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24、二四

24、二四

辽远空旷的风越过重重铠甲徐徐吹来,蓝徽容亭亭而立,剑横胸前,静静地望着面容由惊讶逐渐恢复正常的娜木花。

娜木花最初的惊讶过后,冷冷一笑:“东朝柔弱女子竟敢来与我娜木花决战,好,今日就让你领教我西狄女子的厉害。”她将枪一顿,身形前纵,枪尖顺势捋出,弹往半空,化出万道枪影,攻向蓝徽容。

一团剑芒由蓝徽容胸前暴起,化作长虹,带着满天剑花,割碎如云枪影,‘锵’声不绝,气劲将尘土激得狂飞旋舞,笼罩住二人身形。

枪声剑气间,白影英爽劲朗,青影秀美纤柔,闪挪腾移,如虚如幻。

枪势如虹,雷霆万钧,剑气如潮,滚滚汹涌,枪剑相击之声如春雷乍响,又似雨打芭蕉,幻出万千光点,城上城下,万众齐喑,看得目眩神迷。

斗得数十招,蓝徽容知这娜木花竟是天生神力,超越了一般女子体质的极限,所以才能将这霸道至极的兵器□□之攻势发挥到极限,若象先前认为的耗尽她体力,再行攻击,只怕并不可行。她身形有如轻烟,迅速移动,闪躲着娜木花滔天巨浪般的进攻,心中有了计较,于娜木花一□□出,旧力刚消,新力未生的刹那间,身形突然后飘,收剑而立。

娜木花不意她忽然收剑,正是真气断续之时,这一愣神,便稍稍喘了一下,蓝徽容听得清楚,寒水般的剑身微微平晃,朝阳灿烂的光芒投在剑刃上,又反射入娜木花的眼中,娜木花目中一眩,心内一惊,蓝徽容已身形暴起,长剑化出千道寒芒,万点光雨,声如龙吟,势如啸风,以奔雷逐电的速度,激射向娜木花。

娜木花一瞬间的失神后,心呼不妙,撸起手中□□本能地挡住蓝徽容第一波的袭击,但终究气势已失,真气不顺,枪势便弱了几分,蓝徽容知机不可失,剑刃顺着娜木花一挡之势沿着枪身疾往前推,娜木花被她真气压住枪身,无法拔出,只得急往后退。

蓝徽容一路推进,猛然间一声清喝,娜木花不由看了她一眼,只见对手面容静若沉渊,眼眸如深邃大海,冷清肃杀之气乘娜木花意志减弱的空隙,直击她的心灵,娜木花被蓝徽容气势牵引,手上一软,蓝徽容长剑一绞一带,□□呛然落地。娜木花不及后退收手,剑尖已顺着她右手腕一路挑上,她一声惨呼,蹬蹬退后几步,跌坐于尘埃之中。

蓝徽容右足在地上劲点,青裙舞动,如风卷满池青荷,荷间一朵洁白的莲花冲破一池碧波,绽放在娜木花身侧,寒剑如盈盈秋水,架在了她的颈前。

扬尘轻落,旭霞耀目。蓝徽容面上恬静淡雅,眼帘微垂,听着安州城头爆出惊天的喝彩声,冷声道:“娜木花,你杀我亲人,我要你以命相还!”

森森剑锋带起一抹殷红,娜木花感到手腕剧痛,显是手筋已被挑断,而剑气又正一分一毫渗入自己的肌肤,眼中闪过痛苦、绝望与恐惧,西狄军前排数千人齐齐大喝,踏步上前,弯弓搭箭,对准了蓝徽容。

战鼓擂起,安州城门大开,慕世琮与孔u率大队人马急急冲出,两军轰然对峙,漫天刀枪剑戟如万点寒星,将蓝徽容和娜木花围在了战场中央。

风轻轻吹过,蓝徽容感觉到剑刃下的身躯颤栗不已,她抬起眼帘,见娜木花白衫委地,面无血色,紧咬下唇,托着血流不止的右腕,眼神绝望中又隐有一丝倔强与柔弱。

这一瞬间,蓝徽容稍有迷茫,剑下这人,也是一位正当妙龄的女子,她也有如花的面容、张扬的青春,也许,在家里,她还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在她的国家,她还是一位巾帼英雄,为何,战争要让她和自己的双手都沾上血腥?

清风拂过战场,卷起蓝徽容的裙裾,似有一朵青菊在战场中央傲然盛开。所有人都凝望着她澄静的面容和手中森寒的长剑,战场上一时鸦雀无声。

慕世琮与孔u对望一眼,二人均将真气运到极致,如一张拉得绷紧的弦,只待蓝徽容长剑划下,便上前替她挡住西狄军疯狂的进攻。

蓝徽容静立良久,脑中浮现岳铁成临终前的面容,耳边回响他那声慈爱的呼唤,终冷声道:“娜木花,我要用你的鲜血,祭铁牛舅舅在天之灵!”她将牙一咬,手腕轻振,长剑便欲割入娜木花的咽喉。

“慢着!”一个冷竣中略带沉闷的声音越过西狄军,如风拂青山,空寂悠远,清晰传入蓝徽容的耳中。

蓝徽容心中一动,腕势稍顿,真气流转全身,缓缓转头望向来人。

只见那一直稳坐于西狄军中军大旗下的银面素袍人轻策身下座骑,越众而出,在蓝徽容身前数步处勒住骏马,犀利的眼神从面具之后透出,细细打量着蓝徽容。

片刻之后,他闷声道:“蓝小姐,你放了娜木花,我就放了聂葳,你随我走,我绝不伤害于你,还退兵百里,休战十日。”

他这句话说得较轻,但阵前的慕世琮与孔u都听得清楚,两人面上同露惊诧之色,齐齐呼道:“不行!”

孔u急奔至蓝徽容身侧:“不能随他走!”

慕世琮也跃了过来:“前面的条件可以答应,后面绝对不行,大不了和他们决一死战!”

面具人凌厉的眼神扫过慕世琮与孔u,又望向蓝徽容。孔u握住长剑的右手青筋渐渐暴起,凝目看着面具人。

蓝徽容面容沉静,明晰的阳光投在她的鼻侧,幻出梦一般的光芒,她手中长剑纹丝不动,清冷的目光迎上面具人,缓缓道:“你是何人?”

“我乃西狄国左都司仇天行。”面具人略显沉闷的声音有一股威严的气势:“也是西狄南征军大元帅,我身后数万大军都听我一人指挥,阵前绝无戏言,蓝小姐,请你考虑我的条件。”

蓝徽容心中一惊,原来这面具人就是那神秘的西狄国左都司,只是,他为何不惜退兵百里,休战十日,也要自己随他而去呢?

慕世琮目中寒光大盛,身形从容而起,纵到蓝徽容身前,手中银枪带出肃杀之意,指向仇天行,傲然道:“仇都司,我东朝男儿岂是要用自己的姐妹来换取苟安之人,娜木花可放,换聂葳,但容儿绝不能随你走,我慕家军誓与你们血战到底,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慕家军将士热血上涌,齐齐喝道:“是,血战到底!”这数千人齐喝之声在旷野中远远的传开去,大地为之震了一震,天上的彤云似也被这呼喝之声震得飘散开来。

仇天行身形稳坐于马上,静静地听着这震天的呼声,待余音沉沉散去,他冷冷笑道:“东朝所谓的热血男儿原来只会这样怜香惜玉,倒是叫仇某长了见识了。”

慕世琮也是冷冷一笑:“仇都司,今日就让你长长见识,知道我东朝男儿不是弱小之流。赐招吧!”说着枪锋击碎长空,发出炽热的光芒,攻向仇天行。

仇天行哈哈一笑,白袍随风而舞,身躯如一片枯叶般从马上向后轻飘,避开慕世琮枪影,悄然落地。

慕世琮正待再攻,蓝徽容清雅的声音响起:“侯爷请住手!”

慕世琮缓缓收起枪势,转向蓝徽容:“容儿,我绝不能让你随他而去。”

蓝徽容心中千回百转,她本是一腔激愤,一心杀娜木花为岳铁成报仇,可当长剑挑断娜木花手筋、架于她颈间,看到娜木花毫无反抗之力的柔弱之态之后,蓝徽容便心软了几分,好不容易硬下心肠,要狠下杀手了,这仇天行又提出如此条件,她知聂葳性命对慕世琮和孔u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而西狄军若能退兵百里,休战十日,更是解安州危机的大好机会。

她昨夜在安州城游走良久,也知城内粮食短缺,士气低迷,最受苦的还是那些不及逃离的平民百姓,若援军不能及时赶来,安州城再被围上一段时日,只怕城还未破,大量百姓便会因缺乏粮食药物而凄惨死去。

她心中豪气渐涌,反正师太的任务是完不成的了,反正自己是绝不可能再呆在慕王军中了,若真能让西狄军退兵休战,我蓝徽容就是随这仇天行而去,又有何妨?就是为安州城的百姓送上这条性命,又有何妨?相信铁牛舅舅在天之灵,也不会怪自己不杀这个武功已废的娜木花的。

她更想到,就是这个仇都司派出人马去容州城捉拿莫爷爷,而莫爷爷也正在追查这人,如果随他而去,说不定还有机会找到莫爷爷,心中许多疑团便能得解。

想到此节,蓝徽容眼中神光四溢,决然道:“好!仇都司,我答应你!你放人退兵,我随你走!”

仇天行眼中露出喜悦之色,大笑道:“好!不愧是------,是胜过男儿的巾帼英雄!”

慕世琮将枪一横:“不行!我不答应,你是我的下属,不能擅自行动。”

蓝徽容见慕世琮如此回护于自己,心中感动,面上却极冷清:“侯爷,我入你军中本就不怀好意,我与你父王之间也有仇怨,今日与娜木花决战只是为了铁牛舅舅,我并不是你的下属,所以,也不必听你的命令,你请回吧!”

慕世琮缓缓走到她身边,低头凝望着她清冷面容,眸中似有烈火燃烧,怒极反笑:“方校尉,你说不是就不是啊,我不管你是为什么而来,也不管你与我父王有何恩怨,你入了我虎翼营,就生死都是我虎翼营的人,弟兄们都还欠着你一条命,你若是走了,我们找谁去还啊?!”

风卷起松涛,山间落花坠地,天空中不知名的鸟儿飞过,在地上投下一道黑影,迅速移动,如逝去的似水年华。

蓝徽容静静地看了慕世琮一眼,眼神如一江秋水,慕世琮仿佛看到碧绿的江水间,一片帆影乘风而过,周遭万籁俱寂,屏峰渐远,水流之下的是她眼中坚定的决心,他胸口一窒,再要说的话便堵在了喉间。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蓝徽容收回目光,望向仇天行:“仇都司,请你先放人,撤军。”

仇天行点了点头,忽然将手中马鞭指向默默立于一旁的孔u:“你是孔郎将吧,听说你是慕王军中第一高手,如果你们担忧蓝小姐的安全,我也应允不伤你性命,就由你护送蓝小姐去我军中吧。”说完他将手一挥,大声道:“放人,拔营,后军变前军,退往茶恩寺!”

囚笼开解,聂葳被送回城中,铠甲轻擦,明晃晃遍地刀枪撤走,黑沉沉满眼大军渐退,西狄军井然有序地拔营、离去,显是训练有素,阵形不给对手任何可乘之机,个多时辰后,仅余万人留在阵前,簇拥着仇天行。

蓝徽容将委顿的娜木花推给两名上前的西狄士兵,回转身来,正待说话,慕军将士纷纷避让,慕王爷策骑而出。

清风委婉,阳光明媚,慕王爷与仇天行默然对望良久,仇天行忽然呵呵一笑:“慕王爷,十日之后,仇某再来讨教。”

慕王爷眼神锐利如刀锋,似要割破那张银色面具,看到仇天行的真实面目,神情却极从容,微笑道:“仇都司,本王自会恭候大驾,只望你信守承诺,不要伤害容儿。”

仇天行仰天大笑:“慕王爷放心,蓝小姐是我的贵客,我怎会伤害于她,仇某只是想请她盘桓数日,若是哪天她在仇某那处呆腻了,我自会让孔郎将送她回来的。”

慕王爷微微点头:“如此甚好。”他望向蓝徽容,沉默片刻,以一种极低的声音说道:“容儿,日后你若是愿意回到我这处来,我自会告诉你某人的下落。”

仇天行眼睛瞬间眯起,精光暴涨,又慢慢淡去,他轻扬马鞭,缓缓道:“蓝小姐,请吧!”

蓝徽容还剑入鞘,纵身上马,眼光徐徐扫过慕军将士,众人见她这一望之势,衬着她清丽雍容的眉眼,颇有睥睨天下之风采,不禁都生出自惭之意。慕世琮轩眉轻扬,踏前两步,却又在蓝徽容的目光注视下停了下来。

蓝徽容又静静看向孔u,孔u神情似有些苦涩,缓缓步将过来,跃上慕世琮身边战马,回头道:“侯爷,多准备几坛好酒,等我们回来吧。”

流云自安州城头卷过,城上城下,上万慕军将士极目远望,看着那道青影袅袅远去,消失在悠悠天地之间,如同一曲荡气回肠的战歌奏罢最后一弦,余音缠绕胸间,欲语还留,又似一幅静美出尘的山水画敛收最后一笔,青墨悄然划过,欲说还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