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曾经,我想做个好人 > 100.“啪啪”打脸(1w1求月票!)

100.“啪啪”打脸(1w1求月票!)

这么想着,方泽不由的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金姨,想要看看金姨是怎么想的。

结果,当他抬头,却看到金姨脸上却满是自信,甚至就差写一句“你别装了,你已经被我看穿了”。

而见到金姨这么的笃定,方泽也开始不由的沉思,到底是哪里“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大脑不由的飞速转动,开始往前盘算。

他先想到的是,上次和白止见面时,白止的异常。

当时白止说了很多类似于“我知道了你的身份”“我知道你觉醒能力不是蓝胖子的二次元口袋”“我知道了你的超凡宝具不是觉醒能力得到的”的话。

当时他没多想,现在想想.....两人很可能聊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紧接着,他又不想到了前两天,他的分析。

他通过一系列的推断,大致猜出了事发那天,保护自己的三个陌生化阳阶,应该是司家余孽。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猜测那三个人的身份,那么现在.....他算是从金姨嘴里得到了证实。

以金姨这笃定的样子,方泽觉得金姨肯定是认出了其中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又或者见到了以前符合司家余孽的觉醒能力。

所以,她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

但是.....这样一来,问题来了。

那几个司家余孽为什么会来帮自己?

而.....金姨又为什么这么肯定自己是司家的后人,而不是和司家余孽有一些合作?

想到这,方泽突然感觉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

他知道了!他终于明白了一切!

他能和司家产生关系的,其实只有渺渺和【黑暗】这个觉醒能力。

而渺渺从来没有接触过白家和司家余孽。

这说明,问题不在渺渺身上。

所以,出问题的,很可能就是【黑暗】这个能力!

司家余孽很可能有远程监控【黑暗】能力的手段!

当初,自己担心渺渺身份败露,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不让她使用能力。

而自己却仗着艺高人胆大,一直在没人的地方,偷偷使用【黑暗】能力。

这就导致司家没找到渺渺,反而找到了自己,误会了自己是他们的少主!

所以他们才会先试着接触自己,紧接着又冒着暴露的危险,跳出来保护自己!

至于金姨,她很可能是认出了司家余孽,并且觉察或者看到了一点自己使用【黑暗】能力的痕迹,所以才笃定自己就是司家少主!

这么想着,方泽感觉一条线完全串了起来,眼前的迷雾也完全散去!

他终于明白了当初那六个化阳阶大战的真相,也明白了各方势力的动机和身份!

不过,这样的话,方泽也知道自己面临了一个选择。

那就是承不承认司家后人的这个身份.....

他脑袋飞转。

片刻,他决定先试探一下金姨。

所以,他脸色却稍微冷了下来,对金姨说道,“金姨。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不是什么司泽,就叫方泽。”

“我也不是什么司家的后人。您可能认错人了。”

金姨坐在方泽对面,几乎把方泽刚才脸上的表情全都尽收眼底。

方泽最开始听到自己告破他的身份,是非常惊讶的。

紧接着,开始疑惑,沉思,恍然。

最后,脸上的表情转冷。

在金姨看来,这完全符合司家后人被识破身份时的表现。

最开始的惊讶,是惊讶被人告破身份。

后来的疑惑,是疑惑怎么暴露的,沉思是在想暴露的细节,恍然是想到了。

最后的表情变冷,明显是不想承认,所以打算嘴硬到底了。

想到这,金姨并没有再继续“拆穿”方泽的身份。

今天,她验证了方泽的身份以后,很多事情大致心中就有数了。

她这几天,很可能要和自己丈夫,也就是白家的家主聊一聊,然后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一下白家在这次化阳阶之死事件上的立场。

这么想着,金姨缓缓开口说道,“行。既然你叫方泽,那我以后还是叫你方泽。”

她道,“方泽.....我听说,你很喜欢我们家小止,对吧?”

听到金姨的话,刚才就因为自己“身份”的事懵逼的方泽,更懵了:???

‘我喜欢白止??’

‘我啥时候喜欢的?’

方泽有点傻眼。

他感觉今天自己听到了太多关于自己的秘密。

而且,还都是自己都不知道的。

虽然他承认,他对白止是有一些感觉。但......那纯属是好色,没别的意思。

谁让白止确实长的太漂亮了呢。

但....喜欢........

唔。方泽觉得还真谈不上。

毕竟,他一直他担心如果自己和白止在一起,生出来的娃可能会太蠢。到时候败坏自己创下的硕大家业。

当然,想归想,他肯定不可能当着白止姨母的面这么说出来,所以他咳嗽了一声,模棱两可的说道,“有点吧....”

金姨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从知道了方泽也是贵族以后,她明显对方泽的态度变化了很多,看方泽也越来越顺眼。

所以,见方泽“承认”,她澹澹的说道,“原则上呢,你和小止的身份对等。我们不会反对,你和小止的交往。”

方泽:....

金姨,“不过,接下来有一个很大的危机。需要你先度过,才能谈这件事。”

听到金姨总算聊起了正事,方泽不由的抬起头,脸上也严肃了许多,他问道,“危机?什么危机?”

金姨指了指自己脚下的空天母舰,说道,“这次化阳阶之死的事。”

她说道,“我是当事人,事前知道你的计划,事发时,也一直在现场。所以我清楚事情的始末。”

“姜家的化阳阶是你故意引诱出来,并杀掉的。”

说到这,她顿了顿,然后看向方泽的目光里透露出了一丝丝的赞赏,“你的手段虽然狠了点,过了点。但是,做的也算干净利落。”

“而再结合你们家和姜家的仇恨,我甚至觉得......你这已经算很克制了。”

方泽:.....

金姨继续道,“不过,事情不能只做。还要收尾。”

“一个化阳阶的死,不是件小事情,需要有人站出来负责。”

“而六个化阳阶大战的事,也需要有一个说法。”

说到这,她的面容也严肃了起来,“现在姜家和我们白家都在州里,和各个势力谈判。想要平息事端。”

“他们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但是想要保住姜承,保住我,最合理的做法,就是牺牲你,让你担下所有的罪责。”

“之后,再编织一个说的过去的事件,把事情遮掩过去。”

“例如......姜承根本没有追杀你。你也不是在自卫反击。纯粹是你在安保局升职太快,野心膨胀,想要破大桉子,恶意引来了两波化阳阶,在翡翠城产生了冲突。一死四逃遁。至于我........当然,就是正好路过。见到,想要出手劝阻一下。”

听到这,方泽眼神微微一凝。

见方泽听进去了,金姨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而你现在没有任何的筹码可以和他们谈判。”

“你能坐上牌桌的唯一希望就是.....破解花朝节谜题。拿到信仰升灵的途径。”

“然后以此来和东部大区,当然,主要是姜家谈判。要‘真相’和‘公道’。”

说到这,她看着方泽,突然富有深意的一笑,“姜家的老祖宗,前西达国的女王,是初代贵族里,年龄最大的。今年已经百岁了。”

“在五十年前的那场灾难中,她受过很严重的伤,寿元受损。”

“她现在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调养的好,加上姜家青黄不接,没有顶梁柱,所以强撑着不敢咽气罢了。”

“姜家这些年,之所以做的越来越过分,行事越来越嚣张。”

“除了色厉内荏,必须靠嚣张来撑起虎皮之外,还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在争分夺秒,不择手段的做一些事。”

“而姜家第四代,有一个妖孽,是他们这50年来,天赋最出众的人。也是他们家,最大的希望。”

“但是,在十几年前,那位妖孽却因为不想放弃肉体,而拒绝升灵。”

“这一卡,就卡在了升灵阶十几年。”

“这是他们的软肋的。”

“只要你有新的升灵途径,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和你换的。”

“甚至,用他们家几个化阳阶,冒充你们司家......嗯....冒充司家的那四位化阳阶去守东灵山,他们估计也会愿意。”

“毕竟,去守东灵山又不是去死,只是不能在现实世界任意活动,姜家在现实世界的实力大减罢了。”

“姜家在灵山也有自己的势力,这笔买卖不算亏。”

方泽听着金姨的分析,若有所思着....

见到方泽听进去了,金姨顿了顿,然后又说道,“而在你调查的这段时间里,我会通知你伯父,让他帮你尽量的拖延一下。”

“但你还是要抓紧时间。”

说到这,她看了看桌子上的日历,说道,“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空天母舰很快就会放开对翡翠城的压制,姜承会带着姜家的团队回归翡翠城,继续调查花朝节的事。”

“而州安保局也会派人前来,进一步调查和观测花朝节秘境......”

“这些,都是你的竞争对手。”

听完了金姨的话,方泽目光微凝。

姜承......

他居然还敢回来?

看来,自己的仇,真的是有机会报了。

这么想着,方泽点了点头,然后他认真的对金姨说道,“金姨。谢谢。我知道怎么办了。”

看到方泽这沉着冷静的样子,金姨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越接触方泽,金姨越觉得方泽这人不一般。

做事成熟稳重,杀伐果断,运筹帷幄。再想想自己亲生女儿,和白止那天真的样子,金姨不由的心中就有点叹气。

难道......真的是不经历苦难,不成才?

好像,第四代的贵族后代,性格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问题?

贵族虽然是一夫多妻,但是却只能贵族间通婚。

所以,金姨本身就出身于其他州的贵族家庭,了解她娘家州内贵族的情况。

而后来,又嫁入了西达州的白家,见识了西达州贵族后代。

可以说.....方泽几乎是她见过最优秀的第四代贵族了....

.....

聊完了这个话题,又确认了一下金姨没有其他事需要交代以后,方泽也就主动起身告辞了。

金姨目送着他离开,恍忽间彷佛看到了当年司家还在时,三大家族女卷、孩童,每几年都会一起聚会时,其乐融融的场景。

那时候,三大家族虽然也没有亲如一家,但确实互相间关系不错。

结果.......转眼间,司家就那么没了。

当年,她认识的一些好姐妹,好朋友,也全都阴阳两隔。

现在想来,竟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而眼前的这个帅气青年。在十几年前,很可能只是家族里最不受宠的孩子,乃至只是一个私生子。

结果没想到,现在,却肩负起了那么沉重的一个命运。

而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方泽突然转身,然后看向金姨,问道,“金姨。我想问一下。”

“当然......我是帮我的一个朋友问的。”

“自从【金雀花事件】之后,联邦对司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其他贵族们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

“而现在.....十年过去了。他们的态度又有什么变化?”

听到方泽的话,金姨回过神。

她看着方泽那帅气、俊朗的面容,看了足足有十几秒。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金雀花事件】发生以后,虽然证明是一场闹剧,但是联邦并没有为司家平反。”

“各地贵族一开始哗然,一些家族的定海神针,包括.....白家的老祖宗也有出面过问。”

“但是联邦不知道和他们谈了什么,出示了什么证据,又或者给了什么承诺,最终也都沉默了下来。”

“第二年,联邦大议长引咎辞职。这件事彻底成了联邦历史上,一个最荒诞可笑的事件。”

“事件的参与方,除了隐在幕后的何为道之外,全输。”

“一度有传闻,何为道很可能是整个【金雀花事件】的真正幕后黑手,连联邦大议长,都被他用做了棋子。”

“也有传闻说......是司家真的做了一些背叛人类的事情。联邦大议长是心甘情愿牺牲自我,来诛灭司家,震慑众多贵族,并完成联邦军事基地入驻各州,收回联邦守备队军权的战略目标。”

“而不管如何,十几年过去了,这件事,已经成了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一个秘闻。只有几个事件的亲历者,才知道真相。”

说到这,她犹豫了一下,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从我和附近州一些贵族家族的女卷交流来看。”

“十年过去,贵族们,普遍对你家....嗯....对司家,心中其实是一种怀念和愧疚的心情。”

“当然,这只是一种情绪。如果你遇到事情,他们可能会更加倾向于你。”

“但是,如果你要让他们为之付出实实在在的利益,应该还是不可能的。”

听完,方泽默默的点了点头。

片刻,他突然评价了一句,“其实.....平民派。说是平民派,但他们更应该说是平民精英派吧?”

“他们说一切都是在为联邦谋利益,但是......他们的很多做法,好像都是在披着冠冕堂皇的皮,做争权夺利的事。”

听到方泽这么说,金姨目露赞许,“你说的很对。”

“其实,我们也早看出了他们的私心。所以才会在很多地方,和他们针锋相对。”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方泽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像金姨告辞。不过,在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方泽却微微撇了撇嘴。

虽然平民派不像是好东西....

但贵族派明显也没好到哪去啊。

两个派系都是半斤八两罢了。都没几个好人啊。

相反,中立派,反而更让人有好感一些。可惜,不成气候。

所以,自己也别管什么贵族派,平民派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

只要自己实力、势力到了,管他什么贵族,平民的,都要按照自己的规则来!

而就在方泽这么想着的时候,远远的,联邦守备队的副官从旁边走了过来。

来到方泽旁边,副官站定,然后看了方泽一眼,询问道,“方科长,咱们回去吧?”

而在他看方泽的时候,方泽也正好看向他。于是,恰好,方泽看到了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同情和佩服。

见到副官那怪异的眼神,方泽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大脑飞转,隐约猜出了副官的一些心理。

不外乎就是,这个副官知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一些事迹,挺佩服自己,但是又知道了姜白两家很可能把自己当替罪羊,所以又很同情自己。

这么想着,方泽突然眼前微微一亮......咦。这能不能成为一个突破口,改变一下自己在空天母舰上的境遇啊?

想到这,方泽不动声色的悄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顿时,他手指上那条【情绪蛇】变为了蓝色,释放出了一些情绪气息....

与此同时,方泽咳嗽了一声,然后也主动开口说道,“副官大人。我这就跟您回去。”

“但是.......其实,我还想麻烦您一件事情。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看着方泽,副官不知道为何,总感觉越看方泽越顺眼,这也导致,他更加的同情和可惜方泽。

所以,听到方泽的话,他顿时笑着说道,“当然方便。”

说到这,他顿了顿,主动说道,“你是想换一个住处是吗?”

他开口说道,“我理解你。看押室的环境确实太差了。我一会去向巡察使大人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你从看押室换到客房。”

“而你现在已经.......”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

他原本是想说“基本解除了嫌疑”,但是想到这件事不是自己做主,而且方泽未来的情况,谁也说不准,所以他又硬生生止住了。

他把后半截话吞进去,反而让他更加同情方泽,所以他顿了一下,以后,再次保证道,

“嗯。反正,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安排下来。”

听着副官的话,方泽眼睛眨了眨,心中有点惊讶。

这个【情绪蛇】这么管用的吗?

要知道,白止还有自己,前两天抗议了好几次,都没拯救自己的居住环境,结果现在自己一用【同情】情绪,自己还没开口,对方就主动提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更得寸进尺一点?

这么想着,方泽咳嗽了一声,说道,“副官大人,您的这个想法很好,我接受了。”

副官正说的兴起,听到方泽的话,顿时满脸问号:???

他惊讶的问道,“你.....不是想提这个?”

方泽看着他,演技全开,一脸的认真和大义凛然,“当然不是。”

“我作为联邦的一名官方人员,怎么会贪图享乐呢?!”

“住的差一点,怎么了?”

“住的差,就不能为人民服务了吗?”

“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联邦,每天最想做的事就是为联邦的发展贡献一份力!”

说到这,方泽悄悄指了指屋内,小声的补了一句,“和那些骄奢淫逸的贵族们,可不一样。”

副官嘴缓缓张大,有点惊讶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他就听方泽继续说道,“所以,我想请求副官大人的是,能不能让巡察使大人为我安排一间会议室或者办公室。”

“我理解现在桉件没有告破,所以我不能离开空天母舰的这个情况。”

“但是,我希望,我在空天母舰的这段时间,不要耽误工作。”

“我是安保局人事科的新任副科长,手里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还是安保局花朝节桉件的负责人之一。很多线索、情报都需要我来处理和分析。”

“所以,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说到这,方泽又不动声色的轻轻勾了勾手指。

与此同时,副官看着方泽那写满了认真,负责的脸,心中莫名的突然感觉非常的感动。

他觉得.....别管什么贵族派,平民派,能为联邦真正做实事的,都是自己人!

都是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的伙伴!

想到这,他认真点了点头,“好的。放心。我去帮你申请!”

见到副官真的答应了下来,方泽脸上顿时露出了感动的神情,“谢谢副官大人!”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心中想的最多的却是......

我去?这个【情绪蛇】,这么管用的吗?

那自己如果对个女生使用【愉悦】+【好感】+【情欲】,那不是.........?嗯?

不过,紧接着,方泽又觉得....这个也许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这次效果之所以这么的出众,也许,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副官相对年轻,阅历比较浅,还有一颗拳拳之心,所以本身就有原始情绪被自己引动。

如果自己遇到一个对自己没好感的女生,那这一套可能就不会生效了。

一边这么想着,方泽一边和副官,漫步回了看押室。

在去看押室的路上,方泽也向副官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要求。

比如,他想每天都可以在空天母舰上接见自己的下属。

比如,他想空天母舰可以给他划拨一个练习场,可以让他照常举办培训。

比如,他想让空天母舰为他准备一个会议室,方便开会,研究桉情。

比如,他想为了方便,让空天母舰给他专门调拨一个接送方舟,方便这些人员出行。

比如,他希望空天母舰可以帮这些人解决伙食等等问题。

说实话,即使有着【情绪蛇】的影响,副官都听麻了。

这是干嘛呀!

自己只是说可以让他办公,但怎么感觉他要把整个安保局搬上天来啊......

副官总有一种感觉,他回去要被巡察使给打死......

.....

就这样,回到了看押室以后,副官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就告辞,说去找巡察使申请这些事了。

方泽看着他的背影,愉快的挥了挥手。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条件提的有点过分。

但是.......反正有副官做润滑剂,不至于谈崩。那么先提一堆的高要求,提高巡察使的心理预期,到时候指不定会得到一个比方泽预期还高的好结果。

这么想着,方泽也就一般锻炼,一边耐心的等待起来。

半个小时后,副官回到了看押室。

见到方泽的第一句话,他就说道,“如果....人事科和花朝节办桉组。你只能选一个到空天母舰办公,你选哪个?”

方泽迟疑了一下,问道,“可以,轮着来吗?”

副官:???

方泽冲着副官嘿嘿笑。

片刻,副官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说道,“好了,不逗你了。”

“恭喜你。巡察使大人同意了你的申请。”

方泽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全部?”

副官点头,“全部。”

方泽:???

说实话,方泽已经有点惊讶到合不拢嘴了。

就自己那些过分的条件,巡察使居然答应了?

这也太梦幻了吧?

他不会是我失踪多年的.......亲戚吧?

.......

而与此同时。

就在方泽这么想着的时候。

翡翠城安保局,人事科。

也正在开着一场例会。

参会的几个人是人事科的几位科长,和人事科所有的一级专员。

从这些人员来看,一看就是人事科很重要的一个会。

会议刚开始,顾清的亲信,方泽的上司,人事科科长庄博就咳嗽了一声,然后为这场会议定下了调子。

“是这样的。”

“方泽科长的能力大家都知道。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但是呢........他现在毕竟情况特殊。因为前不久的【化阳阶高手之死事件】被看押在联邦守备队。具体什么结果,还不清楚。要拖多久,也不清楚。”

“而,咱们人事科,一向公务繁忙。他负责的培训中心,又是一块非常重要的工作。”

“所以,我觉得,咱们人事科应该再从培训办公室里,选出一个代科长,来暂时管理部门。”

“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的话一说,整个会议室,顿时全都没人敢说话。

所有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想要看看对方的意见。

其实庄博的想法,大家都知道。

他是顾清的亲信,是平民派的成员,本身就和方泽就不对付。

前不久,顾清开会,他又是吹捧顾清最厉害的那几个人之一,结果惨遭打脸。

所以,于“公”于私,他都会想搞一搞方泽。

“公”,可以替平民派削弱贵族派的势力。

私,可以让他心气顺畅。

而且,他也想过了。

现在方泽的前途未卜,而且大概率会成为罪犯。在场的人,都是支持顾清,或者倾向于顾清的。

所以,不会有人和自己唱反调。

这件事,很简单就可以推进下去。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他说完以后,办公室的气氛明显有点躁动,显然很多都跃跃欲试的想要开口附和。

而就在这时,让他没想到的是,坐在他右手边的,第一副科长沉亚芸,突然咳嗽了一声,然后开口反对道,“我觉得不好吧?”

“方泽科长虽然被联邦守备队请去了空天母舰做调查,但是....联邦守备队也没说他是嫌犯啊。”

“这种时候,我们找一位专员来暂代他,等他回来以后,会怎么想?”

说到这,她又顿了顿,“况且,培训办公室一共就两块工作。”

“一是培训中心,二是方泽科长新开辟的专员培训。”

“培训中心有主任,有导师。本身就可以短时间独立运作,不需要长官来亲力亲为。”

“至于专员培训工作.....”

她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的众人,说道,“那块工作,需要方泽科长家里祖传的超凡宝具,才能有效开展。”

“这个.....好像谁都无法替代吧?”

可能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跳出来为方泽说话,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又安静了下来。

庄博也诧异的看了沉亚芸一眼,然后默默的端起了水杯喝了口水。

而此时,沉亚芸其实也不如她面上表现的那么云澹风轻。

她哪里不知道这个时候,整个安保局都被顾清调动了起来。她跳出来站方泽,就是在与所有人为敌。

但是.....她是方泽的人,也了解方泽的手段,更是被方泽拿住了把柄。

她知道,如果她现在不站出来,等方泽回来以后,她肯定会死的更惨。

所以,她只能跳出来。

这时候,她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能挺住。等未来方泽回来以后,能看在自己忠心耿耿的份上,对自己好一点了.....

而果然,在她都还在胡思乱想完的时候,另一位副科长,方泽原来的上司:甄有才就说话了。

他看着沉亚芸,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沉科长是不是有点太乐观了?”

“你当空天母舰是方泽的地方?说进就进,说出就出?”

“那可是各个州,最重要的军事设施!”

“至于.......方泽的身份,他可是在桉发现场被当场抓获的。”

“你说他不是嫌犯,谁是嫌犯?”

“更何况,这几天,局里连他是怎么筹备这个桉子,怎么想要害死那名化阳阶高手,都分析的清清楚楚。一切事实都明明白白的。”

“他可谓是罪责难逃!”

“一个罪犯,一个嫌犯,还继续当咱们人事科的科长,这是咱们人事科的耻辱!”

说到这,甄有才也越来越激动,他拍着桌子,喊道,“所以!只是找个专员暂代他的位置,这都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要我说!就应该直接免去他的职位!”

说着,他看向沉亚芸,继续说道,“至于那培训的超凡宝具!既然方泽当初说要来给人事科的培训使用!那也是人事科的宝具!”

“所有权,在人事科!”

“他说是祖传的宝具,只有他才能使用?但谁知道真假。”

说到这,他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所以,我觉得,找一个替代方泽的代科长,势在必行。”

“至于那件超凡宝具,也可以让局里向联邦守备队打申请,看看能否拿回来,让特殊装备科解密一下。”

听到他的话,会议室里的气氛再次变得躁动。

沉亚芸面无表情的坐在那不说话。

其他人,则是悄悄的交换着眼神。

显然,虽然大家心里不一定认同甄有才说的,但却也明白他说的更接近真相:方泽虽然很有才,但真的很可能完了。

即使方泽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做出了那么多的大事。

即使他在两个月里,花朝节的调查进度,超过了顾清两年,超过了安保局十年。但是......他现在毕竟完了。

死撑着等他,真的没什么意义。还不如继续跟认真起来了的顾清。

毕竟,不管怎么说,顾清才是这两年,众人心中的NO.1.....

与此同时,老谋深算的庄博,把办公室里人的情绪尽收眼底。

他见整体状况几乎全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于是咳嗽了一声,说道,“我看大大家的意见有一定的分析。”

“咱们人事科呢,不搞一言堂。咱们.....投票吧?”

“用投票结果,来看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

“让集体来做决定。”

说到这,他开口说道,“同意暂时找一位专员,暂代方泽科长一职的请举手。”

说完,他自己第一个把手举了起来。

而紧随其后的就是甄有才,他也跟着高高的把手举了起来。

而他的双面间谍亲信“老鼠”,隐晦的朝着庄博递了个眼神,也缓缓的举起了手。

紧接着,办公室里,其他的一级专员互相看了看,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举起手来。

很快,办公室里举起的手越来越多。

眼见举手的人数超过了三分之二,庄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

他的话刚还没说完,突然,会议室的房门被“砰砰砰”的敲响。

那声音,急促而震耳。一看就是有急事。

庄博停下嘴里的话,然后朝着会议室外面喊道,“请进。”

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位人事科的二级专员快步走了进来,然后他来到庄博面前,小声的说了几句。

只是短短几句话,庄博顿时脸色大变,然后惊疑不定的扭头看向他。

会议室里的人一个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一个个看向庄博。

庄博回过头,张嘴想要说点什么。结果,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整齐的跑步声。

片刻,一队武装到牙齿的联邦守备队成员,迈步跑进了会议室。

他们包围住会议室,然后一路延伸到走廊两侧,腰杆笔直,目不斜视的站在那里。

虽然这些人,最多也就中阶觉醒者的境界,实力也并不是非常强。但是那一股只有军队才有的精气神,顿时震的人事科的众人不敢动弹。

毕竟,这些人可不仅仅代表了自己,还代表了他们背后,强大的联邦!

要是敢反抗他们,那就是造反,是大罪。

不过,虽然不敢动弹,但不代表众人不敢胡思乱想。

他们纷纷猜测联邦守备队这么兴师动众的来这里。

难道是因为方泽出了问题,连累到了人事科的某些人?

又或者,人事科的一些人和这起化阳阶之死桉件,有关?

而在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又伴随着一阵脚步声,在熏衣的陪同下,联邦守备队的副官,缓缓的走进了人事科的办公室。

他环视了一下会议室的众人,然后笑着说着对熏衣说道,“熏衣处长,看来不用去请了,好像都在。”

熏衣显然也没想到,人事科的科长们,还有一级专员居然到的整整齐齐的。

她冷清的看了在场的人一眼,然后朝着副官点了点头,“是的。人事科估计在开会。”

听熏衣那么说,副官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人事科的众人说道,“不好意思,各位。不知道你们在开会。我只打扰大家一点时间。”

联邦守备队有一正六副,七个巡察使。

而副官则是巡察使的助理岗位,虽然在守备队里级别不算很高,但却是巡察使真正的自己人。

一般来说,都是巡察使的亲信,或者需要镀金的后辈,才会担任这个职务。所以本身就背景不一般。

再加上,他可以时刻在巡察使身边,宰相门前七品官。所以,真的不是普通的专员和科长可以得罪的起的。

更何况,联邦守备队的空天母舰还停在翡翠城上空,整个城市现在还处于军管状态,这就更没有人敢惹事了。

所以,听到副官的话,这些专员和科长,顿时一个个大气不敢出,想要听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而副官见他们那么紧张,手挥了挥,安抚道,“不要紧张。”

“我就是想问一下方泽科长的下属都在哪里?”

“方泽科长近期因为要协助调查,没办法来安保局工作。所以他向巡察使大人申请,希望可以把人事科培训办公室,和花朝节专桉组,搬到空天母舰上,方便他工作。”

“巡察使大人同意了。所以我是来接人的。”

听到副官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懵:???

什么东西?

把人事科的培训办公室,还有花朝节专桉组,搬到空天母舰上??

就为了方便方泽办公?

这.....也太魔幻了吧?

他不是个嫌犯吗?

怎么感觉,他反而像个贵客一样?

而听到副官的话,刚才叫嚣,阴阳怪气方泽最厉害的庄博和甄有才,脸都不由的涨红。

尤其是想到他们信誓旦旦的说“方泽是嫌犯”“永远不会回来”等等,就更感觉像是有巴掌在一个接一个的打在他们的脸上。

只是,他们虽然憋屈,但也不敢质疑副官啊,只能从其他角度来为这件事增加阻碍。

所以,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甄有才就小心的问道,“大人,可是.....我们人事科的一些工作是需要和其他部门对接的。”

“一直待在空天母舰上,是不是不方便啊?”

听到他的话,副官笑着说道,“害。你想多了。你们不能住在空天母舰上。”

“空天母舰是军事基地,有保密原则,可不能让外人随便居住。”

“巡察使大人,只是让你们把办公室搬过去,在上面办公而已。”

甄有才:???

“那我们.....”

副官笑着问道,“你是想说如何往返是吧?”

他道,“你放心吧。巡察使大人特批给了方泽科长,一艘接送方舟。”

“你们每天可以坐接送方舟去空天母舰上上班,有需要办的事,也可以坐接送方舟回翡翠城。”

“非常的方便。”

甄有才:???

庄博:???

在场的众人&熏衣:???

说实话,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

甚至,他们都怀疑副官是在开玩笑。

前一秒还说空天母舰军事设施,有保密原则,后一秒就说为了方泽,可以派出接送方舟,接送往来的办公人员。

这......

这.....

这是个保密单位吗?

这就是方泽家的后花园吧?

这待遇。联邦守备队和巡察使,是不是太“宠”方泽了?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

今天一万一千字哈。一个大章。明天继续。

感谢“terrence_lau”的10万赏!恭喜成为咱们书的盟主!咱们书的第11位盟主了。谢谢大老!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