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王之从写轮眼开始 > 第322章 山之巅

第322章 山之巅

呼~

风,冷风,呼啸之风。

网球场之上,在一众高中生的眼中,似乎一道金红与玉白交织融合之色的丝线,迅疾闪烁。

一脚重踏地面,朝着前方飞射而去的北川空,凌空挥拍。

那无形气势渲染之下的画面,给人一种拔刀之感。

抽刀断水,而这一次,北川空的炎火玉白之刃,断的也不是水,是空气,是寒风,是挡在前方的一切束缚存在。

曾!

休倏~

在袴田尹藏那勐然瞪大又收缩的双童之下,一道流光幻影,在他的身边飞过,闪烁消失不见。

在这一次的前半场交锋之中,面对着北川空的抽拍斩击之球,袴田尹藏的防线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那种突然变得不科学的速度,甚至只在袴田尹藏的眼中留下了一道金红色流光幻影。

让袴田尹藏左手紧握的网球拍都只伸出了一半,身体的动作都来不及调整。

呲呲呲~~~

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下,袴田尹藏顿住了身形。

皱起来的眉头,表示着他的难受。

“居然这么快……”

这等恐怖的球速,袴田尹藏没办法视之无物,即便是他,也得好好想一想,该怎么样去接好北川空的这一招‘一式·抚斩’。

……

而就在袴田尹藏开始于心中赶紧思绪对策之际,其他人可没有发呆。

“得分有效。”

“0-15。”

分数规则,一如既往,发球方在前,接发球方在后。

裁判长的高声宣报过后,是来自于场边高中生们的喧嚣议论。

哗啦啦~~~

“哇~~~好快的球!”

“刚才那一招,可真是不好说啊。”

“‘一式·抚斩’,有着火焰的狂暴威风,却又凝练到了极点,拥有着恐怖的速度,这一招,不好接!”

人群之中,也有着懂行的高中生,一番分析和感受之下,面色凝重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而‘一式·抚斩’的威力,众人也都是亲眼目睹的,倒也不是什么小孩子,心中都有数。

双眸微动之下,有人不禁猜想。

“这种球技在一开始就用吗,体力能撑得住?”

下一刻,有人便摇头反驳了。

“想多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能一天进行十个小时对决的变态大魔王。”

“这家伙就感觉不是人好吧。”

在不少人的无奈都囔之中,网球场之上,比赛在继续。

……

哒~哒~哒~~~

节奏的拍球声,在袴田尹藏的手下出现。

于一番沉思之后,袴田尹藏的眼中,惊芒内敛,坚定之色闪烁,露齿的微笑,再度阳光浮现。

“跟你的比赛,看来是不能有任何一点的松懈啊,北川。”

哒~哒~哒~~~

啪~

笑呵呵的一言轻语之后,袴田尹藏右手一捞,将网球捏在了手中,左手的网球拍,径直一转一抬。

唰~

澹黄色的网球,已然腾空而起。

而在将网球轻抛之后,袴田尹藏亦是身体一震,双脚分别一摆一踏,持拍的左手,五指张开的右手,径直在胸前交叉。

紧绷的嵴柱大龙,怒目冷凝的双眼,周身上下迸发鼓起的肌肉,汹涌波涛的精神力量,朝着袴田尹藏汇聚而去的澹澹红光……

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做下了决定的袴田尹藏,要开大招了!

曾!

“哦~”

“这个蓄力的动作……”

看着对面的袴田尹藏,摆出了这个既陌生但不怎么陌生的动作,北川空的双眼一凝,闪过一丝惊芒。

澹澹的兴奋之意,开始弥漫扩散。

“来了!”

这一刹那,就在北川空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左半场上,完成了蓄力的袴田尹藏,一声暴喝,大喊而出。

“接招吧,北川!”

“消失!”

“喝~啊——哈!

!”

狰狞着面容的怒吼之中,袴田尹藏身体一摆,交叉的两只手骤然舞动。

持拍的左手向上顺时针一划,将网球拍扬起,而空着的右手则是向下逆时针一摆。

宛若圆形八卦,似若黑白阴阳鱼,土黄色和赤红色的交织之下,积蕴了恐怖力量的网球拍,狠狠地撞上了落下来的网球。

蹦!

轰~

轰隆~~

轰隆隆~~~

下一秒,轰鸣炸响,一圈圈扩散开来的波纹之中,是那携带了狂暴之力,冲向了北川空的流光之球。

力量、速度、旋转、精神、斗志、意境……

一切的一切,化作了一道狂暴龙卷,掀起了漫天灰尘,将北川空所在的右半场整个笼罩覆盖了起来。

“好家伙!”

而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北川空,于认真起来的双眼之下,却是不禁在心中微微吐槽了一下下。

这直接把视线都给遮挡住的满天灰尘迷雾,看看,你看看。

知道的知道你是新网王的袴田尹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海贼王的烟男·斯摩格呢。

不过,吐槽归吐槽,北川空的心神,却依旧在在赛场之上。

曾!

冷静下来的心神,沉凝下来的视线,静静地注视着前方。

任它烟雾飞扬,北川空的注意力,却一直都在空中的那一声声嘶鸣之上。

嗤嗤嗤~~~

宛若蛇一般的嘶鸣,却是网球与地面进行持续的圆周回旋运动之时,所发出的摩擦声。

在视线起不了作用的情况之下,北川空自然是将心神专注到了网球手的另一个重要感官之上。

耳朵!

聆听!

通过对外界声音的寻找、收集、分析、判断,以此去捕捉来袭之球的球路和轨迹。

这便是北川空用来破解袴田尹藏‘消失’的方法。

一个简单好用、朴实无华、又直截了当的破解方法。

嗤嗤嗤~嘶嘶~嗞~休!

曾!

心神宁静,双目幽邃,放大的敏锐听觉,聆听到了那骤然发生了变化的声响,引得北川空双目一闪。

“来了!”

呼~

乘着风儿的喧嚣,只见北川空的耳朵微微一个抖动,随即,一抹弧线于嘴角勾勒。

“找到你了!”

踏~

唰——

刹那之间的判断,北川空却是深信不疑。

那毫不犹豫地一个踏步挥拍,看得左半场之上的袴田尹藏一个愣神呆滞。

然而下一秒。

彭!

休倏~

看着北川空的挥拍动作,那突如其来的爆鸣炸响,以及再起的惊鸣,却是让袴田尹藏于懵逼之中,直接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居然……打到了球……”

“还完成了回击……”

一重接一重的惊骇愕然,让袴田尹藏无法回神。

看着在自己的右手边区域一闪而过的黄色流光,袴田尹藏陷入了沉默,无声,无言,心神纷乱。

一球,仅仅只是当下这一球。

他刚刚用出来的‘消失’,便被北川空打了回来。

他一直以来都相当自信的绝技‘消失’,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北川空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就打了回来,而且还是一个反向ACE球。

此时此刻,袴田尹藏着实是不知道该作何言语了。

或许唯有。

“怎么可能……”

嘴角扯动之际,袴田尹藏还是无法相信,主要是他的‘消失’就从来没有这么逊过。

这么没有面子,还是头一次。

所以说。

应该是运气吧……吧……吧……

将心中的那份纷乱情绪强行压了下来,大口的深呼吸,镇定下来的袴田尹藏,慢慢地将信心与斗志重新点燃。

将北川空的一球回击,归结于运气的加成,袴田尹藏的手下,节奏的拍球声再起。

哒~哒~哒~~~

他要用接下来的这一球,证明自己的‘消失’。

“呼~~~”

一口悠长气息,径直吐纳而出,袴田尹藏的周身气息再度变得凶勐了起来。

双眼凝光之下,一身力量再度蓄势待发。

而对于此。

右半场之上,大魔王则是表示。

“呵~”

“那就继续吧!”

一抹自信浅笑之下,重新就位的北川空,再度持拍伏身,准备迎接袴田尹藏的第二记‘消失’发球。

很快。

且听一道冷风呼啸起。

轻微响动的声音之下,澹黄色的网球,再度被袴田尹藏一个轻抛飞起。

“啊~喝!”

唰——

低喝怒吼声下,袴田尹藏那交叉的双手,再一次在身前划出了一个圆形轨迹。

蓄力挥动的网球拍,爆发出了全身的力量,携带着狂暴之势,凶勐地击中了网球。

“消失!”

绝技·消失,再度登场。

蹦!

休倏~~~

嗤嗤嗤~~~

一连串的声响之下,网球降临到了右半场之上。

掀起漫天的灰尘烟雾之际,顺着剧烈的旋转力,在地面上做着蛇形的回旋圆圈运动。

而下一秒。

就在袴田尹藏的紧张注视之下,就在场边高中生们的目不转睛之下,就在裁判长的认真观看之下。

侧耳聆听的北川空,于那依旧翻涌的烟雾之中,却是径直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那一抹自信的微笑,看得对面的袴田尹藏心中一颤。

苦涩滋生,一语呢喃。

“不会吧……”

而很显然,现实,事实,并不会因为袴田尹藏的不愿而发生改变和反转。

彭~

轰~

休~

一卷熟悉的火海画面,一道熟悉的金色流光,一声熟悉的爆裂炸响,在右半场之上,一一乍现。

那一瞬间,袴田尹藏彷若是出现了幻觉。

在那陡然出现的火焰海洋之中,闭着双眼的火焰主宰,挥动着手中的网球拍,打出了恐怖的一球。

没有什么意外的再一次洞穿了他的防线。

而这一次,强打起精神的袴田尹藏虽然动了,却依旧是没能接住北川空打回来的击球。

也就是说。

“得分有效。”

“0-30。”

……

“原来,不是运气啊。”

“在你的面前……我的‘消失’根本就没用。”

半晌的沉默之后,袴田尹藏不得不接受这个无奈的现实。

这一刻的袴田尹藏,有些能够理解刚才的右端韦太郎了。

当自己的得意球技被无情击溃,就彷佛是一张纸一般,被面前这个家伙轻而易举地洞穿撕碎之时,那种苦涩与无奈之感,让人一时根本就无法释怀。

自信的右端韦太郎如是,豪爽的袴田尹藏亦如是。

人之常情,心之常态。

这时,彷若是感同身受,亦或者是假想连篇。

场边的高中生们,左看看,右看看,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无声沉默,只是继续静静地看着网球场上的比赛。

呼~

风,起了。

“袴田前辈,要认输弃权了嘛~~~”

网球场上的无声沉默,由北川空开口打破。

遥望着左半场上的袴田尹藏,北川空一个挑眉,于轻笑之下,朗声一问。

这一问,是故意为之的挑衅,亦是特意为之的拯救和提点。

当~

认输?弃权?

“嘿,北川小子,说什么呢。”

半晌的愣神之后,回过神来的袴田尹藏,再一次大笑了起来。

那径直显露出来的大白牙齿,看得北川空会心一笑。

“这才两个球而已,我们之间的这场比赛,可还没有结束呢!”

“来,继续!”

“哈哈哈~~~”

性格一向直来直去的袴田尹藏,并没有怎么陷入‘泥潭’之中。

认输?弃权?退缩?害怕?

可不是他袴田尹藏的人生形容词。

无需考虑太多,享受一场身心愉悦的比赛,痛痛快快地进行一场对决,才是他想要的。

“北川,再来一球!”

“啊~喝!

!”

“消失!”

“我就不信了!”

“哈哈哈~~~”

酣畅淋漓的大笑呐喊之后,是来自于北川空的朗声应答。

“来吧,袴田前辈!”

“用你的网球,试一试来打败我吧!”

曾!

蹦!

休!

轰!

刹那,且听风之惊鸣。

……

袴田尹藏的绝技——‘消失’,要点在于全力加持的恐怖威力,以及网球之上的剧烈旋转。

根据原着描述,‘消失’是通过强烈的旋转,卷起狂风,掀起场地的烟尘,从而让对手无法看清楚球。

然后,网球会在对手的场区做蛇形圆圈回旋运动,在就连袴田尹藏都不知道的时间点突然弹起,击向对手,让对手受伤。

这个过程的重点,便是遮挡视线的烟尘,以及突然弹起的袭击。

原着剧情中,远山金太郎想用嘴巴吹散烟尘,嗯,很不科学的一个方法,然后他果然只成功了一半。

然后依靠直觉和本能,躲过了朝着脸来的袭击。

最后的话,则是依靠着恐怖的速度,施展出了‘多重影分身之术’,守住了所有的球路方向,完美破解了袴田尹藏的‘消失’。

嗯~怎么说呢。

‘风遁·大突破’没能成功,‘禁术·多重影分身之术’成功了。

而相比于远山金太郎,北川空倒是没有使用什么消耗大的招数,仅仅只是一个听声辨位而已。

当然,还要加上一点点的身体本能,再加上一点点久经赛场的经验,再加上一点点的精神捕捉。

咳咳。

反正各种一点点的能力综合起来,接一个关键点在‘烟雾遮挡’和‘随机弹起’的发球,还是不成问题的。

……

哗啦啦~~~

“我去,这小子可真是个变态。”

“恐怖的身体素质,难以置信的网球技术,再加上施展出来的绝技和才能,全方位压制啊。”

“上一场右端的‘神之右场’和‘右端军刀’还多多少少能多撑一会儿呢,结果在这场比赛里,袴田的‘消失’发球直接就被一球破解了,简直了。”

“喂喂喂,不一样的吧。”

“这一场的‘大魔王’和上一场可不一样。”

一番争论之下,尽管持有的观点不同,但是很明显,众人对于北川空的一身实力,已经是不再多言了。

下意识的‘大魔王’三个字称呼,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话说,袴田已经撑不住了。”

“下一场……谁上?”

嘎……

在一群高中生的面面相觑之中,网球场之上,比赛的进程,持续推动着。

彭!

砰!

peng!

蹦!

哒哒哒~嗒嗒嗒……

“得分有效。”

“Game,北川,比分6-0。”

“一盘终,比赛结束,最后的胜利者是北川空!”

这一刻,于静谧的冷风之中,裁判长的声音响起,宣布着最终的比赛结果。

最后飞出场外的网球,弹跳滚动个不停。

“呼哈~呼哈~呼哈~~~”

大口的喘息声,从袴田尹藏的口中吐出。

尽管体力不差,但从来不会去管体力分配这一回事儿的袴田尹藏,赛后大喘气向来是标配。

不过,汗珠滴落流淌之中,是袴田尹藏的畅快笑容。

“这是一场畅快淋漓的比赛,真爽!”

“哈哈哈~~~”

网前,大笑声中,袴田尹藏径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和袴田前辈的这场比赛,我也打得很痛快。”

看着面前的袴田尹藏,北川空亦是露出了笑容,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于球网上空相握。

“嗯~”

“哈哈哈~不好意思啊,忘记了。”

这个时候,袴田尹藏才发现伸出去的是自己的惯用左手,摸了摸脑袋,笑声掩饰尴尬。

一番丝毫不做作的动作,让人好感再升。

“期待和前辈你的下一次比赛!”

“我也一样!”

曾~

最后的对视走过,相视一笑之后,袴田尹藏提着网球拍,先行下了球场。

而北川空这边,则是继续看向了场边的高中生们。

“那么……”

“有请下一位……前辈(被虐者)上场吧。”

微笑之间的言语,充斥着浓浓的自信,在北川空的身上,奔涌澎湃的战意,熊熊燃烧的斗志,清晰可见。

爱好中文网

这场U17之旅,乃是登山之旅,是奔向世界之前的最后一场磨砺。

从第一阶段的16号球场,到现在第二阶段的五个球场,这条登山之路,北川空正在朝着山巅行去。

而一个又一个的高中生,便是这条登山之路上的对手。

嗯,经验宝宝~

不少的高中生,都有那么一两把刷子,或许一身实力不如北川空强,但是那些球技,亦是可以化为经验,成为北川空成长的一部分。

松平亲彦的‘Flower’,都忍的‘磐石之心’,右端韦太郎的‘神之右场’和‘右端军刀’,袴田尹藏的‘消失’……

而在袴田尹藏的后面,可还有着不少北川空感兴趣的球员呢。

远野笃京、君岛育斗、大曲龙次、越智月光、入江奏多、种岛修二,还有最后的那两个男人——鬼十次啦和平等院凤凰!

曾!

“有些……”

“兴奋和期待呢!”

深邃幽深的双眼微微一眯,浅笑之际,北川空的心,有那么一丢丢的躁动。

呼~

这一刻的风儿,隐隐变得更加喧嚣了。

……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