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青山接流水 > 9、九

9、九

随着一路北上,夏日炎热气息愈发浓重,蝉声渐厚,暑气蒸得蓝徽容全身一阵阵潮热,因为心中有了打算,她故意将面容袒露在烈日之下,不过数日功夫,原本的清丽渐渐隐去,白的肌肤带上了一层英爽的黝红。

她找来布条,将胸前紧紧束住,刻意将鬓边的头发修成了东朝男子流行的飞云鬓,背着个简单的行囊,显得颇为爽利。路途上风尘扑面,也不加洗拭,走路又学男子般粗豪,待到得潭州城外,溪边临水自照,她不禁哑然失笑,心想:这样下去,只怕再过一段时日,就是安心安意也会不认识自己了。

蓝徽容入了潭州城,打听一番,才知前线战事紧张,慕王爷与小侯爷已带着飞鹰军精锐亲临莲花峰一线作战,听说与西狄国主力战得十分激烈,正处于拉锯状态。

蓝徽容思忖再三,还是骑着青云出了潭州城,往莲花峰方向行去。

莲花峰是祈云山七十二峰之一,五座山峦形似莲花,故此得名,因处于由西狄国南下东朝的要道,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故自两国开战以来,在此处的争夺战便上演得十分的激烈,西狄军固然骁勇善战,但慕王爷的飞鹰军也是名闻天下,始终力守莲花峰,将西狄军拒于莲花关以北。

虽然西狄军未能越莲花峰南下,但因为战事紧张,自潭州北上,蓝徽容鲜少看到人迹,倒是由前线退下来的伤兵队伍不绝于道。

这日,蓝徽容行至一处山坳,眼见连日赶路,青云也似是有些疲倦,又时值正午,她便跳下马来,将它牵至道旁浓荫之下,看到远处山坡下有条小溪,流水潺潺,便将青云绑至树上,有些心疼地抚摸它颈中皮毛,轻声道:“好青云,乖青云,真是对不住你了,你先歇歇吧。”转身向山坡下行去。

俯身掬饮几捧溪水,丝丝凉意沁入心间,蓝徽容轻拭额头汗珠,蹲于溪边,眯眼望向远处茫茫高山,轻轻掀动着身上长袍,驱散胸口热意。侧头瞥见溪边竟长着密密麻麻的‘锯喉草’,心中一喜,她正愁自己嗓音过份清雅,若是按计划投到慕少颜军中,只怕会惹人怀疑,而这‘锯喉草’性辣无比,其叶子若大量吞食可使人一段时间内喉部干涩,声音沉哑。

她伸出手来,摘下数十片‘锯喉草’,放入口间咀嚼,只觉苦涩异常,喉间涌起一股辣意,直呛口鼻,强忍着吃完了手上绿叶,眼角都快渗出泪来。

蓝徽容轻咳着站起身来,向坡上走去,堪堪走到道边,听得一阵风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人影从道边另一侧的山坡上冲下,身形极为矫健,一个纵跃,便落在了青云旁边。

眼见这人手中长剑光华一闪,马缰断裂,蓝徽容心呼不妙,嘶哑着声音喝道:“小贼休得偷马!”闪身扑了过去。

那人大声呼道:“兄弟,借你马一用!”同时蜂腰轻拧,纵身上马,剑鞘用力戳中青云后臀,青云吃痛,一声嘶叫,冲向前去,蓝徽容忙提气疾追,无奈青云吃痛下奔得极快,转瞬便到了前方山路转弯处。

眼见追赶不及,蓝徽容将手指撮入唇间,呼哨声冲破云霄,青云听得主人呼哨,一声长嘶,前蹄陡然纵起,马上之人却不慌乱,身形在马上腾空,手中缰绳却左右紧收,青云被勒住脖颈,后臀又被剑鞘刺痛,无奈下只得继续向前奔去。

蓝徽容在后看得清楚,心疼青云,也知追赶不及,只得大呼道:“你别伤它!”

那人回过头来,伸出左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朗声笑道:“多谢兄弟了,放心吧!”丽阳下,蓝徽容看得清楚,那人面上笑容爽隽清朗,配着他响指姿态,洒然脱略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阳刚之劲,她不由微微一愣:这人似在何处见过似的。

銆愯瘽璇达紝鐩墠鏈楄鍚功鏈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紝www.mimiread.com 瀹夎鏈鏂扮増銆傘

‘啪’声响起,蓝徽容低头望去,一锭银子落于脚前,再抬起头来,山道尽头已不见了那一人一骑。

蓝徽容俯身拾起银两,在心中暗咒几句,又担忧青云,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徒步行进。

没了座骑,蓝徽容又想保持体力,行进速度便不是特别快,直行到日落时分,方到得一处山谷,谷口立碑为‘方家村’,暮色深沉,村中沉寂无声,杳无人影,想是村人知西狄军南侵,怕莲花关失守,兵连祸结,战事一起,便举村南迁了。

蓝徽容见天色已黑,知需在此村歇上一宿,就着最后一点余光步入村中,敲上几户木门,皆不见回应,便知村中确是已举村搬移了。她犹豫片刻,正待推开一户人家的木门,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声,侧头细听,发现是从隔壁一个小小院落中传出来的。

蓝徽容缓缓步过去,轻叩柴扉,不见回应,倒是院中屋内的□□声若有若无,声音还似十分苍老。她心中一动,推开柴门入室,一股霉臭难闻的气味扑来,室内昏暗无比,□□之声已可听得十分真切,显是一名老妇人躺于床上辗转痛吟。

蓝徽容忙点亮火褶子,环视屋内,找到一节残蜡点亮,持烛望去,见室内一床一几,破旧不堪,一名白发老妪躺于床上,双目凹陷,骨瘦如柴,口中若有若无地吐出混浊难闻的气息,伴随着每一次吐气喉头便是一阵咕噜之声。

见她这等情形,蓝徽容便知她年老病重,无力逃生,唯有躺于病榻之上垂垂待毙,不由心下恻然。

眼见这老妪喉头咕噜声不断,一口气接不上来,蓝徽容忙俯身过去,将她扶起,右手在其背门运气轻拍,老妪渐渐缓过气来,昏浊的眼睛望向蓝徽容,忽然紧紧攥住她的右手,喘气道:“阿松,你回来了,回来看娘来了?!”

蓝徽容一愣,那老妪忽抱住她放声大哭:“阿松啊,你怎么把娘丢下不管了,阿松啊,娘快饿死了啊!”

蓝徽容知她年老昏迈,错认自己,听她哀哀欲绝,便也任她抱着,并不将她推开。

听得老妪哭泣声渐歇,蓝徽容知她体力不济,忙将她放平躺下,道:“婆婆,你先歇着,我去给你做饭。”这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声音越发的嘶哑,知那‘锯喉草’药效已慢慢发作。

那老妪仰面向天,微弱地‘啊’了一声。蓝徽容举烛步入灶间,才发现米缸内仅余一捧碎米,房内再无其他食物,她心中更是难过,生起柴火,细心熬了一碗米粥,端至老妪床前,待得喂那老妪用完米粥,方察觉到自己肚内已是十分饥饿。

由于天气炎热,她所带干粮不多,路途上便已用尽,此刻见这老妪家里毫无余粮,想了一下,便欲推门出去,到别户人家家中寻找粮食。

手刚触到木门,她的视线凝聚在了右侧土墙一幅发黄的画像之上,只见画中青山翠峦隐现,蜿蜒的小河边,一劲装女子正倚马而立,河风吹得她青裾飘扬,由于画像年代可能太过久远,这女子面目模糊,但她那英姿勃发,飒爽豪迈之态瞬间充塞蓝徽容心头。

画像前还摆着一龛台,龛台上立着一个木牌,蓝徽容走近细看,发现那木牌上刻着‘恩公清娘子长生’八字。

蓝徽容看得片刻,转身推门到别户家中寻得一些余米和干菜,却发现这几户人家中也都挂着那劲装女子画像,同样设着长生牌位,她不禁暗暗讶异:这清娘子究竟是何许人,竟让这整村人供奉其长生牌位?

她返回老妪屋内再熬得一碗菜粥,填饱了肚子,已是夜色深沉,浓郁的黑暗和可怕的寂静弥漫整个山村。

蓝徽容收定心神,坐于老妪床前,见她已昏睡过去,执起她黑瘦左手,忽然想起母亲临终时的模样,那依依不舍的目光,心中一酸,母亲,您为何要抛下容儿,为何要留下那样一封遗书?

自打出了无月庵,蓝徽容便下了决心要遵从母亲遗命,听从无尘师太差遣,这一路行来,她将诸多疑问压在心底,此刻身处于这寂暗的山村内,不可自控地将诸事反复细想,心潮起伏,难以入眠,直至半夜,方依在老妪床边睡了过去。

天明时分,蓝徽容猛然惊醒过来,感觉到手中老妪之手冰凉僵硬,细探其脉搏,心中一沉,转头望去,见老妪面色发青,便知她终因年老病重,于昨夜睡梦中悄然离开了这个尘世。蓝徽容不由有些伤心,转瞬又想开来,这兵荒马乱的边塞,能于平静中死去,对这老妪来说,也许已是一件幸事了。

由于不知老妪是否还有亲人,将来是否会返家中,蓝徽容想了一阵,到侧屋寻来一把锄头,步至院中,挖出一个深坑,寻来一块草席裹住老妪遗体,埋入坑中,推土入坑,垒起一座土坟,又在坟前竖上一块木牌,正待蹲下身来刻上数字,忽闻马蹄声席卷而来,撕破山村晨间宁静。

耳听得铁蹄声在身后院外骤然而止,蓝徽容心中暗警,并不回头,蹲在地上,装作拍着身前土坟,却用心听着身后动静。

“唏律律”马嘶声此起彼伏,大队人马涌入村中。

“岳将军,这处就是方家村吗?”

“是啊,唉,我也是多年未来这处了,看来已是人去屋空了啊。”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那是自然,西狄军南下,这些村民自然是要提前向南逃离的了。”另一个粗豪的声音道。

“岳将军,咱们还是尽快赶路吧,误了时辰,王爷怪罪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蓝徽容心中一动,知这批人马定是慕王爷手下,赶去前线作战的,她本就是想前往军中,伺机得近慕王爷,知机不可失,心念急转,站起身来,奋力用手中铁铲拍打着坟堆。

听得声响,便有诸人喝道:“什么人?!”迅即有数人步入院子来。

蓝徽容缓缓转过身去,只见数名士兵将自己围住,而院门口,一名中年将军装扮的人和几名低一级的将领正带着审视的目光望着自己。

那中年将军面目清瘦,身量中等,颚下几绺长须,甚为儒雅,眼神却锐利如刀,盯着蓝徽容上下看了几眼,又将目光投向她身边土坟,不由一愣,目光渐转柔和,步到蓝徽容身前,问道:“小兄弟,是你家刚有人去世吗?”

蓝徽容眼眶微红,轻轻点头,继续用力夯实着土堆,那中年将军似对她起了兴趣,问道:“你为什么没有离村南下啊?”

蓝徽容停住手中动作,指着土坟,嘶哑着声音道:“奶奶,病重。”

“哦。”中年将军眼中露出赞赏之意:“倒是个孝顺孙子。”他不再看向蓝徽容,转身推门步入室内,蓝徽容忙装作焦急模样赶了进去。

入室就见那中年将军目光呆滞,愣愣地望着墙上那幅劲装女子画像,神情似有淡淡的哀愁,又似在缅怀某位故人,一名将领见那将军模样,趋近道:“岳将军,虽是故地,也不可久呆,为免王爷怪罪,还得尽早赶到边关。”

那岳将军再愣得片刻,发出若有若无的叹息声:“唉,走吧,咱们这批老将,终有一日,要埋在那边关之上。”战袍带起风声,步出院落。

蓝徽容见他们欲离去,心中焦急,猛然‘啊啊’大叫,追了上去,那岳将军听得叫声,转过头来,蓝徽容奔到他面前,跪于地上,磕下头去。

岳将军与随从将领互望一眼,俯身将她扶了起来,和声道:“小兄弟,有何事啊?”

蓝徽容望向他清瘦面容,嘶声道:“求将军收小人入军中,小人兄长死于西狄人刀下,奶奶又已离世,小人再无牵挂,愿从军杀西狄人,替兄报仇。”

岳将军一愣,旋即爽朗笑道:“好!小兄弟又孝顺,又有志气,我岳铁成收下了,梁飞!”

“属下在!”

“这位小兄弟就交给你□□了!”

“属下遵命!”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