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48、四九

48、四九

长风拂来, 旌旗猎猎作响, 较场四周围满了前来观战的王公贵族,重臣侍从。若不是军规森严,只怕营地四周戍守的禁军皆会蜂涌而至, 来观看这一场难得的龙争虎斗。

简氏以武立国,军功尤盛, 二人比试自是先比骑射,宁王为尊, 便先行上阵。

简z辰纵是被慕世琮突然之举攻了个措手不及, 却也迅速平定了心神,解去软甲,露出里面一身皂色劲装, 腰系织锦武士巾, 金冠束发,越发显得身形高大挺拔。他跃身上马, 场边宁王府中的侍从亲卫们一阵欢呼, 气势逼人。

他劲喝一声,一夹马肚,骏马沿场地边沿疾驰,奔动间,吐气拉弓, ‘飕’声连响,三支劲箭连珠迸发,正中二百步外箭靶红心处。围观的数千人, 爆起一阵喝采声。

简z辰面色依然沉静肃穆,骏马奔驰间,再喝一声,取过三支长箭,夹在指隙处,三支劲箭,有先有后,向箭靶流星逐月般电射而去。当第一支箭命中红心时,另两支箭又分别命中前一箭的尾端处。全场短暂的一瞬沉默后,采声雷动,久久不竭,连向来威严肃穆的皇帝都露出了一丝赞许的笑容。

简z辰淡淡一笑,策马奔回台前,俯视着慕世琮,悠悠道:“世琮,你久经沙场,自是箭术极精,可得让四哥我开开眼界才行。”

慕世琮双眸奕奕生辉,越发衬得他笑容俊朗无双,他向皇帝行了一礼:“皇上,容儿曾是微臣虎翼营中一员,与微臣素来配合无间,微臣想请容儿助一臂之力。”

皇帝早听说过蓝徽容军中风采,却未曾亲眼见过,不由笑着转向蓝徽容:“容儿,你就去吧。”

蓝徽容行了一礼,解下外袍,露出里面青色劲装,悠然而又迅捷地飘落台下,身姿绰约中不失英爽。她接过侍卫递过来的劲弓,跃上马鞍,向慕世琮盈盈一笑:“侯爷,是‘三星逐月’吗?”

‘三星逐月’是虎翼营中箭法达到最高境界的一种射箭之法,旁人却未曾听过,不由都大感好奇,不知这‘三星逐月’究竟是何路数,又为何需要二人相配合,一时场内鸦雀无声。

慕世琮朗声笑道:“不错!正是三星逐月,方校尉,请吧!”

二人相视一笑,同时驱动身下骏马,驰往场地不同方向,又同时拨转马头,向回疾奔。身形交错间,蓝徽容一声娇喝,三支利箭如同一弯新月,向箭靶电射而去。

她手中箭矢刚刚射出,正好与慕世琮错身而过,慕世琮于她身影闪过的一瞬间,闪电般出手。三支长箭如流星一闪,恰在蓝徽容的三支利箭将要射中箭靶红心时追上,‘叮’声之后又是‘噗’声,慕世琮射出的三支白翎利羽恰好破羽而入,钉在红心之内,而蓝徽容射出的三支黑翎利箭都破成两半,掉落于草地之上。

全场一片肃静,众人瞠目结舌。凡是习过武,射过箭的人都知道,象简z辰那般一支破一支的射箭之法已是箭技之极至,极为难练,但象慕世琮与蓝徽容这等射箭之法,却是闻所未闻。

要知道,掌握自己的力度和手法,破自己的箭势,只要练得得法,应该还比较容易掌控。但象慕蓝二人这般,疾驰间还要掌握到别人的力度和箭势,一一破羽,可就是神乎其技,难如登天了。

良久,全场方爆出一阵如雷的喝采声,纵是有人想到此时喝采未免有得罪宁王之嫌,可当此惊骇与叹服的情绪驱动下,加上群情激动,便也未顾及这些了。

简z辰面无表情,控制住心中如潮的愤怒,冷冷一笑:“世琮果然是久经沙场,四哥佩服!”

慕世琮拱手微笑道:“四哥,承让!”

蓝徽容喜孜孜地向慕世琮笑了一笑,下马跃回高台之上,立于皇帝身边,星眸再望向慕世琮,竟是一瞬都不离开。

简z辰瞧在眼内,虽也知可能是他二人故意这般形态,激怒自己,却也抑制不住满腔的愤懑,抽出马旁长剑,身形拔起,落至场地中央,喝道:“世琮,来吧!”

皇帝将简z辰愤怒之态收在眼内,嘴角慢慢勾起,意态悠闲地向蓝徽容道:“容儿,你与他二人都交过手,你看谁胜算大些?”

蓝徽容见皇帝龙袍束带有些歪斜,弯腰替他轻轻理正,柔声道:“宁王殿下武功乃皇上亲授,自是高出一筹。但他毕竟是千金之躯,吃亏在实战经验不足,定不及侯爷狡诈多变,谁胜谁负,还真是不好说。”

皇帝忍不住笑道:“容儿说得透彻,这两小子,从前交情不错,现在为了你,倒成了仇人了。容儿,你这可真是让朕为难啊。”

两人正说话间,场中二人已激战起来。简z辰所学武功,乃皇帝亲授,而皇帝的武功,走的是刚猛一路,自是仗剑抢攻。

自z文太子被废之后,由于皇帝有意立简z辰为太子,这大半年来,便用心授了其武艺,简z辰武功一日千里,竟隐隐有压倒慕世琮之势。慕世琮由于没有使用惯用的威猛□□,剑法承袭了慕王爷的轻灵飘忽,便以迅捷的身法灵动闪躲,避开简z辰的第一波抢攻。

到简z辰换过一口气,再度攻上时,慕世琮才猛喝一声,仍是只守不攻,但剑势已渐密集,拨开简z辰如狂风暴雨般的剑招。

简z辰几轮攻罢,心中怒火慢慢消去,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知慕世琮是在消耗自己的体力,遂渐收攻势,稍稍改变打法,长剑如排空巨浪,不停涌向慕世琮。慕世琮则采取游斗方式,在场内绕着圈子,步法稳重,丝毫不惧。

场边众人看到精彩之处,目眩神迷,如痴如醉,齐声喝采。

再斗得数十招,慕世琮身法潇洒从容,剑走奇招,剑人合一,猱入简z辰的剑圈内。简z辰见他竟是这等不要命的打法,有一刹那的犹豫,毕竟他曾与慕世琮有着秘密协定,心底的那件隐密之事若要实施,如果没有慕藩的配合,只怕局势难定,与慕世琮翻脸争夺蓝徽容本不在他计划之内,在众目睽睽之下伤他性命更非明智之举。

就是这一刹那的犹豫,慕世琮已突到他的身前。简z辰心念电转,知再不下狠手,只怕败在顷刻,他心中狠狠道:世琮,休怪四哥手辣,只怪你逼人太甚!

他身形如闪电般后飘,长剑化作一团幻影,罩住如影随形的慕世琮。眼见他剑势大盛,剑尖已近慕世琮前胸,慕世琮却突然以极轻的声音说道:“装作不和。”

简z辰不禁一愣,想起曾与他约定在父皇面前装成不和,他到底是真心与自己抢夺容儿还是借机假装不和呢?可他即刻又反应过来,慕世琮只怕是借假装不和之名来行夺容儿之实。

然而就是这一刹那的犹豫,慕世琮手中利剑已顺势撩上,简z辰急运内力于剑刃上,二人长剑相击,‘呛’的一声,齐齐折断,断剑掉落于地。

二人皆是反应迅猛之人,长剑落地瞬间,左手同时伸出,又同时按上对方前胸。一声闷哼后,二人身形不移,依旧保持着互按对方前胸的姿势,嘴角却都溢出一缕鲜血来。

他二人由比剑瞬间转为比拼内力,就是一眨眼间的事情,众人惊呼声中,已见他们各自受伤,但还在拼死搏斗,这当口,实是已到了生死关头。

皇帝一声冷哼,身形如大鹏展翅,瞬间飞落高台,袍袖一拂,从简z辰与慕世琮之间拂过,一阵狂风卷起,简z辰与慕世琮齐齐倒退十余步,方稳住身形,各自再吐出一口血来。

皇帝肃然看着如斗鸡般怒目而视的二人,怒道:“荒唐!胡闹!”

慕世琮狠狠地瞪了简z辰一眼,手抚胸口,跪落于地:“皇上恕罪!微臣断不能将容儿相让,四哥若是不能收手,就让他将微臣杀了好了!”

简z辰踏前一步,又在皇帝冷竣的目光下停住脚步,皇帝负手在场内走了几步,悠悠道:“这一场比武,算你二人平手,世琮先前骑射胜出,朕就准了你的请求,收回赐婚旨意,容儿花落谁家,你二人日后各凭本事,各显神通吧!”

慕世琮俊脸天朗风清,向跃下台来的蓝徽容眨了眨眼睛,大声道:“微臣谢圣上隆恩!”

简z辰面沉似水,眼中闪过痛恨之色,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不发一言。

皇帝转过身来,正好对上蓝徽容感激的目光,这段时日以来,蓝徽容纵是在他面前恭谨温柔,他也知她心中对自己颇有怨恨。但这一刻,他在她的眼内看到的是自然流露的感激,发自真心,毫不虚假,他心情大好,感觉如同为清娘做了一件令她喜悦的事情一般,十分欢畅。

只是他这欢畅背后竟出奇地浮上一丝愧疚,毕竟他这番旨意的主要目的却还不是为了蓝徽容着想,自知宁王隐有谋逆之心后,他时刻想着的便是如何令宁王与慕藩决裂,慕世琮出面争亲正中他下怀,而让这二人为蓝徽容反目,争斗不休,更是他预防宁王联合慕藩及突厥逼宫的最佳手段。

这丝愧疚之情涌上,皇帝微笑道:“传朕旨意,封蓝徽容为思清郡主,按公主礼制,赐住嘉福宫。“他顿了顿道:“并准其自由出入禁宫之权。”

这番风云变幻的比试,看得场边数千人心潮起伏,瞠目结舌,各自感叹开了眼界的同时,也不由都在背后悄悄议论,小侯爷与宁王因美结仇,这梁子可是结大了。众人也不免感叹圣上对那思清郡主宠爱之情溢于言表,自是削尖了脑袋打探她的来历。

蓝徽容见今日这一战之后,得解逼婚危机,消除了皇帝对宁王与慕藩联手谋逆的顾虑,为皇帝放慕世琮回去走好了第一步,心情实是无比欢畅,陪着皇帝回到皇帐内,笑意盈盈。

皇帝望着她如花笑靥,脑中浮现另一张娇美笑容,忽觉无比失落空虚。原来,自己真是亲手扼杀了那般美好的真情,亲手将自己置于无边无际的寂廖之中。

三日之后,圣驾春猎一行起程还京,成王率留守臣子于城门伏地迎接天子回銮。皇帝回京后,自有一番纷扰,他又挂着数件大事,便未再宣蓝徽容随侍。蓝徽容早得圣旨,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见皇帝未再约束自己的行动,便出了禁宫,往慕世琮居住的质子府而去。

刚出皇宫不远,她便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自己,皇帝有蓝家人在手,又收回了逼婚旨意,应该不怕自己溜掉,而他若要派人跟踪,便不必赐自己自由行走之权,看来,定是宁王的人。

蓝徽容想了一想,觉慕世琮也是刚刚回来,只怕孔u也未在府中,便转头向城东走去,不多时便到了蓝族人居住的宅子。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蓝家众人见她前来,慌做了一团,叩头的叩头,请安的请安,蓝家大夫人更是一副谄媚之相,拉住她的手唠叨个不停。蓝徽容颇觉心烦,想起现在逼婚危机虽解,但如何让皇帝放了蓝家人,且日后不再追究,却还未想出万全之策。她将脸一寒,撇开众人的纠缠,带着蓝华容独自进了后花园。

两姐妹清清静静地说了会话,蓝徽容抚上蓝华容秀气的额头,看着她那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俏丽面容,柔声道:“妹妹,你想不想回容州?”

蓝华容腼腆地笑了一笑:“姐姐,在我看来,回容州和在京城倒是差不多,说不上哪儿更好。”

“哦?为什么?”

“我不象姐姐,有一身武艺,能自由行走江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即使是在容州,也是被关在深宅大院内,在京城,也是在这宅内,都是没有自由,过着这枯燥的生活,看不到自己的幸福在哪里。”蓝华容微仰起头,眯眼望着蓝天白云,悠悠说道。

蓝徽容将她揽入怀中,叹了口气:“是啊,身为女子,有着太多的约束,多少人一生都困于这深宅之中。”

蓝华容静静依于她怀中,片刻后,似是想起了什么,面上一红,轻声道:“姐姐,你什么时候与王爷成亲?”

蓝徽容苦笑一声:“妹妹,不瞒你,我是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为什么?!”蓝华容面上露出诧异和不解之色,坐正身躯:“宁王殿下,他,他很好啊。姐姐是不是怪他把我们押到京城来,其实他,一直对我们很好的,经常过来看看我们住得好不好,还带过文容他们出去游玩。”

蓝徽容眼光望向满园盛开的玉兰花,叹了口气:“妹妹,看人不能看表面,有时人家对你好,是别有目的的。”

蓝华容抿嘴一笑:“他当然是有目的的,就是想着姐姐能嫁给他啊,看来他对姐姐倒真是情深似海。”

蓝徽容略觉烦心,但知与她多说无益,遂岔开话题,笑道:“妹妹,我带你出去游览一下京城,如何?”

蓝华容喜上眉梢,蓝徽容带着她出了大门,监守的士兵见她只带了一个弱质女子出来,又慑于她的威名,倒也未上前阻拦。

这也是蓝徽容进京后首次上街游玩,一路上行人接踵,店铺林立,一派繁华景象,两姐妹游得兴起,不知不觉中便是正午时分。

见前方有一酒楼,楼前一带夹竹桃开得正艳,绿树红花,衬着酒楼的雕花木栏,颇显雅致。二人拾级上楼,坐于窗前,命小二沏上香茗,点了两碟点心,又叫了几份素菜,感受着窗外吹来的清风。二人说说笑笑,蓝徽容也暂时丢开了先前的烦忧。

正在说笑之时,脚步声轻响,蓝华容面向楼梯口,看得清楚,面容一惊,复又一红,站起身来。蓝徽容转过头去,见简z辰正含笑走到二人桌前。

蓝徽容站起来,微笑道:“王爷怎么这么有空,也学我们闲逛?”

简z辰笑道:“我想起你们是首次逛京城,总得尽尽地主之谊,也稍补将你强请进京的愧疚之情。”他转向跪落于地的蓝华容道:“起来吧,不必如此多礼,你姐姐可从来不与我讲这般礼数。”

蓝徽容见他依然是一副温和模样,丝毫不因前几日输于慕世琮之手而有怨怼情绪,知他心机愈发深沉,只怕背后的手段也会愈加厉害,淡淡一笑:“多谢王爷美意,我还正愁无人指引,不能令我妹妹见识京城的繁华之处。”

简z辰自输于慕世琮之手,皇帝收回赐婚旨意之后,便知事情不妙,总感觉在某些环节上出了问题,可又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何处。皇帝对于户部亏空一案又追得紧,让他焦头烂额,愈发惦记着那件事情,心里明白还得从蓝徽容身上下手,听得属下禀报她带着妹妹在街上游玩,便跟了过来。

二人皆是面带笑容,却各怀心机。唯有蓝华容一片天真纯善,觉姐姐风姿卓然,这未来的王爷姐夫温文尔雅、和煦可亲,又是首次在外游玩,实是有些兴奋。

用过午饭,简z辰带着二人在京城四周游玩了两个时辰。蓝徽容倒没有什么,蓝华容本是深闺女子,走了这么久,又屡被众人注目,便觉有些吃不消。蓝徽容见她面色不好,忙向简z辰道别,将她送了回去。

她将蓝华容送入内室,正要转身离开,蓝华容却突然想起一事,唤道:“姐姐!”

蓝徽容回过头来:“妹妹,何事?”

蓝华容揉着酸痛的双腿,抬头道:“姐姐,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我们上京前一日,大伯被官兵押着去了蓝家祖坟,指认婶婶坟墓,但后来听大伯回来说,官兵们挖开坟墓,婶婶墓中空空如也,姐姐可知是何缘故?”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