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小心姑爷 > 444、实话实说

444、实话实说

等到二人再次清醒过来,只发觉自己浑身无力,犹如生了大病一般,没有一丝精神,萎靡不振。

二人顿时大惊,身躯不住颤抖,四下里巡视一遍,周围都是灰蒙蒙的迷雾,根本不知身处何地。

“大修饶命!大修饶命啊!”

二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一见这种情况,已经明白他二人遭受到了暗算,恐怕凶多吉少,慌忙原地跪倒高声求饶。

“老夫与那田二郎有些恩怨。

你二人将他的事情说说,也把自己的事情说说。

若是所讲没有差错,等到老夫恩怨两清以后,让你二人完好离去。

你二人若是有一句不实之言,老夫将你二人挫骨扬灰!”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内响起,声音嘶哑低沉,可是二人却听得清晰明了。

“大修,我来说!”

“大修,我知道的多,那老贼无恶不作,早应该得到报应!”

两位随从大急,争先恐后的喊道。

“嗯!高个的那个,你先说!”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也没有将二人分开,直接指定一人道。

这高个的随从看起来精明强干,而矮个子随从明显木呐呆滞,蠢笨老实一些。

小书亭

高个的随从高声喊道:

“大修,小的叫做清风,他叫做明月!

田老贼有弟子八人,都在宗门本星。

他已经到了修行终点,没有潜力提升,因此才被发配到了这里。

此处星球山水众多,修行资源很少,只不过是好山好水,景致极佳。

在这里的大修都是没有修行潜力的,因此这里又被称作是终老星。”

高个随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是想看看这样说是否合老者的心意。

老者没有任何回应,高个随从只能继续说道:

“大修,我二人是被迫跟随田老贼来到这里的!

田老贼疑心很重,对待我二人极其苛刻。我二人做事稍有不对,便是残酷手段对待,实在苦不堪言!

至于田老贼的喜好么,他总想用炼化珍稀血脉的办法来提高自身修行资质,可是没有成功。”

高个随从还待再说,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不要说了,让他说。你不要插话,也不要做任何提示。”

高个随从一愣,随即转过身去,背对矮个随从,以表明自己不会有任何小动作。

矮个随从一见他这种模样,心中胆怯,急忙说道:

“大修,小的平时胆小,知道的事情不如师兄多,还是让师兄说吧!”

“嗯?”

老者低沉的哼了一声,吓得矮个随从不停的叩首,额头冷汗直冒。

“啊,大修,我说,我说!”

老者保持沉默,矮个随从想了一下说道:

“小的平日里话不多,而师兄话很多,因此田老祖对待师兄态度不好,对待小的倒也说的过去。

小的判断田老祖不喜话多之人,或许是觉得师兄太过于张扬的缘故!

小的从来不靠近老祖居住之处,只是等到老祖召唤才过去侍奉,因此能够得到老祖善待。

嗯,小的走路速度偏慢,做事呢,也是磨磨唧唧,看起来似乎不太利索,可是田老祖就喜欢小的这样的人,他认为小的比较老实。”

高个随从的肩膀抖动一下,显然他感觉无比愤怒,原来自己的师弟看起来老实愚笨,其实却是奸滑似鬼。

矮个随从接着说道:

“大修,田老祖平日里不称呼我二人的名字,会喊师兄为阿大,小的为阿二。

他也不喜欢我二人称其为老祖,而是让我二人喊他二祖。

还有师兄好色,身上常有女修的气味,而小的平日里洁身自好,很喜欢干净,做任何事情都有板有眼,一丝不苟,因此每日里清理老祖居处之事都由小的来做。”

老者突然出声问道:

“你的本名叫做什么?这清风明月可是田二郎给你们所起的名字?”

矮个随从急忙说道:

“小的本名梁子恒!

这清风明月之名乃是宗门惯例。

只要是侍奉宗门老祖的弟子,都叫做清风明月。

当然,也有老祖给自己的随从弟子更名,那全看老祖的喜好!

大修,我原来是宗门外门弟子。因为实力不济,进不了内门,这才选择成为侍奉弟子。

对于像我等这样资质不堪的弟子来说,侍奉大修,或许能够一步登天。”

老者笑道:

“呵呵,你的心思很深啊!

老夫不明白,你为何在老夫面前不再伪装,而是暴露这些心思,难道不怕你的师兄回头找你麻烦吗?”

矮个随从大声说道:

“大修,此时我再伪装又有何用?

若不实话实说,恐怕小命不保。

反正左右都是一死,不如放手一搏!

还请大修收留,小的愿意做牛做马,只求一条活路!”

高个随从大惊,一时不知所措。

“嗯!你来说说,为何你二人左右都是一死?”

老者接着问道,语气波澜不惊。

矮个随从坦然说道:

“大修,即便你饶过我二人性命,我二人也无活路。

一旦田老祖出事,宗门会追查我二人责任,田老祖的弟子也要我二人的性命。

这天下再大,我二人又能躲到哪里去?”

“啊!师弟,莫要胡说!宗门是讲究道理的!我二人身份低微,如何会做出这般事情,宗门定会明辨是非的!”

高个随从转过身来大叫,显然是不信矮个随从惊人之语。

矮个随从没有说话,只是悲哀的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

都是天涯沦落人,同命亦相怜!

二人面前的灰雾慢慢散去,三道人影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三人中两人都是胖大和尚,而中间的一人则是高冷的年青修士。

“贫僧觉得你还有救,至少你爱惜自己的性命!

贫僧问你,你觉得应当如何处置你的这位师兄?”

不醉和尚开口问道。

矮个随从梁子恒低声说道:

“师兄与我相识近百年了,可谓情深义重。

不过师兄做过许多恶事,只是我知道的无辜冤魂也有十多位。”

落星笑道:

“那么你呢!你又做下多少恶事?”

梁子恒闭口不言,他旁边的高个随从却大声喊道:

“他无恶不作,曾经灭过修士满门,当真是恶事作尽,人神共愤!

大修,我所说句句是实,绝无虚言!

像他这样的心机深沉之辈,将来必遭天谴!”

落星抚掌大笑道:

“好!这种恶人最符合我等心思!

我等本来就是恶人,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这个矮个子不错,可以做我的随从弟子!”

高个随从顿时大悔,早知道如此,自己应当闭口不言才对!

“大修,我比他恶!

我一向恶事作尽,杀戮劫掠,做下的大事不止百件,还请大修们收留!”

高个随从跪地大吼,言之凿凿,生怕三人不信,还取出一枚玉简,高高举起,以证明自己所说之话的真实。

不醉和尚叹息道:

“唉!贫僧见过蠢人,可是像你这样的,真是让贫僧大开眼界!

贫僧实在不明白你是如何修行到帝级的,难道就不能修炼一下头脑吗?

江道友,贫僧没有话说了,还请出手降妖伏魔,铲除恶人!”

江小沐微微点头,随后高个随从莫名消失,一点存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矮个随从梁子恒心头默默叹息,低头不语。

江小沐见他如此平静,不由的对他又高看一眼。

“梁子恒!我等欲伪装成你二人,接近田二郎,你认为可成功否?”

梁子恒沉思片刻,坦然说道:

“不能!田老祖为道境二阶,除非有三阶以上道境修士进行遮掩,否则瞒不住他的感知。”

江小沐点点头,继续说道:

“若是只替换一人,扮作清风,你继续做你的明月,同时令他的神识分辨不出真假,可成功否?”

梁子恒又考虑片刻,点头道:

“如果这样的话,只要说话举止没有出现大的纰漏,就不会有事!

不知三位大修想要谋取田老祖的什么物品,需要用这样的办法?”

江小沐放声大笑道:

“你果然心思慎密,所谓人心七窍玲珑,你就是这样的人!

不错,我等就是想谋取他!

不过不是他的什么物品,而是他这个人!

我等想替换他的存在,你看能成功否?”

“啊!”

梁子恒大惊。

田二郎可是二阶道祖,一旦这次野钓大会的奖励天资再造丹入手,很有可能再进两阶的,到那时就会被调回内门,成为长老会的一员的!

“大修,此事风险太大!

小的不知三位的本事,一旦事有不妥,我等的性命可就全完了!”

梁子恒担忧的说道,眉头紧皱,满脸苦涩。

他本想着投靠这三人,从而谋求一条活路。谁知道这三人居然要做这种惊天之事,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落星笑道:

“呵呵!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你也是一个有野心之人,左右都是一死,大不了放手一搏,给自己拼出一个前程出来!

我等都是这样拼过来的!

想要安安稳稳的活着,在这个世界上,你觉得可能吗?”

不醉和尚也附和说道:

“贫僧也是醉了!你的心性不错,将来可以追随我等,或许前途不可限量!

梁道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事已至此,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贫僧是出家人,尚且被逼到用这种办法以求活命!

你这样的没有前路之修,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