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 348、文会独家赞助商(大章)

348、文会独家赞助商(大章)

看着桌上的河岳剑,毕武河的面色一沉。

对于修行者来说,凭着随身佩剑寻人不难。

其中神魂印记若是不消除,只要是地境修行者都能有法门寻到。

可那丹药店铺中人将此剑送来,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所求的明剑丹没了着落?

聚合剑宗可是皇城中宗门。

虽然只是驻扎皇城下城,可也不是其他州郡小宗门能比,其中有两位天境的太上长老,一位已经是元婴五重。

这等人物要是去州郡上,便是不能镇压一方,也算是顶尖强者。

在皇城,只在屈居下城。

聚合剑宗有上万弟子,资源不少。

前些时候聚合剑宗一位半步天境的长老看中毕云和毕冲天赋,说愿意引他们入聚合剑宗。

但是这两个小子的天赋在聚合剑宗新弟子中,也只能排中上。

按照那位长老说,要是毕武河能狠下心,寻来提升天赋的丹药,哪怕只有一线提升,也能让这两个孩子有成为长老弟子的机会。

若不然,只能成为金丹执事的弟子,慢慢苦熬。

自己和师姐金云梅此生已经没有什么期盼,所有的一切不都为了两个孩子?

正是这个原因,毕武河思来想去,才压下自己的长剑,准备换丹药。

他知道自己的剑器不值两颗丹药的灵石,所以不敢在坊市丹房里抵押购买。

寻了许久,他才在观月里寻到一家新开不久,又据说口碑不错的小小丹药铺。

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换来丹药。

“聚合剑宗收弟子的时限快要到了,可惜啊……”毕武河轻叹一声,摇摇头,

伸手去握剑。

没了这河岳剑,他自身战力要下降大半,接任务都不敢接凶险的。

他死不要紧,他还有云梅师姐要照顾,还要两个小子要养活呢。

就在他伸手时候,金云梅将手摊开。

掌心,是一个沾满汗水的玉瓶。

毕武河一愣,忙低声道:“这,这是他们留下的?”

还了剑,还留丹药?

什么丹药?

明剑丹?

不可能。

价值数百万的明剑丹,不可能就这么送来。

金云梅有些机械的点点头。

她的面上闪过一丝紧张。

从韩牧野他们离开到现在,她都没有敢去探查玉瓶中的丹药。

她怕失望。

她怕这一切都是梦一般。

她另外一只手中,还有一块玉牌,两个小玉瓶一起,被紧紧攥住。

“这是什么丹?”毕武河轻声开口。

或者,那家店铺炼制不出明剑丹,拿了别的丹充数?

他面色微微变化。

自家家底已经掏空了,别不是师姐拿压箱底的那点灵石换的丹药?

那灵石,是为了以备万一,师姐伤重,说不得就要用上。

虽然,当真用上那些灵石,恐怕也是为师姐办后事了……

毕武河目中透出一丝悲伤。

自己和师姐飘零半辈子,终究,还是要各自孤苦。

“我,我没敢探查。”金云梅将玉瓶递在毕武河手中,轻声道:“他们说,这是,通灵续脉丹。”

通灵续脉丹!

那价值千万的四品灵丹!

毕武河瞪大眼睛,一把抓住玉瓶,神念探入其中,浑身颤抖,嘴角哆嗦。

“药力好精纯……”

他的眼中透出闪耀的光芒,低下头,看向满脸期盼的金云梅。

“师姐,这,这恐怕是真的通灵续脉丹。”

握紧那玉瓶,他彷佛是怕自己一松手,玉瓶直接飞走。

真的。

金云梅面上泛起红晕,目中,泪花瞬间涌出。

“娘,你快吃了这药。”一旁不敢做声的毕云冲过来,激动高呼。

“是啊,娘,你快吃药。”毕冲也是攥着拳头,低吼出声。

他们虽然不知这药有多贵重,可看自家爹娘的表情,他们也知道这药,是能有用的。

“对,对,师姐你快服用此药。”

毕武河忙将玉瓶往金云梅手里塞。

金云梅有些无措。

“夫君,这丹药贵重……”

真的太贵重了。

根本不是他们能买得起。

“哈哈,贵重就贵重,只要能治了师姐你的伤,大不了我毕武河这条命卖他就是。”

毕武河笑着揭开玉瓶的塞子,往金云梅掌心一磕。

一团云气涌出,落在金云梅的手心。

还没等她动作,这云气之丹已经径直化入金云梅的手掌。

药入体,她原本断绝的经脉,淤塞的丹田,都开始慢慢被唤醒。

一股青色的灵气在她身周缠绕。

毕武河惊喜的在旁边搓手。

这就是四品灵药吗?

如此神奇?

没见过四品灵药的毕武河,根本不知,要是真有一颗通灵续脉丹在面前,金云梅连炼化的力量都没有。

以金云梅现在的身体,一颗寻常的通灵续脉丹能直接让她身躯崩溃。

这也是为何公孙述没有出手,反而是让韩牧野送金云梅丹药的原因。

丹药药力如潮涌,金云梅此时已经顾不上毕武河,闭目引动药力,贯穿浑身。

蓬勃药力引动自己修行的灵气涌动,沉寂多年的修为正在急速恢复!

看着运转灵气的金云梅,毕武河面上闪过激动神色,伸手将一旁的毕云和毕冲牵着,悄悄退出,关上屋门。

到门外,一屁股坐在青石门槛,毕武河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软了。

他咧嘴笑,目中却有泪花闪动。

转过脸伸手抹一把,他将毕云和毕冲往身边一拉。

“小子,你们说说,那送丹药的人还说了什么没有?”

自家这两个小子机灵,应该能记住事情的。

听到毕武河的话,毕云和毕冲对视一眼,忙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今日韩牧野和公孙述到来情形讲出来。

送丹药,收弟子?

不但还了河岳剑,还送来三颗丹药?

除了师姐疗伤的那颗通灵续脉丹,还有两颗明剑丹做见面礼?

什么样人物,光是见面礼就是两颗价值数百万灵石的丹药?

忍住进屋看看那两颗丹药的冲动,毕武河伸手揉揉两个小子蓬乱的头发。

难道当真是时来运转了?

师姐伤势痊愈,两个小子又有明剑丹提升天赋。

他毕武河就算将这条命卖了,也是心甘情愿。

他咧着嘴,坐在门槛傻笑。

毕云和毕冲一人一边,也跟着不知为什么乐。

这父子三人傻乎乎坐在那,连背后的门悄悄打开,眼中含泪的金云梅缓步走过来都不知道。

金云梅俯下身,靠在毕武河厚实的嵴背,伸手从后面将他们父子揽住,一家四口紧紧依偎在一起。

毕武河伸手轻轻将金云梅的手握住,脸上一直在笑,眼里,大颗的泪珠滚落。

他背后,也有泪水打湿衣领。

“娘,你的手好暖和啊……”

“恩,还好有力气。”

毕云和毕冲伸出手,将金云梅的手臂握着,不松手。

半生颠沛,贫病缠身,他们这一家,从没如今日这样安宁过。

“咕咕……”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传来声响。

金云梅笑一声,然后将几个物件塞在毕武河手中道:“我去做饭。”

说完,她身形轻快的起身,一个闪烁,已经到屋内灶堂去生活烧饭。

毕武河摊开手掌,左手掌心里有两个小玉瓶。

右手掌心,是一块温润的玉牌。

玉牌不大,满是云纹,正面是古拙的两个字,背面带着道道剑气涌现。

这就是那位要收毕云和毕冲做弟子的前辈信物?

看着这令牌上剑气清澹,也不知这位的修为如何,能不能比上聚合剑宗长老?

不过想想,就算这位不是天境,毕武河也会让自家两个小子拜在其门下。

救命之恩,赠药之义,他不能不报。

明剑丹。

那两个玉瓶中的丹药有剑意涌现,品级也极高。

“小子们,咱家恐怕是遇上贵人了啊……”毕武河看向自家两个小子,轻笑开口。

贵人吗?

毕云和毕冲相互看一眼,轻轻点头。

在皇城中,这种被贵人看重,然后赐予机缘的传说不少。

或许,今日这机缘是落在自家了吧?

片刻之后,屋里传来浓郁的饭菜香气,一家人围坐在桌前,两个孩童已经被难得的丰盛菜肴吸引,对面而坐的毕武河和抬头金云梅相视而笑。

晚上时候,毕武河和金云梅将明剑丹给两个小子服下,然后用自身灵气慢慢催化。

这云气化丹极为容易炼化,落在两个孩子的身体中,顺着经脉缓缓游走,往丹田位置冲去。

毕云和毕冲还小,还没有开辟丹田,但此时药力在身体中涌动,最终开辟出一个小小的丹田。

两个小家伙身上经脉被药力催动一遍,有了易筋炼髓的效果,身上透出丝丝的剑气。

这等天赋,在皇城剑道宗门,也能成为极为重视的后辈弟子。

看着两个小子沉沉睡去,毕武河转过身来:“师姐,既然那位前辈会派人收毕云毕冲去做弟子,我们就切等着。”

“等安排了这两个小子,我们一起去观月里的丹缘阁一趟。”

金云梅点点头,轻声低语:“丹缘阁,当真是以丹结缘吗……”

她身上,颇为浓郁的灵气不断流转,面色不再苍白。

这一日,三颗丹药,改变了下城平凡一家的命运。

——————

韩牧野和公孙述离开下城之后,约定丹药交易之事,便就此各自回转。

有了林冲霄和重云道人转世之身这层关系,往后韩牧野跟公孙述的关系又近一层。

看公孙述离开,韩牧野没有直接回观月里,而是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林教头应召入伍,具体在哪个大营韩牧野不知道。

不过城中的韩氏商行有人负责联络,知道林深在何处。

寻到了林冲霄和重云道人的转世之身,相信林深也会极为欢喜。

这消息当然要传递给林深。

不过在林冲霄和重云道人前世记忆没有觉醒之前,林深如何与毕武河一家相处,也需要考虑。

让毕云和毕冲知道自己是大修士转生,不是好事。

倒不如先结成缘分,往后再看如何安排。

韩氏商行在皇城中有好几处商铺,其中最大的主店在中城区明轩大街。

一排十二个门脸,门前宽阔可停车马,旁边还有供来往人坐的木椅。

韩氏商行的店铺设计上,借鉴了不少韩牧野的提议。

此时看看,周围门店,没有哪一家有韩氏商行门前热闹。

韩牧野刚走到商行前,已经有年轻的女侍笑迎。

“韩氏商行恭迎贵客。”

就凭这轻笑恭迎的模样,大部分人都会进店中去看看。

随着女侍入店中,看各处摆放的货物满满当当,人来人往,随意挑选。

只有贵重的丹药或者灵器,才会有专人看顾。

韩氏商行从西疆起家,以韩牧野亲手炼制的丹药为根基,到此时,已经并不靠他一人支撑。

看这店铺中,各种丹药,灵器,大多是中州出产。

韩氏商行中州经营主要靠孔朝德,此时看这店中模样,可见孔朝德之才。

最近孔朝德不在皇城,他临走时候去丹缘阁见过韩牧野,告诉韩牧野有事直接寻皇城中主事陈如即可。

陈如是皇城之人,出身小世家,家道衰落,才弃了治学,投身商贾。

韩氏商行进皇城,孔朝德看重陈如能力,直接将其背后家族收买。

如此大手笔,让陈如心甘情愿在韩氏商行安心坐镇。

“陈掌柜可在?”

看一圈商铺,韩牧野转头看向身边跟随的女侍。

女侍微微一愣,轻轻躬身道:“不知贵客如何称呼,可需要通禀陈掌柜?”

韩牧野点点头,将一块玉牌递过去。

“他知道我是谁。”

女侍忙接过玉牌,转身上楼。

不过片刻,一位身穿青袍,面色肃正的四旬中年快步走来。

这就是韩氏商行皇城主事,陈如。

“陈如见过家主。”走上前,陈如低声开口。

他上次随孔朝德一起拜访过韩牧野。

当时时候,他也是整个人都呆愣住。

丹缘阁那不大的店铺里四处挂着的字画,折算灵石能买好几个皇城韩氏商行。

百盟书

自家这位家主以最低调的方式隐居,用更低调的方式炫富。

还有现在皇城中各家商行争抢的,以丹缘阁化丹术炼制出的丹药,那分明就是自家家主研创。

能研创如此丹术,可见自家家主是一位丹道修为何其高深的丹道大修士!

跟在陈如身后的女侍没想到执掌皇城中韩家商行的大掌柜,竟是对面前青年公子如此恭敬。

要知道,以大掌柜身份,便是那些大家族嫡子来,也不会亲自接待的。

今日来的这位,到底什么身份?

韩牧野抬手让陈如起身,然后两人到二楼静室。

陈如赶紧将最近皇城中各处的商铺生意收益情况禀报,又拿出一个玉盒。

其中是收来的一些灵药。

韩牧野之前就说过,灵石他没有什么用处,倒是灵药有上好的一定要留下。

不管是他自己炼丹还是给木婉练手,都需要灵药。

韩牧野收起灵药,将一块玉简递给陈如。

“林深现在在何处?将此物转交给他。”

林深当初是护卫孔朝德来中州开辟商道的,乃是韩家商行的老人,商行里的高层都知道他。

陈如也曾与林深共事过。了解林教头乃是家主身边亲信。

拱手接过玉简,陈如开口道:“林深兄现在在城南虎威大营,领了千军校尉的军职,每日编练军卒。”

赤焰军中军将绝大多数都是背后有家族,有势力支撑,林深能独自应征,做到千军校尉,已经难得。

韩牧野点点头,陈如会安排人将玉简送给林深。

林冲霄和重云道人重生事情,韩牧野已经在玉简中交待清楚。

见陈如收起玉简,韩牧野又评点下自己来店中感官,然后道:“店中的儒道文宝太少,难以吸引儒道修行者来。”

“中州天下,儒道为尊,不能吸引这些儒道修行者到店中,失了多少生意。”

刚才韩牧野在店中看,各种灵材、灵器出售不少,还有一些丹药,都是价值不菲。

可这些东西价值固定,利润也没有想的那么大。

店中顾客更多的是修行者和一些有身家的凡人。

儒道修行者少之又少。

本来韩牧野也没有看到多少文宝。

“家主,儒道修士大多清高,便是有文宝也不愿出手。”陈如苦笑着摇摇头。

“还有,城中的儒道文宝交易被那些书馆文苑垄断,外人很难插手。”

办书馆和文苑的,大多是儒道大修士。

这些人借着交流之名,就能毫不花费收拢各种文宝。

这种无本生意,外人怎么比?

其实要论文宝,皇城书院那些大修士手上,才是真的一堆吧?

陈如说的难处韩牧野也明白。

他沉吟片刻,拿出几个卷轴。

“这些都是大儒文宝,你挂在店中显眼处。”

大儒手书文宝!

陈如一喜,连忙接过。

如此宝物,一件就价值数百上千万。

这种东西,其价值已经超越其本身能发挥之力。

千金难买心头好。

“这些不是让你售卖的,你只挂上,人来问,就说乃是商行主人朋友。”

见陈如表情,韩牧野摇摇头道。

不是卖,只挂个旗子?

陈如抬头看韩牧野,低声道:“家主,没问题吗?”

拿这些大儒的招牌来招揽顾客,怕不是要得罪这些人。

儒道大修士个个脾气古怪,如此作为,要引来大修士一把火烧了店铺,找谁说理去?

“放心,他们会给我面子。”韩牧野面色澹然的开口。

说完,他压低声音:“你去云锦仙舟,告诉云锦郡主,就说这一次的昙花文会,韩家商行要做独家赞助商。”

云锦仙舟!

云锦郡主!

那可是齐王嫡女啊!

陈如将眼底的惊异压住,然后疑惑开口:“家主,何为,独家赞助?”

------题外话------

今天到市区体检,大概率一章了

我下午尽全力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