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29、三十

29、三十

蓝徽容按住要爬起来的孔u,问道:“怎么回事?”

崔放急得快要哭了出来:“侯爷昨天下午谁都没带,一个人出了城,在北门口撂下一句话,说去去就回,守城的士兵们以为他去城外兵营之中,谁知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先前王爷派人去附近的军营找了一遍,都说没见过他,这西狄人才刚退走,万一有个伏兵啥的,可怎么办?”

孔u与蓝徽容对望一眼,孔u道:“阿放你别急,侯爷不是那等鲁莽行事之人,再说他的身手,只要不是千军万马,自保逃难总是可以的。”

崔放听他说得有理,略略心安,蓝徽容站起身来:“阿放你留在这,我去找找。”

蓝徽容骑着马向北门而去,一路行来,百姓和士兵们皆对她极为恭敬,还不时有人上前向她行礼,她面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由于她那日是在晨霞下一剑退敌,自此,安州城的百姓便皆称她为‘蓝霞仙子’,蓝徽容听到这个称呼,也只是微微一笑。

她打马出了北门,一路往茶恩寺方向寻找,由于西狄大军刚撤,路上皆是调动往来的慕王军,却始终不见慕世琮身影,寻了大半日,眼见已近黄昏,她又挂念孔u伤势,只得回了安州城。

太守府内,东花厅之中,诸官吏将领正在细禀战后安置事宜,慕王爷面色阴沉,众人皆有些心惊胆颤,小侯爷失踪,蓝小姐又单独出了城,在这敏感时刻,着实让人替他二人捏了一把汗。

待侍从来报,说蓝小姐已回到府中,慕王爷面色才缓和下来,众人也皆松了一口气,见蓝徽容从厅前回廊飘然而过,步往后院,也不进来见礼,慕王爷轻叹一声,道:“都散了吧,那小子也不用去找了。”

孔u和崔放一整日闷在房中,又不见二人回来,正有些焦虑,见蓝徽容推门进来,皆长舒了一口气,崔放急道:“找到侯爷了吗?”

蓝徽容摇了摇头,见孔u已能下床行走,柔声道:“虽好些了,还是多躺着的好。”

孔u微笑道:“我这人,能站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躺着。”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人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三人齐齐转头望去,只见慕世琮满头大汗,尘土满面,神情却极兴奋,直冲到蓝徽容面前,拽住她的左手便往外走,口中说道:“快跟我来!”

孔u和崔放还来不及出声,他已拖着蓝徽容出了房门,孔u忙对崔放道:“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蓝徽容被慕世琮大力拽着往府门口疾走,她急运内力,将慕世琮的手甩开,停住脚步,冷冷道:“侯爷,你------”

“青—云。”慕世琮微微侧头,眼中透着得意的笑容,轻轻吐出两个字。

蓝徽容‘啊’了一声,眼晴一亮,身形如乳燕投林,穿庭过院,直奔到太守府大门口。

到得门口,蓝徽容纵身上前,抱住被系于门前石柱上的青云的头颈,喜极而泣,青云乍见主人,也是极为兴奋,不停地甩着马尾,将头在蓝徽容怀中轻轻厮磨。

蓝徽容轻抚着青云光亮的鬃毛,显见是已用心洗刷过,想起青云当初是放逐在月牙河畔,而由这安州城到月牙河畔足有数百公里,慕世琮一日一夜间竟将青云寻了回来,又是在敌军刚退之际,不知是何等的奔波与劳累,她凝望着他满面的灰尘和汗水,心中感动,低声道:“侯爷,多谢你了,当初我入你军中确是别有目的,实在是对不住你。”

慕世琮轻咳一声,淡淡道:“不用谢我,虽说你是不怀好意而来,但你救过我一命,我帮你找回青云,正好扯平,好了,欠你的债,我还清了。”说着拍拍身上尘土,扬长而去。

蓝徽容望着他的背影,笑了一笑,回转身来,早有士兵恭敬地带着她将青云牵往马厩。

她将青云系于木栏之上,轻轻地替它梳理着鬃发,见四周无人,低低道:“青云,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青云仰起头来,长长地嘶鸣了一声,蓝徽容笑着拍上它的头顶:“知道了,会走的,我记得答应过你,带你到苍山找水草最美的地方,放心吧,我不会食言的。”

片刻后,她眉头微蹙:“可是青云,我还欠着他一件事情没做,还欠了好几顿东道,是不是得还清了再走啊?”

青云轻轻喷鼻,将头甩了一甩,蓝徽容有些好笑,也觉自己如孩童一般,竟在这与青云一问一‘答’,决定人生大事,未免太过幼稚,不过这样一来,彷徨的心情也略得放松,她抱过草料放至槽中,转身走向后院。

天色渐晚,蓝徽容到厨房端了一碗粥,走进孔u房内,慕世琮和崔放正与他说笑,见她进来崔放忙上前接过粥碗。

看着孔u老老实实将粥吃完,却吃得愁眉苦脸,蓝徽容柔声道:“等你伤势好一些,军医说可以了,我再弄只烤鸡给你吃。”

崔放大喜:“那有没有我的份?”

蓝徽容笑道:“我可只负责烤,这鸡嘛,得是野鸡才烤得出美味,阿放你负责去抓来。”

崔放拍胸脯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等过几天回了潭州,我带你去小寒山游玩,那里野鸡多得很,顺便捉它几只回来,让王府里的人都见识见识你的手艺。”

慕世琮也来了兴致,笑道:“不错,回潭州,我带你到处去玩一玩,泛舟、打猎、赛马还是斗犬,随你选。”

蓝徽容见他二人说得热烈,微微一笑,轻声道:“多谢二位,不过,我不会去潭州,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

室内一片寂静,慕世琮的笑容渐渐冷却,面上如罩了一层寒霜,冰棱子似的眼神盯着蓝徽容,冷冷道:“你要去哪里?”

“看着吧,还没想好,想到处走一走。”蓝徽容被他锐利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舒服,转过头去。

崔放大失所望,哀声道:“阿清哥,啊不,容姐姐,你就真的不能留下来吗?”

蓝徽容听他语气哀哀,也觉有些舍不得,强笑道:“等日后有了机会,我自会到潭州来看你们。”

慕世琮目光如尖锥一般,行到蓝徽容面前,俯视着她狠声道:“方—校—尉,你当我虎翼营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啊?你听着,你若是敢擅自离开,我就以逃兵之罪处置你!”说着甩手出了房门。

崔放见他发火,吐了吐舌头,也跟了上去。

天色已黑,蓝徽容沉默片刻,站起身来将烛火点燃,回过头却见孔u正静静地望着自己,眼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她走到床前坐下,艰难开口,却觉得自己的声音似是远在天际:“你的伤势好一些,我就要走了,这么多日子,多谢你的照顾。”

孔u默然无语,良久方道:“真的一定要走吗?”

蓝徽容一阵心乱,也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孔u心内暗叹一声,闭上双眼,轻声道:“也好,你还是不要留在这里,远远地离开这些是是非非,去苍山雾海,过你梦想中的生活吧。”

蓝徽容似有千言万语,喉头却似有无形之物堵住了一般,眼中渐渐浮上水影,寂静的室内,她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纷乱的心跳声,和孔u时轻时重的呼吸声。

月华由窗上一分分的透进来,清幽渺然,蓝徽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融在这月色之中,揉合着淡淡的忧伤与离愁。

院外传来‘梆梆’的更鼓声,蓝徽容站起身,声音如飘在云端:“你早些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嗯。”孔u也不睁眼,低低应道。

蓝徽容轻手带上房门,孔u慢慢睁开双眼,眸中渐涌浓郁的离愁。

蓝徽容出了房门,走出几步,脚下竟微微踉跄,胸口似有什么东西绞住了一般,透不过气来,她缓步走到院中石凳上坐下,长发随风而拂,遮住她的双目,迷乱了她的心神。

一个黑影缓缓步近,蓝徽容抬起头,慕王爷正负手立于她的面前。

蓝徽容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月华照映下,慕王爷看到她的眼神,就如多年前清娘听说简南英要离开苍山时的眼神一样,令他伤痛难言。

他在蓝徽容身边坐下,温和道:“世琮是不是欺负你了?”

“没有。”蓝徽容轻声道:“侯爷心地仁善,怎会欺负我。”

慕王爷淡淡一笑:“他那性子,象我年轻的时候,以后,他若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和我说。”

蓝徽容平静道:“以后,我也不会再和侯爷见面,王爷的忧虑倒是多余了。”

“容儿。”慕王爷沉默片刻,沉声道:“你随我去潭州,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见到那个人,你自然就知道一切,也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蓝徽容心头一跳,冷静下来,坦然望向慕王爷:“王爷,我不怀好意而来,蒙您优待,十分感激,但您也不必再费心思找到容儿身后那人,仇天行骗不出的,您也骗不出。”

慕王爷眉头微皱,苦笑一声:“你身后何人,我能猜到,仇天行是谁,我也已想到了,只是真没料到,叶天鹰当年竟然没有死。”

蓝徽容心中暗凛,低下头去,不再出声。

“容儿,你还是不要轻易决定离开,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会有戒心,不敢相信,你随我回潭州,去见那个人,只有他说的,你才会相信。”慕王爷望向天边一轮圆月,悠悠道:“也只有你,才能替我告诉你母亲在天之灵,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蓝徽容心中一阵怅然,低声道:“我母亲她,从未和我说过以前的事情,我也知仇天行对我说的,必定不是事实,但您说的,我也不会全信。”

慕王爷沉默片刻,身子微微倾向蓝徽容的耳边,极轻的声音直冲入她的心中:“那你就随我去见那个人,他说的,你必定相信,这个人,今年三十三岁,右肩上有一粒红痣。”

蓝徽容一声轻呼,慕王爷已站起身来,飘然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蓝徽容惊讶、彷徨、迷惑,种种情绪袭上心头,慕王爷说的是真的吗?随他去潭州,真的可以见到太子皓吗?如果真是如此,自己还要不要离去呢?

月光洒在满院的海棠花上,洇出一片瑰丽的红,极淡的花香在空中徐徐袅绕。秋夜的微风,透着清凉,夹着轻寒,拂过蓝徽容的面颊,她转头望向孔u房中那一点朦胧的烛光,嘴角慢慢涌起一丝笑容。

只是,真的是为要见太子皓而留下来的吗?蓝徽容整夜都这样问着自己,却有些怕去面对那个真实的答案。

第二日是中秋节,敌兵已退,家园得保,安州城内喜气洋洋,百姓们推举德高望重的夫儒向慕王爷请愿,说是王爷等人即将回潭州,安州城的百姓们要趁中秋佳节,在城东紫玉桥前举行秋宴,一来庆祝佳节,二来为众人送行,最重要的是表达安州百姓对慕王爷、小侯爷、蓝霞仙子、孔郎将及全体慕家军将士们的感激之情。

崔放听说晚上有盛宴,自是兴奋得手舞足蹈,不时跑到紫玉桥前,又跑回来大肆渲染,说百姓们正将紫玉桥前布置得花团锦簇,流光溢彩,孔u与蓝徽容听了都只是微微一笑。

《剑来》

慕世琮却一整日都寒着脸,只是偶尔和孔u说说话,目光掠过蓝徽容,稍作停留,便转了开去。

孔u身强体壮,内力浑厚,伤势好得极快,除了不能运力提气,已能正常行走。日暮时分,蓝徽容帮他换上一袭天青色锦袍,众人簇拥着慕王爷和慕世琮往紫玉桥而去。

紫玉桥畔一带绿水,桥边数颗高大的槐树,槐树下青石广场上摆开上百桌宴席,正对着紫玉桥的东首则搭起了一座彩台,披红挂彩,灯火辉煌。

众人一路行来,街巷上围得水泄不通,好不容易到得紫玉桥边,郑太守恭敬地将众人引到台前首席坐下,慕王爷自是坐了上首,他含笑招呼蓝徽容坐在他的左侧,孔u坐于他的右侧,崔放欲挤到蓝徽容左边坐下,却被慕世琮拎于一边,只得嘟囔着跑到孔u身边坐下,诸官吏将领均知他深得王爷和侯爷宠爱,倒也不去与他计较。

慕世琮在蓝徽容身边坐下,瞥了她一眼,想起她昨日说要离去时的平静神态,莫名的一阵烦闷,蓝徽容似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抬头向他轻轻笑了一笑,慕世琮见她笑得极是轻松,更觉剜心般的难受,冷冷道:“要走就早些走,反正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

蓝徽容见他赌气,颇觉有趣,抿嘴笑道:“我本是想走,可又怕你把我当逃兵抓回来治罪,这可怎么办呢?”

慕世琮一愣,转而大喜,猛然伸手握住蓝徽容的双肩,大声叫道:“你不走了?!”

他声音极大,众人听得清楚,上千道目光投射过来,孔u手一抖,眼神略带忧虑,望向蓝徽容。

蓝徽容有些羞涩,身形稍稍后仰,挣脱慕世琮的双手,冷声唤道:“侯爷!”

慕世琮这才醒觉自己失态,见身边各官吏将领皆张大嘴望着自己,面色一寒,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众人一阵心惊,不敢出声,低下头去。

正在有些尴尬之时,金锣敲响,丝竹传音,彩台上云袖曼舞,歌声袅袅,众人忙重新热闹寒喧,气氛迅速恢复正常。

慕世琮心情大好,俊目生辉,一轮酒罢,便有了些微醉意,他终忍不住凑到蓝徽容耳边轻声道:“为什么又不走了?”

蓝徽容见众人均嘴角含笑望着自己和慕世琮,似在看着一对佳偶,孔u却一直低着头,心中莫名的一慌,将身躯稍稍右移,微讽道:“侯爷,不是您说要治我逃兵之罪的吗?”

慕世琮见父王凌厉的眼神投来,悻悻道:“我哪敢?”说着转头望向彩台之上。

蓝徽容有些恼他,看着台上正在轻歌曼舞,想起一事,促狭心起,拈起桌上一粒花生掷向孔u,孔u抬起头来,蓝徽容微笑着做了一个下棋的手势,又向慕世琮撸撸嘴,孔u会意,点了点头,蓝徽容得意而笑。

慕世琮自是不知道他二人这番暗流,心中正在莫名欣喜之时,耳听得孔u唤道:“侯爷!”

“啊?什么事?”他转过头来。

“值此全城喜庆,共祝秋节之际,末将想请侯爷履行一下您的诺言。”孔u闲闲说道。他声音稍大,众人都听得清楚,十分好奇,纷纷转过头来,想知道小侯爷究竟许下过什么诺言。

慕世琮一愣:“什么诺言?”

孔u悠悠道:“侯爷不是曾经下棋输给末将,应允要在众人面前唱首歌,跳支舞的吗?现在就请侯爷上台,履行这个诺言吧。”

他这话一出,崔放率先拍手叫好,众人虽有些畏惧慕世琮素日冷威,但见今日确是喜庆日子,也一哄而起,有那等坐得远的将士和百姓听得侯爷亲献歌舞,千载难逢,纷纷往彩台方向拥来。

慕世琮愣得片刻,眼神一黯,默默起身,向彩台走去。

蓝徽容看得清楚,心中一沉,知慕世琮是想起了那夜没于月牙河以北的几千名虎翼营将士,当初输棋时他曾应允要在虎翼营的兄弟面前唱歌跳舞,可现如今,大多数兄弟已经不在了,他定是时时想起来,黯然神伤吧?

这一刻,她十分后悔让孔u提出这个要求,不由望向孔u,两人目光相触,都明了对方之意,齐齐站了起来,孔u唤道:“侯爷!”

慕世琮停住脚步,转过头来,却不说话。

“侯爷,我们来为您伴奏和歌一曲《望青山》,就以此曲献给虎翼营和慕家军中的死难兄弟吧。”孔u轻声道。

慕世琮看看他,又看了看蓝徽容,眼中渐涌暖意,微微点了点头。他与蓝徽容伸出手来,架住孔u,三人飞身上台,孔u取过铁绰板,蓝徽容执起铜琵琶,慕世琮接过崔放递来的三尺青锋,紫玉桥畔,一时鸦雀无声。

月华当空,彩灯生辉,秋风吹来阵阵桂香,满天馨云流动。琵琶声起,铁绰板响,金戈铁马之声激昂铿锵,慕世琮身形矫健,随着悲壮的乐声剑舞游龙,锋烁寒光,意如素霓,飒沓如风。

空气似乎在这一刹那凝结,千万双眼睛随着慕世琮舞剑之姿心驰神摇,仿见苍茫大地狼烟四起,壮士悲歌纵马沙场,人人心中豪气上涌,血脉贲张之时,狂放的男子歌声与婉转的女子低吟以一种奇怪而又极和谐的韵律起转承合,杂相糅之,直冲夜空。

“沧浪濯缨,风雷激荡,寒剑映雪,月照松冈。壮士策马渡悬崖,悲歌一曲望北疆,不为仇怨不为恩,纵死也留侠骨香,扬鞭四海笑生死,月牙河畔看苍茫。俱休矣,青山处处有沧桑。”

这一夜,紫玉桥畔,铁板琵琶,剑气纵横,慷慨豪杰,飒爽英姿,三人齐歌这曲《望青山》,明月秋风之下,醇酿佳肴之间,饮醉了无数男儿,倾倒了多少儿郎。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