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海上升明帝 > 第677章 三桂

第677章 三桂

西安。

这座曾经的十三朝古都,早就王气散尽。

吴三桂虽然占据着八百里秦川,可如今的局势他也丝毫得意不起来。

“王爷,李国翰又派人来求援了,说王爷再不带兵救援,他们真就要全军覆没于褒城镇了。”

游击胡心水进来向吴三桂禀报。

吴三桂却只是冷哼了一声。

这位名动天下的关宁大帅,其实今年也不过三十六岁,跟多尔衮一个年纪,比绍天帝朱以海也就大五六岁,比三十四岁自缢的崇祯其实也仅小两三岁而已。

出身将门,善于骑射,有父亲吴襄、舅父祖大寿这两尊关宁军的领军人物做靠山,吴三桂很早就已经崭露头角。

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除了出身还有几分运气,更少不得他的本事。

只是到如今,吴三桂也万分的迷茫了。

“王爷,北京又来人了。”

“人呢?”

“已经被孟乔芳迎进他的总督衙门了。”右营游击夏龙山进来禀报。

吴三桂眉头皱起。

“这个姓孟的越来越过份了,”胡心水直言。

孟乔芳是陕甘总督,吴三桂是平西大将军,本来吴三桂被封为云南王,朝廷先前许诺等吴三桂打下云贵川后,把云南划给他镇守开藩。后来战事失利,北京甚至还加码,承诺把云贵两省一起划给吴三桂。

吴三桂倒是挺兴奋,可结果并不如人意。

汉中阳平关对战张献忠,本来已经是要瓜熟蒂落,马上就能灭了张献忠然后顺势入川,再直下云贵开藩设府,永镇西南。

谁知道最后张献忠确实是被鳌拜杀了,但李国翰他们却在汉中大败,损兵折将不说,还丢了几乎整个汉中。

好看的言情小说

连马科、白广恩这两降王都被杀了。

退守褒城镇,守住了关中通往汉中的褒斜道,吴三桂也是赶紧就去救援了,可前前后后打了一年多,楞是没打赢。

不仅没能解围,吴三桂还在秦岭山里,吃了好几次伏击埋伏,损兵折将许多,尤其是在去年的青桥驿之战,被朱以海收为义子的原张献忠义子朱定国,带兵翻山越岭,居然绕过了李国翰和鳌拜,有如神兵天降般的跑到吴三桂的身后,袭击了他的辎重部队,把他携带的军资全烧了。

这不仅是吴三桂的军粮,也是他运去给李国翰的。

军粮被烧,甚至运输的铜料,准备运到褒城镇铸炮守城的,也被夺了。

朱定国还烧了栈道,要让吴三桂有来无回。

也幸得吴三桂强悍,麾下也是猛将如云,双方在山里大战数场,最终吴三桂损兵折将,好不容易才脱困回到长安。

李国翰在褒城镇城头盼星星盼月亮,可最后吴三桂的援兵前锋旗帜都已经在几十里外,他都能在城头上看到了,但就是没能过来。

最终吴三桂无功而返,损失无数粮草器械还有铜料、火药铅子,甚至还损失了几万民夫。

最后朱定国驻守李国翰身后的青桥驿,反而用缴获来的铜料在那里铸炮,又把俘来的民夫在那里加固青桥驿,使之变成了青桥堡镇。

鳌拜也只得退守北面的留坝县城,守在山里为吴三桂把守大门,防止明军杀到关中去。

李国翰被抛弃在汉中盆地边缘,被重重包围着,虽然凭着坚城险要,坚守了这么久,可却早成一个无法脱困的死棋。

吴三桂吃了数次亏,尤其是青桥一败的大亏后,现在根本就再没打算去救李国翰了,更别说夺回汉中,打下云贵川这事。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稳固手里的八百里秦川,如何守住关中四门,经营好这一亩三分地,其余的根本顾不上。

关中四塞,四大门户,虽还在他手上,可除了武关,其余三门外现在都被明军堵着。

西面大散关外,是明陕甘行营的朱鹏飞和巴蜀行营的张世鹏两支大军。

西北萧关外,则是陇右镇贺弘器、河西镇米喇印、陕北镇王永镇这几路人马,盘踞在渭水以北,陇山以西,黄河以东的这片地区。

吴三桂派了几员关宁军心腹大将,分别去守平凉和凤翔。

南阳、商州还在,倒是让武关还算安全,可随着郑州洛阳陕州的丢失,潼关以东,尽为明有,吴三桂又不得不屯兵守卫潼关。

现在唯一还让他能够松口气的是山西和湖北还在,若是这两地丢失,那关中就彻底失去两翼护卫,彻底成死地。

可是如今的形势下,山西也许还能再坚守,可湖北、南阳又还能守几天?

南阳被援许久,襄阳也向他派了多支求援信使了。

偏偏这种时候,吴三桂还是个客将,跟地主陕甘总督孟乔芳冲突不断。

孟乔芳是深得鞑子信任的汉臣,入了汉军旗,也很有能力,不论是在朝中,还是此前击败高斗枢、贺珍的十万会攻西安的联军,表现都极好。

吴三桂也有意拉拢,但孟乔芳却对他保持距离,甚至很不客气。

都他娘的是降清的明臣,你他娘的天天拿副看汉奸的眼神看老子,装什么大尾巴狼?吴三桂毕竟也年轻,几次之后,越就越发的不满起来。

现在北京朝廷来使,却先跟孟乔芳密会,引的吴三桂越发的不满甚至是不安起来。

当初降顺,又引清军入山海关,还为清军征讨李自成,又打张献忠,可如今倒落的个里外不是人,进退两难的地步了。

心怀不满的吴三桂到午后,才见到北京来使。

一个镶黄旗的二等侍卫,带来摄政王和朝廷旨意,要求吴三桂立即率兵出陕,汇合湖北之兵,先解南阳之围,再救颍州。

还要求解围后,让他就此移驻襄阳,分兵守南阳、郧阳。

颍州勒克德浑脱困后,则带兵回关中长安休整。

听到这命令,吴三桂气的差点撕了命令。

他面色铁青的接下命令,然后第二天就对外称突发疾病,病情严重,已经无法下床。

吴三桂这突然病倒,其麾下兵马自然也就无法移动出兵。

孟乔芳上门探望,可被吴三桂部将挡下,说是病情严重,见不得人,必须避风避风避人在密室隔离治疗。

孟乔芳赶紧让使者回北京禀报。

北京那边。

代善突然病逝,济尔哈朗独自摄政,朝中局势也是再次动荡起来,朝廷一边忙着为代善办丧事,一边又开始密议迁都之事。

可迁都之议虽然得到不少王公贝勒同意,但往哪迁又一时决议不下,好不容易大致议定先迁到关外承德,但是中原这摊子怎么办,总不能就一走了之?

济尔哈朗也是忙的焦头烂额,还指望着关中的吴三桂能够给他分担些,若是能够出兵解救南阳、颍州就更好了,谁知道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吴三桂这是拥兵自重,他想做什么,想谋反吗?”

济尔哈朗气的拍桌子。

满达海和尼堪都赶紧劝抚。

骂归骂,可骂完了还得面对。

此时鞑子已经是狼狈万分,吴三桂算是难得的一支还能战的军队,此时也不能得罪。只能先记在账上以后再算。

“我建议干脆把湖广给吴三桂,让他移镇湖广,在襄阳或荆州建藩开府,就封他湖广王。”新袭礼亲王的满达海提议,虽然父亲刚死,可现在也顾不上守丧这些,而且满人也没这种丁忧的规矩。

做为辅政王,满达海也离不开。

“不妥。”尼堪赶紧反对,他也是辅政王,是褚英第三子,封和硕敬谨亲王,将近四十岁的他,也是战功赫赫的宗室名王。

比起才二十多岁的堂弟满达海,他经验更加丰富。

“此时若改封吴三桂为湖广王,还让他移驻荆襄,只怕吴三桂就会一直称病不出了,逼急了,搞不好还要反,甚至是投明。

朝廷可经不起吴三桂反叛了,必须得笼络。吴三桂称病,明显是不愿意去湖广,朝廷得多给些封赏交换才行。

我建议朝廷可以直接下旨,恢复吴三桂平西王爵位,并把关中直接赐封给吴三桂镇守,许多在西安开藩设府,陕甘汉中的税赋,皆赐给吴三桂,给他承制封拜,节制陕甘文武,统带兵马之大权。”

满达海认为给的太多。

不过济尔哈朗直接点头,“这个时候了,也确实讲究不了太多了,只要能安抚吴三桂,调他出兵,这些都可以给他。”

“最好是把孟乔芳调离关中,以示朝廷诚意。可让孟乔芳改任湖广总督,再把大同降将杨振威、王辅臣,还有孟麾下的关中将领张勇、赵良栋等也都调去湖广。”

“先想办法让吴三桂出兵,然后解南阳、颍州之围,解围后,勒克德浑先退到南阳襄阳一带休整。”尼堪认为,直接放弃湖广是个错误,太过草率。

大清守住荆襄,才能护翼关中,关中稳固,才能保山西安全。

而山西安全,大清才还有一线希望。

荆州、武昌、襄阳、南阳、西安、潼关、蒲州、太原、大同、宣府、顺天、保定、天津,这些地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

必须得守,誓死守卫。

守住湖广关中山西河北,大清就还有机会,否则就算迁都,也将大势已去,再难回天!

“我愿意亲自去襄阳督战,退无可退了,唯有一战!”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