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 > 第五十五章 神针有情、仙索难升

第五十五章 神针有情、仙索难升

叶绽青的尸体缓缓瘫软在地,周宁则是神色平淡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

在他的掌刃处,依稀可以见到一抹寒芒渐渐隐没。

叶绽青此人,美艳归美艳,绝对属于是能够让大多数正常男人难以自已的尤物。

不过周宁这一年来,痕迹于秦淮河畔,他也算是见多识广,阅历丰富。

相比较于那些教坊司出身的花魁而言,叶绽青着实没有什么吸引周宁的资本。

再加上周宁本就深深厌恶此女,因此当她搔首弄姿,走进前来的时候。

周宁干脆利落地直接以七大限刀劲,割下了叶绽青的脑袋。

说起来,周宁得传吞天灭地七大限以后,所斩杀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一个荡妇。

好在周宁仅仅只是以刀劲隔空斩杀了叶绽青,而并非是动用了腰间的虎魄刀。

如若不然的话,着实是辱没了人祖蚩尤的武道传承。

“希望你下辈子检点一些吧!”

瞥了一眼躺在血泊当中的叶绽青,周宁摇头一笑,他随后便朝着正在鏖战的四人看了过去。

随手扯过一把木椅坐下,周宁饶有兴趣地静静观起了战来。

现如今正在交战的四人里面,有两人已经渐渐地要落下了帷幕。

四人当中,修为实力最为低微的人,当属神针雷彬了。

雷彬的一身功夫,有七成都在那飞针暗器上面。

倘若是正面搏杀的话,雷彬在一流层次之内,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

而且雷彬的飞针首重突袭,在空旷的野外对敌,威力最为巨大。

眼下这通宝钱庄的大堂之内,虽然谈不上多么狭窄,但终究是有些不便。

最为重要的是,先前为了突围出去,雷彬已然激发了自身三十多根飞针。

此时此刻,他身上能够动用的飞针,已然是所剩无几。

绰号神针,但是却没有了飞针暗器,雷彬的实力肯定要大打折扣。

单单凭借手中那一双断刺,雷彬又岂是张震这个一流顶尖剑客的对手?

张震家传的剑法,本就又快又密,剑法刚劲轻灵,兼而有之。

放眼整个江湖武林当中,那是名声不浅的剑术。

朵朵剑花挽出,张震手中长剑时而如松之劲,时而如风之轻,稳稳地将雷彬压制在了下风当中。

“今天晚上,恐怕要彻底地栽了。”

当自己的断刺招数被破了个七七八八以后,雷彬的内心里面渐渐地沉寂了下去。

昏暗的冷月,透过屋顶的窟窿照耀下来,雷彬突然间觉得自己神色有些恍惚。

“青彤……莺儿……”

此时此刻,雷彬好像是听到了女儿醒来以后的哭声,以及妻子不断哄着安慰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分外地感到想家。

“也不知家里屋顶上的面条,现在晾干了吗?”

雷彬的神色一恍,他所使用的那两根断刺,直接被张震挑飞。

手腕一转,张震的长剑已经架在了雷彬的脖颈处。

“阿震,留活口!”

就在张震准备一剑了结雷彬的时候,周宁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

张震稍稍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随即,只见张震的手腕再次一转,剑柄与剑锋一个调转。

他直接以剑柄点了雷彬的大穴,封住了他全身的内力。

眼见得同伴雷彬被锦衣卫镇压,彩戏师连绳面容之上的神色,亦是愈发地焦灼了起来。

只见他双手之上的尖刀圆转如轮,熊熊烈焰萦绕在刀身周遭。

火里有刀,刀里有火,看上去颇为玄妙。

彩戏师这火焰双刀,其实主要是为了迷惑敌人,掩藏自己真正的出手动机。

一双尖刀变化莫测,隐藏在这火焰里里面更是神出鬼没,叫人意想不到。

如果说连绳的招式主要在一个奇字上面,那么朱大典的剑法就以正为主。

朱大典的兵器,那是一柄宽厚重剑。

他的剑法气势森严,施展开来犹如长枪大戟那般纵横千里,乃是堂堂正正的招式。

任凭连绳手中刀法如何变化,朱大典兀自岿然不动。

如此近百个回合下来,朱大典仍旧是面不改色,而连绳则是愈发地力怠气衰,渐渐地显露出了疲态。

连绳年岁已高,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岁数。

再加上他尤为喜好杯中之物,自身常年长有不愈的烂疮。

眼下鏖战久了,连绳身上的创伤发作,叫他痛苦非常,实力大大为之衰减。

又是十余个回合过后,看着仍旧脸不红、气不喘的朱大典,连绳的内心当中却是越发地魂不守舍了起来。

他心知自己奇招已经迭出将尽,再继续下去,断然不是对面这锦衣卫剑客的对手。

满心惊惧之下,连绳仓皇失措地动用了他最后的手段。

只见连绳抽刀不断后撤,同时抬手在后腰处一抹,一团盘起来的麻绳当即出现。

ranwen.la

将麻绳一头高高抛弃,连绳神色焦急地大喊一声道:“神仙索,起!”

这正是连绳的看家本领,奇门戏法神仙索。

那麻绳蓦然腾空而起,直接透过屋顶的窟窿,连接到了天上,也不知究竟是何原理。

总之,看上去神异非常。

毕竟是仓促之间施展而出的神仙索,因此连绳也不敢有分毫半点的怠慢。

他神色凝重地抓住那根笔直连天的麻绳,摇身便要向上蜿蜒而去。

然而连绳刚刚向上攀升了一丈多高,朱大典的重剑已然是横斩而来。

彩戏师连绳通晓奇门遁术神仙索,这乃是锦衣卫情报系统里面特别标注的信息。

因此朱大典又怎么可能让连绳,顺顺利利地施展出神仙索呢?

重剑横斩,朱大典直接就斩断了连绳赖以为逃命之数的神仙索。

倘若不是周宁先前有吩咐要留活口,朱大典这一剑定然会直接拦腰站在连绳的身上。

通天麻绳断裂开来,连绳惊呼一声,整个人径直摔倒在了地面上。

“果……果然,这神……神仙索,只能在有准备的时候发动。

紧要关头,其实……其实并没有多么大的作用。”

连绳双目失神地看着那断成两截的通天绳,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枯槁消瘦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