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33、三四

33、三四

蓝徽容听得有些心惊,轻声道:“侯爷,你不欠我什么。”缓缓向后退去,慕世琮眼中却只有她清丽的面容,情不自禁的步步逼近,话语却极温柔:“不,我欠你的,一辈子也还不清。”

蓝徽容退得几步,身躯抵于一棵树上,眼见已退无可退,又向旁避开,不料她披散的秀发却被矮树的树技挂住,‘啊’地低唤出声。

慕世琮愣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忙上前替蓝徽容解开被挂住的秀发,谁知那头发与树枝缠得极紧,半天都无法解下。

此时,他紧依于蓝徽容身侧,蓝徽容稍稍侧头,正见他如雕刻出来的俊秀侧面,飞眉星目,薄唇微抿,神情温柔而又专注,急于替自己解开秀发,却又有些怕扯疼自己,以他之能,额头居然还沁出微微细汗。

她莫名地觉得一阵心虚,倒觉自己似欠了他许多许多,当初不怀好意入伍,欺他瞒他,现在无端惹他情思,却又钟情于他的兄弟,这团乱麻该如何解开?

她轻叹一声:“侯爷,借你匕首一用。”

慕世琮并不抬头:“不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毁。”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侯爷当知此话。”蓝徽容平静道。

慕世琮听她话中有话,心中一乱,有些气恼,从靴间抽出匕首,也不看向她,横手递过来,冷声道:“断吧,你断了,它还会长出来的,倒是我白担心了。”

蓝徽容接过匕首,极坚决地挥出寒光,被扯住的乌丝如漫天飞舞的细雨重新落于她的肩头,她头也不回,出了树林,纵身上马,清喝一声,青云四蹄如飞,向潭州城驰去。

驰不多远,慕世琮打马追了上来,胸中闷成一团,却又不敢一吐为快,生怕惹蓝徽容说出决然的话,再无转圜的余地。

蓝徽容一路驰回王府,暗下决心,既然太子皓之事了结,便应搬离王府,纵是想等孔u的答复,也不必住在王府之内,眼见慕世琮情意日浓,若不及早避让,只怕终会伤人伤己。而慕世琮一片单纯之心,是她万万都不想伤害的。

谁知一返王府,便得知慕王妃病倒了,慕王妃身子本就弱,前段时间日夜担心慕王爷和慕世琮出征安危,后又见了蓝徽容,心神激动,加上昨夜着凉,上午开始有些胸闷,到了下午,病势竟十分凶猛,待二人回府时已是发起高烧,神智也有些迷糊不清。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慕世琮与蓝徽容急奔入内室,趋近慕王妃床前,聂蕤正手捧药碗,细细地喂王妃服药,无奈王妃似有些抗拒喝药,眼神也有些茫然。

慕世琮忙上前将王妃扶起,唤道:“母妃!”

慕王妃听得儿子呼唤,稍稍清醒,目光正好扫见立于床前的蓝徽容,一阵激动,坐直身躯,紧紧握住蓝徽容的双手,颤抖着道:“清姐,你回来了!”

蓝徽容一阵心酸,缓缓在床沿坐下,反握住慕王妃的双手,想起她对自己的一片拳拳照顾之心,哽咽道:“王妃,您先把药喝了吧。”

慕王妃再清醒了一些,看清面前之人,泪珠滴落:“容儿,你带我去见你母亲,好不好?这二十多年来,我时刻想着她,当年若是没有你母亲,只怕我早已是孤魂野鬼,我想给她上炷香,想问她,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却不来找我这个妹妹?!”

蓝徽容泪水悄然滑落,伸手欲接过聂蕤手中药碗,聂蕤迟疑了一下,望了一眼慕世琮,将碗递给蓝徽容。

蓝徽容忍住泪水,哄道:“王妃,您先把药喝了,总得等您身体好了,我才能带您去见我母亲,母亲地下有知,会很高兴见到您的。”

慕王妃听她这话,似是十分欣喜,顺从地将药喝完,躺落下来,却怎么也不肯放开蓝徽容的手,喃喃道:“容儿,王爷说你要走,琳姨求你,不要走,留下来,不做女儿,就做我的媳妇吧。”

聂蕤面色微变,眼神在慕世琮与蓝徽容尴尬面容上凝望良久,悄悄退了出去。

蓝徽容伤感中又带着烦忧,握住慕王妃的双手,低头沉默。室内寂静,只闻窗外偶尔传来的婆子低咳声和慕世琮略带沉重的呼吸声。

听得慕王妃呼吸渐转平静,蓝徽容轻抽出手,将她的手塞回被内,转身正望上慕世琮期待而又温柔的目光,她又转头看看慕王妃略带憔悴的睡容,辞府而去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得默默回了东偏院。

秋天的夜空纯净而高远,蓝徽容依于窗前,痴望着窗外的夜色,下意识地梳理着长长的秀发,杨木梳滑过黑墨般的长发,在发梢顿住,她用手轻摸先前被匕首割断的那处,感觉自己的心也似这芊芊发丝般紊乱。

她没有想到,自己刚从母亲的恩怨往事中跳了出来,却又跳入了情感的漩涡之中,这恩怨情仇,真的是必然要经历的吗?真的不能潇洒转身离去吗?

房顶传来轻微的‘咔嚓’声,蓝徽容心一惊,悄悄握住案旁的长剑,听得房顶青瓦被轻轻揭起,夜光透下,她眯眼望去,一只修长的手握着个酒葫芦在屋顶悠悠摇晃。

她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出来,松开长剑,纵身跃出窗外,勾住屋檐,翻身上到屋顶,只见孔u坐于屋脊上,目光中深情无限,望着她从容而笑。

蓝徽容忽觉自己的心‘纭眉欤共桓彝蛩男θ荩峁种芯坪谒肀咦拢恋溃骸澳闵宋慈饩疲沂樟恕!

孔u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打开纸包,竟是一只烤鸡,他望着蓝徽容央求道:“看在我初次学你烤鸡的份上,你喝三口,我只喝一口,可好?”

蓝徽容听他此刻语气如同一个幼儿撒娇一般,心一软,却板起脸道:“不行,我五口,你一口。”

孔u凑到她耳边轻声道:“那等会如果你喝醉了,我可不负责将你抱下去。”

“那你好好的大门不走,跑这屋顶来做什么?”蓝徽容撕下一块鸡肉,递至孔u手中。

孔u伸了个懒腰,仰躺于屋脊之上,双目微眯,望向无垠的夜空,繁星点点,月色流水,他轻声道:“容儿,你说,人是不是有宿命,就如天上的星星,总有自己的位置,千古都不能转移。”

蓝徽容听他这话说得有些伤感,触动自己心事,抬头望向星空,良久方道:“我不相信宿命,所谓宿命,就是要用来打破的,正如这酒,是用来喝的一样。”说完,轻饮了一口酒。

孔u闻得酒香,‘啊’地一声张开嘴,蓝徽容哭笑不得,只得将酒葫芦凑到他唇边,轻轻滴下数滴酒入他口中。

孔u轻啜了几下,面上神情极为懊悔,摇头道:“早知道这样,我一个人偷偷躲起来喝就好了,还非得飞檐走壁寻一个约束之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也。”

蓝徽容将手中鸡腿猛地塞入他的口中,笑道:“侍卫们没把你当飞贼抓起来,你就要谢天谢地了,还在这胡说八道。”

此时,她低头俯视着孔u,孔u正好对上她无尽柔和的眼波,温煦而略带俏皮的笑容,在这笑容的注视下,他心中的伤痛与迷茫瞬间消失,缓缓伸出手来,取下口中鸡腿,翻身坐起,长久地凝望着蓝徽容。

蓝徽容渐觉唇干舌燥,面泛红晕,心仿似就要跳出胸腔,娇羞地低下头去,眼光瞥见孔u的双手在空中顿了几下,心猛跳间,已被他轻轻拥入胸前。

他的胸膛如此厚实,如此炽热,他的心也跳得如自己一般激烈,但他的手却似抱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生怕稍一用力,便会毁掉了这珍宝。

他温热的气息扑入自己的耳中,清和的声音喃喃道:“容儿,你等我十天,十天后,我们一起离开。”

蓝徽容被他拥在胸前,全身无力,听他这话,想挣扎着撑起身,稍稍一动,感觉他滚烫的双唇扫过自己的面颊,‘啊’地一声,再度倒回他胸前,双手发软,颤栗着道:“你昨夜不是说不能吗?为什么又可以?”

孔u长久地沉默,只是轻柔地拥着她,良久方低声道:“你说的,宿命是用来打破的,现在,我找到了改变我命运的人。”说完,他双手渐渐用力,将蓝徽容拥紧,嗅着她秀发上传来的阵阵清香,直浸入自己的骨子里。

蓝徽容的身子缩了缩,仿佛要在孔u怀中找到最舒适的一个位置,在他心中找一个最柔软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要忘掉这几个月来的艰辛困苦,彷徨迷惑,要避开命运给自己带来的伤痛与折磨,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淡定坚强、呼啸沙场的蓝徽容,她只愿做一个柔弱无依的容儿,躲于他的怀中,任他替自己挡住一切风风雨雨。

孔u似也感觉到了她此刻的柔弱,听到她渐转沉重的呼吸声,心中一痛,身子却渐渐沸腾,他右手颤抖着抚上蓝徽容的秀发,低声道:“容儿,相信我,十天之后,我们一起去苍山。”

蓝徽容隐隐有些担心,强自平静,挣开孔u的拥抱,直望着他的面容:“这十天,你要做什么事?”

孔u双手一空,仿佛心尖那一块被撕扯下一般,勉强笑道:“你把我这个郎将大人拐跑了,我总得替侯爷做一件事情,方对得住他。”

蓝徽容更是忧心,握住他的双手,看入他的眼睛:“孔u,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不希望你瞒着我。”

孔u避开她的目光,轻轻抽出手取过酒壶,仰头喝了一口,眯眼望向远方,沉默片刻,低声道:“这潭州城和慕家军中,有一些人,打算对王爷和侯爷不利,我盯了他们很久了,走之前,想替侯爷除掉这些人。”

“那侯爷知道吗?”

“不知,容儿,你先别告诉他,大概十日,我便可把这些人全部摸清楚,到时再一举击破。”

蓝徽容将手覆上他的右手,柔声道:“那会不会有危险?我要和你一起做这件事情。”

孔u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笑声在她头顶响起:“知道你勇猛彪悍,万夫莫敌,但现在,只需要将他们引出来,到时再请侯爷派人,一举歼灭就是了,可不敢劳动你这个蓝霞仙子。”

蓝徽容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眼前若明若暗,拥着自己的这个男子有着明净的温柔,却又似有着隐晦的忧伤,偏他略带威严的语气又让自己无从抗拒,也罢,就让自己在以后的岁月里,再来慢慢融化他吧,只要他此刻,愿意这样拥住自己,愿意与自己一起去追逐那心中的梦想。

她将头埋在孔u肩头,声音极轻极柔:“孔u,你万事小心,我等你,会一直等你。”

这一夜,蓝徽容喝得醉意朦胧,又依于孔u肩头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辰时,只见自己躺于床上,身上还盖着薄被,想来是被孔u抱下屋顶的,她坐着想了一阵,面上悄悄飞起两团红晕,转瞬又有些为孔u担忧,但她素知他之能,又了解他要去做这件事的决心,自己所需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吧。

她心挂慕王妃病情,梳洗之后,便赶到王妃居住的正阁,迎头碰上了慕世琮。

慕世琮正向父王母妃请安出来,见母妃病情依然严重,十分忧虑,跨出房门,碰上蓝徽容由回廊过来,她的脚步好似比昨日轻快许多,卷起一股清新的风,她秀丽的容颜似也焕发着热烈的光彩,不由一愣,觉得她与昨日有所不同,但究竟不同在什么地方,偏又说不上来。

蓝徽容恭敬地行了一礼:“侯爷!”

慕世琮欲待将她扶起,她已盈盈起身,他的手便停在了半空,轻挥两下收回身后,半天方憋出一句话来:“容儿,你多呆几天,等母妃病好一些再走,可好?”

蓝徽容微笑道:“是,侯爷。”提步迈入房去。

慕世琮未料她答应得这般爽快,愣了一瞬,喜悦涌上心头,忍不住跟在她身后又进了内室。

慕王妃见蓝徽容进来,便有了几分精神,她本是卖唱女出身,流落于容州街头,十五岁那年受恶霸欺凌,眼见就要被卖入青楼,幸得清娘相救,结为姐妹,其后两年二人朝夕相处,情义极深,无奈命运捉弄,二十多年来,自己贵为王妃,金兰姐姐却生死不明,这心中难过愧疚之情一直无从抒解。

待见到蓝徽容,她便将满腔母爱倾注在了她的身上,可听丈夫说容儿执意要离去,心中难过,病便有些沉重,她也隐隐知道了儿子的心思,眼见蓝徽容因自己生病而守于床前,暗中有了打算,这病,便连病数日,反反复复,都不见好,蓝徽容果然也不再提离去的事情,日日过来陪伴于她,颇让她有些小小的得意。

不知不觉中数日过去,蓝徽容未再见着孔u,自那夜后,他也未再来找她,她只从崔放或聂蕤的口中知道他日日早出晚归,也不知在忙些什么事情。

蓝徽容对孔u有着十分的信心,便安心每日呆在慕王妃身边,伺候她饮食起居,慕王妃竟再也离不开她,两人之间,如同亲生母女一般,蓝徽容想起数日后就要离去,心中难过,却也无法说出口。

倒是守在慕王妃身边,让她避过了慕世琮,慕世琮恐她着恼离去,不敢再来找她,向慕王妃晨昏定省时,也只是用那浓烈的眷恋目光看上她几眼,仿佛只要每天能见到她,就心满意足,原本冷傲的脸上也时时浮现温和的笑容,崔放等人直呼侯爷自战场归来,便转了性子,实是有些怪异。

这日已是八月二十八,蓝徽容正陪慕王妃说话,仆妇来禀,监察使黄儒敏的夫人,朝廷二品诰命黄氏前来拜见王妃。

慕王妃听禀一愣,她性子柔弱,虽贵为王妃,但甚少与这些官宦贵族家的夫人交往,若是别家夫人,便待不见,但她知这监察使是朝廷派驻藩邦的重臣,负责在朝廷与藩邦之间联络往来,也负责监察藩王动态,实是得罪不得,忙命人请了进来。

香风阵阵,彩锦珠佩,黄氏踏入房中,行到慕王妃床前,俯身行礼:“妾身黄氏,拜见王妃。”

慕王妃忙命仆妇将她扶起,和声道:“黄夫人切莫如此大礼,我有病在身,不便相扶。”

黄氏三十出头,颇有几分丽色,口音圆润:“妾身听得王妃染恙,便一直说要来探望,又恐惊扰王妃,今日知王妃病情好转,便来略表问候之意。”

她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看见蓝徽容静静立于床尾,眼睛一亮,起身行过来,握住蓝徽容的手:“这位就是蓝霞仙子吧,真是标致灵秀,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仙子。王妃也不让她出府,夫人们可都想一睹她的风采。”

蓝徽容轻轻抽出双手,行了一礼,却不说话。慕王妃微笑道:“倒让夫人见笑了,这孩子素喜清静,我又在病中,她时刻陪伴于我,待我大好了,自会带她出去走走的。”

黄氏笑着转过头去,向她随行的婆子吩咐道:“快快回府,准备一些表礼过来,与蓝小姐初次见面,可不能失礼了。”

此时,东花厅内,监察使黄儒敏正与慕王爷闲谈,慕世琮立于一侧。

慕王爷知这黄儒敏深得皇帝信任,也有着直奏天听之权,这西北十二州的一举一动只怕都是通过他直达朝中,见他今日来访,说的却是些闲话,不知是何用意,面上保持淡淡的微笑,心中却在快速地思忖着。

不多时,一名随从步入厅来,凑到黄儒敏耳边低低地说了句话,慕世琮俊眉一挑,似是听到了一个‘蓝’字,黄儒敏已呵呵笑着站了起来,笑完面容一肃,长喝道:“圣----旨----下!”

慕王爷与慕世琮同时心惊,这圣旨来得蹊跷,黄儒敏似有备而来,两父子对望一眼,早有侍卫大开中门,抬过长案,铺上锦绸,二人站起身来,面朝东南而立。

黄儒敏却不慌不忙,笑道:“圣旨是下给蓝容蓝小姐的,还请王爷唤蓝小姐出来接旨吧。”

慕王爷额头隐有汗珠沁出,手背上青筋暴起,缓缓道:“黄大人,实在抱歉,蓝小姐昨日便已离开潭州了。”

黄儒敏呵呵一笑:“王爷这话说得,我家夫人此刻可正与蓝小姐闲叙家常,刚才还差人要我准备表礼呢。”

慕世琮的心渐渐往下沉去,容儿的来历,只有父王母妃与自己知晓,难道,皇上竟知晓了她是清娘的女儿不成?

黄儒敏悠悠道:“王爷,可没有圣旨等人的先例,还请王爷速速传蓝小姐出来接旨吧。”

慕王爷望了一眼慕世琮,慕世琮会意,微微点头,转身向厅后走去,转过锦屏,急奔往正院内室,见一贵妇人正与母妃和蓝徽容絮絮叨叨,面不改色走了过去,道:“容儿,你随我来。”

黄氏娇笑着站了起来:“唉哟,我倒是忘了,外子今日要来王府颁旨,听说圣上有旨意下给蓝小姐,蓝小姐,咱们一起出去吧。”说着拉住蓝徽容的右手。

慕世琮大急,劈手夺过蓝徽容的手,往外疾奔,蓝徽容瞬间明白一切,回头望望慕王妃惊恐的面容,心中暗叹,在院中顿住脚步,轻声唤道:“侯爷!”

慕世琮满头大汗,急道:“容儿,事情不妙,你快走!”

“不。”蓝徽容摇了摇头:“侯爷,事已至此,不能连累了你们,再说,也不一定就是想的那样子。”

慕世琮还待再说,黄氏已步了过来,含笑道:“蓝小姐,请吧。”

蓝徽容见慕世琮面上神情渐渐有些吓人,略带责怪的眼神望向他,平静道:“侯爷,王妃身子不适,您还是在此陪着她吧。”说着转身步向前厅。

慕世琮拳头握紧了又放松,放松了又握紧,回头看着母妃出了房门,倚着门框喘气,一阵心痛,跺跺脚也跟了上去。

蓝徽容一路往正厅而行,心中思忖:皇帝为什么会有旨意下给自己?他纵是知晓自己战场退敌之事,应该也不知道自己就是清娘的女儿啊,可方才瞧黄氏这些作派,便知有怕自己逃匿之意,难道,自己的来历真的泄露出去了吗?

她缓步行入正厅,也不看向慕王爷担忧的目光,低首行到案前跪下,轻声道:“民女蓝容,恭聆圣谕。”

黄儒敏得意一笑,高声喝道:“请----圣----谕!”

王府中门外,数十名带刀侍卫鱼贯而入,身上锦袍式样竟是皇上亲属侍卫队所着紫袍,慕王爷一声长叹,眼见慕世琮神情激动,向他缓缓摇了摇头。

侍卫们在院中肃然而立,一顶八抬大轿被抬入院中落下,锦帘轻掀,一人身形雍容舒展,步下轿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