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提前一百年登录修仙游戏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秘境一二事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秘境一二事

“两位且听我细说后手之事。”

秋月轻咳一声转移话题,没有再聊关于现实的问题。

许秋夏和许青笃均有些无奈,但也只能按耐下内心焦急。

“秋月有何妙法,说来听听。”

稍稍在心中组织了下语言,秋月开口道:“前些时日,我侥幸获得一张秘境符卷,若事不可为,我族可搬迁至秘境栖息。”

“额?”

在座两位闻言,顿时露出错愕。

许青笃不确定问道:“秘境?可供多人栖息秘境?”

秋月微微点头:“不错。”

许青笃与许秋夏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但有一点肯定是没跑的了。

狂喜之余,松了口气。

不用再去面对兽潮狂澜,还能拥有一方秘境。

一方能够供人栖息的秘境,那可是极度稀有的东西,一般紫府家族想都不用想,甚至很多金丹家族也没有秘境一说。

“秋月,你快说说那秘境之事,其内如何?”

许秋夏迫不及待问道。

先前想让秋月带族人前往玩家世界的心思立时澹了几分。

秋月微微一笑:“族兄不必着急,秘境面积虽不大,却也足以容纳我许族上下所有人。”

xiaoshutingapp.com

“好好,好啊!”

许秋夏激动的难以自持。

说到秘境,就不得不提一下前段时间,秋月从许叶猫手上弄到的邀请函了。

那张邀请函通往的秘境,由于其秘境内疑似有人合道,自然不可能作为许族栖息地。

秋月是最近几个月时间拜托许叶猫新弄来的另外一张秘境邀请函。

兴许是许叶猫面子大,亦或者类似秘境官方多到用不过来,反正没费多少力气,就给弄了个新秘境。

不过那秘境也有很大的缺点,那就是秘境破碎,灵气浓度很低,而最让人无法接受的莫过于在那秘境里,修士实力达到筑基,就很难再修行往上提升。

“情况大体如此,其秘境顶多充当我族避难之用,若想修行大道还需返回苍云州。”

“秘境世界规则混乱颠倒,不适宜修者常驻停留。”

秋月说起这话,面色稍有些凝重道:“修士修行,皆是顺应世界规则巧夺灵气修筑几身,若长期生存在规则破碎秘境,保不准会出现异化,乃至更糟糕后果。”

说出这些话,秋月其实也不能肯定。

她更多是基于直觉。

还有修行至今得出的判断。

身为紫府境修士,她更能明白世界变化的差异性。

在苍云州领悟道意,那看到的就是无数规整蛛网,顺着蛛网脉络,可以向上前行。

而在破碎秘境就不同。

就例如上回盘踞晶金兽的秘境,蛛网依然在,但那蛛网却是东破一个窟窿,西破一面墙,甚至于偶尔蛛网还相互折叠翻卷。

不仅修行难度增加十倍百倍,甚至还错漏百出。

一旦踩中坑,就预示你这条大道走上了尽头,除非重开赛道,亦或者补全你所修行的道。

而补全这种事,元婴之下都不用考虑。

因为不可能办到的。

听完秋月讲述,许秋夏和许青笃兴奋退去,显得有些沉默。

“秋月,你说若是凡人长期居住破碎秘境,日后修道之途会如何?”

许秋夏凝重问道。

秋月当即摇头:“还未尝试,并不知晓,但以我猜测,八层可能会出现适宜秘境突变,但在苍云州主世界,却可能会无法适应。”

说出这话,秋月的依据是进化论。

在她看来,生物会自主适应环境,再加上修士修行加速这一过程,最后结果可能会不太妙。

思绪百转千回,最终只能化为一叹。

“一方秘境虽好,却是总归不如主世界。”

许青笃莫名说了这么一句。

秋月微微一笑,端起茶水轻抿一口:“我族有三阶灵脉,一时半刻无需躲藏,待到无力应对兽潮之时,另行搬迁即可。”

“三阶灵脉啊,可惜了。”

许秋夏惋惜道,一想到往后妖兽大军逼近,可能要放弃三阶灵脉就感到一阵心痛。

“话说,秋月你所言秘境,可否布置三阶灵脉?”

许青笃突发奇想,好奇问道。

秋月摇头:“不能,至多一阶便是极限。”

许青笃苦笑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三人坐在庭院边喝茶边聊天,一晃过去个把时辰。

呼啸北风夹杂片片碎冰,天上黑云落下澹雪。

不知何时,一年冬季以至。

海水泛起因低温凝结的冷气,不少鱼儿都陷入了生理本能的休眠状态。

汹涌兽潮在冬季也陷入迟缓。

肉眼可见妖兽肆虐变少了许多。

一些个有头脑的公会看到了商机,研发出冷冻系符箓法宝,卖出销量颇高。

庭院内三人聊了一下午,直至天上雪花变大,夜色渐深才离去。

“呼~”

吐出口气,转瞬凝结为凌冰。

秋月起身掸了掸裙上细雪。

今日她改换了下风格,不再是一身白裙,而是换上了少有的蓝紫色裙装。

下摆垂直过膝,露出一截白皙小腿,腰间有一细带绑束,两端澹紫色吊带垂落,脑后长发被一发章扣紧。

少了几分往日清冷,多了几分高贵典雅。

漫步踩踏池水石桥,待走到池水正中顿住了脚步,少女靠在石制栏杆望着池水游动的红鲤,弹指洒下一捧鱼料。

朵朵水波绽开,引来鱼儿争食。

“妖王,妖帝?”、

呢喃间,秋月想起当初巨石妖透露的信息。

“妖帝,那应该是对等元婴的存在吧。”

“秘境或许能阻隔金丹境修士和妖兽搜寻,但那元婴级妖兽,想来应该不可能瞒得住。”

为防家族修士人心惶惶,秋月从始至终都没和他们说过有关妖帝的话题。

对等元婴境的妖兽,不论怎么挣扎,都毫无意义。

“妖帝那种级别的超级BOSS,目光怎么说也应该集中在中州那些金丹家族,还有苍云道君身上。”

“像许家这种躲在荒僻区的小角色,巨石妖那只三阶巅峰来处理就绰绰有余了。”

“只要它不死,应该就不会换其他妖兽下场。”

想到那巨石妖,秋月也只能一阵叹气:“就算我想杀它,恐怕也没什么希望吧。”

“那么厚的石甲防御,以我攻击想破防都难,也就一个黑炎拿得出手。”

少女在石桥苦恼自语着,天边落下的雪花沾在发丝间,微微吹起的风摇曳其裙摆。

腰侧垂落的两条细带随风而舞。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