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一个都别想跑出新手村 > 第399章 砸脚了

第399章 砸脚了

在场的万族集体愣住了,东边好多兔子打过来了?

这一只兔子都把他们掀翻了,如今又来了一大群,这还支援个屁啊!

投降吧!

不过投降后,该推哪只兔子当老大呢?

这是一个问题……

这些家伙眼珠子一转,易正已经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心中那叫一个无语啊。

同时越发坚定了一定要给这些万族土鳖反骨仔们好好上上课,给他们好好的洗洗脑!

至于东边的兔子打过来了,易正多少也能猜到怎么回事,一时间心头暖暖的。

于是易正一指天空:“召唤兔群!”

下一刻,巨大的传送门打开,光门里,一大群身穿黑西装拎着西瓜刀的暴躁兔子正将一去万族追杀的满体乱窜呢。

看到光门打开后,一只大兔子高呼:“老大召唤咱们啦!别在这儿打了,去那边打大个儿的!”

“杀!”

然后无数兔子从里面跳了出来。

当这些兔子跳出来后,万族们再次一阵懵逼了,心中直呼:“我艹,这是兔子?这……杂交的吧?”

尤其是万族里的兔族,看看自己小小的个头,再看看人家那高大威猛的身体,一个个羡慕的口水横流,泪流满面的哭道:“高低得找个这样的男朋友【女朋友】改善下家族基因!”

这些大兔子一下来,抄起家伙就往万族人群中冲。

易正赶紧喊道:“停停停!”

大兔子们停下,回头喊道:“老大?为啥喊停啊?这些瘪犊子玩意,不弄死了,浪费粮食么?”

易正大骂道:“废话,我TM都当上老大了,你们才来,有个屁用啊!正式自我介绍一下,这些现在都是我收的小弟,我呢,现在是西方去所有万族的老大。”

大兔子们集体懵了……

光门里,柳斐惊呼道:“你把他们都收了?那得好几个亿的玩家吧?”

平头道:“准确说是四百九十七亿!”

柳斐张着小嘴,直接呆在了原地。

她原本觉得华山派就是一个挺大的门派了,人数更是多达数万人,后来收了玩家后,更是高达百万弟子。毕竟,《独孤九剑》在玩家心中的地位太高了,所以几乎是一股脑的蜂拥而去,都希望自己有机会学到这门功法。

但是,现在再看儒门,虽然只是个四阶宗门,但是这玩家数量……

柳斐顿时两眼放光,握紧了拳头,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虽然事情肯定会更多,但是还有什么比看着一个宗门在自己的手里,一步步成长为世界玩家最多的第一宗门还要骄傲的事情呢?

就在柳斐发呆的时候,易正也从子攻嘴里问清楚了原由。

听闻他被抓,兔子们一个个的不以为然,反而摩拳擦掌等着老大喊他们干架而兴奋的时候,易正只想掐死这些没心没肺的兔子。

再听闻柳斐担忧无比,直接拉着华夏区许多玩家向西方区宣战,一路打杀过来后,这才心头一暖。

“果然,家里有个女人,才叫家啊。”易正心中感慨,越发觉得当初费尽心思将柳斐挖过来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对的事情之一。

说清楚了,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

易正直接让兔子们留下,然后通知柳斐喊一些人类当中当过老师的人过来。

易正的想法很简单,他要在西方区广开学堂,好好的给这些万族上上课,明白什么叫忠义!

不过当务之急却是……

“你们这儿中午管饭么?”易正忽然问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中午饭,易正是完全没有胃口。

因为这些野兽和西方区的玩家差不多,吃的东西都不太讲究,都是大块的肉烤熟了就完事儿。不过平头他们也挺照顾易正的,也不知道从哪弄了点面包过来。

对于这些,易正几乎是捏着鼻子吃下去的,然后心中默默的决定:“还得带人教会他们做菜!做中餐!西方的仅限于法餐等少数餐品!”

简单的吃了一口,易正就决定身先士卒了,他要先给这些骨干上课,毕竟抓住骨干份子,才好带动下面的人学习。

于是,平头、复活后的老鬣狗、万毒王、神角将军、平白等一众万族精锐被易正拉到了一个小教室开始吃小灶。

“都给我看过来,今天咱们讲《论语》!”易正敲打着黑板。

这次,易正是真的打算教正规论语,毕竟这东西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的,《抡语》就不一样了,但是道上的规矩。

除了平头、老鬣狗等人,旁听的还有子鹿和子攻这两个大聪明。

之所以喊他们过来,主要是易正也想熏陶熏陶他们,以后好给其他的兔子当好榜样,带好团队。提升一下儒门兔子们的整体素质,不要每天左手一只鸡,右手西瓜刀的四处瞎晃悠。

易正唰唰唰的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字《论语》!

正要继续往下讲的时候,易正忽然觉得肚子一阵疼,易正心中大骂:“奶奶的,果然吃坏肚子了。”

“你们先等会,我上个厕所。”

易正说完就跑出去了。

等易正走了,在场的人们就议论了起来,议论兔子要讲什么东西,晚上吃点什么……

《剑来》

子鹿和子攻作为兔子的嫡系,眼见课堂纪律散漫,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子鹿起身道:“老大上厕所也不知道要多久,我先给他们讲讲吧。”

子攻道:“你讲?”

子鹿理所当然的说道:“有啥的?这课咱们天天上,我都能倒背如流了。《抡语》圣经,你不会么?”

子攻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那你去吧。”

子鹿走上讲台,敲打着黑板道:“所有人都看过来,老大上厕所了,但是咱们也不能耽误了学习。这样,我先给大家讲讲,预热预热,就当预习了。一会老大讲起来也能容易理解一些!”

众人虽然觉得不太妥当,但是人家可是老大的嫡系,兔子里二把手。

作为崇尚自然法则的他们,自然不会有异议,一个个的老老实实的伸长脖子准备听课了。

子鹿看了看论语两个字,然后上去就把论语两个字改成了抡语,同时心道:“老大一定是肚子疼坏了,把脑子都疼迷糊了,字都写错了。”

“诸位,我们要讲的是儒门心法,最高学问《抡语》!抡语是个啥?这是我们儒门祖师爷恐子创建的道儿上的规矩,接下来,大家一句一句跟我学!”

然后子鹿写下一行字:“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写完之后,子鹿道:“知道什么意思么?”

一群万族玩家纷纷摇头。

子鹿道:“子攻,解释下。”

子攻道:“有人对咱们恐子老人家不轨,老人家出手了,然后说下了这句话。意思是,当初对我图谋不轨的主谋,已经被我打的绝后了。俗称断子绝孙、斩草除根,懂了么?”

原本万族的野兽们都觉得这种课应该没什么意思,毕竟么,兔子也说了,这是文化课。

文化课又不是打打杀杀,那能有什么意思?

肾上腺素都不带有一点波澜的,反倒是头昏脑涨。

子鹿开口后,大家看着那八个看不懂的文字,就更觉得没意思了,昏昏欲睡。

但是当子攻一解释完,顿时一个个的豁然开朗,肾上腺素激荡,血液流速加速,兴奋了起来,直呼:“我艹,真TM霸道,过瘾!”

“就该这么干!”

“这才是真爷们,真性情!”

“还有么?”

……

平头等人则是满头冷汗,心中直呼幸亏我投降早啊,否则都TM被打绝后了!

面对求知若渴的万族们,子鹿又写下四个字:“不耻下问!”

平头好奇的问道:“子鹿大人,这又是什么意思啊?”

子攻起身道:“这个简单,就是觉得我不行的人,我就送他去下面问问那些被我干死的家伙,让他们告诉他,我到底行不行!”

“吼!”

万族齐声惊呼:“原来如此!”

“理当如此!”

“霸气!谁敢怀疑我的实力,我就打死你,牛逼!”

“这才是王者啊!”

……

然后子鹿陆陆续续的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朝闻道、夕死可矣等陆续写下,子攻则及时解释,一时间群情激昂,现场气氛无比沸腾。

易正还在蹲厕所呢,就听学堂的方向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心中也是纳了闷了。

擦了屁股,易正一路小跑着回到学堂,然后就看到子鹿在黑板上写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下面一群野兽嗷嗷叫着:“啥意思啥意思?子攻大人解释一下!”

易正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就见子攻昂首挺胸的解释道:“这话么,很简单。谁要是敢骂你,往死了打,快打死的时候,基本都会说好话了。”

平头兴奋的喊道:“对对对,太对了,我就是快被打死的时候跪地上认输的!这简直就是真理啊!”

万兽高呼:“真理,真理!恐子,恐子!儒门万岁!”

易正一捂脑袋,他只觉得脑地嗡嗡的疼,他第一次后悔将子鹿和子攻喊过来了。

同时他想到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早知如此,当初在新手村,就不该教这些兔子抡语!

“以后启蒙教育还是教三字经吧。”易正心中思量着。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