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活埋大清朝 > 第450章 吴三桂打进北京啦!(求月票,求订阅)

第450章 吴三桂打进北京啦!(求月票,求订阅)

今儿在东直门看大门的城门百户还是个“功臣”,就是那个在香口之战中屁股中弹,最后切掉了小半个屁股的阎包衣。

156n.net

给阎包衣切屁股的朗中的刀功实在也不咋的,切起来没个分寸。咔嚓一刀下去就切多了,切下一大块坐臀肉,还把阎包衣切成了个瘸子。

被切掉小半个屁股,又成了个瘸子的阎包衣自然不能继续为大清朝杀贼了。不过大清朝也忘记他的功劳......把他送回了北京养伤。

当他回到北京的时候,屁股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腿瘸那是残疾,好不了了。

而当时正好遇上北京的八旗新军大批南下,北京城内到处都缺人手。所以常宁就打上了阎包衣他们这批伤兵的主意,给他们派了力所能及的活儿。

阎包衣虽然一瘸一拐的,但还能走路,一张黑面孔看着也挺可靠的,于是就给派了个城门百户,带着几十名绿营兵守东直门。

这会儿他瞧见一大群的精壮难民,还听见他们操着地道的北京话,就猜他们是什么贵胄的佃户。而他也是贵胄佃户出身,自然觉得亲近,于是就拄着拐棍迎上去了。

迎面过来的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穿着白色长衫,头上戴着瓜皮小帽,一看就知道是个管家或是师爷之类的奴才。

奴才见奴才,当然是倍感亲切了。

于是阎包衣就问:“这位穿白衫的是哪家的?进城要做什么?”

这白衫男子马上站住脚步,赔笑道:“回官爷的话,小的是信郡王通州庄子上的管事......王爷的庄子两天前叫一群天杀的蒙古人给抢了,还杀了咱们的人!还抢走了几个姑娘!完事还把庄子烧了!

我这是进城向福晋告状的......”

说到蒙古人杀人、放火、抢人的时候,这人已经咬牙切齿了,看来是恨极了。

阎包衣是知道信郡王董鄂在通州有庄子的,而且他也知道通州一带的庄子有不少被蒙古人掠了。

所以他就不再怀疑,还好心好意地对这人说:“这位兄弟,我和你说,察哈尔的王爷布尔尼今天入城......恭王亲自去朝阳门迎接了!”

他这是告诉那人,察哈尔的王爷圣眷正隆,得忍着点......

那男子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向门外那些和他一起的汉子喊道:“快些进城吧......福晋心善,总会给咱们一条活路的!”

阎包衣也跟着道:“对对,快进城......总有活路的。”

说着,他还拄着拐棍,一瘸一拐的当起了带路党!

他手底下的看门兵都是北京巡捕三营的绿营兵——他们是大清最憋屈,也是军纪最好的绿营兵了!在康熙年间,他们绝对可以做到秋毫无犯......因为此时的北京城内要么是旗人,要么是旗奴,要么就是汉人官员,就连开买卖的商人,十有八九也是皇商!总之,没一个是他们这些绿营兵敢招惹的。

他们看见阎包衣和那个白衣男子那么客气,就知道这群入城避难的难民是有背景的——在北京这里,有背景的人也太多了,他们这些臭当兵的谁也惹不起!

所以不仅没人搜查,还一个个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地请这些难民入城。

这群难民也不客气,就在那名领头的白衣男子和阎包衣的带领下,成群结队的通过架在东直门外护城河上的长桥和敞开的城门,走进了东直门的瓮城。

就那名领头的汉子快要走到东直门瓮城的内城门门口时,他忽然停下脚步,抬头四下张望了一番,双目当中精光一闪,已经撩起长袍从袍子下面一只绑在腰上的枪套当中抽出了一把燧发手枪,然后对准了阎包衣的胸膛就扣动了扳机。

阎包衣看见对方掏出火枪对着自己,一下就呆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胸口就轰的一下,挨了一记重击,紧接着就感到了钻心的剧痛,整个人也没了一点气力,瘫软着倒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

阎包衣的脑海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那男子已经大呼了起来:“大周吴大总统亲率百万天兵已到!大总统万岁!大周万岁!”

阎包衣心道:“原来是吴三桂打进北京了......”

然后,阎包衣没有然后了,但其他人还有。

已经跟着那白衣男子进了东直门瓮城的一千多条汉子同声大喊:“大周百万兵到,吴大总统万岁!”

接着,他们都从扛着夹着的包袱里面抽出各色各样的兵刃、火枪和手榴锤,直扑而前,转瞬之间就将东直门瓮城内外的清军绿营兵戳翻打倒。有几个胳膊粗壮的汉子还冲到东直门瓮城的内门门洞里面,朝着东直门内大街上扔出了几枚点燃了引线的手榴锤!

在干净利落的结束了东直门瓮城内的战斗后,这些冲进东直门瓮城里面的汉子又分成了几队,分别冲向东直门瓮城的内外两个门洞和通往东直门瓮城城墙上的马道。

还有几名汉子则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包袱从里面取出一黑色的大旗,又找来了一根清军的丈三长枪把黑旗给挂了起来,其中一名高大的汉子还用力挥舞了一下旗子。黑旗迎风展开,显出了一个白色的斗大的“周”字!

举着黑旗的汉子飞步到了那名刚刚枪毙了阎包衣的男子身后,那白衣男子大声呐喊:“大周军师杨起龙在此!玄烨已经全军覆灭,大周天兵,已临城下,献城者免死!”

那一千几百跟着杨起龙一起混城的汉子,也大声呼喊道:“玄烨已经全军覆没,吴大总统已经兵到,献城者免死!”

就在这一片呼喊声中,杨起龙已经大步走向了通往东直门城头的阶梯。

而此时的东直门瓮城城头上,只有极少数的守军——原本东直门瓮城的城头上至少应该有上百守军,但是因为今天是布尔尼带着数百骑兵入城的日子。为了防备这个察哈尔亲王突然发难,原本守着东直门的绿营兵都被常宁抽调到朝阳门瓮城和朝阳门内的大街上布防了。

所以清军在东直门瓮城的布防非常空虚,根本挡不住如狼似虎一样冲上来的“高仿大周兵”,很快就被砍翻或被赶走。

没一会儿,那面“周”字黑旗,已经在东直门瓮城城楼上迎风飘扬了!

而在杨起龙带人奇袭东直门瓮城的时候,东直门这边还有许多路人......这些要么是旗人,要么是旗奴,要么是入城避难的旗下佃户。他们瞧见杨起龙的人发难,又听他们大喊什么“吴大总统兵到”,马上就知道不好了,于是撒开脚丫子就往城内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喊:“不好啦,吴三桂打来啦!不好啦,吴三桂打进北京城啦!”

这下可真是把人给吓着了!也给蒙着了!

因为北京城里面的人大多消息灵通,他们都知道新大明正在“猫冬”,他们连瓜洲、扬州都没打,而且天津外海又冻着,所以绝无可能北进到北京附近。

如果杨起龙他们喊什么“朱三太子来了”,是没有什么人会相信的。

但是杨起龙却打出了吴三桂的招牌......这可就有点真了,吴三桂的大军早就入了河南,也许先头部队真的到了北京城附近了!

大清要完啊!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