虹的市价约合96美元一台,只是比秋雨集团的稍微便宜两美元,只是上市的数量不多,虽然是秋雨集团的收音机销售有些影响,可影响并不大。

米晓舟说道:“有迹象表明,松下,夏普,日立等公司都拿到了索泥公司的生产授权,很快索泥收音机的产能将会爆发出来。”

稍微推算一下即使一切正常,也要一个月的时间产能也逐渐提高,到时候秋雨集团已经出售一个月了,可以说大部分的利润都已经拿到手了。

道:“到时候再说吧,密切关注索泥公司的进展,有什么事情赶紧汇报。”

这一次和索泥公司之间的竞争是先胜一筹,可之后肯定会大打价格战,即使索泥公司不挑起,卫东也会进行的,到时候收音机就进入薄利时代,就看谁能卷过谁了。

一周之后,霓虹市场上出现了日立收音机,松下收音机等七八个品牌,不过现在都是和索泥收音机相同的外观,不看标志根本分不清是什么牌子。

卫东一直高度关注事态的进展,不过现在都是高价出售,默契地赚取高额的利润。

早已经打探过了,索泥收音机的成本和秋雨集团差不多,也都是处于50-60美元的区间。

随着几家霓虹家电公司的发力,秋雨集团的收音机在霓虹的出货量也逐步降低,毕竟这些本地的企业知名度更高,更容易被买家认可。

再说霓虹是最排外的,除了他们的漂亮国爸爸,并不认其他地区产品。

晏莉问:“老板,是不是把霓虹那边的销售撤销掉?”

卫东摇头道:“不用撤,等夏天或者到秋天势必会有一场价格战,我们如果在霓虹没有销售网点到时候就会吃亏了。”

如果在霓虹没有销售,到时候霓虹的市场都会被本土的企业占领市场,如果默契地维持一个高价,那一下子就打不死这些企业了。

卫东问:“我们的秘密武器怎么样了?”

晏莉道:“老板生产没有问题,可我们没有专利到时候会被起诉的。”

卫东笑道:“放心吧,不能起诉我们的,只会起诉那些地下工厂,和我们秋雨集团无关。”

早已经做了准备,只要索泥公司打起价格战,卫东就针对索泥的拳头产品录音机市场进行一场生死较量,一定把索泥给按到地上摩擦。

晚上回到家,发现阿珍愁眉苦脸的,卫东问:“你这是怎么了?”

阿珍问道:“你说桃子姐为啥要离职?一声不吭地就走了,这么长的时间连音讯都没有。”

卫东一直都瞒着,谁都没有告诉,公司里的人找卫东打听还能本着脸不讲,可阿珍嘛,卫东拿不定主意了,孩子生下来后,卫东还想希望阮桃能回来在公司里上班的,总不能真的放在轮敦了吧。

道:“桃子姐在轮敦啊,我也不知道地址,走的时候说太累了,想要休息一阵,等休息够了再回来。”

阿珍笑着问:“你真的不知道地址?”

卫东当然不会承认了,直接否认:“我当然不知道了。”

放下茶杯卫东伸手去搂阿珍,却被阿珍按住,然后从沙发的缝隙里抽出一封信来,说道:“那怎么会有轮敦寄给你的信?”

卫东急道:“我不是和桃子说过了不能寄信的嘛,怎么还有信?”

阿珍睁大了眼睛,惊讶道:“阿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卫东心虚道:“没有啊,你把信给我。”

阿珍笑了笑,还是把信给了,卫东撇了一眼竟然是阮蜜给写信,担心里面有什么露骨的话,当然是现在不能拆了,可信封下面阮蜜竟然留了城堡的地址,这个小丫头真是个大笨蛋啊。

阿珍得意道:“哼,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了,等暑假了我就去找桃子姐,我还没有去过轮敦呢!”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