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判断强弱

第二百九十一章 判断强弱

一点寒芒出没,老鬼那自信的脸色也是瞬间变了一变。

“噗”的一声,他的一条手臂被齐明的攻击瞬间泯灭,彻底消失不见!

一直到了现在,所有人似乎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或者说是能够发出声音了。

而老鬼那彻底消失的鬼头盾和一条手臂,也已经预示着这场赌约的胜负!

“万块灵石。”齐明脸色淡漠的看向了老鬼。

此时,所有人都是死死的盯着齐明。

刚刚老鬼那百般的防御,都是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哪怕是鬼门宗的看家法器鬼头盾都祭出来了整整四面,可是结果依旧没能防御下齐明的这一次攻击!

而正如齐明所说,他刚刚的修为,确实是被压制到了金丹之下,并没有使用任何金丹期的力量!

但即使如此,一柄剑鞘的力量,竟然还是让老鬼重伤,而且还失去了一条手臂!

如此威势,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他的攻击……很诡异!”朱肆眼神中闪烁着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

要说伤了老鬼的力量全部都是由破生剑鞘发出,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刚刚那种诡异的情况,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与此同时,老鬼也是脸色阴沉的看向了齐明。以他的修为,失去一条手臂到不至于会死,但这一点也同样说明了他根本就不是齐明的对手!

对方可是还没有动用真正的力量,只是用了一把刚刚炼制成的剑鞘,外加一种极为特殊的神通,就破开了他如此之多的防御准备!

“小子,你伤了我,就真的不怕我杀了你吗?!”老鬼脸色阴沉的说道。

此话一出,齐明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到了现在,还看不出你我实力的差距吗?就凭你,也想杀我?”

“哼!”老鬼冷哼一声,直接丢下了一个储物法器,然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伸手一招,老鬼的储物法器就飞到了齐明的手中。

稍微查看了一下,里面确实是有着万块灵石。老鬼那家伙虽然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但至少还没有食言。

而被这一出打断了一下的其余炼器师们,都是沉默不语,回到了自己的炼器台旁边。

虽然齐明和老鬼的赌约并不能说明他炼制的法器就是所有人之中最强大的,但也同样表明了他炼制的法器绝对很强大!

老鬼本身已经是六重丹的强大境界了,超越了筑基期很多很多。结果齐明还是以筑基圆满的力量伤到了他,甚至断掉了他的一条手臂!

要说这其中没有任何法器的力量,谁都是不会相信的。

更甚至,如果刚刚老鬼的运气稍微差一点,可能都会直接死在这里!

重丹境的修士十分强大不假,但如果被那诡异的一击击中了致死部位,可能老鬼也只能饮恨当场了。

虽然赢了和老鬼的赌约,但齐明却是没有继续说什么。

其他人的炼制还没有结束,现在即便是李华夏和朱肆两人有心想承认齐明是第一都有失公道。

不多时,齐明就把破生剑鞘随意的放在了炼器台上,然后再次拿出了自己的破生剑。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与其无所事事的在这里待着,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再干点别的事情。

破生剑已经是他的东西了没错,但想要让它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力量,不但需要长时间的祭炼,还需要让其中的剑灵彻底承认齐明才行。

现在其中的器灵不过是被齐明的强大力量所压制,所以暂时屈服了。虽然齐明不认为自己的力量会因为时间而减弱,但万一某天破生剑发生了一些什么变故呢?

想到这里,他也是直接祭出了烈黑幽炎,把破生剑全部覆盖在了其中。

其实有了破生剑鞘以后,他就可以依靠其中的阵纹力量来缓缓温养破生剑了,早晚都能让其中的剑灵彻底承认他这个新主人。

只不过,那也是需要时间,肯定是不如齐明亲自祭炼来的快速。

而他之所以要炼制破生剑鞘,也只不过是突发奇想而已。

……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炼器大比的第三轮就已经接近尾声了。

临近中午十二点,几乎所有的炼器师都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等待着李华夏两人的评判。

而到了现在还没有停止的人,就只剩下刘升洪和郭文栗了。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两人为了取得胜利,所炼制的法器肯定不是凡品。用了整整十二个小时!虽说对于某些强大的炼器师来说,这点时间根本不算什么,但这里可不是太初大陆 ,而是地球!

“时间到!各位可以停止了,没有炼制完成的,以半成品比拼。”朱肆朗声说道。

而后,他就和李华夏走到了场地内,挨个查看起来了每个炼器师炼制出来的法器。

这一过程,其实用不了太长的时间,毕竟炼器师数量也根本不多。

除了刘升洪和郭文栗炼制的法器以外,在其他人那里,两位裁判根本就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

“两位,你们炼制的都是攻击性的法器,和齐宗师的相比,不知道有什么出众之处,或者说是能够释放出什么强大的力量?”李华夏说道。

此话一出,两人都是略显沉默。

他们最终虽然还是完成了自己预想中的法器,但因为齐明和老鬼之前的赌约,导致他们的发挥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完美。

而且,相比较来说,他们自认为炼制的法器可能是不如齐明的。

但都到了这个地步,直接认输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法器中的阵纹,虽然没有齐宗师炼制的那么多,但同样也有着七种不同的阵纹。齐宗师所炼制的剑鞘内,不全是攻击性阵纹的话,我的法器可能会更胜一筹。而它,算是八阶中的极品法器!”刘升洪拿着一把菱形锤说道。

他所炼制的法器外形其实也算是比较怪异的,因为锤子这种东西,使用的人好像也根本不多。

而在听完了刘升洪的叙述以后,李华夏和朱肆也都是对视了一眼,暂时没说话,转而看向了郭文栗。

“老郭,你呢?”朱肆问道。

“我炼制的并非攻击性法器,而是一个防御性的法器。其中蕴含八种不同类型的阵纹,防御力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那种!处于九阶边缘的防御性法器。”郭文栗说道。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他们的法器到底能不能赢了齐明,还是一个未知数。

再加上郭文栗炼制的是一个防御性法器,所以三者之间想要分出个胜负,或许还得手底下见真章!

“既然这样,那还是按照刚刚的规矩吧,三种法器互相较量一番。到时候孰强孰弱,就很明显了。”李华夏说道。

“两把攻击性法器和一个防御性法器,怎么较量?二对一,可是显得稍有不公啊!”朱肆眯着眼睛说道。

不管如何,他也是隐世宗门的一员。

炼丹大比的时候,隐世宗门就已经输了。如果炼器大比还输了,那海外仙岛的三分之二,可就全都和隐世宗门没什么关系了。

“我知道你是如何想的。不过我的方法,也非常简单。你我各自防御一次齐宗师和刘升洪的攻击法器,孰强孰弱,自然很清晰。至于郭文栗的法器,你我各自攻击一次,也就很明显了。”李华夏笑着说道。

听到这里,朱肆也是沉默了下来。

现在老鬼因为受伤直接离开,可以说对隐世宗门这一边完全没什么好处。如果他在的话,或许还能把现在一对二的局面稍微扳回来一些。但是……

“算了,就按照你所说的来好了。”朱肆摇了摇头。

虽然他很想让郭文栗赢,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三种法器进行测试,即便他们想要放水,可能也做不到。

“齐宗师就不用亲自动手了,来个筑基期的人,过来试一下。”李华夏笑着说道。

不多时,李炎黄就一路小跑了过来,说道:“我来吧?”

“可以。你先用刘升洪的法器分别对我和朱肆攻击一下。”李华夏说道。

李炎黄点了点头,拿起来了菱形锤,然后运用了大概筑基初期的修为,分别攻击了两人一次。两个裁判到是没什么,毕竟他们的修为摆在这里,肯定是不会被伤到的。

但之后,李炎黄也是略显惊奇的说道:“刘宗师的这个法器,大概增强了我刚刚攻击的一倍还要多很多!竟然这么强!能直接增加一倍多力量的法器,可是不多见啊!”

此话一出,刘升洪的脸上也是带起了一丝傲气,说道:“八阶最顶尖的法器,可是要比一些普通的九阶法器更胜一筹!”

话落,他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郭文栗。

“好了,胜负等下就能知晓了。接下来是齐宗师的剑鞘。”李华夏继续说道。

“我的法器,小心使用。不然……可能会伤了你们。”齐明淡淡的说道。

“齐太初,你就对自己炼制的法器那么有自信?”朱肆皱着眉头问道。

齐明随意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而当李炎黄拿起来破生剑鞘以后,一股滔天的血腥之气也是瞬间爆发了出来,把整个比赛场地好像都变成了一片汪洋血海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李炎黄的脸色瞬间惨白。

刚一接触,他就感觉到了手中的剑鞘有着一种失控的感觉。好似其中有着极为磅礴的力量都在一瞬间汹涌而出!

他虽然是法器的使用者,但却并非是拥有者。所以,这种力量对他来说也是非常难以承受住的!

“炎黄!”李华夏看到这一幕后,也是脸色微变,瞬间从他的手中抢过来了破生剑鞘!

而后,同样的感觉,也是在李华夏的心中产生了!

这个剑鞘,不简单!

刚刚看它在齐明的手中,可是就如同一个普通剑鞘。虽然上了老鬼,但大部分人都以为是齐明神通的原因造成的,但谁能想到,这才刚刚炼制好不过几个小时的剑鞘,竟然蕴含了如此恐怖的血腥之力!

就如同当初被李华夏镇压在山下的破生剑一样!

“齐小友,你这剑鞘……”李华夏的脸上也是带着震惊之色,然后用修为强行压下了它的那种恐怖并且狂暴的力量!

“刚刚我就已经说过了,我的法器,要小心使用。”齐明淡淡的说道。

而这样的一幕,也着实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刘升洪的法器或许很不凡,在地球上,能够瞬间增加使用者一倍攻击力的法器就算是非常非常强大的那种了。

但现在齐明剑鞘的威势,却是直接盖过了刘升洪的菱形锤!

虽然齐明的法器还没有被人使用,但现在这一幕,高下立判!

“或许,齐小友的法器,就不需要尝试了吧?”李华夏突然说道。

此话一出,朱肆也是眉头微皱,说道:“给我看看。”

话落,破生剑鞘就被交到了他的手中。

朱肆和李华夏的修为相差无几,同样也可以使用力量强行压制破生剑鞘的力量。

而这样的感觉,确实是已经超越了刘升洪的法器。

根本不需要对任何东西进行攻击,就足以判断出哪一个更强大了!

“刘升洪,你的法器确实不如齐太初的。”朱肆摇着头说道。

听到这里,刘升洪虽然心有不甘,但刚刚破生剑鞘在李炎黄手中爆发出来的那种恐怖威势,确实还是让他略感心惊的。

现在输了,或许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算了,输给齐宗师,也算是……应该吧?”刘升洪自嘲一笑。

他本以为这个少年在炼丹大比上有着那么出众的表现,绝对没有时间在炼器一途走到多高的地步。但谁能想到,对方竟然能够炼制出来一个自主爆发力量的法器。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超越了他的菱形锤了。

法器自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已经不是地球上的炼器师能够炼制出来的了。而也只有真正的九阶法器,才能做到这一点!

不管是隐世宗门还是世俗界,唯一有可能炼制出九阶法器的人,或许就只有郭文栗一人吧?刘升洪或许以后也有机会,但却不是现在。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