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狙击蝴蝶 > 27、第二十七次振翅

27、第二十七次振翅

华灯初上, 岑矜带着那盒牛奶回了公司。

一个美工正坐她工位跟路琪琪同享一碗烤冷面,见她过来,美工立马挪地, 只留下一丛鲜香。

岑矜放下包,坐回椅子, 把牛奶搁到桌上。

岑矜的工位很清爽,只一台全黑台式机和陈列文件的白书架, 除此之外就摆放着眼药水与纸巾盒。

她抽出一张纸巾按了下被风吹潮的鼻端,才重新拿起那盒咖啡牛奶。

刚要摘下吸管, 她手一顿,又把牛奶架回去, 取出手机,调整角度, 对焦拍下一张。

而后才按灭手机, 戳开锡箔口, 开始品尝。

路琪琪偷瞄着她连串动作, 好奇心被勾老高:“你仪式感也太强了点吧。”

“这是什么牛奶, 很好喝吗?”她胃里的馋虫开始哇哇乱叫。

岑矜又吸了一口, 咖啡味淡,还甜得过分。她看向路琪琪,实话实说:“味道不怎么样。”

路琪琪眨眨眼,不明白了:“那你在大张旗鼓弄什么?”

岑矜不答, 只递去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得意眼色,把牛奶放好,勾唇望向显示屏。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敲了两个字,她突地想起李雾晚饭问题还没解决,又点开软件往家里地址下单一份日式套餐饭。

付完款, 她截了张图给李雾:给你叫了晚饭,记得吃。

男生应得很快:好。

他又问:你吃过了吗?

岑矜从电脑上回他:还没,但是喝过了。

那边不再秒回,少晌,才有了新动静:好喝吗?

岑矜微微扬眉,问:你没喝过么。

李雾:没。

岑矜:还不错。

他一如既往惜字如金:嗯。

怕打搅他功课,岑矜不再多言,关闭对话框,望回字迹繁密的屏幕,开始对照着文档里的标注重梳内容。

……

修改整理完毕,岑矜把新版传给厉飞,这才想起去看时间,显示器右下角的数字已至九点。

她单手覆到颈后,一边按压着酸僵的部位,一边去看路琪琪工作进度。

不料女生已经伏案打盹,她双手垂挂在桌肚里,脸颊肉被桌面挤成一坨,半张着嘴,睫毛一颤不颤,看来已经酣然入梦。

这女孩才毕业两年,还保有一份不拘小节的稚真与神气。

岑矜盯着她看了会,忽然有些羡慕,如今的她,死都不会允许自己在外面露出这种睡相的。

不过……

她收回目光,抓起键盘边已经冷却的牛奶,排遣般一口气吸尽。

托李雾的福,她好歹还能蹭点校园的青葱气。

临近十点,岑矜才回到家。

一进门她就愣住了,玄关灯破天荒开着,好像覆下一片蝉翼般淡柔的纱幔。

她心跟着暖了一度,倾身换好鞋,往里走,左右环顾。

视线所经之处,有样东西摄去了她的注意力。

是袋未开封的外卖,被安放在茶几正中央,还系着死结,一看就拆都没拆。

岑矜皱了下眉,喊人:“李雾。”

书房门紧闭,里面人肯定听不见。

岑矜只得走过长长走廊去敲门,指节才在门板上咚了一下,里面就传来唯恐慢了的迅疾脚步声。

岑矜留心听着,唇角悄然起了弧。

她在阻隔消失的那一刻端稳面色,沉静地与门内少年对视。

李雾站在里面,瞳仁自带曙色:“回来了?”

“嗯,”岑矜往后偏了下头:“晚饭怎么没吃?”

“忘了,”他不假思索:“写作业写忘了。”

岑矜抿出一个礼节性微笑,话里有话:“怎么没忘记拿呢。”

李雾一秒静音。

岑矜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我在公司吃过了。”

李雾:“嗯。”

“去吃掉,”岑矜轻叹一息:“要饿死了吧。”

“不饿。”

“那是饿过了,”她回身去卧室,同时留下叮嘱:“热一下再吃。”

卸完妆换了身家居服出来,李雾已经在厨房吃饭了。

岑矜坐回沙发,他也遥遥看来一眼。岑矜做了个扒饭动作示意他继续,少年立马低头专注眼下。

岑矜并未挪眼,不知是不是灯光原因,他皮肤似乎白了点,头发长长了,漆黑的碎刘海坠下来,遮住了少部分额头。

已然是个城里小孩。

看来他适应得不错,岑矜放心了些,收回视线,翻阅起微博。

万籁俱寂,屋内仅余李雾进餐的声音,不徐不疾。

岑矜听得犯困,倦懒地把背埋进靠垫里,莫名有些享受此刻的安宁。

过了会,听见他整理塑料袋的响动,岑矜回过头去,就见李雾已经起身,在有条不紊地收拾外卖盒。

他大概又长了些,面积稍狭的厨房衬得他人高马大。

岑矜记不得之前订校服时测量的数据了,遂问:“李雾,你上次量了多高来着?”

少年掀起眼皮,修长的手指将塑料袋拎手盲打出一个利落的结:“一米八四。”

“哦……”岑矜若有所思。

李雾半蹲下去清理垃圾桶,餐厅的光线又一下子亮了点。

目随他将灰色袋子放去门外,又轻带上门,岑矜才启唇道:“我再给你买几件衣服吧。”

毕竟人家小孩刚赠她一盒极有告慰效果的热牛奶。

李雾愣了一下,停在鞋柜旁:“你买好几件了,而且在学校都穿校服。”

“不冷吗,以后外面也要添棉服羽绒服了吧。”岑矜想起自己刚刚穿着大衣去取车都瑟瑟发抖。

他走回来:“还好。”

岑矜让他到椅子上坐,自己则抖了下毯子,盘腿坐正:“我们这跟山里一样冷吗?”

李雾说:“不一样。”

岑矜来了点兴趣:“哪边更冷。”

李雾没说哪更冷,只回:“宜市要温暖一点。”

岑矜颇为受用地微微一笑,刚要启唇接话,就听少年一本正经解释原理:“这边有城市热岛效应,山里海拔高,植被多,气温会更低。”

岑矜面色冻住,将自夸悉数咽回,只冷冷淡淡的,“哦。”

“嗯。”李雾注意到她忽而转低的情绪,虽不知因由,但也不再吭声了。

“作业写完了吗?”岑矜打算用这句话结束交流。

不想他说:“写完了。”

岑矜问:“那刚刚在书房做什么?”

李雾说:“背历史和政治。”

岑矜刮着手机屏,忽然想到:“你们是不是要会考了?”

李雾点了下头。

岑矜说:“下个月吗?”

李雾还是点头。

“应该不吃力吧,”岑矜想了想,抬眸看:“你学习能力这么强。”

猛一被夸,李雾不自在地摸了下后颈:“也不是都行。”

“嗯?”岑矜把手机翻转过去,不再看:“哪门有问题?”

李雾说:“英语。”

岑矜蹙蹙眉:“这也不是会考科目啊。”

“就是……”男生退回磕巴状态:“英语不好。”

他手微微握拢,问:“你英语好吗?”

岑矜随手摸了下耳后,轻描淡写:“我在英国念过两年书。”

李雾怔住。

岑矜腾得起了炫技心思,凝视李雾片刻,她随口讲了一段不短不长的英文念白。

极为标致的英音从她淡红的唇中流淌而出,随意但优雅,连贯又流畅,如曲谱,如诗诵。

跟他们课堂上,早读时那些用于应付学业的死记硬背完全不同。李雾直接听傻。

“听得懂么。”岑矜莞尔问。

李雾回神:“可以再说一遍吗?”

岑矜欣然应允,以更慢地语速复述同样的段落。

李雾大概听懂,并不非常确定:“是讲《丑小鸭》吗,安徒生童话?”

岑矜笑起来:“对,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

她不在这段话上多做停留,转而关心起他学习问题,“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请位专业英语家教。”

“不用了,”李雾一瞬气馁和失落,几乎是下意识拒绝,转而放缓语气:“别花钱了,我自己会努力。”

岑矜“嗯”了声,不再开口,接着玩手机。

客厅一时陷入沉默。

那点看似冠冕堂皇的小九九以失败告终,李雾怕岑矜起疑,局促坐了会,说:“张老师给我调了座位,现在跟班里英语课代表坐一起。”

岑矜瞥他一眼:“现在坐第几排?”

“第四排。”

岑矜打趣:“那你后面人可惨了。”

李雾一闷:“为什么?”

岑矜突然挺直腰杆,双臂交叠,煞有介事。

女人有种别样而少见的神气,李雾明白过来,也敛目笑了下。

两人又不再说话,岑矜重新看手机,顺手将碎发勾到了耳后。

李雾注视她片刻,站起身来:“我去看书了。”

“好。”岑矜瞥他一眼,颔了颔首。

周一午间,李雾没有休息。

他去了趟学校图书馆,宜中的图书馆全天开放,且规模可观,但利用率与之成反比。若非班级刻意组织,主动过来借书的学生寥寥无几,尤其这个时段,放眼望去,根本不见几个人,只有文山书海与日光浮尘。

花白头发的管理员老头儿坐在前台,见有学生过来,还有些意外。

“高几的?”他伸手要卡。

李雾把校园卡兜里递过去:“高二的。”

老头刷了下,歪头示意他进去。

李雾没有多余时间慢慢找寻,索性直接问起他来:“老师,我想问下,这边有全英文阅读区吗,我想找本书。”

老头诧异瞟他一眼,去看电脑:“哪本?”

“《安徒生童话》。”

老头哼笑一声,咯哒咯哒连摁几下鼠标,查到了他想要的结果:“有,在b5书架。”

李雾道了声谢,往里走。

李雾方向感不错,站在原地分析了会书架序号排列的走向,他快步找到目标地点。

架子上有两本一模一样的《安徒生童话全集》,他抬手格出一本,从目录里找到the ugly duckling。

男生手指滑向页码,又迅速翻至相应页面。纸张带起的气流掀动了他头发。

故事配有插图,一群绒绒小黄鸭里,有只灰扑扑的家伙格格不入……

很快,他找到了岑矜口中的那段话。

……

走出图书馆后,李雾一下被晃白日光刺得眯起了眼,他适应了一会,才勾着唇跑下阶梯。

走道上,少年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跟樟叶的荫翳混在一块儿,一时分不清哪处是人,哪处是枝干。

回到寝室,书桌上凭空多了只快递,刚要开口问询,坐那翻漫画的林弘朗已经看过来:“我去门卫拿快递看到的,顺便帮你拿过来了。”

李雾道了声谢,去看快递单,下一刻,他心突跳起来,是岑矜的地址。

李雾迅速开封取出,是只黑盒,盒身印有sony logo,里面装着一只全黑小巧的mp3,除此之外就是说明书、耳机,与充电器,并无更多东西。

他坐下去,按照说明书调节设备。

播放列表被人提前下载了多部全英文学作品,第一本就是the ugly duckling。

李雾怔忪片刻,戴上耳机,按下播放。耳中立刻有男声念诵,发音专业且纯熟。

他听到了刚刚在图书馆确认过的那句话:

“toborna duck’s nest,a farmyard,ofconsequencea bird,ithatched from a swan’s egg.”

“生于乡间的鸭子窝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你是一只天鹅。”

李雾牵起唇角。

她在鼓舞自己,他确信。

作者有话要说:  矜姐是个浪漫人儿

还是200个红包

感谢在2020-10-11 19:36:39~2020-10-14 00:03: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哑听不是鸭心、prprprqbb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哑听不是鸭心、kfc热柠檬红茶、你快别憨了、喵几、快乐便便、折辞旧文、该用户已卖萌、美味与偏见、ya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浅依 143个;一楼好美 20个;哑巴兔子 12个;以我小吉之名 9个;怀礼渣又撩 5个;你的杀猪刀、小袜几? 4个;一只小鱼心、千叶豆腐、一张桌子、就一个看文的、吴彦祖 3个;马拉松倒数第一名、bothriechis schlegel、不吃鱼的猫、每天吃饱饭 2个;叁木、哑听不是鸭心、阙贰、亿涵么么哒、cynthia、— ]迷心刺[ —、阿嘟、45907744、?、shellymx、决一死战、浅亚麻、冥色入星河、薄荷巧克力、唧唧?、蔓越莓子、七色花、罗伯特是谁、轻云、征途为绥、你眼里有星河、大崎娜娜、小蒋酱、nica、惢蘂、放开罗云熙,让我来!、4794630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睡觉睡到自然醒 30瓶;今天喝可乐了吗、文荒文荒快走开、小王子、寥寥钟情、落6 20瓶;姿姿 18瓶;ryo 17瓶;我不知道起个啥名字 15瓶;42380753 14瓶;沉妁 12瓶;懒人一 个、茶若然、han激n、哈、以我小吉之名、哦哈哟、我是爱你的大虾、妖妖灵、丕丕、七月lily、大喵、晚、爱吃土豆的铁板烧、厌冬、、七七、初心在、丁冬丁丁、20561810、亚亚巫 10瓶;daisy8023 8瓶;啾啾 7瓶;兵荒马乱、浅淡浓墨、阿鹤阿鹤阿鹤啊、发呆进度24%、加油 6瓶;lisara、观烊、阿音、玖兰、吃一对大白兔、饥饿站台 5瓶;邹倩一枚 4瓶;没事找找虐、拉菲快跑、风雨无阻、非凉、丹宇、我是静静、钱多多、散散漫漫既了既已_ 3瓶;朱迪呀、chen、搬家的蚂蚁、dozhioguh、ぱるる、故酒难温.、小蚂蚁、一条懒蛇、萌萌哒、霁初、小巴鱼 2瓶;边际、晨风暮雨、金小珠、瑜瑜瑜、天天爱默、青风、奔我而来、桃子、我真的喜欢帅哥、想中500万、曉曉、景昕、45907744、孽影笑笑257、冬天也要吃冰棍、嘻嘻、里予、小纯洁、蘑菇、elk、跳跳糖、thousandsare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