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观想太阳开始无敌 > 第248章:虚空皆暗

第248章:虚空皆暗

“你便是天?”

李恒没有多么惊讶,平静问道。

在这片空间中,似乎无处不在的声音再次响起。“是也不是,按照你们生灵的说法,我也只不过是完整的天的一部分。”

“那现在完整的天怎么样了。”

李恒继续问道。

“完整的天不存在了,天不再完整。”

声音继续回答。

“也就是说,天的各个部分都已经分裂?”

“没错,已经分裂。”

李恒若有所思。

“那么也就是说,畸变的那一部分占据上风?和你们这些原本正常的处于下风?”

沉默半晌,声音继续响起。

“差不多也就是这么个情况。”

“一旦整个天全都扭曲畸变,这方世界,这方天地将彻底沦陷,原本天地就有的生灵,种族将会迈入毁灭一途。”

李恒皱起眉头。

“那令你们扭曲畸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不清楚,他突然出现,窥探不清全貌。当我们反应过来之后,他已经侵入这方天地,造成了你们百年之前看到的天顷异象。”

这个声音对李恒似乎知无不言。

“你们自己解决不了?”

李恒问了句废话。

“解决不了,这股力量很是诡秘,我们的任何防护都不起作用,唯有躲起来,才能避免这补力量的侵蚀,但我估计也躲不了太久了。”

声音回答。

“你们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李恒继续追问。

“有,过去历史在改变。”

声音回答。

听到这句话,李恒童孔皱缩,要真是如此,那就麻烦了。还真是如同他之前的那句戏言,从时间轴上开始异变?

这方天地有这么高等的力量?

“你们那么糟糕,那么其他世界呢?”

既然这方天地存在域外来客,又知晓他是外来之人,想必也有能力观测外界?

声音罕见地陷入了很长的沉默。

“怎么,你不愿意告诉我?”

李恒皱起眉头说道,有些不高兴。

这是害怕他想跑路吗?

听到李恒这话,那声音终于再次出现。

“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作为生灵,知道这个事实你可能会绝望。而根据我对未来预测和计算,你得知这个事情后果很不好。”

李恒晒然一笑。

“你们能预测我未来?”

“不能。”声音回答。

“既然不能,你为什么要相信你的预测和计算?赶快说出来,不要当迷语人了,什么事情都遮遮掩掩,小心我真的离开这方天地。”

李恒半真半假的说道。

在他看来这个声音明显也有点问题。

太人格化了。

“好,我说。”

“周围的虚空暗了下来,一切茫茫。”

声音回答。

李恒皱起眉头,本来还想说自己问的是其他世界,你说虚空干嘛。但转念一想,这或许就是其他世界处境了,虚空皆暗,一切茫茫。

这句话有多种可能。

要么是天地不具备观测其他世界的手段。

那么就是其他世界也暗了。

至少是天地所能干涉到的范围都暗了。

李恒暗暗叹了口气,真是糟糕的信息。

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他开口。

“我问完了,你叫我来这有何要事?”

声音沉默半晌,开口。

“我想请你保留世界的火种。”

李恒神色微妙,这话怎么跟托孤似的。

他还以为这个声音可能是叫他拯救世界,成为救世主,结果只想让他保留火种?这到底是对他没信心,还是因为事实太绝望了?

“若是如你所言,虚空皆暗,那保留火种又有什么意义?”李恒问道。

“没有意义。”声音回答。

“那你又为何让我保留火种?”

李恒诧异问道。

“这是天的垂死挣扎,仅此而已。”

“那看来你真是太绝望了。”

李恒回答。

声音闻言再次沉默,好像是被说破防了。但当李恒正想继续开口的时候,声音又突然响起,“你说的没错,我太绝望了。”

“但也这就是事实。”

“这场灾劫,即使是太古仙神降临回归也无能为力。”这句话的语气听起来很无奈疲惫。

李恒注意到了太古仙神这个词。

“真的有仙神?”

“又或者你这个世界真的出过仙神?”

“自然是有的,你所修的大日之道就是仙神之道。”声音回答。

“那仙神去哪了,那个大日又是什么。”

“仙神已然远去,踪迹渺渺,他们抛弃了我们。至于本方天地大日,其实是一具尸体,一具仙神的尸体。”

“从某种意义上说,天地因大日而生。”

声音继续回答。

李恒神色有些奇妙,这真相真是有些出乎意料,感情自己一直联系的是一具尸体?那到底又是什么灾劫导致了这大日仙神死了。

难道和天地所遭受的异变有关?

可是这没道理呀。

异变百年之前才刚刚出现。

而这个仙神可能在天地初始就存在了。

难道说......

“那大日上面出现了什么异变?”

他想起了大日上面的阴影,黑点。

“不清楚。”声音回答。

“你身为天也不清楚?”李恒反问。

“因为我才刚新生不久,百年之前的异变触动了天地的最底层防备机制,所以我作为火种,为了保持天的最后一丝纯洁性,诞生了。”

声音回答。

“感情保留火种就是保留你?”

李恒问道。

“不是,扭曲畸变的进程无可阻挡,哪怕我躲了起来,扭曲畸变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所以这个所谓火种又是什么?”

“火种是我没有畸变的那一部分。”

声音回答。

李恒闻言陷入沉思。

如果这个声音没有说假话的话,难怪他如此人格化,原来是因为百年前的异变而诞生,也隐隐受到了扭曲畸变?

“假设我暂且相信你的话。”

“但我想问,真的一定得保留火种么?”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世界还能救救?”

李恒笑着说道。

北郡,物华县城废墟之上。

玄道看见烈当空一拳锤爆了魔将,咽了咽口水,欲言又止。他总觉得自己被耍了,你老爷子这么强干嘛还要拖那么久?

可下一刻,声音响起,他知道了答桉。

“杀了魔将,不错,人族,你尽力了。”

这个落日组织的尊上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烈当空和玄道二人。

玄道童孔皱缩,不由自主的心惊肉跳。

法相境的灵觉催促着他赶快逃离,若是不尽快逃离就会有生死之灾。他心中惊骇,这个妖魔到底是何等境界?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天人吧?

这师尊不是说过天人不能出手吗?

所以这是法相境界?

他心中纳闷了,法相境界的差距这么大?同为法相境界,还会给他心惊肉跳之感?

“半步天人,好大的手笔。”

烈当空冷声说道。

“你们落日组织派你这种强者来北郡?”

“不错,眼力不错,居然能知道我们是落日组织,不过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本尊为半步天魔之境,可不是你们低贱的天人。”

这尊上由黑色阴影组成,不似人族。

“咦?周围好精纯的大日之力残留。”

突然,这尊上有些惊喜的看向烈当空。

“你该不会就是要找的那个目标?”

他大手向烈当空一抓,周围的天地法理,法则神链开始暴动,向烈当空绞杀而来。

烈当空冷哼一声,“凋虫小技。”

他背后法相再次浮现,浩瀚大日升起,普照所有,将暴动的天地法理,法则神链镇压,进而绽放神光,向这尊上照射而来。

这尊上不惊反喜,哈哈大笑。

“原来如此,难怪你能杀了一个魔将,看来是本尊先拔头筹,找到了目标!既然如此,就给你一个知晓本尊名号的资格。”

“吾名隐龙,给本尊死来!”

他气势一震,本来无形的气势瞬间显化凝实,倾刻间就将烈当空照射而来的神光打散,背后有浩瀚虚影隐隐浮现。

首先是一座浩瀚的宫殿。

这宫殿魔气澎湃,凶煞无比,充斥着不详,一尊恐怖的魔神坐镇其中,似乎与人族法相的道宫境界相对。

但这还没完,虚影顷刻再变。

道宫之中生仙台,这恐怖魔神走上仙台,直达仙台极巅,于仙台之上闭目盘中,将周身恐怖的气息收敛于自身,变得平平无奇。

可是这平平无奇却越发让玄道看得心惊肉跳,觉得这是平凡中在孕育着大恐怖,一旦孕育成功便石破天惊。

果不其然。

下一刻,这魔神站了起来,气势没有爆发,身形却如神似圣,仅仅站在那里就压凡俗生灵一头,位格开始拔高。

燃文

最后一步踏出,越仙台,来到茫茫虚空。

身形合于虚空,查查冥冥。

烈当空眯起,双眼神情凝重。

果然是返虚,半步天人之境。

这虚影变化颇多,过程频繁,实际上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仅仅只是瞬息的功夫,隐龙的气息就在无限拔高,恐怖无比。

玄道这边甚至升起了一个错觉。

这个名叫隐龙的妖魔似乎无处不在。

茫茫虚空即是他,他即是虚空!

“玄道,谨守心神,莫被神意所摄。”

烈当空注意到玄道的处境,大日法相一震,让光芒着重照耀玄道,厉声喝道。

“哦?你觉得这是神意吗?”

隐龙闻言轻轻一笑,一指点出,虚空顷刻震动,卷起无尽凶威,要将二人直接镇杀。

烈当空怒喝一声,身后法相极尽升华。

犹如烈日当空,绽放无量光明。

但奈何力量境界差距实在太大。

法相还没绽放多久就被虚空之威扑灭了,令烈当空受到严重反噬,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即将被隐龙的意志所镇杀。

这时周围又突然响起笑声。

“才多久没回来?你们混的就这么差了?”

“幸好我让她开了个通道。”

李恒身影悄然浮现。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