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归黄金年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改变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改变

前世的张建国基本就是这个轨迹,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一生却是平平安安,哪怕下岗后开出租车的张建国生活也远比普通人过的好。

而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张建国的生活轨迹出现了变化,如果不是他主动和宋援朝说起这事,宋援朝还不知道呢。

“舅舅,你意思说你们新来的厂领导把你从小车班给踢出去了?”宋援朝皱眉问。

“对!”张建国神色很是郁闷,抽着烟愤愤不平道:“其实今天是我在小车班的最后一天,明天交了车后就得下放车间干活去了……。”

《骗了康熙》

说着,他伸出双手比划道:“我开了这么多年的车,这双手一直是握方向盘的,现在让我去车间开机床去?开车我没问题,可开机床往哪开都不知道,再说我都多大年龄了,三十多都快四十的人了,比车间里的普通工人年龄都大,难道还得去拜个比我年纪小的小青年当师父不成?”

张建国的郁闷可想而知,要知道作为小车班的司机在单位里可是很牛的存在,一般的工人哪怕是车间主任看见小车班的司机都要笑脸相迎。

这个时代司机可是特殊工种,会开车的人很少,而且开小车的人更少。谁家都会有迎来送往的时候,再加上一些红白事,一辆小车和司机就能派上大用处,这也是张建国在单位混的很是滋润的原因。

可现在领导一脚就把张建国给踢出了小车班,直接放到了车间,这等于让张建国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云端跌落到了尘埃。

现在的国有企业是无法开除职工的,但是可以调整职工的工作岗位。所以从这点来说张建国的岗位调整似乎没有问题,可对于张建国本人来说,这件事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张建国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下放车间等于把他的面子在全厂上下全剥了个干干净净。

再说,张建国自己也说了,他只会开车哪里会开什么机床呀?总不能找个比自己年龄小的工人当师父点头哈腰重头学吧?这样一来他更在厂子里抬不起头了。

“舅舅,你是不是得罪这个新领导了?”宋援朝忍不住问,这样的岗位调整不正常,傻瓜都能看出来这是给张建国穿小鞋呢。

当问到这个问题,张建国脸上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好一会儿才告诉宋援朝他的确是无意中得罪了这个新领导。

前些时候,小车班来了一个新司机,张建国作为小车班的老人和其他几个司机轮流带这个新人,可因为这个新司机年轻再加上性格轻浮,开车随意很是漫不经心,这对于司机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作为司机,安全第一是摆在最重要位置的,作为小车班老人的张建国对于这种情况很是重视,直接找到这个年轻司机谈话,可对方不仅不听张建国的提醒,反而出言讽刺,这一下直接就把张建国给惹火了。

当即,张建国就和这年轻人拍桌子吵了起来,越吵越凶最后还动起了手,亏得闻讯赶来的其他小车班司机把他们拉开,才没把这事闹大。

之后,张建国直接向车队长和厂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这个年轻人不适合留在小车班,作为一个司机根本没有半点安全概念,这样的司机一旦出事就是大事。

可张建国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责任心让他倒了霉,虽然厂领导表面上对他的反映表示赞同,而且也严厉批评了这个新司机,可过了没多少天上面就下达了调整张建国工作岗位的通知,随便找了个理由一下子把他从小车班的司机给调整到了车间一线。

得知这个消息,张建国顿时就傻眼了,立即找到车队长询问究竟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调整自己?

车队长似乎早就知道张建国会来,见他来了连忙把他拉到里面办公室,关上门递了支烟,这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原来和张建国吵架,并被张建国告了状的新司机居然是新来的厂领导的外甥,作为一个厂领导,把自己的外甥放到小车班用意就是给一个好位置照顾自己人,可谁想刚进小车班就遇到了这种事,这让厂领导如何看待张建国?

就这样,毫不知情的张建国就成了他们的报复对象,直接调整了他的工作岗位,由一个人人看着眼热的小车班司机直接调整到了车间一线,由开车变成开车床了。

胳臂拧不过大腿,张建国心里愤怒却根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可一旦去了车间先不说他接下来怎么工作,更重要的是车间的收入要比小车班低了不少。虽然基本工资没变是一样的,可要知道小车班是有出车补贴和额外福利的,没了这些的话,张建国等于一下子每月少了好几十元收入。

张建国可是张家的支柱,舅妈在街道工厂上班工资本来就不高,张家阿娘是一个没收入的老人,两个孩子还要读书、穿衣、吃饭,每月都要靠张建国的工资来养家,一旦失去了这些收入,原本还勉强过得去的生活一下子就变得紧巴巴了,这点也是张建国无法接受的。

“舅舅,现在这个情况,你自己又是什么想法?”事情已经出了,宋援朝也无力改变这个结局,他只能安慰张建国几句,同时听听他的想法。

“现在就两条路,一条路就是乖乖去车间,可去了车间我的面子是小,但是这工资收入就少了许多,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少了这些钱以后这日子过起来就难了……。”

抽了一口烟,张建国的心情很差,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责任心会导致自己这个结果,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就应该不管不顾才是,可现在说这些话已经晚了。

“还有条路,我这几天琢磨了好久,我打算办个长病假,自己另找出路。”张建国的烟已经抽到了最后,他把几乎要燃尽的烟头丢在地上,重重踩灭:“有句话说的好,树挪死人挪活,我又不是没本事,非得看这些混蛋的脸色吃饭。我想过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这些王八蛋看扁了。”

“舅舅,这个出路你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你舅舅我最大的本事就开车,当然是继续开车了。这几天我找了师兄弟商量了下,现在外面个人干活的不少,有些人做买卖还发了大财。既然他们能干,没理由我干不了,何况我还有开车的技术呢。”

“我们打算自己弄两辆车,开大车帮人拉货什么的,干其他的我不敢说,可干这个我心里有底。我大概算了算,如果能跑起来还是能赚钱的,至少也比窝在单位里受气强。”

“搞运输?”宋援朝之前隐隐已经猜到了张建国的想法,当他真正说出自己的打算时,宋援朝一时间沉默了起来。

“怎么?你不看好?”见宋援朝没吭声,张建国忍不住问。

宋援朝摇摇头:“这倒不是,不过这个运输具体怎么做你想好了么?这可不是在单位里开车,车子和货都是单位的,你只是开车的司机而已,一旦自己做了就要承担许多风险,尤其是跑长途的话风险更大。”

“这些我知道,我开了这么多年车也是先从开大车过来的,心里有底。再说了,跑长途虽然风险大,可赚的钱也多,我们几个师兄弟都是这行的老手,经验丰富应该不成问题。”

“那么车呢?车从哪里来?一辆车可不便宜。除了车的问题还有业务哪里来?自己干得自己找业务,没有业务也干不起来啊!”张建国是有点积蓄的,可这积蓄也仅仅只是有点而已,要买车远远不够,一辆东风卡车就好几万,这个钱张建国根本就拿不出来。

“车可以贷款,我也问过了,信用社那边有这个业务,自己出部分再贷款部分应该没问题。”

“至于业务,这个等车有了我们去跑跑,拿不到大单位的业务一些小厂子应该没问题,还有私人做买卖的,这些业务也可以有,鼻子下面就是嘴,多打听打听总能找到。”

看来张建国的确对这件事考虑了许多,而且看他的想法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宋援朝想了想点头道:“舅舅,既然你都考虑好了,我也支持你这么做,不过有些细节还是要提前考虑到,包括你和师兄弟的合作方式,大家的出资比例,利润的分配,还有跑车的业务谁负责、运输费用和路线等等,这些都要做好规划,我建议你这事不要这么急着就弄,先请长病假好好琢磨琢磨。”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不就想到你了么?援朝呀,你可是大学生,这个比舅舅强多了,要不你帮我规划规划?”

宋援朝笑着一口答应,张建国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自己当然要好好操心,而且张建国要自己搞车跑车,说起来也是物流一行,物流这个行业做好了的确是很赚钱的,可做的不好也能亏得当裤子,张建国虽然是老司机,但他却从来没直接接触过这个行业,自己给他出谋划策是理所当然的。

此外,宋援朝已经决定帮张建国一把,他不是要贷款么?贷款哪里有这么容易的?先不说得跑路子找人,就算贷到了款还有还款的压力,倒不如宋援朝直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对于张建国来说买车的钱是天文数字,可对于宋援朝来讲却不算什么,他完全可以轻易拿出这笔钱来。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