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浪迹仙武诸天 > 第447章 赔我菜园子

第447章 赔我菜园子

“傻徒弟,现在可想练剑了?”

“不想。”

“那你这菜园子就白白被人毁了。”

先前在竹林里,景舟便听到了这边的声音,却依旧走的不急,这傻徒弟不吃点亏,性子一时半会转变不过来。

姜泥死死咬着嘴唇,泪眼朦胧,蹲下身子,一声不吭收拾起被踩毁的菜园子。

“公子,他们这些人一来便嚣张跋扈,欺负小姐,还动手打人,你怎么能不帮小姐报仇,教训教训他们!”鱼幼薇在一旁愤愤不平,气的峰峦一颤一颤的。

隋珠公主听见鱼幼薇的话怒极而笑:“无知,你可知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谁?教训本宫,好大的口气!”

徐凤年被这嚣张的公主逗得一乐,从衣袖上撕下一块布,将崩裂的虎口缠住,盯着隋珠公主色眯眯道:“小雀儿,你知道这穿紫衫的家伙是谁吗?这天底下还真没有啥是他不敢做的事。你完了,这家伙可是老少咸宜,男女不忌,论本事也就只比本世子差一点,保管叫你上的了床,下不了地。”

隋珠公主踢了一脚身旁的带刀汉子,红着脸怒道:“混帐东西,还愣着做什么,将这些不知廉耻的杀了,通通给本宫杀了!”

她都用上“本宫”二字了,这徐凤年是耳聋?

还是真以为这天底下没人能制衡北凉铁骑?

她本来上武当山,是想试探一下徐骁的儿子,是否真的是草包,顺便教训一下这个敢在三年前以游历为借口拒婚,让她在皇城内沦为笑柄的徐凤年,这会儿却是真的动了怒火,连手中的一对玉珠都捏的作响。

被踢了一脚的魁梧汉子,神色一冷,望向景舟几人的眼神透露出一丝怜悯,提气抽刀,勐然前冲,两柄短刀上散着寒芒。

一向不知羞耻的徐凤年很没风范地跳到景舟身后,高喊一声:“山鬼扁他!”

这隋珠公主的身边的护卫天生神力,刀法凶勐,他这只练了几天假把式的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何况此时两把短刀上杀气外露,六岁提刀,九岁杀过人的徐凤年对此可不陌生,这是拿出来了真东西,不复先前那般戏耍于他。

这一刀,已经有了白发老魁身上的威势,硬接会死人的!

景舟右手探出,虚空一抓,风骤起,那持刀的汉子双眼蹬圆,身子不受控制朝前飞去。

下一刻“卡察”声,一袭紫影不仅仅是捏碎了持刀汉子的脖子,也捏碎了隋珠公主的气焰,自从跟在她身边以来,从未败过的东越刀客,就这么死了?

隋珠公主一时愣住。

徐凤年吞了吞口水,乖乖,他知道山鬼很厉害,可这也太快了吧?

就这么一下给捏死了?

本来他还打算着偷学两招,好早日去武帝城替老黄取过那剑匣子。

上次镇压白发老魁,山鬼好歹还用了一剑,化漫天雨水为千百剑气,这次是不是太简单了些?

那些个书上的大侠杀人不是都得弄一些惊天动地的场面吗?

你山鬼好歹也是个高手啊,就不能用霸气一点的招式?

这技术活,他世子殿下偷学不来啊!

随手将那刀客一扔,景舟缓缓道:“傻徒弟,我能护你一次,护你两次,可能护你千百次?今日是我来得巧,要是我晚来半日,你又该如何?你要一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的侍女,今日没了野狗来咬你,明日还有野猫来挠你。”

鱼幼薇抱着猫蹲下来,在姜泥耳边窃窃私语道:“公子好像说的有几分道理,你总不能一直给徐凤年当侍女吧?”

面如铺了三斤粉的老太监护在隋珠公主身前,阴沉道:“竖子胆敢对殿下无礼!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曹长卿,敢无视君王,无视朝廷?”

看清形势比人强的隋珠公主死死咬着牙,恶狠狠盯着景舟,这混蛋竟然说她是野狗,他怎么敢!

她可是公主,离阳朝最尊贵的几个女人之一!

要是眼光能杀人,自从出生就没被人骂过的公主,早已将那穿紫衣服的杀了上百遍。

一向喜欢落井下石的世子殿下又从景舟身后走出来,替景舟不平道:“无礼又能怎样?在北凉本世子就是天,死太监你瞪什么眼!瞪眼能杀人还是咋地?还想吹胡子?这可是个难事,投胎也是个技术活,你这辈子,也生不出胡子来啊~”

翻看禁书的小道士啧啧两声,世子殿下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比刀子厉害,骂起人来从不重词,人家一个太监,连顶风撒尿都困难,已经够苦的了,世子殿下还得再给人伤口上撒点盐。

可惜,此时场中情形太过凶险,有好几个母老虎,不然碰到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也得拍马屁高赞几声世子殿下这几句话骂得好。

景舟瞥了一眼脸上还挂着泪的姜泥,道:“傻徒弟,师傅再给你说个理,都说打狗看主人,但你要是拳头大了,就是因为看到了主人才打狗,拳头小了,就只能拿着委屈当饭吃。”

老太监脸色阴沉至极,天底下还没有谁敢当面羞辱他!

即便是在宫里,那些个穿官袍的,见了他不也得恭恭敬敬喊他一声“孙貂寺”?

眼前这人一剑破甲六百余,一招杀护卫张桓,他是打不过,可等他回到宫内,有千百种方法给这人穿小鞋,到时候这人再厉害,还能逃得过大内高手的围捕?

老太监刚欲劝小主子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回宫后再做打算,便看到那紫衣人朝着自己屈指一弹,一滴水珠激射而来,接着他眉心一痛,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倒下去。

在皇城内无法无天,将一众膏粱子弟打得死去活来的隋珠公主怕了,整个人往退了一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你,你要做什么,不就弄毁了一个菜园子,打了她一下吗?”见紫衣人朝她走来,从未低过头的隋珠公主破天荒示了一次弱,声带哭腔,心里更是悔恨自己怎么没多带些大内侍卫,就来了武当山。

景舟将梨花带雨的隋珠公主从地上提起来,问道:“傻徒弟,你想怎么做?直接杀了还是剁碎了喂狗?”

徐凤年长吁短叹,既担心这隋珠公主要是真死了,会惹出不少乱子,又暗骂山鬼这混蛋玩意心狠,对待这长得漂亮的女子,自然得温柔一些,你提着人家跟提狗一样,是不是有些大煞风景?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咋说人家小美人也是千金之躯,平日里哪里吃过这个苦?

姜泥从地上站起来,看向自己的便宜师傅道:“让她还我的菜圃。”

“不就是个破菜园子吗,能值几个钱,我赔!这都给你,总行了吧!”被提着喘气难受的公主,将手中那一对有世无价的玉珠一股脑扔了出去。

姜泥加重语气道:“谁要你的珠子,我要你还我的菜圃!”

“那就让她赔你的菜园子。瓜苗死一颗,就得重新栽一棵,菜园子之前是什么样子,就让她还原成什么样子,干不完不准走。”景舟手一松,隋珠公主顿时又跌落在地上,这会儿又惊又怕又受尽屈辱的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临近暮色时分,从未干过活的隋珠公主,才满脸脏兮兮,一瘸一拐从小莲花峰离去。

一向对练剑兴致不高的小泥人,翻出之前便宜师傅送她的秘籍,一板一眼练起来。

颇有仙人风范的武当掌教王重楼,站在远处目送着隋珠公主与一群护卫汇合,擦了擦汗,算是松了一口气,暗道几声无量天尊,然后敞开衣袍,这对几株狗尾巴草就是一泡憋了几个时辰的童子尿。

畅快!

从隋珠公主带人上山时他便一直尾随在后面,唯恐发生什么事,叫这祖师爷留下来的基业毁于一旦。这些年,被龙虎山打压,武当愈发没落,没了香客,下雨天山上的屋子有几处不漏水?

师傅算出武当当兴五百年,可现在山上一群道士,哪个不在念完经后翻翻地,浇浇水?

不论是北凉世子还是隋珠公主,这俩人哪一个死在武当山,他武当都有灭顶之灾,好在最后只是死了个太监和护卫。

看来也该是时候将大黄庭传给徐凤年,将担子交给小师弟了。

在小莲花峰竹林一头,又多了一处刚刚搭建好的房子,是武当山上那个辈分最高的小道士盖的。

本来小道士是义正言辞拒绝帮人盖房子的,天地良心啊,这盖房子他无需卜算,都知道动手的只有他一人。

那喜欢种菜的小泥人会狮子吼,招惹不起,那喜欢抱着猫的姑娘,从来不对他正眼看,吓人的很。

至于世子殿下,不对着他抡王八拳便已经是道祖保佑了,还敢指望着让世子给他打下手?

有这盖房子的时间,他更愿意帮山上种菜的师侄分担分担压力,去拿锄头挖点笋子熬汤喝。

但是那《金瓶史》他刚看到兴处,大郎吃了药后该如何,便没了。

书是好书,画也是好画,就是薄了点,不经看。

为了后续的书,小道士只好撸起袖子搭建起房子来,房子弄好后,又不知从哪儿抱来两套半旧不新的被褥,这才拿到了那本念念不忘的《金瓶史》后续。

第二日,徐凤年起了个大早,被虎夔吵醒的。

一肚子怨气的世子殿下心一狠,提起从听潮亭里拿出来的那把宝刀,打算去给这搅人睡觉的家伙涨涨记性,只是到了虎夔身前,看到那一根根比蜡烛还粗的獠牙,世子殿下又怕了,据骑牛的牛鼻子说,这虎夔好像比双刀老魁还要凶。

他徐凤年的刀都是老魁教的,别说是接老魁一招了,半招他都不一定能接得住,砍上虎夔一刀,被这没有人性的玩意当饭把自己吃了,他找谁哭去?

“要不是山鬼说你快下崽子了,本世子跟你没完,这次先放你!”装模作样在虎夔面前耍了两招滚刀术,徐凤年放下了一句狠话,拍拍屁股走了人。

等他回到白象池,看到姜泥在一旁练剑,这可是太阳自西边出来了。

偷学了小泥人两招貌似平平无奇的剑法,徐凤年嘲讽道:“咋在山鬼手里的连白发老魁都怕的剑法,到了你手里便变了味了?这软绵绵的剑法,连鸡都杀不死,小泥人,你是不是悟性太低,练岔了?”

“也不对,估计是你这丫头识字太少,看不懂山鬼给你的秘籍才对。上次你给本世子读那本武当山小道士都能看懂的《绿水甲子亭洗剑录》,一本书有几十个字不认识,至于那《太玄感应篇》,啧啧,一页读错五六个字,用不用本世子帮你解读解读,省的你弄错意思,把自己练死。”

以往被嘲讽一句,必定会回两句甚至三句的小泥人,好似没有听到徐凤年的话一般,这叫世子殿下索然无味,还以为小泥人转性子了,没过多久,便听到一句熟悉的话:“徐凤年你不得好死!”

徐凤年哈哈一笑,反怼道:“小泥人,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祸害遗千年,好人不长命。你放心,我这种人人喊打,千夫所指的大恶人,即便是活不了一千岁,活到一百总没问题,本世子绝对死你后面。”

又奚落了姜泥几句,徐凤年估摸着山鬼快醒了,拎着刀朝竹林走去。

老黄在武帝城到底是咋死的,死前又说了什么,他得知道。

这老仆活着的时候他没觉得有多重要,死了才觉得分量一天比一天重要。

这一日,徐凤年也没有再练刀,听到那句“给少爷上酒”时,自从吴素去世后再也没流过泪的世子殿下,哭的像个孩子。

老黄咋就那么傻呢?

以前不是逃命的时候跑的最快吗?

明明知道不是王仙芝的对手,还死战。

他宁愿老黄不会武功,不是什么名动天下的剑九黄,而是那个会和他抢肉、抢酒,还时常爱吃饱了饭,放几个臭屁,没有半点儿高手风范的老仆。

抱着酒在白象池旁傻坐了半日的徐凤年,摇摇晃晃从石头上站起来,将半壶酒倒在地上,红着眼道:“老黄,你又该馋酒了吧。你要是没钱买酒了,就夜里托个梦,给少爷说声,北凉王府内,少爷还给你留着几十坛子好酒呢。”

“山鬼说,你留了一把剑给温华,我敢说那小子看到你的剑后,高兴的一宿都睡不着觉,山鬼还说温华那小子是个练剑的料,不会让你这九剑失传,以后这江湖,也会有你的名字吧。”

“你以前总在我耳边跟苍蝇一样嚷嚷学武不吃亏,学武不上当,现在少爷告诉你,他娘的学武不吃亏,学武不上当,老黄,你听到了没!”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