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 > 第三十章 没了牙的老虎

第三十章 没了牙的老虎

就在张震吩咐那店小二的时候,周宁等人也并没有闲着。

他们隔着半掩的竹帘,向街对面斜斜望去。

只见一位面容普普通通的女子,正在整理着自己摊位上面的绢布织物等货品。

“东家,那女子就是曾静!”

坐在周宁右手边的赵正,适时地出声向着周宁介绍道。

说到这里,赵正稍稍顿了一顿,他有些疑惑地询问道:“东家,这曾静当真就是您要找的那个人吗?

她浑身上下不见一丁点的凌厉气机,与那个人的身份并不相符啊!”

周宁明白赵正的意思,无外乎就是曾静看起来不像一个杀手罢了。

寻常宰杀牲畜的屠夫,身上都会有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煞气。

而细雨作为黑石当中凶名赫赫的杀手,她的气质自然是冷漠到了极点,常人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但是街对面这个曾静,她虽然相貌普普通通,整个人却是有一种柔情似水的气质。

任谁看去,也不可能相信曾静以前会是一位杀人如麻的杀手。

对于细雨到曾静的变化,周宁到是有一点自己的看法。

“此人接连受到少林寺陆竹,以及云何寺见痴和尚的开解点化,说不定她当真明悟了什么道理。”

嘴角泛起一丝轻笑,周宁缓缓出声说道:“如若不然的话,一个手上性命无数的杀手,又怎么可能会突然间想要退隐江湖呢!”

“东家您说陆竹和见痴?这两人确实是当世颇有名气的佛学大家。”

周宁的话音落下,坐在他左手边的朱大典,亦是深以为然地点头赞同道。

就在周宁、赵正、朱大典三人打量街对面的曾静之时,张震正好带着店小二。

将一壶清茶,以及几分茶点送了上来。

“好了,你下去吧!”

准备好茶点以后,张震直接打发走了店小二,他出声说道:“没有招呼你,就不要出来!”

“东家,这里不过是市井茶肆,东西肯定不如清音小馆里面的精美,您多担待!”

张震一边为周宁和两位结义兄长斟了一杯清茶,一边笑着向周宁告罪道。

“无妨!”

轻呷了一口杯中温茶,周宁摆了摆手,他笑容和善地说道:“阿震,你也别忙活了,一起坐下吧!”

将手中的茶碗放下,周宁看向了身边的赵正,出声吩咐道:“阿正,去请那位曾姑娘过来喝碗茶!”

“我明白了,还请东家稍待。”

周宁做出了决定,赵正自然不敢有什么违背的地方。

他当即从长条板凳上面站起了身来,径直朝着街对面的绢布摊走了过去。

“客官?您要看看绢布吗?”

听到有人靠近自己的摊位,一直静静坐在货架里面的曾静,连忙站起身来迎客道:“客官您是打算给家中女眷置办一些衣服啊?还是准备用来绷几床被褥啊?”

此时此刻的曾静,当真就和一位普普通通的市井小民那般。

倘若不是赵正知晓对方的异常之处,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就是黑道当中凶名赫赫的辟水剑细雨。

“曾姑娘,我们东家想请你过去喝一碗茶。”

虽然确认了细雨的根脚底细,不过赵正却并没有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拆穿对方,他仍旧是以曾姑娘来称呼对方。

“客官,您要是买布的话,小女子保证让您不虚此行。”

曾静面容之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地变化,她始终是热情地笑对着自己的客人:“至于喝茶的话,那还是免了吧!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毕竟小女子与客官的东家素不相识。”

耳中听闻曾静的拒绝声,赵正脸上的神色十分平静,他缓缓开口说道:“还请曾姑娘赏脸!”

说话间,赵正的左手,已然是按在了自己腰间的长剑上面。

周宁吩咐下来的事情,赵正自然不敢弄出什么岔子。

倘若曾静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就不要怪他强行出手了。

眼见得赵正的举动,曾静脸上的神色终于发生了变化。

原本温柔似水的笑容,瞬息间化作了一片寒冰。

作为几近将十二正经,尽数贯通的一流顶尖高手。

当曾静被赵正的气机锁定之时,她立刻便感应出了赵正的内功境界。

对方竟然也是位一流境界的好手,与她相比怕是就在伯仲之间。

曾静并不清楚赵正的具体来意,可她的内心深处却是不禁暗道了一声苦也。

曾静既然号称是辟水剑,那么她一身武功实力,九成都在辟水剑法之上。

放眼整个江湖武林当中,辟水剑法虽然也算是上乘剑法,不过却属于十分独特的奇门剑术。

辟水剑法的剑招又快又密,剑路之走势如风中的细雨飘忽不定,令人难以捉摸。

但想要真正发挥出辟水剑法的威力,那么唯有配合上奇兵软剑施展方可。

然而此时此刻,曾静所示人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在市井间卖布的民女。

她又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辟水剑呢?眼下她就仿佛是没了牙的老虎那般。

缺少契合辟水剑法的兵刃在手,曾静的实力根本无法全部发挥。

倘若是面对寻常初入一流境界的武者,曾静到是有信心应付。

可曾静能够感知出摊位前面这个神秘来者,同样也是一流顶尖的境界。

而且对方还携带了趁手的兵刃,这就让曾静更加没有信心与之交手了。

“希望对方不是来者不善吧!”

心中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曾静表面上的神色却是十分平淡,她缓缓出声向着赵正询问道:“敢问贵东家现在何处?”

“我们东家就在街对面的茶肆里面。”

赵正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他当即单手向着身后的茶肆一引。

曾静循着指引看去,她正好看到了那半掩的竹帘下方,正在静静品着清茶的周宁。

与此同时,周宁亦是感应到了外人探究的目光。

嘴角泛起了一丝亲善的弧度,周宁朝着曾静举了举手中的茶碗,笑着示意了一番。

对于即将给自己送上八万两黄金的金主,周宁还是不会吝啬笑容和善意的。

当然,如果曾静无法让周宁满意的话,那一切定然就另当别论了。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