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 > 第三十九章 大人您这是许官放火,不允民点灯?

第三十九章 大人您这是许官放火,不允民点灯?

翌日,晌午时分。

周宁带着赵正和朱大典两个属下,来到了金川门附近的一家酒楼之内。

至于张震,则是奉了周宁的命令,到城外去寻找张人凤了。

张人凤化名江阿生回到南京以后,踪迹就一直在周宁手下锦衣卫的掌控当中。

平日里,江阿生就牵着一匹黑鬃马,打着一面邮递的长幡,在城北接一些送信跑腿的活计。

想要寻找江阿生,直接前往北门城外便可。

坐在酒楼的雅间里面,周宁、赵正、朱大典三人,静静地品着香茗。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张震便回来复命了。

在店小二的指引之下,张震带着一位青年,来到了周宁三人所在的雅间。

挥手示店小二退下,张震拱手躬身,出声禀报道:“大人,卑职已将江阿生带到。”

虽然是身着便装,不过周宁先前并未嘱咐要隐藏身份。

再加上这雅间里面也没有什么无关人等,所以张震便如同往常那般口称周宁为大人。

“大人?”

耳中闻得此言,跟着张震前来酒楼的江阿生,眼眸深处不禁闪过了一丝异色。

先前与张震接触的时候,江阿生便知道对方背后的势力并不简单。

结果谁曾想到,对方竟然是官面上的大人物。

只是江阿生并不清楚,这位大人寻找自己,究竟是何用意。

至于为什么江阿生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之下,还会跟随张震前来酒楼。

这就全靠周宁嘱咐张震的四字真言了。

黑石!张府!

张震道出这四个字以后,由不得江阿生不为之心动。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张震在确认了江阿生的第一时间,他的气机就死死地锁定住了对方。

不仅仅只是如此,暗地当中更是有十名乔装打扮的锦衣卫精锐缇骑,以合围之势将张震和江阿生团团围在了中央。

周宁这个北镇抚司千户出行,身边自然不可能仅仅只跟随着赵正、朱大典、张震三兄弟。

在暗地里面,最起码也有一个总旗的精锐缇骑跟随保护。

为了防止江阿生逃走,张震直接就带着一个小旗的锦衣卫,将江阿生团团围困了起来。

即便江阿生身怀不俗的武功,但是面对张震和一众锦衣卫精锐缇骑的合围,他根本就形不成什么反抗的能力。

再加上灭门仇恨的吸引,江阿生也就只能够老老实实地跟着张震,来到了周宁三人所在酒楼当中。

“入座吧,阿震!”

微微颔首,周宁神色淡然地说道。

张震闻言,立刻便解下了腰间的长剑,坐到了朱大典的左手边。

随即,周宁的目光这才流转到了江阿生的面容之上。

江阿生的相貌很是不起眼,可以说是丢在人群当中,一眼根本找不到的那种。

嘴角泛起一抹玩味地弧度,周宁缓缓出声说道:“本官应该称呼你为张公子,还是江小哥呢?”

先前被张震找到的时候,听闻黑石和张府这四个字以后,江阿生的心里面就做好的自己身份暴露的准备。

因此眼下周宁的话音,到是并没有使得他内心当中升起什么波澜来。

“张人凤也好,江阿生也罢,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

静静地注视着周宁,江阿生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知大人寻我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那本官就称呼你江公子吧!”

周宁微微一笑,他慢条斯理地说道:“毕竟你改头换面,为得不就是隐藏以前的身份吗?”

紧接着,只见周宁指了指对面座位,继续出声说道:“吩咐到是谈不上,先坐下吧!”

江阿生依言坐下,他静静地看着周宁,目光十分地深邃。

“本官不才,承蒙圣上错爱,任锦衣卫千户一职,坐镇陪都南京。”

轻呷了一口杯中茶水,周宁脸上的神色颇为感慨,他道:“所以本官时常惶恐,生怕辜负了圣上的信任。”

说话间,周宁的面容不禁一冷,他沉声继续说道:“江公子昨夜里在陈记油行的手笔,可是让本官的脸上很不光彩啊!

堂堂陪都,竟然接二连三发生命案。

这件事情如果传到京城里面去,本官难辞其咎。”

手中茶杯缓缓放下,周宁脸上的神色愈发漠然了起来。

“敢问江公子,是否要就昨夜的事情,给本官一个交代呢?!”

“哈哈哈……”

周宁口中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还一脸平静的江阿生,他面露怆然之色,仰天大笑了起来。

笑声停歇,江阿生一拍桌面,猛地站起身来,双目悲戚地死死盯着周宁。

随即,只听江阿生一字一顿地嘶吼道:“大人真是一个尽忠职守,兢兢业业的好官员啊!”

任谁都能够听清楚,江阿生这话音当中,那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有道是主辱臣死,虽然周宁算不上是什么君主。

赵正、朱大典、张震三兄弟,也并非是周宁的臣下。

但是他们兄弟三人,又岂能够坐视江阿生这般挖苦中伤自家大人呢?

“放肆!”

瞬息之间,赵正、朱大典、张震三兄弟齐齐站起身来。

他们三人直接以气机锁定了江阿生,各自脸上尽是冷峻凌厉的神色。

与此同时,赵正、朱大典、张震三兄弟更是直接拔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剑。

阳光透过窗桕挥洒而下,照耀在了剑刃之上,使得整个雅间之内都闪烁起了刺目的光影。

江阿生能够感觉得出,身前这三名锦衣卫,全部都是武功比他更为厉害的高手。

然而即便如此,江阿生仍旧是面不改色。

他死死地盯着周宁,神色悲怆地质问道:“大人如果当真如你所言这般。

那么年初之时,我张家满门被灭,大人又该如何解释呢?”

说到这里,江阿生嘴角的讥讽之色愈发地明显浓烈,他嗤笑了一声继续说道:“难道说,大人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诸世大罗》

周宁眼眸微抬,上下打量了江阿生一番。

他并没有直接去理会江阿生,反而是将视线流转到了赵正三人的身上。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