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在八零追糙汉 > 第762章不自愿但是喜欢

第762章不自愿但是喜欢

“妈妈,你也不记得我们了吗?”落落过来趴在穗子边上,哭着问她。

穗子看床边来了个粉凋玉琢的小姑娘,穿着黄色的小裙子,特别好看。

“还有我,你也想不起来了吗?”波波也要哭了。

穗子看又来了个小男孩,穿着黄色的衬衫短裤,跟小闺女站在一起,看着特别讨人喜欢。

“有点眼熟——”穗子的眼睛一直黏在俩孩子身上,她发现这俩漂亮孩子像是有魔力,越看越喜欢那种。

“妈妈不要我们了!”落落放声大哭。

她一哭,穗子的心就拧着疼,下意识地起来要抱她,她一动头就疼,嘴唇都疼白了。

于敬亭见状忙把闺女抱到她边上,穗子看儿子,他又把儿子抱上来。

俩孩子靠在她身上,于敬亭也想搂一下,见她都嘴,不敢动了。

“别哭了,我想不起来,但是我觉得我很喜欢你们。”穗子摸摸俩孩子的头,看他们哭,她的心会很疼。

“那你能不能想起我们的名字?”波波满怀期待地看穗子。

穗子看着这俩孩子的小脸,越看越眼熟,男孩像自己,女孩怎么那么像——?!

穗子看看闺女,又看看姣姣,再把视线挪到于敬亭脸上。

街熘子好像变了点模样,看着更成熟了,发型也好看了许多,没有在村里时那么凶,可是女孩为什么那么像他?!

一个想法在穗子心里酝酿,彷佛几个惊雷噼在心里。

这俩孩子,该不会是她和街熘子生的吧?!

“爸爸,妈妈不记得我们了!”落落见穗子一直沉默,扭头跟爸爸求安慰,哭得稀里哗啦。

“爸爸?!他是你爸爸?!”穗子捂着嘴,竟然是她和他的小孩!

“你强抢民女!”穗子转头向亲妈求助,“妈,我肯定不是自愿的,你带我走啊!”

“我......”于敬亭双拳紧握,本想踢输液架撒气,可见她小脸煞白,又下不去手,转身愤然离去,他得找地方冷静下。

“你不自愿谁能让你生啊?闺女,你别跟妈开这个玩笑,你要是装的就赶紧清醒,我们可受不起这么大刺激。”

“我怎么可能自愿?我就是喜欢他也不可能跟他生孩子啊,我才17......”

于敬亭听到她说不自愿,步伐都变得沉重起来了,樊煌同情地看女婿,感觉他后背都写着丧里丧气四个大字。

但是听到喜欢他三字,于敬亭瞬间不丧了,站在门口竖着耳朵听。

“你今年都快25了,你不是17啊,这俩孩子是你和敬亭的龙凤胎,已经上幼儿园了。”

“我嫁给于铁根了.......他今天还揪我辫子来着.......”

穗子俨然是受到了巨大打击,捂着头,她觉得头很疼。

“病人需要静养,暂时不要刺激到她,先让她静静吧。”医生提议。

众人都出去了,事发突然,得商量个对策。

穗子看俩小萝卜也被抱走了,心就跟空掉一块似的,想让俩孩子留下,又不好意思开口。

病房里就剩下穗子一个人了,她躺在床上,病房里空荡荡的,她心有些慌。

biquge.name

她努力地想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但是一用脑就很疼。

她不能思考,只能一个人躺在那,独自面对恐惧。

心里又委屈又害怕,这里的人和事都让她觉得很陌生,就连医生说话的口音都让她觉得很奇怪。

天已经快黑了,这病房里就她一个人,她也不敢起床去开灯,自己缩在床上,支着耳朵听着外面的一切动静。

有点风吹草动她就紧张。

隔了一会,陈丽君进来。

“穗子,你好点没?”

“妈,我想回家。”

陈丽君叹了口气,看着少女感十足的女儿,心里百感交集。

之前她总觉得女儿太过成熟稳重,让她没有做母亲的成就感。

现在突然成了少女了,陈丽君又觉得女婿太可怜了。

从知道穗子记忆回到17后,于敬亭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问了大夫几个问题后就出去了。

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樊煌怕他情绪激动惹事,找了俩人跟着他,这会还没回来。

“穗子啊,你现在先养着,大夫说你还得观察几天,孩子我帮你带着。”

穗子抿着嘴不说话,突然,她的视线落在陈丽君的肚子上。

“妈,你怎么胖了?”

“哎......”陈丽君表情更沧桑了。

她现在都不敢告诉女儿自己怀孕的事儿,唯恐再刺激到穗子。

17岁的穗子可不似之前那般成熟,她敏感脆弱又胆小,哪句话说不对了,她会暗搓搓的记仇很久的。

“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如果渴了就跟我说,大夫说你要晚点才能吃东西。”

陈丽君折腾了一天也有点疲惫了,半靠在穗子隔壁床,孕妇的体力总是不大好的。

穗子觉得母亲也很陌生,她比“昨天”好看了,可是肚子也胖了,想到之前站在母亲身边的那个陌生叔叔,穗子的心越发不安。

大家都说她已经是个有家的成年人了,只有她自己不记得。

她就像是这世界的过客,所有人都在其中,唯有她刚好路过。

她想跟母亲聊聊天,可是陈丽君坐在那也不说话,看着很疲倦的样子,没一会就睡着了。

病房里安静的空气都似乎要凝结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穗子鼻子酸酸的,眼泪偷偷往下掉。

灯开了。

她转身,于敬亭拎着一兜吃的站在门口。

“别怕,我送了东西就走。”于敬亭走过来,把食物放在桌上。

“你手怎么了?”

“你哭什么?”

俩人一起出声。

于敬亭的拳头青紫一片,看着还挺吓人的。

“没什么。”他满不在乎地甩甩手。

他媳妇把他忘了,这肚子火没地方撒,他又跑到看守所,把樊莉莉的俩后牙打下来了。

不仅以后没有门牙啃麻辣鸭头,咬排骨的牙也不给她留,太气人了。

“你是不是又出去打架了呀,你怎么总这样鲁莽啊?”穗子抓过他的手,条件反射地吹吹。

吹完了又觉得不大对劲,她干嘛要对街熘子这么好呢,他还揪她辫子呢。

“得了,别哭了,不想见我,我不在你跟前晃悠就是了,我就在门口,你有事喊我一嗓子,我能听到,别自己闷着哭啊。”检测到你的最新阅读进度为“第753章触目惊心”

是否同步到最新?关闭同步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