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模拟人生:皇帝养成计划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父慈子孝

第一百八十四章 父慈子孝

完颜宗翰一行马不停蹄的追出数十里,结果却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眼见着天边已经泛起了一抹鱼肚白,完颜宗翰才挥手止住了紧紧跟在身后的骑兵队伍。

完颜宗翰打马在官道上徘回了良久,微眯着双眼,沉吟了一会儿,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中计了。”

完颜宗翰说罢,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连忙带人原路返回,向五国城狂奔而去。

一个时辰后。

辰时时分。

刚刚返回五国城的完颜宗翰,立刻让人发下海捕文书,书中更是直言不讳的说到:“成功捕获赵佶与赵桓者,官升三级,赏千金。”

其实赵佶父子对金国的政治意义要远大于实际意义,他们的存在几乎不能带给金国丝毫的威胁,然而金国却仍旧耗费了大量人力去追捕二人,其主要原因在于,金国需要借助二人的影响,来向世人证明金国的强大,并借此时刻提醒宋人,你们永远不是金人的对手。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只要赵佶二人还在金人的手中,宋人便会时常想起靖康之变的惨状,从而在面对金人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不可与之力敌的错觉。

刘辩一行纵马沿着官道狂奔了一夜,直到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刘辩才在赵佶的百般哀求之下,下令前往官道旁的密林中暂作休整。

望着被折腾的颇为狼狈的赵佶,刘辩眼中尽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与轻蔑,心道:“若非这个害人不浅的废物,朕又何须这般畏首畏尾?”

从前刘辩对赵佶的了解,大多只存在于赵桓的记忆里,然而在经过一夜的奔逃之后,与赵佶同乘一骑的刘辩终于对赵佶有了一个进一步的了解。

赵佶不仅身体素质极差,他的心理素质更是差的不行,二人同乘一骑奔逃了一夜,而赵佶就好似唐僧念咒一般,在刘辩的耳边念叨了整整大半宿。

赵佶说了一堆车轱辘话,大多都是诸如:快快停下,歇歇再走,朕的骨头都快被颠散架了之类的屁话。

刘辩对赵佶的厌烦程度,几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直接将赵佶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不管不顾的一味纵马奔逃。

当天亮之后,刘辩担心白天赶路恐会暴露行踪,于是不得已才做出了进入密林暂作休整的决定。

刘辩轻轻一跃,翻身跳下马来,旋即背负着双手,站在一边,望着将整个身子趴在马背上的赵佶,道:“父皇在此稍候片刻,儿臣带人去打些野物,供父皇充饥。”

刘辩说罢,根本不等赵佶回话,便带着高宠和宇文成都转身向密林深处走去。

赖在马背上一动也不动的赵佶,见状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当即十分笨拙的滚鞍下马,落地之时,还不慎摔了一个狗吃屎。

别看赵佶总是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然而一旦直面生死之际,他却跑得比谁都快,如今置身于野兽横行的深山老林里,他深知必须紧紧跟在刘辩身旁两位勐将的身边,方能保全性命。

望着满脸疲惫的赵佶,刘辩本着赵桓记忆中那一丝仅存的父子之情,有心劝赵佶在原地等候自己,结果未及开口,便听赵佶以近乎于哀求的语气说道:“我等只有区区五人,也实在吃不了多少东西,打猎无需五人同去,不如留朕与展护卫在此看管坐骑,皇儿与二位将军快去快回,只需打些野兔充饥即可。”

刘辩闻言,立时便不高兴了,他本就对赵佶感到十分的厌恶,如今见他仍旧一点没变,还是从前那副自私自利的模样,若非模拟器的任务中有硬性规定,要求必须将赵佶带回襄阳,否则,刘辩又哪里会去理会他的死活?

刘辩闻言重重的冷哼一声,道:“若是还能继续走,便跟我们一起来,若是果真累了,便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刘辩说罢,根本不给赵佶开口说话的机会,转身便走。

宇文成都三人见状,连忙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宇文成都是刘辩的伴生名将,他对刘辩的命令自然是无有不从,而高宠亦是刘辩通过模拟器召唤出来的勐将,他的初始忠诚值是100点,因此亦会不折不扣的遵从刘辩的命令,或许偶尔会提出质疑,但是,若见刘辩态度坚定时,他便会暂且放下心中的质疑,暂且遵从刘辩的命令。

展昭则是随大流,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随刘辩一行向密林中走去。

望着一言不合便撇下自己,转身向密林中走去的好大儿,赵佶顿时露出了一抹生无可恋的表情,在原地暗然神伤,呜咽了几声,旋即强撑着疲惫的身体,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沿着布满荆棘的山路向前走出了数里,就在赵佶又一次犯浑,想要坐下休息之时,却听前方忽然传来一声令人心季的兽吼。

赵佶被吓得心头一颤,蹭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抬头四处打量了一番,当他看清声音传来的源头之后,忽的惊叫失声道:“大虫!”

赵佶说罢,当即撇下刘辩四人,转身便跑。

这一刻,赵佶忽然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年迈的身体犹如返老还童一般,身轻如燕,健步如飞,顺着颇为陡峭湿滑的山路,发足狂奔。

本能的反应,却将赵佶自私自利的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无能且自私之人最为致命,饶是一向对他印象还算不错的高宠见了,都不免对其生出了一丝鄙视之心。

望着赵佶狼狈逃跑时的背影,刘辩不屑的撇了撇嘴,道:“真是毫无自知之明啊。”

当前的情况是,一旦刘辩四人出现意外,则赵佶必定难以独善其身,运气好点是被金人抓回去,继续忍受圈禁之苦,运气差点便是与自己一样,最终成为林中野兽的盘中餐,而赵佶明知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却仍旧做出了转身逃跑的选择。

小书亭app

他也不想想自己这一副老胳膊老腿的,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大约过了一炷香左右。

刘辩四人的身影依次出现在了赵佶的视线里,望着将一只白额吊睛勐虎扛在肩头的宇文成都,赵佶险些激动得哭出声来,他不顾身体的疲惫,连滚带爬的来到宇文成都的面前,有心伸手拍一拍宇文成都的肩膀,对其勉励一番,然而当他看到宇文成都对自己表现出的那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时,他顿时转移目标,一把抱住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刘辩,用近乎于训斥的语气对刘辩说道:“皇儿身为九五之尊,岂可以身犯险?如若遭遇不测,为父又当如何自处,难不成还要为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赵佶自知理亏,于是开始跟刘辩打亲情牌,试图以此来唤醒刘辩心中仅存不多的父子亲情。

然而刘辩在闻言之后,只是默默地将他给推到了一边,旋即架起篝火,与宇文成都三人自顾自的忙碌了起来。

赵佶见状,尴尬一笑,旋即自告奋勇的前去拾取干柴,以备不时之需。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