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 > 4、他的姑娘

4、他的姑娘

因为秦家和姜家的重视,这场订婚宴的隆重程度不亚于正式结次婚。

晚宴在酒庄花园一片面积宽广的草坪上举行,场景布置得非常漂亮,在夜色下美轮美奂。

姜昕穿着华丽精致的礼服挽着她父亲的胳膊款款走到台前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秦彦牵走,恩爱的小情侣十指相扣,在众人注视下含情脉脉地对望着。

订婚仪式和结婚有所不同,但也大差不离,最后环节是双方互相交换了订婚戒指,然后在所有人的掌声中幸福拥吻。

订婚宴的司仪是娱乐圈里一个颇有名气的主持,简直比他自己结婚都要激情昂扬。

陈禾颜在底下瞧着,不禁感叹给司仪写稿子的那位文案策划真的是才华横溢,文艺小清新却又煽情感人,再配上司仪感情到位的彩虹屁,听着倒还真挺让人动容的,至少作为当事人的秦彦和姜昕情绪就因此挺丰富饱满的。

回忆讲述起两人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点滴,未婚小夫妻俩既甜蜜又感慨。

女生感情要来的丰富些,姜昕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她作为当红女星,即便哭得梨花带雨那也是相当上镜的,秦彦看到心爱的未婚妻流下幸福的眼泪,情绪亦受到了感染,也不禁红了眼眶。

接着司仪邀请双方父母上台致辞,然后大家的饱满的情绪情感再一次得到了升华。

宋仪岚女士不愧是豪门贵妇的典范,哭的时候也不忘保持优雅端庄,说着一些儿女幸福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之类的话……姜昕的母亲同样也是豪门出身,拉着女儿女婿的手欣慰垂泪,那端庄典雅的气质完全不输宋仪岚。

而姜昕的父亲大概确实是不舍即将出嫁的独女,也是不禁洒下了中年男人的热泪。

包括那个尽职尽责的司仪主持在内,台上七个人,除了一个可能顾着面子不太好意思哭出来的秦正源以外,都在落泪。

但秦正源和宋仪岚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豪门模范恩爱夫妻,这会儿妻子哭得投入,他就站在宋仪岚身边用手抚着她的后背,虽然没有哭但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情绪也是相当到位。

陈禾颜在台下看着,发现不光是台上泪洒纷纷,就是台下也有不少人为此动容的,她左边站着的那几个姜家女性亲属,好像是姜昕的几个伯母姑姑之类的,也在拿着纸巾拭泪。

小书亭

这么一看,陈禾颜忽然就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心里寻思着,要不……她也挤几滴眼泪表示表示?

但她今天手机玩得有点久,这会儿眼睛有些干涩……

这么想着,陈禾颜转回头抬首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夜色灯光下,男人眉宇间是一如既往的疏冷,神色淡然清冷,这时候他的视线也放在台上,但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这是他在人前一贯的神情姿态。

大约是觉察到了陈禾颜的目光在看他,秦隽转头侧过身来,看着她眼角动了动,眉宇间的疏冷之色倒是一下子淡去不少,他看着陈禾颜开口轻声说了几个字,但正好被台上的一阵音乐给盖了过去,不过看他的嘴型,陈禾颜就看懂了他在询问她“怎么了?”

陈禾颜一顿,然后对秦隽摇摇头,示意没事。

……还是算了,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站着看着吧。

将目光重新投回台上,看着姜昕在那里仙女落泪,陈禾颜不禁思维发散,回想起自己当初结婚时候的场景。

她当初可是丁点都没哭,净顾着瞎笑来着了。

当时她觉得自己穿上了她长这么见过的最美的婚纱,化了一个这么多年以来最美的一个妆,要和她那个各方面都让人都羡慕嫉妒的男朋友甜甜蜜蜜地结婚了,尤其那还是一个所有女生做梦都会梦到过的梦幻世纪婚礼,她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

所以结婚当天,她咧着嘴笑得像个五百斤的胖子。

她老爸牵着她入场的时候,本来还因为实在众目睽睽之下紧张得有些同手同脚不知如何是好,结果看见她一路笑得灿烂便下意识地也跟着咧嘴笑,爷儿俩一路走着笑得一个比一个灿烂。

后面互换戒指,秦隽弯腰亲吻她的时候见她一直在傻兮兮地笑,忍不住扑哧一下也乐了,然后两人扑哧扑哧跟戳气球似的,互相看着对方傻乐个不停。

一般婚礼现场的气氛主要就是靠新人带动的,当时现场的宾客们见这新婚夫妇俩这么喜气洋洋的欢快养,也都跟着笑呵呵的,后来新人双方父母登场,陈禾颜的妈妈看着女儿女婿都笑得跟嘴巴上沾了蜜似的,心里也跟着由衷的高兴。

至于秦家两位,秦正源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是最看中面子的,大家都在高高兴兴地欢笑,他便也跟着笑,宋仪岚虽然从头到尾一直极力反对这场婚姻,但好险最后在已经一锤定音的结婚现场也算是给了儿子面子,皮笑肉不笑地扯着嘴角跟着秦正源也会偶尔笑一下应付一下场合。

所以当时整场婚礼下来,最后唯一一个哭红了鼻头的就是她那个一天到晚嚷嚷她嫁不出的破弟弟陈禾南。

……

“小昕这孩子也是和我有缘和我们家有缘,我记得她四五岁的时候在刘家老太太的寿宴上我碰到她,那时候瞧着这么个漂亮得像个雪团团一样又乖巧的小姑娘真是叫我眼馋,可惜我就生了两个硬邦邦的臭小子,没个贴心的小棉袄……”

思绪渐渐发散的时候,耳边婆婆宋仪岚女士那优雅和缓的腔调将陈禾颜拉了回来,“我抱了又抱舍不得撒手,当时还和她开玩笑说阿姨没有女儿但阿姨家里有两个小哥哥,你长大了以后就嫁到阿姨家给我做儿媳妇……没想到当时开的玩笑话现在真的成真了,这就是我们注定的缘分。”

这会儿台上的哭场暂告一个段落,宋仪岚和姜昕这对准婆媳正亲亲热热地挽着胳膊站在一起,宋仪岚拿着话筒语气温婉又柔和,她的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一个比手掌稍微大点的精致红丝绒小盒了。

陈禾颜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就看见宋仪岚慈爱温和地挽姜昕的手对着姜家父母笑着道:“等小昕嫁过来以后我们就都是一家人了,亲家也尽管放心,以后我就当她是我的小女儿,然后这个……”

宋仪岚说着,松开了挽着姜昕的胳膊,将话筒递给一旁的司仪,腾出手来打开了手里拿着的那只红丝绒小礼盒,从里头拿出了一只泛着细腻的油脂水光的乳色白玉手镯,当着所有人的面拉过姜昕的左手,将玉镯子套到了姜昕的手腕上。

姜昕看着自己手腕上一看就是质地极好的羊脂玉手镯,微粉着脸蛋还有些羞涩地说了句“谢谢妈。”

宋仪岚看看姜昕再看看她腕子上的镯子,一脸满意又慈爱的微笑,旁人瞧着倒的确是发自内心喜爱,她又从司仪手中接过话筒,拉着姜昕的手笑着说道:“这镯子是当初我和阿彦他爸爸结婚的时候阿彦的奶奶给我的,他奶奶也是从他太奶奶那里传下来的,传来好几代了,就是给秦家儿媳的,本来我想着等两个孩子结婚的时候再给,后来想想这镯子寓意好,早点给了也算是我这个做婆婆的早早表态,希望两个孩子能一路和和美美地走到老。”

姜昕从小到大好东西见得不少,这镯子质地虽好但也不至于是什么稀世珍品,本来长辈给了她就欢喜收了,当做受了未来婆婆的一片心意,但这会儿听宋仪岚这么一说,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台上的这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能被来这种宴会场合里的哪个不是心眼子比马蜂窝还多的人精,当即就有一些若有似无的目光往陈禾颜身上扫去。

陈禾颜也感觉到了这些带着看好戏的戏谑视线,她的神色倒是并没有多少变化,看着台上眨眨眼睛。

传下来给秦家儿媳的手镯啊……

正想着,她的腰间忽然围过来一只手臂,那手臂轻轻一揽,将她带进了一个温热的怀中,陈禾颜的后背便靠上了那结实宽厚的胸膛,而后,忽地就被人低头凑近了,那灼热的气息带着些许淡淡的木质清香喷在了她的耳后。

就听见男人低低醇醇的声音传如她的耳中,带着些轻喃:“我那儿有份邀请函,下周五有场拍卖会,我看过拍卖品的目录,里头有一只玻璃种的极品紫翡翠手镯,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你要是喜欢就拍下来。”

陈禾颜看都没回头看,“啪”一下拍掉了那只覆在她腰间的大手,撇撇嘴,她才不稀罕什么破手镯,家里有整整一面墙的珠宝首饰,其中随便拎一件都比姜昕现在手上带着的那只值钱多了。

那只手被一巴掌拍下去之后又锲而不舍地圈了上来,带着些明目张胆的亲昵,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更多了,男人的嘴唇都快要擦到陈禾颜的耳垂了,“好不好,宝宝?”

大庭广众之下,陈禾颜的面皮到底比这老流氓要薄一些,她往旁边歪了歪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躲避,压低了带着些嗔怪语气的声音,“……你干什么呀你,这么多人看着呢我才不要什么镯子,我手小腕子细,不是自己专门定制的镯子戴着一点都不好看。”

秦隽低低地笑了几声,手臂在她腰间揽得更紧了,他站在她身后,身形高大挺拔,挡住了她身后所有的视线,在她耳边低声道:“那就不拍镯子……我记得除了那镯子还有一颗挺大的蓝钻,拍回来给我宝做条项链戴好不好?”

灼热的气息喷在陈禾颜的脖颈处,痒痒的,让她终于是有些绷不住了,弯了弯嘴角,“那好吧,到时候拍卖会先看看吧。”

回应她的是男人带着些愉悦的低笑声。

他的姑娘其实是最简单明朗的,总是很容易就被哄开心,她会生气会伤心,也会记仇耍脾气,但她总是不愿意过多地计较他人的不善……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