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狙击蝴蝶 > 87、锦鲤夫妇(5)

87、锦鲤夫妇(5)

岑想无法准确评价与定义自己的父母。

她觉得他们是世上最无私的爸妈, 也是最自私的爸妈。

尤其是她的父亲,在母亲寿终正寝一个月后,他也一声不响跟着走了。

收到父亲寄来的包裹后, 岑想急急忙忙赶到他们家, 只能见到平躺在床上的老人, 好似入梦一般, 双目安详地合拢, 无名指上还戴着他们早已褪色的婚戒。

他穿着体面, 全白的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 像是要去赴心上人的约会。他也只睡在一边,如同身边还有爱人共枕同眠。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而之前这段时光, 岑想都尽可能地陪在父亲身边, 她知道父亲对母亲用情至深,害怕他想不开过不去。

但父亲并没有表现出极大的伤痛,他看起来无悲无怨,只有条不紊将母亲的后事料理妥当。

之后就经常坐在家门前,看着远方, 看天空, 树林与水涧。

一坐就是一整天,目光邈远。

这是他们拿来养老的房子。

母亲七十岁生日后, 两人都远离都市喧嚣,在静谧的郊区买了间两层民舍,重新装修成他们喜欢的样子,从此在那边安享晚年。

房子还有个漂亮的院子, 父亲无所不能,可以当院士也可以当园丁,将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 春天花团锦簇,冬日覆满薄雪。

岑想立在床边,知道叫救护车已是徒劳。过了会,她开始不受控制地流泪。

眼前一幕并不意外,却足够让她伤心。

母亲临终前曾跟她嘀咕四个字:“你别拦他。”

岑想问:“拦什么。”

母亲笑而不语,把她格走,叫父亲过来说话。

她现在知道了。

她的父亲又要去追她,去陪她了。

父母的后事都低调安静。

就像他们曾经的婚礼一样。

岑想结婚时,宾朋满座,现场被布置成花海,众人在海风里举杯交贺。

她好奇问母亲,你们当时也这样吗,母亲摇头,说他们只出去旅了趟游。

但细节没讲。

岑想在墓园里待了半天,看着刻碑师傅小心翼翼将父亲名字篆上,丈夫全程陪伴,担心她情绪崩溃。

一个多月前,父亲在做同样的事情,但他是蹲在墓碑前的,不愿居高临下。

母亲名字旁边并排空出了一列,那是他特意给给自己留下的。

岑想清楚,但她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她的父亲,都八十二岁了,面对母亲,还像毛头小子一样,急不可耐,敢于兑现。

父亲生前在学术上成就斐然,桃李满园,与母亲二人的大多收入都用于公益事业。

许多同行,许多学生,许多受助者联系上她,想前来吊唁,岑想都一一谢绝,这是父母的决定,她必须履行。

父亲头七后,岑想才敢仔细去看父亲留给她的东西。毕竟,收到包裹的第一秒,她就隐有预感,里面盛放着他的道别。

与他这个女儿,与这个已经没有母亲的世界。

那是一封父亲的手写信,还有一本相集。信的内容平实且平淡,除去开头对她的歉意,下面则描写了相册里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岑想终于知道了他们婚礼的细节,也终于知道了他们爱情的细节。

他们生前很少与她详说恋爱经历,只说是爸爸追妈妈的,说妈妈是爸爸的恩人。

他们恩爱得无缘无故,又理所当然,好像命定的一般。

中学的时候,老师曾布置过一道作文题,叫“你所认为的世界上最好的爱”。

班里很多同学写了父母对自己的爱,岑想却没有,她写了父母之间的爱。后来这篇作文因出发独特,情真意切,被当做范文贴在了教室后墙上。

她翻看着相册,泪流满面地想,如果在那之前就可以知道这些,那她那篇作文一定可以写得更好。

但写得再好,也好不过父亲这封遗书了。

不,用遗书来形容它并不贴切,它更像是一部温情的影片,一首美丽的诗歌。

原来,父亲曾是母亲资助的贫困生,那样如松如竹,气质卓绝的他居然也曾瘦弱无靠,深陷泥沼。

原来,他们的婚礼也只有两个人,在一个人少的小小岛屿上待了近半个月,沙滩如金毯,海水像蓝宝石,到了晚上,他们会在密密星河下接吻,相拥着倒进浪潮里翻滚。自拍的合照很潦草,但仪式感到位,他们自备了白纱与礼服,在风里搞怪地做表情,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好像全世界只剩这双人,随性又美妙。

原来,她的诞生是母亲的主意,父亲起先颇有异词,担忧会影响她身体,后来母亲同他好商好量,并同意孩子跟自己姓,父亲才改口答应。

整个孕期,母亲并不舒适,前期孕反严重,后期又先兆早产,父亲无微不至照看的同时,经常懊悔到偷抹眼泪,对自己当初的决定气恨不已。

好在生产那天还算顺利,之后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父亲才慢慢与自己和解,接受了她,他们之间的第三人。

原来,她之所以会叫岑想,是因为生性浪漫的母亲早早就想好了孩子的名字,李想。但后来情况有变,她随了母姓,母亲只好在小名上做文章,起了个与父亲同音的“鲤”字。

……

他们这一生都在为对方着想,却都认为做的不够。

信的末尾,父亲字迹工整,口吻却格外放松:

“你猜你妈妈走之前跟我说了什么,她问我还记不记得我们领证前一年的戏言。

我说:我怎么会不记得。

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噘嘴:我本来想大大方方地走,可我一想到要离开你,要一个人走,要在另一个地方独自生活不知道多少年,我就受不了,所以我还是自私点,想要你陪着,小男孩儿,你愿意吗?

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怎么能够让她独自远行?怎么会只是戏言?

即使她不说这些,我也会风一样追过去,赶到她身边。

鲤鲤,这是我们的约定,我必须履行诺言。

你妈妈还在等我,我要继续去当她的小男孩儿了。

原谅我也一样自私,再见,我的女儿,我和妈妈永远爱你。”

他的落款并非父亲。

而是“李雾。”

他自己。

他早已抉择,无悔亦无畏。

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父母。

岑想红着眼,阖上相册,收好信件,又扬起嘴角。

她这一生恐怕都无法对父母的爱情感同身受,但她确信,能够成为他们的后代,能亲历这世间最好的爱,哪怕仅为观众,已是今生至幸。

作者有话要说:  锦鲤夫妇到这里就正式结束啦。

一直很喜欢严歌苓一句话:“写作之于我,便是一种秘密的过瘾。

本质都是要从自己的躯壳里飞出来一会儿,使自己感到这一会儿的生命比原有的要精彩。在这时,你愿意宽谅,与世无争,为了去满足那“瘾”,你不和世人一般见识。你相信他们身不由己,而你有那么个秘密办法,能给自己一刹那的绝对自由。”

希望看书的各位亦如此。

感谢陪伴。

本章2分评都会发红包。

方便的话麻烦大家顺手收藏一下我的作者专栏以及预收文《庸俗童话》,

先婚后爱文,男女主依旧不是完美人设(我就好这口

【文案】

一开始,周谧以为张敛是她的童话节选,

不料后来,他却成了让她冷笑三声的现实文学。

一开始,张敛以为周谧个性洒脱极其省心,

不料后来,她却成了除他以外谁都对付不来的事儿精。

本文又名《上班第一天发现老板是自己炮友怎么办》

一个“嫁狗千万别随狗而是要比他更狗”的故事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