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带着骑砍称霸权游 > 第一百二十章 两路攻入西境

第一百二十章 两路攻入西境

整个晚饭的时间,亚瑟都是赫伦堡里大大小小贵族们的关注重点。

众贵族们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龙、亚瑟,以及坦格利安成员的种种传闻。

灰金发色明显和坦格利安血统有点差距,但也不是不可能。

坦格利安是瓦雷利亚人中的四十个龙王家族之一,自然有着瓦人的一般特征:紫罗兰和靓蓝色的眼瞳、白金或银金的发色。

这个相貌特征,常见于东边的瓦兰提斯等地,那里有大量的普通瓦人后代。维斯特洛也有不少的普通瓦人家族,如潮头岛的瓦列利安家族。

发色并不能完全彰显血统,如先王劳勃,他的祖母是纯血坦格利安,但劳勃的父亲、劳勃三兄弟都没有银色头发。

但是劳勃的二弟,史坦尼斯却继承了瓦雷利亚的紫蓝眼瞳,二鹿的瞳孔是蓝色的。

亚瑟的黑色瞳孔就明显是遗传自布雷肯血统了。

石篱城的主人和他们的分支家族成员是西大陆上不多的几个黑发黑瞳贵族。

至于五官相貌,亚瑟倒是和龙家人对得上。

浓眉深目、高鼻薄唇,即使隔着很远,也能感受到他异于常人的英俊。

坐在亚瑟身边的珊莎就更能感受到这一点了。

她正用叉子插了条烤的焦黄的小鱼,小嘴轻咬,在鱼身上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

当然,吃一口她就看一口,哦不瞥一眼身边的亚瑟。

自数月前的比武大会上被献花后,珊莎就对这名英俊的河间小贵族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她决不承认着只是因为一张脸就能将她迷的神魂颠倒。

在亚瑟和艾莉亚将她从红堡里带出来以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她甚至还能记得此人抱着她趟过红堡下水道时所有细节。

那强劲有力的胳膊、温暖宽厚的胸膛、如最杰出艺术家雕刻出的完美侧脸,当时就让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有这样的可人儿相救,在红堡里受点苦算什么?

何况他还将自己的杀父仇人给暗中处理了。

是的,在珊莎心中,乔佛里的“意外被撞死”就是亚瑟送给她和史塔克家的礼物。

乔虽然暴虐无道,但毕竟是个国王,被人杀死是不体面的。用野猪撞死这种说法,既让史塔克们报了杀父之仇,也让拜拉席恩家族保留了一丝的颜面。

想到这里,珊莎又对身边的这人多了一丝好感。

河安夫人看着眉眼全是身边亚瑟的珊莎,轻笑着摇摇头。

严肃的赫曼·陶哈注意到了这点,用餐布擦了擦嘴,出言问道:“夫人为何发笑?”

“不为何,想起了高兴的事了。”河安夫人颔首答道。

干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亚瑟的印象中,自己只是吃了一条大鳟鱼、四五条小鱼、十块面包和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两倍麦酒,众人已经吃晚饭溜了。

由于城堡里粮食的不足,贵族们食谱也变得向小麦、南瓜等物靠近。但好在庞大的神眼湖就在城堡南侧,所以鱼肉就成了嘴刁的贵族们唯一的选择。

见众人都已经吃完了,只是八分饱的亚瑟也不好意思再吃点,于是也擦了擦嘴,返回自己卧室准备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可是要连续赶路,不补足精力是不行的。

只是没想到史塔克小姐居然也跟了进来。

“呃,我想和你说点事。”

亚瑟问道:“什么事?”

然后他打发仆人梅丹离开这个房间,去弄点热水让他洗脚。

珊莎眼神有点躲闪,她坐到藤椅上后,不安的小手又是撩头发,又是整理自己的领口,好一会儿才想到一个正当的理由:

“我们商量一下如何找到艾莉亚吧?”

亚瑟看出这位美人先进房间后想的理由,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自君临城外的火烧营地后,艾莉亚和她的冰原狼就消失了。

当时亚瑟以为她沿着国王大道走了,就没有派人细细寻找。等到他孵龙归来,却发现艾莉亚并没有出现在赫伦堡。

“我们发布了悬赏令,让寻找到妹妹的人将她带到赫伦堡或者奔流城,可是并没有丝毫的消息,她仿佛从河间地消失了一样。”

珊莎一打开了聊天的思路,就开始絮絮叨叨说话。

她也确实喜欢和亚瑟说这些心里话。

从北境来的几个小姐妹要么被金袍子杀了,要么被红堡拘禁了,这让她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倾诉的对象。

亚瑟回忆了一下,“艾莉亚应该没有危险,只是她被一些人带走了,所以踪迹消失了。”

河间地的乡野中,无旗兄弟会的势力正在快速扩大,除了鱼狼联盟和狮家军队,就数这个贝里伯爵带领的民间实力最强。

没出意外的话,艾莉亚应该被这群人找到了。

而无旗兄弟会中的骨干成员就是君临执法队,他们奉艾德公爵的命令行事,对史塔克家的人没有恶意。

“是谁带走了?她是我父亲死后见到的唯一亲人,我很牵挂妹妹。”

“贝里伯爵或者红袍僧索罗斯,这两人性格都很不错,你妹妹没有什么危险的。”

亚瑟也坐到了房间里的另一把藤椅上,然后自然而然地拉起珊莎的右手。

“你不用担心艾莉亚,她自己也喜爱冒险,在外面流浪反而成全了她的夙愿。”

和两姐妹的姑姑莱安娜一样,艾莉亚最喜欢的反而是各种知名骑士的流浪冒险故事。

“我就是有点想她。”珊莎嘴里说着想妹妹,脑袋却很诚实地靠到了亚瑟的肩膀上。

夜幕已然降临,石砌的房间里被黑色笼罩,只有一盏昏黄的蜡烛独力对抗着漫天的黑暗。

在这样的氛围之中,人类确实很容易抱在一起,相互寻求安慰庇佑。

亚瑟也很上道,左手从珊莎背后绕过去,抚上了她的左肩。

暧昧不知从何处开始出现,迅速地蔓延到了整个房间里。

这让两人的心跳陡然加快,珊莎觉得自己的脸蛋一定很红。

气氛都烘托到这里了,不发生点什么也说不过去。

于是亚瑟将靠在他肩上的脑袋板正,仔细端详了两眼。

这是一副已经张开的美人面孔,靛蓝色的瞳孔里如同大海般吸引着人,精致而高挺的鼻子足以让手指滑滑梯,红润的嘴唇更是让人想一探究竟。

珊莎往常白皙的脸庞已经如水蜜桃一样,红里透白。

史塔克小姐倒是很配合,安静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只是那微微蹙动的眼睫毛出卖了她如火山喷发的内心。

他是要亲我吗?

气氛已经烘托到了高潮,亚瑟再无犹豫,蜻蜓点水。

……

虚掩的门外,两个鬼鬼祟祟的脑袋正贴在一起。

“亲上了,亲上了。”

端着盆热水的梅丹显得极为激动。

“还用你说,我自己看得见。”于勒敲了下梅丹的头,“就是不知道吐舌头没有。”

他又将脑袋向前探了探,想看清楚战况咋样。

只是门不耐烦他的举动,发出了咯吱一声。

这让梅丹吓了一跳,端着的热水盆都掉到了地上。

房间里的两人顿时被惊醒。

几个呼吸后,颇为正式的告别语从两人嘴里说出来。

“史塔克小姐,您妹妹的事我一定上心,想来找到艾莉亚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谢谢亚瑟大人了。我一定记得今晚的事。”

而后,珊莎款款而出,表情正常、姿势优美的离开了这里。

梅丹这才将热水盆端起来,和于勒一起走了进去。

亚瑟正被打断了好事而恼怒,他吸取教训,以后一定将门栓横上,任外面有什么声音也不停止。

“你来干什么?”他问于勒道。

穿着银色板甲的于勒老脸一红,“让我找石头前,你不是承诺给我一个城堡吗?我寻思你都是石篱城伯爵了,还是赫伦堡的管理者,那红磨坊那个小小城堡能不能给我了?”

昏黄的灯光照出了于勒满是沟壑的脸。

亚瑟想了想,于勒去盛夏厅找了快三个月的龙蛋,就是他没带佣兵们前去,这个叔叔也能找得到,就是时间长了点。

他干起活来还是真心实意的。

“那个小城堡算什么,想不想要更大的?”

亚瑟正好缺个人去接手石篱城。

于勒愣住了,他虽然也想要更大的,但自己侄子名下可没有啊。

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每一座城堡都是有归属的,强占不仅违反法律,更会惹得当地的领民暴乱。

“哪座更大的城堡?”他小心翼翼问道。

亚瑟挥手让仆人梅丹出去,等到门被关上,脚步声走远后,这才说道:“石篱城。”

他敢发誓,自己的亲叔叔听到这话后,满是沟壑的老脸当场就变得舒展开来。

跟打了羊胎素似的。

于勒的高兴溢于言表,但亚瑟给他泼了一层冷水:“杰诺斯在西境金牙城,但他此前曾命我担任代理城主,所以这里面就有点操作空间了,你以我指定的代理城主入驻石篱城,带一队人去,确保以后石篱城在咱们叔侄手里。”

在杰诺斯跳反后,石篱城就没有受到西境军队的攻击了,所以这是少数几个保存完好的伯爵级城堡。

现在的局面下,手里没有多少兵力的杰诺斯也不敢冒然回到自己的领地上,那样会被北境人群起攻击的。

《独步成仙》

没有在君临城打到秋风的东线北境军队正是如狼似虎之时,他们现在没有攻击石篱城只是因为亚瑟也算是这个城堡名义上的主人。

要知道,那里面储存的粮食和物资可不少,金龙更是远超北境人的想象。

于勒虽然浑了点,却也清楚代理城主和城主的区别。

“我还是想要红磨坊那座小城堡。”他试探着说道。

“你要是真将石篱城握在了手里,那两座都是你的。”

亚瑟想要的是粮食、物资和金龙,以及领地上的数万领民们,一个城堡而已,他还真瞧不上眼。

于勒兴奋的能蹦到房顶,“那就说定了,我明天就带人去石篱城。”

亚瑟点点头,然后注意到了自己叔叔身上这身非常漂亮的银色板甲。

这是君临城里,于勒自己挑的。

虽然装饰的噱头居多,但也是正经的板甲,防御力还是有的。

两人身形相仿,倒是能换着穿。

亚瑟那套由托布·莫特打造的板甲已经很破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坏了。

他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叔叔听,于勒很爽快的表示可以将板甲让出来。

这点足见城堡对他的吸引力还在板甲之上。

第二天一早,去奔流城的大部队还没有出发时,于勒就带了一营,加上仆役,共五百人出头的部队前去接手石篱城。

……

六天后,奔流城外。

数十只被征召而来的商船们载着前往奔流城参加艾德慕婚礼的众贵族们抵达了目的地。

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两千四百多人的联军部队。

红叉河南岸,已经有了多座排列在河岸旁的鱼狼联盟军营。

亚瑟眺目远望,仔细观察了这些按所属家族各自扎营的军队后,觉得卢斯波顿真不是吹出来的。

X型剥皮人旗帜飘扬的营地,明显就比其他家的更加严密。

外围是十几座简易望楼,每座上面各有两三人转着监控四周。

稍里一些是类似拒马的木制栅栏,围着帐篷区域--联军重回河间地后,用各种方法搞到了足够的帐篷,毕竟已经进入秋天了,露天宿营可真的会冻死人--整齐排列的帐篷间留有足够的空地,好让大军集结和撤走时行动迅速。

少数的马匹被栓在不远处的河畔,人和马严格隔离开。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波顿家的营地?”在他身边的珊莎问道。

两人自那晚的事后,关系迅速上升,所以经常腻在一起说话。

当然,亚瑟也没忘记尝尝珊莎嘴唇的味道。

“因为老波顿真的有点才华。”

即使罗柏不是很信任卢斯波顿,但他仍然将东线军队交给了此人,足见罗柏是多么认可水蛭大人的统军能力。

而自狄肯反应,亚瑟构建的那套军事体系并不适合从农民里招募而来的新军士兵。

几千人里挑不出合格的低级军官,所以班排这两级编制基本上没有用。

所以亚瑟想着还是用维斯特洛自己的军队体系,毕竟这是整个大陆上的聪明人搞出来的,更是和冷兵器时代的打法。

这样,就得从这些有经验的统兵贵族中问问经验了。

两人闲聊着,不久,船就到了奔流城下。

众贵族陆续进入这座三角形的城堡,然后他们被告知来的正好。

“罗柏陛下派来的人刚到,正在和各位爵爷、爵士们商议军机大事。”负责接待的徒利家管事这样说道。

北境先民中没有骑士文化,所以爵士们指的河间地的众贵族。

于是刚落地的众人就直接去了城堡大厅,聆听少狼主的命令。

罗柏派来的人是琼恩·安柏伯爵,因为他与儿子同名,所以被人叫做大琼恩。

海疆城的杰森·梅利斯特、鸦树城的泰坨斯·布莱伍德、孪河城代表伊尼斯·佛雷、美人集市的主人基尔·沃德等河间地贵族,以及卢斯·波顿侯爵、罗纳·史陶等东线来的贵族们,都来的都来了。

众人按地位排序坐定,亚瑟跟着珊莎做到了靠前的位置。

“罗柏陛下正在烙印城附近,泰温的主力西军和凯冯执掌的西境新军都在稍南一点的位置,双方的兵力如下……”

随着大琼恩的讲解,众人总是基本上了解了西境的战况。

罗柏率军进入西境后,还没有来得及攻打兰尼斯特港和凯岩城,泰温的主力西境军就追到了金牙城。

为了不被前后包抄,罗柏于是将自己的军队向北移动,现在驻扎在西境的伯爵级城堡烙印城附近。

而西境的两部正在向北压迫鱼狼联军的战略活动空间。

西境多山,若是被他们围在某处,那基本上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所以罗柏急招河间地的这部分军队进入西境作战。

“以波顿侯爵为第一统帅,率领波顿家、卡史塔克家等北境人的四千人大军,自角谷城附近攻入西境。”

“以亚瑟·布雷肯伯爵为第二统帅,率领史塔克家、佛雷家、赛文家、陶哈家等北境-河间联合军队,自金牙城附近的小路攻入西境。”

“两军打进西境后,亚瑟大人的部队南下抢劫秧鸡厅、玉米城等地,波顿侯爵带人直逼兰尼斯特港,然后预备和西境人总决战。”

大琼恩急急忙忙的讲完了罗柏派他来传达的命令。

由于河东地区、西河间的西境小股部队已经缩回了金牙城,所以红叉河沿岸的战争频率大大降低。

这让这个战略设想实现的几率打了很多。

艾德慕的婚礼还没有举行,一些好战的北境人就嚷嚷着要为北境之王效忠,去和西境人决战。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