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18、十八

18、十八

一整日,蓝徽容都坐立不安,孔u临走时说的话让她想了又想,难道他真的看出什么来了吗?她细细回想与他相处的每一件事,想着他面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语带双关的言谈,越想越是确定,他应当已看破了自己的女儿身份。

想起曾与他同帐共宿的日子,蓝徽容便面上一红,有些怕再见到此人,一整日都缩在帐内,沉默寡言,那慕世琮倒也未再刁难于她,直至黄昏时分,慕世琮去了慕王爷大帐,她再细想孔u话中含义,终微微而笑,偷偷溜出了大营。

她从昨夜比试的那片树林穿林而上,攀峰越沟,果见山峰叠翠,曲径通幽,鸟语花香,水流潺潺,将近天黑之时,她寻到一处极偏僻的清溪,轻解衣裳,黑发悠垂,借这清澈妩媚的溪水洗尽了身心的重负。

披上衣裳,在溪边石上而坐,蓝徽容将双足伸入溪水之中,任夜风吹干着湿发,几条小鱼从脚旁游过,她略觉麻痒,开心笑了出来,这一刻,是她自从军以来最为轻松惬意的时候,心中便对那孔u多了几分好感。

这一刻,她忽然把所有顾忌抛在了脑后,慕王爷也好,‘铁符’也好,太子皓也好,她都暂时选择了忘却,也许,下山后还需要继续面对,但这一刻,她决定做回那个无拘无束、自由真实的蓝徽容,而不是这个心事重重、百般遮掩的方清。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至于下山之后,尽力吧,如果能完成师太的任务,达成母亲的心愿,自己努力去做就是,如果做不成功,那么也无遗憾,毕竟,自己的人生,总不可能永远为他人而活,自己的梦想,总得去勇敢的追求。

内心深处,她还隐隐觉得,母亲是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她应该清楚师太要自己做何种事情,母亲那么深爱自己,怎么会忍心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呢?

她黑发轻扬,仰望夜空:母亲,您会保佑容儿的,是吗?

眼见时辰差不多,夜色深深,她掏出火摺子点燃火把沿着来路下了山峰,走回至昨夜与孔u比武的空地,烧烤的痕迹清晰可见,啃剩的兔子骨头也仍在地上,她不由轻笑出声。

“你应该为这只兔子默哀的。”孔u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蓝徽容心跳陡然加快,好不容易平定下来,转过身望向抱臂斜靠在大树上的孔u,盈盈笑道:“郎将大人又擅离军营,就是来悼念这只兔子的?”

“那倒不是,我是为今天吃了一天淡菜的全营将士来讨一个公道。”孔u慢慢走近,低头望着兔子骨头,摇头晃脑道:“兔子啊兔子,因你之不幸,虎翼营全体将士忍受了一天无盐之苦,你若泉下有知,当可安息了。”蓝徽容忍俊不禁,两人相视大笑。

蓝徽容笑罢直视着孔u,道:“多谢你了。”

“谢我什么?”孔u淡淡笑着,走到蓝徽容身边,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伸手抚上蓝徽容的耳际。

蓝徽容一惊,正要闪头躲过,孔u低声道:“别动!”轻轻替她将散落下来的一绺长发拢了上去。

蓝徽容面泛微红,忙伸出手来:“我自己来吧。”

“记住,下次偷了腥,得把嘴擦干净。”孔u接过蓝徽容手中火把,望着她低头拢发时露出的白净柔美的脖颈,语气便慢慢由嘲笑转为了柔和。

蓝徽容听他说到那个‘偷’字,心头一跳,抬起头来:“郎将大人,你为什么不当着侯爷的面拆穿我是女子?”

“拆穿你做什么?”二人向营地走去,孔u边行边道:“你是女子又何妨?军中又不是没有女子从军的先例。你这身手,这豪气,军营中及得上你的男儿也没几个。”

“哦?”蓝徽容大感好奇:“军中以前也有女子吗?”

孔u话语低沉:“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女子还当过将军,英爽豪侠,忠肝义胆,七尺男儿见了她都自惭形秽,不过,现在人们都已经将她给忘了吧。”

蓝徽容立住脚步,抬头望向孔u黑邃的眼眸:“郎将大人,你就不怕我身份不明,是奸细暗探之类的吗?”

孔u呵呵一笑:“你不是。”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那夜你不是------”

“一个暗探,绝不可能为了岳将军那般不顾性命,夺旗救人,侯爷是心中有伤痕,所以才看不到这一点。我也是那夜误会你,险些害死阿放之后,才想到这一点的。”孔u淡淡道。

见蓝徽容面上有感动之色,孔u怪笑道:“当然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蓝徽容奇道:“什么原因?”

“任是哪方,派出女子打探情报,好歹也得选个有几分姿色、温柔如水的,绝不会派出象你这般彪悍的女子。”孔u靠近蓝徽容悠悠说道。

蓝徽容猛然一掌击出,孔u大笑着闪开,两人追打着回到营后,翻栏回到大营之中。

蓝徽容悄悄溜回帐中,刚刚坐定,慕世琮便匆匆进来,拿起案上的地形图又匆匆出去,蓝徽容一时无聊,取过案上那本《兵策》,坐于椅中细细看了起来。

书已有些陈旧,页角微微卷起,蓝徽容慢慢读来,仿佛回到家中院内的梨树下,母亲将只有十岁的自己抱于怀中,轻声地教自己背着《兵策》,父亲于一边作画,作好之后便会含笑抱怨母亲不该教自己读杀伐之气这么浓烈的书,害得他的画中也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母亲当时是如何回答的?蓝徽容轻皱眉头努力地回想着,遥远的记忆一点点清晰,母亲微笑着回答父亲:“兵者,仁器也,可止杀伐,拯万民,仁器之魂,在于仁心,你终是仁心不够,所以才会感到杀伐之气。”

蓝徽容轻声念着,经过一段时间战场的磨炼,她忽于此刻,理解了母亲当年说这句话的含义,母亲,当年你到底是怎样的奇女子,才有这样非凡的见解?

“兵者,仁器也,可止杀伐,拯万民,仁器之魂,在于仁心。”一把清朗中略带沧桑的声音在蓝徽容身边响起,她一惊,抬起头来,只见一着淡青儒衫的中年人,负手立于身前,平静地望着自己。这人年约四十来岁,相貌清雅,身躯修长,气度雍容,眼睛更是十分有神,睿智中含着几分温和。

她忙站起身来:“请问您是------”

“你就是方校尉吧?”那中年人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微笑问道。

“是,您是来找侯爷的吧,他刚刚出去了。您是------”蓝徽容省起这人进帐步至自己身前,自己竟然毫无察觉,不由心中一凛。

“我是王爷帐中的文书,姓言,来找侯爷的。”中年人含笑答道。

蓝徽容见他负手在帐后察看了一番,忙跟了上去:“言文书,您还是在前面等吧,侯爷不喜别人进内帐的。”

那言文书细细地看了她几眼,踱到前帐椅中坐下,拾起那本《兵策》,翻开看了一下,问道:“方校尉也学过这本《兵策》?”

蓝徽容斟上茶来:“幼时学过一些,学得不精。”

“那刚才你念的那段有关兵者仁器也的话,是谁教你的?倒是挺有见解的。”言文书闲闲问道。

蓝徽容平静答道:“这倒是忘了,好似不是师傅教的,是在何处听过,心有所感,就念了出来,至于是谁说过的,想不起来了。”

言文书再将那句话轻念了一遍,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抬起头来望向蓝徽容:“方校尉是哪里人?”

“莲花寨方家村人。”

“今年多大了?”

“虚岁二十。”

“哦。”言文书微笑道:“比小侯爷小上一岁。家中还有何人?”

蓝徽容不知这言文书问自己这些话是何用意,但觉他笑容可亲,面目慈善,眼神中似还有几分疼惜之色,稍稍放松下来:“家中亲人都不在了,我现在是孤身一人。”想起父母先后离自己而去,蓝徽容语调便稍稍有些凄哀之意。

言文书听得真切,眼中闪过一丝痛意,沉默一阵,站起身来:“方校尉一表人才,我一见如故。你安心呆在这里,若是有什么难处,可到王爷帐中找我,我自会帮你。”不待蓝徽容回答,掀帘而去。

蓝徽容侧头想了一阵,觉这人有些怪异,但终究对自己是一片好意,如果真是慕王爷帐中的文书,是不是可以借他接近慕王爷呢?不及细想,慕世琮回到营帐,她便也将此事暂时摆在了一边。

接下来的几日,蓝徽容与慕世琮倒也和平相处,只是很少说话,她细心周到,慕世琮帐内诸事打点得十分妥当,茶水衣物,文书笔墨,竟让慕世琮挑不出一点毛病,感觉比在潭州王府内还要舒适,他又觉这方清不多言,不生事,自己有什么需要,他总是想在了前面,备得妥妥当当,自己想安静的时候,他也缩于帐角,不发一言,竟是十分的贴心如意。

慕世琮也曾几次暗自试探于他,基本排除了他是京城派来的暗探,若不是仍怀疑他是西狄国奸细,倒有些想时刻将他带在身边的想法。

他每日忙于操练兵务,研讨战策,在帐中的时间不多,蓝徽容也觉轻松,崔放每日都过来玩耍,与蓝徽容其乐融融,有时慕世琮撞见,倒未再气恼。

蓝徽容仍旧每日乘着黄昏溜出兵营去山间沐浴,夜色深深时下山回营,每日也都见孔u守于林间相候,她知他是一片好意,防有营中士兵偷溜上山,撞见自己,于上山处替自己把风,心中感激,便与他日益熟络,两人每日一路回营,仿似结交了多年的好友,说说笑笑,有时比试一番,给枯燥的军营生活添了几分乐趣。

见蓝徽容老是称呼自己为‘郎将大人’,孔u浑身不自在,便要她在无人时称自己为‘孔兄’即可,蓝徽容却哈哈大笑,孔u领悟过来,笑言二人之姓连起来可就是‘孔方兄’,实是怪异至极。

这日早晨起来,蓝徽容便觉天气有些反常,十分闷热,天一直阴沉沉的,云层渐厚,累积成吓人的乌青色,但雨却始终没有落下来,汗意从每个人的额间背心透出,军营中流动着一股难闻的湿燥之气。

慕世琮的脸色也如天空一般阴沉,自早上起便不发一言,蓝徽容为他端上茶水,他冷冷地盯着她看了一阵,直至孔u打帘进来才拂袖而去。

孔u见状苦笑一声,向蓝徽容轻声道:“今天万事小心一些。”

“怎么了?”

“今天是聂老将军的忌日,别人还好,你得躲着他些。”说着匆匆追了上去。

蓝徽容也曾听崔放隐隐提起过聂老将军的事情,知是慕世琮误信西狄国暗探,累得聂老将军惨死流火谷,具体经过并不得知,但知这是慕世琮心中最深的一道伤口,经过几天的朝夕相处,她觉得这小侯爷倒也不似先前认为的那般孤傲,偶尔还可见他天真率性的一面,想起他始终无法治愈这道伤口,轻轻摇了摇头,转回帐中替他将战袍细细叠好。

至黄昏时分,雨终于大点大点地砸落下来,越下越大,仿似天上开了个大口子,倾盆而下。蓝徽容见雨势甚大,便打消了去山间沐浴的念头,坐于帐内,望着帐外沉肃的大雨,两个时辰过去,都未见慕世琮回来。

想起他今日的神色,她便隐有担忧,等到亥时末,仍未见他回转,蓝徽容终按捺不住,披上蓑衣,奔到孔u营帐。

孔u刚刚睡下,听得蓝徽容在门口轻唤,忙披衫出来,见狂风将蓝徽容的蓑衣高高扬起,她纤细的身躯似就要随风而去,忙将她拉入帐内:“怎么了?”

“侯爷是不是还在王爷大帐?”

“没有啊,王爷知侯爷今日心情不佳,晚饭后的功课也未考究了,侯爷在我这处呆了一会就走了,怎么了?还没回营帐吗?”

两人对望一眼,孔u也迅速披上蓑衣,取过一盏气死风灯,两人匆匆出了大营。

在大营内外细寻一番未果,孔u有些焦虑:“前年和去年今日都是在潭州,还有蕤儿镇着他,他不敢乱来,今年在这军中,只怕他非将三年来的积郁狠狠渲泄出来才肯罢休,现在是非常时期,若是有个差池,可------”

蓝徽容却比他镇定,想了一下道:“我们分头找,雨势这么大,拖久了不是个办法。”孔u点了点头,两人约定每半个时辰,回那日比武的林间碰头,便分头上了山。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