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年年盛景 > 第二百五十九章:内奸

第二百五十九章:内奸

吕安如赶紧把眼珠子按回布偶眼眶,避免鬼娃娃丧失心智乱跑。

轻抚着布偶发紫的脸颊,柔声承诺:“娃娃,你要控制恶念,努力保持清醒努力坚持学院。我一定会帮你离开鬼楼,我不放弃你,你也别放弃自己。”

一吻深深落在布偶额头,嘴唇结出层薄冰。小心翼翼地把布偶揣回粉包,放在小栾身边,委托她照顾。

艾拉有了上回的经验,这回刻意保持距离,施展暖身子的火法给闺蜜。

经过商量,由盛冥、宁光、李墨、吴昊四人先行过去检查尸体,吕安如留在原地待命。

她双手抱紧狂震的粉包,以防鬼娃娃出现变故。给粉包留出个小口,粉包内好似正在激战,震了五六分钟才恢复平静。

她提起包置放于耳边,细听其中声响。包外组员们喧嚣一片,包内安静得瘆人。

用手指轻敲敲包面,静待片刻,照旧没声音。恐惧席卷思维,心说该不会鬼娃娃恶性大发,将整包高进化生命体全吞了?

转念想想不应该啊,就算帽子、小栾、刑天全残血状态,还有满血的小红啊。

可吞噬完南柯灵魂的鬼娃娃,会不会压根没把小红放在眼里?或者小红脱离了罗莎,战斗力也很菜?

就算全军覆没,还有冲这些高进化灵魂在啊,好歹能用心语术给她报个信吧。

良久一片死寂令她太焦虑了,拉大点包口,伸手进去摸索半天,没摸到毛茸茸触感的东西。

不好预感在脑中乱窜,长按粉包提手缩小包内空间,把大件物品全推到一边,仔细搜索犄角旮旯之处。

摸遍四个角仍没找到小栾他们一点踪迹,连破布偶都不翼而飞了,光让包内寒冷温度冻得手疼。

能想到唯一的可能性乃是鬼娃娃把帽子他们吸干了,而帽子他们的亡魂拼死与鬼娃娃同归于尽,为了保护她。

百般难受涌上心头,化作酸楚弄湿她的眼眶,垂眸之际一滴泪滴落在包内。

正难受到快无法呼吸了,有个毛茸茸的小鸟脑袋蹭在她指尖上。

脑中浮现出温柔的安慰:大小姐,您别哭。鬼娃娃吞完南柯灵魂,可能因为能量非常充沛的原因吧,它没有发狂。我又给它哼唱了定魂曲,它正呆在我身边呢。

闻言,吕安如忘记责怪,把嘴贴在包口小声问:“你们都健在吧?”

小栾不住把鸟儿身子蹭在她手心,试图缓解她的难受,连声应道:在呢,在呢,都在呢。

得知大伙无恙,她这才有功夫生气,沉声质问:“都在为什么不回话啊?”

油腻声音取代温柔声音,帽子反而责怪起小栾:这小青鸾太沉不住气了,要我说啊,我们等小黑多哭点时间再暴露多好。难得小黑能为我们流流眼泪,估计以后的情绪光会被臭小子牵动了。

大爪子拨拉开小鸟,帽子用指尖轻轻划过她手心,生理瘙痒让她不得不轻笑出声。

笑过两声,她一把掐住挠她的指尖,咬牙使劲掰。

帽子发出悲惨的叫声:你没极限状态啊,力气好像变大了!我警告你快点放手啊,别玩不起啊。

吕安如充耳不闻,硬生生把指甲掰断,拿出来丢在地上狠狠踩几脚。随后拉紧粉包,换她冷落他们了,哼!

组员们欢呼够了,纷纷嚷着要去看看战利品,——巨怪的尸体。

“行,走吧。”

吕安如爽快答应,难得苦战赢得胜利,总不好扫了大伙的兴致。

“安如如,这次出任务太惊险了,等回去我们要好好逛吃逛吃,补偿下辛苦的自己。”

《最初进化》

艾拉挽起她胳膊,激动宣布:“我要把罗娜城的美食反复吃个五六天。”

“行啊,离开海底先去瀛国完成安抚躁动NPC这项任务。叶路带人临时过来支援咱们,咱们不能让他们自己回去做任务啊。”

吕安如瞟眼在和莲花搭讪的叶路,莲花早看破叶路要拉帮手的小九九,一句话没搭理他。

艾拉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提高声调严肃答应:“对哦,我们要把组员一家亲的精神发扬到底,必须帮叶路完成瀛国任务,杜绝出现过河拆桥的无良事件。”

敲山震虎之话打消掉人们想偷懒的心思,唯有齐声闷闷答应:“好的,知道了。”

听着丧气无力的回答,闺蜜两对视眼偷笑笑。

艾拉心情愈发舒畅,伸展下胳膊,道出未来打算。

“回去应该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呢,李墨说只要我不嫌弃他无父无母,他想见见我妈,提提订婚结婚的事,趁着休息把人生大事办了。”

“好啊。”吕安如欣喜应声,细问时间:“准备几月份扯证?”

艾拉扳着手指计算:“我和李墨打算先订婚,选在夏天吧,能拍出漂亮的订婚照。订完婚就不着急了,反正他那么恪守成规死,跑是跑不了的啦。所以我准备后年读完月翔中C,能升中A或高C最好升上去,升不上去就结婚吧,好好相夫教子。”

吕安如在心底默默计算时间,后年是西元2041年,未来记录的大战时间正是41年3月。

“早点办吧,别拖到后年。”没忍住,沉声道出叮咛。

艾拉察觉到闺蜜神色突变凝重,疑惑问:“为什么啊?我还想等等你呢,咱俩一起办,互送手捧花互送祝福,这样多幸福浪费啊?”

“李墨这类男人属于珍宝,你看凤梦择偶标准定得多像李墨啊。当然了,凤梦不可能和你抢,万一别的女人发现这个大珍宝,耍心机把他抢走,到时你哭都没地方哭。”

吕安如随口道出理由,话在旁人听来纯粹瞎扯,在喜欢脑补剧情的艾拉听来,那危机感唰唰飙升。

果不其然,红发女郎郑重赞同:“没错,回去早点扯证办酒,省得别人惦记。”

未来记忆被唤醒,一个新麻烦点随之浮现,会有内奸引爆巨怪尸体。

她顿住步子,叫停人们:“大伙等等啊,我带上艾拉和莲花过去,先确认下宝石是否得到处理。没处理之前尚有危险存在,我们人少可以及时规避。大伙别跟上来了,人多手杂。”

提出滞留建议之际,她仔细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变化。

看了一圈没找到任何猫腻,反而得到全员认同。

“好的,组长你去吧。”

“ONNK,注意安全啊。”

怀揣着困惑走向盛冥所在位置,一声枪响拉回她注意力。

猛地搞懂为什么留下的组员没有异常了,内奸在前去的四人之中呢!

心脏绷紧,大步跑到事发现场,眼前一幕让有心理准备的她也吃了一惊。

李墨单腿中弹跪在地上,宁光用枪指着他的头。

艾拉见状连忙跪在李墨身边,哑声替对象求情:“漩光殿下,李墨始终对您一片赤胆忠心。他不会做出任何害您之事,您为何这般惩罚他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吕安如悄悄靠近盛冥,低声问:“李墨要引爆巨怪?”

照理说不应该啊,李墨和宁光离巨怪很近,引爆巨怪对他和他尊敬的殿下全无好处。纵使他及时通知宁光启动防爆服,但难免有误伤。

等等,对啦!他及时通知宁光启动防爆服,最多轻微炸伤。而盛冥和吴昊全无防备,极大可能给他们造成致命重伤。

盛冥再如何快速启动风法保护罩,总归很难挡住一瞬间爆发的灾难。

“你怎么知道?”盛冥狐疑望向吕安如。

吕安如‘呃’声,错开目光,找借口胡说:“我猜的。”

护目镜还给盛冥了,否则用‘远眺到了’当借口。

盛冥没有继续多问,她却暗自做下决定,等回到夏国了,要将未来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诉盛冥。

以李墨行为猜测,未来盛冥遗漏掉关键点,李墨引爆巨怪出于为宁光考虑,并非漩天大帝。未来宝贝弟弟推翻君主制,他的处境很危险呢。

“李墨,我最后说次,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无需你替我做决定。”

宁光把枪朝前逼近一分,枪口彻底抵在李墨眉心间。

李墨面无表情地垂眸看地,一语不发,宛若命早交给宁光了,随便他如何处治。

但目光中透出未被磨灭的顽强,也表明出内心坚定不移的意念,哪怕宁光杀他,但他认定之事会做到底。

“丫头,你想办法把尸体装进包里吧。”

宁光给她甩出安排,持枪的手未动分毫,示意她去收拾,其他人负责看住李墨。

“好的。”

吕安如应声,几步走到尸体前,冲所说的原形乃是大象体积。倒比能量充沛下的千米身形小些,但同样没法装入粉包。

恍然想起帽子拥有把物件变大变小的能力,拉开粉包,用生气的语调说:“帽子,你将功补过的机会到了,想办法把尸体变小。”

帽子没回话,小栾的声音出现在脑海:大小姐,勾陈大人得知您许诺赞赏卡送给组员,他深感郁闷。他说他自闭了,没有活下去的斗志。

吕安如心累地闭闭眼,低声喝斥:“帽子,我们身处海底呢,你快点办正事啊,有账回去慢慢算。”

下秒,脑中出现小栾似乎很难以启齿的声音:勾陈大人让您打欠条。

吕安如把手伸进包里用力捏捏,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忿然道:“我劝你别得寸进尺,没听过欠钱的人才是大爷嘛!我倒数五个数啊,五、四、三!”

二和一没数完,淡淡的黄光从粉包飘出笼罩住尸体,巨怪变成手臂长短。

吕安如俯身抓住巨怪被冻裂的半条腿,倏地碎石狂落,有个龙身白翼的怪物从高空冲来,爪子照准她右边臂膀扣下。

她本能前滚翻躲开对方的突袭,但对方速度比她快、且准头足,一击不成、再来一击,打得她措手不及。

艾拉他们被阻隔在怪物制造的能量罩外,盛冥压住宁光要开枪的手,使出冰法。

吕安如在地上摸爬滚打,竭力闪躲夺命攻势,她必须为自己争取到冰冻破碎的时间。

躲过三回,发现对方意图在抢尸体,杀她是其次。

可她不敢抱尸体太紧,怕给其中198Z挤出来,拖动着又怕把尸体皮蹭破,瞻前顾后的搞得她各种不得法。

再次翻身,趁对方爪子没落下的空档,给尸体塞回粉包。

不过五秒左右的操作时间,对方一爪捣入她右边胳膊。她痛到失声尖叫,脑子光剩一个念头,胳膊要废了。

对方扯住她胳膊往外拽,似要生生将她撕成两半,从而叼走背着粉包的上半身。

头顶一阵重物倒塌的响动,紧接着有个巨型大鸟沉沉落下,砸碎盛冥施法冻成冰的能量罩。

虎翼兽煽动大翅膀俯冲而来,丝毫不顾能量悬殊,锋利长指夹住撕扯吕安如的爪子,用力将她推出去。

“畜生,胆敢坏我好事!”

白龙咬住虎翼兽半扇翅膀,一扭头将其扯断。

虎翼兽重重落地,生死不知。

白龙傲然走向吕安如,讥讽道:“呵,你倒挺会收拢人心。不光我哥替你卖命,刚收服二十天的虎翼兽同样愿意替你卖命。看在我哥的情面上,你交出粉包,我饶你一条贱命。”

“哦,你是腾蛇啊,你个小王八羔子还活着呢,我当你早被南柯榨成渣了。看在你哥的面子上,你给姐姐我认个错,保证以后会改过自新做个好圣兽,姐姐我就宽宏大量放你一马。”

吕安如不屑勾勾嘴角,随即做出个诡异的动作。她放弃逃跑,四肢伸展趴在地上。

“黄口小儿,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

腾蛇怒喝声,朝她甩来白色粗壮的大尾巴。

吕安如照旧不闪不躲,光用左手抱住头,感受着周遭温度升起,在心里默数数。

当她数到七时,激烈的打斗声自高空响起。

有个人从交战下方跑来扶起她,操心地碎碎念:“安如如,我通知小陈了,她马上来给你包扎伤口,你稍微忍忍哦。”

“不打紧。”

吕安如用手掸掉身上灰尘,给盛冥喊句:“小冥,抓活的。”

盛冥用土法封锁住所有可退之路,组员们靠拢过来。四十多人揍一个,结果不言而喻,哪怕腾蛇再有通天本事,照旧三分钟惨败。

陈泽金给她打完止痛针,麻利包扎好胳膊。

她让陈泽金去看看虎翼兽伤势如何,自己则来到腾蛇面前,颐指气使地命令道。

“小王八羔子,给我和虎虎认错。”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