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异常事物管理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羽毛!

第一百四十一章 羽毛!

干呕了一阵,赵宣甚至连胃酸都没吐出一滴来。

不过脑袋里的眩晕感,终于稍稍缓解。

赵宣擦了擦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翻回身子,靠在床上。

宋少镇在搞什么鬼?

又在床上靠了一会,脑袋里的眩晕感,才渐渐褪去。

赵宣望着窗外飘动的雪花,决定给宋少镇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我靠!?大夏天,哪里来的雪花??

赵宣跳下床,快步走到窗边,透过玻璃,看向窗外。

窗外漆黑一片,所有东西都只剩一个昏黑色的轮廓。

大片大片的羽毛,如同雪花一边飘落而下。

赵宣立刻便想到了,刘念临死前的话。

他感到一阵凉意直冲脑门,汗毛炸起。

深吸一口气,赵宣冲着窗外大喊一声:“敌袭!”

喊完话,赵宣转身回到床边,匆匆穿上衣裤,又迅速套上一双鞋,拨通了张渊的电话。

“什么情况?”张渊接起电话便问道,同时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正在穿衣服。

“看窗外!”赵宣站在窗边,透过漫天的羽毛,看向张渊的房间。

过了两秒钟,赵宣便看见张渊的窗户上的窗帘被拉开,同时听见手机里一声:“我靠!”

“别出门!我给小萝莉打个电话!对讲联系!”张渊匆匆说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不用张渊提醒,赵宣也不可能顶着这诡异的场景,跑到羽毛堆中。

赵宣回身从包里翻出对讲,挂在耳朵上。

“赵宣赵宣!”挂上对讲没几秒钟,张渊的声音便从对讲里传来,同时传来的,还有“沙沙”地干扰声。

“收到!”赵宣应了一声,示意自己已经收到。

“程舒曼!”张渊又喊了一声。

“收到。”程舒曼同样应了一声。

见两人都已经带好耳机,张渊这才出声问道:“小萝莉!门口这些鬼东西,是不是异常?”

“不是,异常在我们房顶上。”程舒曼立刻回应道。

“好,小爷倒要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张渊冷哼一声。

张渊话音未落,赵宣便看见张渊窗户上的窗帘被完全拉开。

张渊在窗户边探头探脑地看了一阵,说道:“没看见。”

赵宣靠在窗户上,望着窗外的羽毛。

按理来说,如果真有这么多羽毛,现在地上应该已经是白茫茫一片了,可是地面上却半根羽毛也看不见。

赵宣仔细盯着落下的羽毛,便发现,羽毛飘落到离地面还有十多公分高度的时候,便越来越淡,最终消失不见。

再看向其他地方,无论是屋顶,还是树上,只要距离一接近,立刻便消失在空气中。

“小萝莉!鬼东西还在不在?”张渊又问了一句。

程舒曼立刻回应道:“在!一直没动。”

“这些羽毛是幻觉!”赵宣立刻出言提醒道:“跟所有实体都没有任何接触!”

等到赵宣说完话,再次抬起头,便发现漫天的羽毛,忽然之间,全部消失。

清凉地月光和不远处的路灯,重新照亮了整个院子。

“咦?”张渊惊讶道:“羽毛没了。”

“应该是影响个人意识的幻觉。”赵宣说道

:“当你意识到它是幻觉的时候,就影响不到你了。”

赵宣接触了太多的幻境,已经算是大半个专家了,立刻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有了羽毛,张渊豪气顿生,在对讲机里喊道:“那我就出门了!”

说完话,张渊立刻推开了门,出到小院里,朝赵宣和程舒曼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你大爷!”张渊看完,一刻不停,又重新退回房间里,关上房门,骂道:“屁的房顶上!人家在天上!”

“什么鬼东西?”赵宣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鸟人!”张渊说道:“怪不得找不到痕迹,原来在天上。”

说起鸟人,赵宣第一时间便想到之前在龙巢笼子里的那个,立刻问道:“长什么样子?”

“长人脸的鸟!”张渊感叹道:“妈的!够猎奇!”

“怎么办?”除了林凌,几人都没有带武器回宿舍的习惯,现在立马抓瞎。

bidige.com

“我怎么知道!”张渊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上车!回单位!”赵宣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宋少锋说过的话。

单位草坪上的激光武器,还没开过荤呢。

“靠谱!”张渊立刻同意了赵宣的想法。

赵宣掏出钥匙,按开了围墙外面包车的车锁。

听见面包车开锁的声音,张渊果断说道:“赵宣先走,小萝莉跟上,我殿后!”

赵宣站在门边,扭开门锁,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推门,顺势蹿了出去。

一声尖利地啼叫,赵宣便听见身后“呼呼”的风声传来。

“小心!”张渊在对讲里提醒。

赵宣提前便已经想好了,需要应对可能的攻击。

不待张渊提醒,便在地上重重一踏,片刻间改变了前冲的方向,往侧面闪去。

一个白色的身影,猛地落在赵宣刚才站立的地方,随后紧贴着地面朝前滑了几米,才重新飞到天上。

四合院砖石的地板,硬生生被刮出六七道条一米多长,不知道多深的爪痕。

猛烈袭来的风,刮得赵宣的脸生疼。

赵宣这个时候,才有机会看清楚张渊所说的“长脸的鸟”是个什么意思。

一只翼展超过两米的纯白色猛禽,有些像猫头鹰,但是却明显能看出来,长着一张人类的脸!

猛禽飞到空中,盘旋了一圈,再次朝赵宣俯冲下来。

赵宣转了半个身,紧紧地盯着如同迅雷一般的猛禽。

直到猛禽距离他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赵宣才在刹那间,侧过身子,让开了猛禽伸在前方的爪子。

随后抬手握拳,顺势重重地砸在猛禽后背上。

猛禽忽然受到重击,失去了平衡,翅膀扑腾了几下,却没有重新飞起来,而是翻滚着,重重地摔在地上。

赵宣短短几个月时间,跟怪物搏斗了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已经不再是刚刚加入时候那个菜鸟,战斗力见涨。

张渊抓住机会,双手之间,一道闪电喷薄而出,正正地击打在猛禽身上,把猛禽再次打飞出去数米。

“都走!”张渊见状,立刻挥着手,朝程舒曼示意。

程舒曼反应同样很快,在赵宣把猛禽掀翻在地的时候,就已经朝着院子外面跑去。

见程舒曼开始往外跑,张渊同样紧跟在后面,

朝小院门外的面包车跑去。

赵宣一边朝外面跑,一边侧着身观察地上的猛禽。

猛禽接连受了两下狠得,白净的羽毛变得灰扑扑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死了吧?”赵宣跑到大门外,又回头确认了一遍。

这一回头,却看见猛禽翻过身,重新站了起来,抖擞一番羽毛,灰尘瑟瑟落下。

几秒钟之后,猛禽重新变得雪白,朝空中一跃,扇动两下翅膀,重新飞了起来。

“这都不死。”赵宣吃了一惊,赶在猛禽攻击之前,跳上了面包车。

张渊最后一个上到车上,刚刚把后排的车门拉好,就听见车窗外“哗啦啦”地声音。

猛禽在这时,已经扑到了面包车边上。

紧接着,猛禽直直扑到车窗上,把贴着窗户朝外看的张渊,吓了一跳。

面包车厚实的防弹玻璃经受住了考验,猛禽撞得面包车直晃。

轻易划破砖石的爪子,却没有在玻璃上留下任何一道划痕。

猛禽一击不中,在空中绕了个圈,再次俯冲下来。

这次换了个目标,狠狠地抓在面包车的顶棚上。

面包车顶棚上的装甲没事,但包在外面的薄铁皮,被像撕草纸一般,被猛禽撕下一大块来,扔在了地上。

猛禽两次攻击都未奏效,似乎不再准备继续攻击,而是抖动着翅膀,停在了四合院的大门顶上,盯着面包车。

“得想个法子,引着他一直往单位去。”张渊继续贴在车玻璃上,望着不远处的猛禽。

现在猛禽的目标是赵宣几个,还好办一些。

如果他们直接离开,而这个危险的东西并没有跟着,而是选择留在这里,那麻烦可就大了,这一片可是闹市区。

张渊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把目光落在了赵宣身上。

赵宣忽然身体一凉,转过头发现张渊眼睛翻着绿光,幽幽地盯着他。

“干什么?”赵宣打了个冷战。

“嘿嘿。”张渊冷笑一声,问道:“你猜,这车上最吸引异常注意的是什么东西?”

张渊一边说,一边开始在自己衣服上翻找起来,一边嘟囔道:“也没带个刀。”

“大爷的!”赵宣立马反应过来,骂道:“哥哥身上那是血!是血!不是自来水!”

“事急从权嘛。”张渊不以为意地撇撇嘴,问程舒曼:“小萝莉,你那里有刀没。”

程舒曼居然赞同了张渊的主意,同样在身上翻找起来。

“狗男女!”赵宣又骂了一声。

程舒曼没理赵宣,翻了一会,居然真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巧的刀来,递给张渊,问道:“刮眉刀行不行?”

“行行行!”张渊眉开眼笑的接过来,打开套子看了一眼,笑道:“能破皮就成。”

把刮眉刀放在旁边,张渊拍了拍赵宣的肩膀,说道:“同志,需要你牺牲的时候到了。”

赵宣无奈的叹了口气,接受了这个目前看起来,唯一可行的提议。

“你开车!”赵宣从驾驶室站起来,弓着身子爬到张渊身边。

“得嘞。”张渊艰难地爬回驾驶室,发动了车子,转过头看着赵宣。

“娘的!就不该信你的邪!”

赵宣拿起刮眉刀,一咬牙,在自己左手手掌上,用力刮了一刀。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