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家父汉高祖 > 第369章 都是被曲逆侯所欺

第369章 都是被曲逆侯所欺

刘长并没有想到,大臣们的反对会如此之激烈。

当刘敬被搀扶着走进了殿内的时候,看到他一身的血,怒火几乎要吞噬了刘长,可刘敬却还在叫嚣着,“方才拦着我做什么?!我才捅了一剑!!才捅了一剑!”

来包围刘敬府邸的,并非是朝中大臣,朝中大臣是不敢做这种事的,尤其是在刘长执政的时候,围攻者是太学生,这些人聚集在刘敬的府邸门口,指责刘敬“使天下上下失序,礼崩乐坏”,而刘敬显然不会惯着他们,直接就跟他们交了手,还伤了人。

刘敬只是腿部被擦了一下,并没有受到什么大伤。

只是,这种性质就有些不同了,追到大臣的府邸前谩骂和直接拿剑去干大臣那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大汉武德充沛,大汉的文人同样很彪悍,曹参,申屠嘉,周勃,季布,栾布这样的都是“上马打仗,下马治国”的,文人没有不佩剑的,互相进行学术辩论的时候,也是相当的热闹,没有点武艺,都无法去游学。

太学生所召集的文士们,同样是这样的。

刘长坐在上位,重臣们大多都来齐了,此刻看着一瘸一拐的刘敬,群臣都有些沉默,这下要出大事了。

气氛很是肃穆,迎着群臣们的注视,刘敬毕恭毕敬的朝着刘长附身行礼。

“陛下!请治臣之罪!”

“你有何罪?”

“臣犯伤人之罪。”

“赦你无罪。”

“多谢陛下!请陛下治浮丘伯之罪!”

“浮丘伯何罪?”

“管教不严之罪!”

“来人啊,将浮丘伯带来!”

群臣惊讶的发现,当刘长认真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挺有皇帝派头的,一言一语,都很有气势,就在等候着浮丘伯的时候,王恬启起身,将刘敬这边所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包括太学生的人数,到达刘敬府的时间,以及交手的过程,伤亡结果等等,在汇报之后,王恬启将诸多相关奏表交给了刘长,刘长认真的看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

“刘公,王廷尉说的,可有漏缺?”

“并无漏缺之处。”

刘长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周围的几个大臣,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忽然开口问道:“少府令怎么不在这里?”

“陛下,少府令病重,正在府内养伤,故而无法前来。”

周昌上前禀告,刘长哦了一声,又问道:“周相认为,这件事该如何处置啊?”

“应诛首恶,整顿太学。”

刘长的脸色很是平静,他只是打量着面前这些群臣们,若有所思的样子,张不疑急忙起身,愤怒的说道:“陛下!这些儒生的目的不是要伤刘公,他们是反对陛下之政,形同谋反,臣以为,对待这些儒生,就应当焚毁他们的书籍,将他们全部坑...”

“咳咳咳~~~”

召平剧烈的咳嗽着,几乎要将肺都咳了出来,强行打断了张不疑的话。

“此事,也不能说是儒生之过错....”

“怎么不算是儒生之过呢?为首的明明就是儒生,还有,负责太学的浮丘伯,他也是个儒家的!”

“这就是儒家在公然表示对陛下的不满!陛下仁慈,才让这些贱儒有了可趁之机!”

张不疑斩钉截铁的说着。

召平瞥了一眼这厮,这厮显然是想要将事件的性质改掉的,从太学生行刺九卿改成儒家反对天子令,公然找出了儒家来背锅,将儒家推到坑里,还要把棺材板都给钉严实了。

张不疑并不愚蠢,若是愚蠢,就不会在这个年纪当上三公,刘长的舍人里,谁活的比他更滋润??

可召平还是叫断了张不疑这个疯狂的想法,他提示道:“不疑啊...浮丘伯若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会纵容他们,太学里很多都是叔孙通的弟子们,叔孙通同为国之重臣....”

召平自以为提示的很明显了,如今陛下在用叔孙通来搞县学,负责这件事的大多都是儒家的,暂时不能让儒家来背锅啊,陛下还用着呢!!

张不疑话锋一转,说道:“对呀!叔孙通正在负责教化之事,诸派都十分嫉恨,想要从儒家手里抢过这件事,先前陛下要编写教材,各个学派就吵成了一团,或许,是某个学派嫉恨儒家,这才派人教唆儒生们,去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过,到底是哪个学派所驱使的呢?”

群臣脸色大变,纷纷开始为自己所重视的学派开解,原本行刺九卿的事情,直接跳转到了学派之争上,召平迟疑了片刻,没有再打断张不疑,这倒是可以接受。

“这跟学派之争有什么关系!天子脚下,有人行刺九卿!还是因为释放官奴的事情!这跟学派争端根本就没有关系!就是有人不愿意让庙堂释放官奴而已!!!”

周昌一声怒斥,直接打断了群臣的表演。

周昌看着刘敬,随即看向了刘长,说道:“陛下,刘公受到奸人谋害,这件事,一定要严查,要抓幕后主使,绝对不能以学派争端来了事,张不疑等人,存心不良,可以惩戒之!”

就在这个时候,浮丘伯终于被人带了进来。

浮丘伯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是很好,他看着不远处的刘敬,看了许久,方才看向了刘长,附身大拜,说道:“请陛下宽恕那些犯错的太学生们。”

这一番话,顿时引燃了刘长的怒火,他冷笑了起来,“宽恕?朕派人将你叫来,你以为是要赏你为廷尉不成?”

也就是浮丘伯平日里跟刘长的关系很不错,刘长才没有直接老狗动手二连。

浮丘伯摇着头,他长叹了一声,“太学生是被蒙蔽了啊...先前有人在太学里宣称,刘敬上奏,说官奴年纪大者无用,当驱赶出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又有人说,刘敬提议要给所有的隶臣封爵,分取其主家之宅田妻妾....又有人说,刘敬提议要将所有的隶臣编入农籍,重新测量原先的土地,分给他们来耕作...”

“谣言四起,都是些针对刘公的话,太学生们信以为真,这才前往他的府邸...至于为何会交手,我却是不知道了...”

周昌愤怒的说道:“这就是有人暗中教唆,想要反对天子之政!”

浮丘伯没有再说话,刘长却听出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王恬启何在?”

“臣在!”

“令你彻查这件事!”

“唯!”

“浮丘伯管教不严,在府内思过!”

“唯。”

刘长看向了众人,“有的人不想要失去自家的家臣,故而想方设法的反对朕....很好,传朕的诏令,设立隶籍,将如今天下的隶臣全部编入籍内,谁敢隐藏,族诛!另外,废除原先对隶臣的诸律,不再限制他们告官,交友,饮酒,外出...允许他们转籍...继续任用隶臣,就要与他们商谈,在官府拟定协约,告知月钱年钱之数,方才任用....”

“不同爵位所能任用的人数也要做出限制,违背者按着僭越处死!”

“不再以家臣隶臣称之....不可殴打杀害....等同庶民...”

刘长将原本要分六步走的构想一次性说了出来,完全不给群臣思索的机会。

群臣此刻都惊呆了。

刘长这才看向了张不疑,“不疑,这件事,你亲自来操办,谁敢反对,谁敢上奏,你可以就地处死,不必先问过朕!”

“唯!!!”

张不疑眼前一亮,急忙看向了召平,“召公以为此政如何?”

“很好....”

张不疑眼前一暗,看起来有些失望。

而张不疑这番对话,却是吓得周围的群臣连劝谏都不敢了,谁不知道这厮是真的敢杀人的,在一片沉默之中,刘长强行将这个政令宣布了下去,周昌此刻还是有些晕,他本以为,刘长没有告诉他的就只有释放官奴这么一件事,如今看来,陛下却是藏了很多啊,就方才那些话,陛下肯定就商讨了很久。

群臣失魂落魄的离开,只有刘敬被留了下来。

“陛下...臣告辞...”

刘敬正要离开,刘长却几步冲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刘敬整个人都险些被刘长给抬了起来。

“坏我大计!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刘敬懵了,他茫然的看着刘长,“陛下何意?”

“何意??太学那里诸多谣言,大多都与真相符合,只是被扭曲了原本的意思,这其中,居然还有籍贯的问题,呵,这件事,连张不疑都不知道,所知道的,就只有四哥,你,我,还有陈平,你说,是谁派人去太学的?是我还是我四哥?!”

刘敬一愣,“大概是陈侯。”

“陈平??呵,陈平做事,还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吗?你也太小看他了!”

“你是故意激怒了来包围你的太学生,让他们先伤你,然后反击....就是想要借着这件事来压制那些反对者,激怒朕,让朕全力操办这件事,对不对?!”

“我...这...臣....”

刘敬顿时开始结巴,不知该如何解释,“臣当时的确跟他们有争吵,可这些事并非是臣所...”

刘长一推,刘敬顿时摔在地上,“不要再有下次了!!”

刘敬起身,也没有再解释,朝着刘长再三大拜,转身离开。

就在刘敬离开后不久,刘恒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长弟啊!!你这是做什么?!”

刘恒本来还兴致勃勃的在长安游玩,忽然听到刘敬遇刺的事情,他就急急忙忙的往皇宫走,刚来到了皇宫,就从群臣这里得知了庙堂里所发生的事情,这让刘恒大惊失色,几乎是一路跑到了这里来的。

看到四哥这个样子,刘长却半点不慌,挥了挥手,让刘恒坐下来。

“长弟啊...真正要做事的还是这些大臣们啊,他们都不愿意,就你要推行,你可知会是什么后果?何况,这么多的事情你要同时操办,若是有一件事出了错,满盘皆输啊!”

“你为何就不能忍一忍?”

“四哥!!”

刘长抬起头来,打断了刘恒的抱怨。

“那是你的办事之风,却不太适用于朕...这种事,拖得越久越是没有好处,只要一点做的不彻底,那全部都是白做,兄长总是想的很多,总是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再去做,可事情总是会出现各种变化,能做的时候就给他做了!”

“群臣敢怠慢,就砍了他们的头!豪族敢反对,那就抄了他们的家!朕就不信,朕有十万官吏,就找不到可用之才来办好这件事,这件事办好了,你的吴国就不缺人了..会多出几十万的隶籍,这些人你都可以去任用,可以让他们去耕作,可以收他们的税!”

“拖来拖去,能做成什么事?!”

刘恒长叹了一声,“长弟啊...你性格太急...这样的大事,岂能是一个诏令就能解决的?”

“一个诏令解决不了,可一个诏令再加百万大军,再加一个淮阴侯,就能解决了!”

“朕倒是要看看,朕决心要办的事,谁敢阻拦!”

刘恒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是苦涩的摇着头,忧心忡忡的样子,刘长此刻却咧嘴傻笑了起来,“兄长,你又何必担心呢?您曾经说要分成六步,以三十年的时日来完成这件事,可我们能不能活三十年,又有谁知道呢?若是我们不在了,我们的子嗣又是否会按着我们的想法来进行呢?若是不会,那我们做的不都白费了吗?”

“那还不如自己就给做了,哪怕做错了,我也能纠正过来,我就是不喜欢将如今的事情留给明日!”

“何止啊...你是巴不得将后天的事情都在今天给做了...”

“长弟啊...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否则容易噎着啊。”

“四哥,我张开嘴,一口就能吃掉一碗饭,从来不曾噎着。”

看着刘长使出祖传的抬杠,刘恒也就任由他了。

“你这么做,只怕是要被群臣彻底厌恶,不知太史要如何说你呢...你是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啊...唉,真要成暴君了...”

“他爱怎么说怎么说,朕哪管这个,难道先前群臣就很爱我吗?至于暴君...哈哈哈,四哥,你别说,还是当暴君爽快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扭扭捏捏的贤君,还是留给后人去做吧!”

“在这大汉天下,谁还能限制的了朕呢?!”

就在刘长吹牛的时候,吕禄冲了进来。

“陛下,太后召见!”

.........

“阿母....这都是陈平那厮让朕这么做的...真的,朕也不想这么急,可曲逆侯说不这么做,就会出大麻烦,朕也是相信了他的鬼话,而且,刘公受伤那么严重,看到他被伤成了这个样子,朕实在于心不忍啊...阿母...朕是关心则乱,这都跟朕没什么关系的...”

刘长老实巴交的跪坐在太后的面前,认真的反思着自己的过错。

吕后哪里不知道面前这个竖子的德性,只是板着脸,听着他在这里胡说八道。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靠着你的莽撞劲,就能治理好大汉吗?”

“我并非是临时起意...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没有机会...四哥想的太多了,瞻前顾后,非要拿出一个最稳妥的办法,还说什么三十年,谁知道我能不能再活三十年,那倒不如现在就给他办了,用三十年的时间慢慢来改正,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那你刚才还说是受到了陈平的蛊惑?”

“咳咳,没有啊,阿母听错了吧!”

刘长瞪圆了双眼,一脸的真诚,脸都不带红的。

“你给张不疑的权太大了...让他随意处置大臣,你就不怕他把庙堂给杀空嘛?!”

“不怕...我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副手。”

“呵呵,哪个副手能压得住他?!”

“张良。”

“你让留侯给这个竖子当副手?!!”

“是啊...”

吕后沉默了片刻,这竖子果然是早有预谋啊。

刘长急忙打岔,引开了话题,“阿母啊,其实这件事,还是突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信息的闭塞,庙堂的很多善政,被错误的解读,传播给了太学生们,连太学生都这样,那地方上又该如何呢?朕想,一定要想办法让所有人都知道庙堂的政策是如何的,一来可以避免这次的事情,二来也是可以避免官吏们私下里进行篡改....”

“你准备怎么办?”

“阿母...您知道庙堂发给各地的邸报嘛?”

“哦?你要给天下人发邸报?”

这个邸,是庙堂内的一个机构,是各郡县派人驻扎在这里的,庙堂的事情,他们会抄写下来,让使者送到自己的原地,这个报告就叫邸报,这个制度是在高皇帝时所创建的,为的就是更好的治理遥远的郡县。

刘长说道:“如今有纸张,尚方又能印刷,给天下人看的邸报又如何做不出来呢?”

“朕都已经想好该怎么去做了!”

刘长咧嘴笑着,“到时候,阿母定然会大吃一惊!”

吕后对儿子各种新奇的想法倒也习惯了,没有去追问,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看似莽撞,可绝对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种性格很像是高皇帝,高皇帝做什么事都很急,也有点好大喜功的意思,别的不说,他甚至想过在自己的时代就将匈奴人全部灭掉,以绝后患...愣是在全国都是一片废墟的时候,带着人就冲上去跟匈奴人刚了。

在地方上施行诸多政策的时候,也是这样,直接强行逼迫庙堂通过,很多时候,萧何都劝不住他。

刘恒那反而就没有高皇帝的作风了,办事风格更偏吕后。

这么穷凶极恶的做事风格,需要一个特定的前提,那就是帐下一定都得是一群猛人,否则,天下根本就承受不住。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