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591章,不刻意追求,品质(求订阅!)

第591章,不刻意追求,品质(求订阅!)

顾女士引导话题:“这种顶级红酒对我来说算是很奢侈的东西,我曾经跟一个朋友喝过几次,但自己从不敢买,因为买不起。”

知道她问的目的,张宣十分坦然:“我不在乎这些,对于名牌也好,奢侈品也好,我不反感。

但也不刻意追求。

好喝好用就行,你也别在纪录片里说我艰苦朴素,或者奢侈无度。

我要是真碰到一个喜欢的奢侈品,只要消费得起,我也会买。

但平时我还是习惯以前的生活,这点不会改变。”

顾欣把红酒放回去,优雅的地坐在她对面:“你很坦诚,也很推崇实用主义。”

“对,是这样。”

再世为人,他有了钱有了地位,自然不会太过虚与委蛇。

而且就算他不小心说错话了,后面还有陶歌兜底,播放之前必须经过层层审核的,所以现在很随意。

顾欣视线落在他身上,说:“其实我来之前,曾对你做了很多功课。

其中之一就是收集你过往被媒体拍到的照片。我当时还非常奇怪,为什么你身上找不出一件很值钱的衣服。

为了不臆测,我特意请懂服装的朋友辨认了一番,结果就是你身上没一件超过100块的衣服。”

闻言,张宣低头自我打量一番,很自然地说:“我觉得这样穿舒服。

从小这样穿惯了,现在不想去改变什么,也没想着去改变。”

顾欣说:“我能理解,这叫真性情,活的洒脱,

其实钱财对于现在的你来说,都乃身外之物。

就像我在校门口第一眼见到你,就感受到了你身上内敛的满腹才华,穿什么都掩盖不了你的气质。”

tsxsw.la

对这点,张宣不否认。

都说环境能养人。自己写书写多了,写出了名堂,当收获一片赞誉时,整个人的气质和自信无形中就立了起来。

有时候他在镜子里看自己,都会觉得恍惚。除了长相、性格同前生的自己还如出一辙外,其实气质已然截然不同。

像变了个人。

拍纪录片,两人聊得都很随意,也很家常。

书房的目的达成之后,顾欣示意张宣自由活动,按平常的起居做事。

张宣也不客气。当即出了书房,看看手表,每天练习拳击的时候到了。

老样子整理一番,他也不顾这么多人在场,开始自顾自地练了起来。

顾欣摸了摸拳击器具,问:“每天都练习吗?”

张宣说:“每天练习。”

顾欣问:“是什么让年轻的你如此自律?”

张宣回答的很随心:“不是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么?我写作的强度很大,需要一个好的身体支撑。

另外天天坐着写作很容易肥胖,我可还没结婚呢,不想把自己变成大肚男。”

顾欣笑道:“听起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你还担心这个吗?”

张宣回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文慧也好,小十一也好,邹青竹也罢,虽然认识他很久了,但还是第一次认真看他练习拳击。

见他半小时不到就满头大汗,此刻众人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成功的人果然都不是易与之辈,严于律己。

一件很小的事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格。

坚毅,这是在场的人给张宣贴的印象标签。

练完拳击,张宣拿着换洗衣服洗了个澡,随后像往常一样在校园里闲逛。

顾欣采访过很多名人。

但这种级别的大作家和大富豪还是第一次,所以她兴致盎然地指挥摄制组把张宣的一点一滴都记录了下来。

校园散完步后,张宣来到了管院,找了一间没人的教室靠窗坐下。

见他望着外面沉思,等候了许久的顾欣忍不住问:“能跟我说说,你在想什么?”

张宣说:“写作上遇到了一点难关,所以在思考。”

顾欣环顾一圈教室,“平时也都是这样吗?有时间就找个安静的教室坐坐?”

“是的,差不多都这样。”

张宣说:“总是在书房创作不利于情感的表达,需要时不时换换不同环境,换换脑子。”

聊了一阵,顾欣问:“前阵子你得知自己获得雨果奖是什么感觉?”

张宣说:“很喜悦。”

顾欣问:“还有吗?”

张宣说:“雨果奖在我成为科幻迷的时候,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能看见它发着光,却想不出它和我们能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我现在获得雨果奖,对我来讲或多或少有种不真实感,这个不能否认。

不过我笔下的“发条女孩”能让全世界书迷如此喜欢,能获得这一成就,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顾欣问:“我向国外的朋友了解到,自从得知你获得雨果奖后,“发条女孩”在全世界又掀起了一股热购潮,对此你怎么看?”

张宣回答:“你应该知道,雨果奖是没有奖金的。

但它对这个图书的销量促进要比奖金多得多。

企鹅出版的主编亲自打电话告诉我,说“发条女孩”这个星期都牢牢霸占着各国图书市场的头把交椅。

我觉得这奖项看似没奖金,但威力不可小觑。”

顾欣问:“当时你写科幻小说,身边的人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支持你吗?”

张宣身子前倾,右手支棱着下巴,非常惬意地道:

“说来你别不信,我刚开始写科幻小说时,我周边没有人对这东西感兴趣,直言看不懂,看不进去。”

顾欣问:“换个意思就是大家都不看好它的前途。”

张宣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顾欣问:“但你还是坚持写了,你认为它们一定会成功?”

“当然,我不写大家可能就看不到这部作品了。至于成功不成功,我没考虑太多。

做为一名作家,有时候不能只顾着考虑市场,而是要思索该怎么写好这部作品?

我写这部作品的意义?这部作品表达的东西是什么?该怎么表达?”

顾欣赞同:“这是一个很好的品质。”

她又问:“看了你笔下的小说,有人沉醉于你勾勒的恢弘世界,也有人恐惧你描绘的黑暗残酷。

人民往往很惊叹于你所展露出来的物理学、天文学,甚至是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知识。”

张宣摆摆手:“不是这样。请别忘了,我笔下的不是科学,这只是科幻小说。”

他继续说:“我得非常明白地告诉大家,我不是科学家,也不太懂物理学,更不懂天体宇宙和天文学,我只是一名探究欲满满的作家。

我笔下的作品,其作用可能还是给一些普通的读者去看。

就是说能够启发他们的想象力,开拓他们的思想,让他们对真正的物理学和天文化产生兴趣,然后进一步去了解。

我觉得这才是科幻小说正确的一个使命。”

两人随时随地聊了很多…

纪录片连续拍了5天,摄制组没有要求张宣刻意做什么。

张宣也没刻意去做什么。只是同往常一样看书、练拳,上课下课,到校园里闲逛。

当然了,这些天他基本都是在食堂吃的。

碰到沈凡、董子喻她们时,也会像平常一样坐过去,把这些人吓得够呛。

“三月,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的配合,咱们下次见。”临走前,顾欣很谦虚地对张宣表示了感谢。

“不客气。”张宣回。

接着顾欣还对杜双伶表达了谢意,谢谢她的招待。

回到京城,落单的顾欣马上给陶歌打电话。

陶歌问:“纪录片拍完了?”

顾欣说:“拍完了。”

陶歌问:“感觉怎么样?”

顾欣说:“大作家比我想的要好。”

陶歌问:“你看到他的女朋友了没?”

顾欣说:“看到了,很不错一女生。”

陶歌问:“没拍他女朋友吧?”

顾欣说:“听你的没拍。”

陶歌想了想道:“剪辑好后打电话给我,我要亲自看一遍。”

顾欣玩笑问:“这么不放心我?”

陶歌说:“不是放心不放心的问题,有些东西你不懂。”

ps:求订阅!求月票!

(已更10000字)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