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斗罗之王者吕布降临 > 第三十三章 唐三与李阿瞒的谈心

第三十三章 唐三与李阿瞒的谈心

尘心一边抵挡着武魂殿封号斗罗,一边向着一旁躲去,想要逃离战场,计算着距离和漏洞。

正当尘心找到时机,准备逃离,一扭身却发现身前站着一道绝美的倩影。

“剑道·尘心,你已无处可逃了,束手就擒吧。”

比比东刚刚明明还在大军的后方,端坐在皇位之上,却突然出现在了尘心的后面,身下徐徐律动着魂环,一手持着权杖,就那么澹然的注视着尘心。

当比比东发现尘心的时候,她也愣住了,七宝琉璃宗可是为武魂殿统一出过大力气的人。

按理说,他们应该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之上蹦跶,但事实确实七宝琉璃宗真的反叛。

比比东也懒的思考原因了,既然他们已经反叛,那就要承受反叛的代价。

“比比东。”

尘心凝视着比比东,心中一沉,知道今日的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逃,因为就这么会儿,菊鬼二老也将他包围住了。

一共五位封号斗罗将他架在中间,再加上比比东,他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但他剑道·尘心有着自己的骄傲,就算如此,他也不会束手就擒,哪怕是战死!

尘心的目光透过战场,看向了七宝琉璃宗的方向,喃喃自语的道:我先走一步,风致。

旋即尘心的身上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势,变得锐气不可阻挡。

“人剑合一·神魔两斩!”

他整个人变成了一便七杀剑,与他的武魂合二为一,这一剑的光华璀璨无比,这里的人没人能有把握接他这一招。

就是比比东也凝重无比,这一招她能接住,但那是她全盛时期她。

她不与愿意暴露她的武魂,她的武魂一直是她的痛。

太丑陋了,她重新做回自己的那一天,她就已经决定永远都不会变成那个怪物。

所以,五人很有默契的退后,纷纷躲过了尘心这一璀璨无比的一招,纷纷远离了尘心的范围。

虽然五位封号斗罗都躲了过去,但其他的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这一剑无差别攻击,在地面留下了一道沟壑,路径之上的人只要碰到这光华,都纷纷被剑气消融。

这一剑甚至是硬生生的砍下了一道通道,尘心没有丝毫的犹豫,连忙御剑向着缺口飞去。

“拦住他!”

比比东沉声的命令,鬼菊二人只是一个眼神,两人便向对方冲去。

“武魂融合技·两极静止领域!”

随着两人的魂环交融,顿时以两人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无论是谁,只要是被笼罩,都会处于静止状态。

当然,比比东几位封号斗罗除外,他们能控制领域中对谁免疫。

尘心眼看着便要冲出包围圈,突然身体变的缓慢无比,犹如深陷泥潭一般,再被完全的静止,无法动弹。

菊鬼二人如今和尘心处于一个级别的封号斗罗,虽然武魂没有尘心来的厉害,但两人合力施展的武魂融合技,却也不是尘心能够抵挡的。

随着尘心被控制,再加上鬼菊二人的大招,场面也得到了控制。

武魂殿很快便控制住了局面,一个又一个的被俘虏。

尘心被比比东用毒控制住了,失去了反抗力。

而李阿瞒这边,时间回到李阿瞒走向唐三的时候。

李阿瞒迎上唐三那平澹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找个地方谈谈?”

唐三微微颔首,面容很平静。

他知道他反抗不了,也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命运。

李阿瞒带唐三来到了神殿的后院,这里早被他封闭了起来,没人能进入这里。

李阿瞒取出两只酒盅,给两人倒上了暗红色的酒水。

唐三就那么注视着李阿瞒倒酒,沉默了许久,想了想道:

“你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

唐三很确定李阿瞒是和他来自同一个地方,不管是之前的吕布,还是李阿瞒召唤的杨戬之灵,都是华夏的产物,斗罗大陆的人不可能知道的这般详细。

李阿瞒将酒盅推给了唐三,微微一笑,举杯道:“敬华夏。”

唐三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了李阿瞒的意思,同时也道:“敬华夏。”

李阿瞒抿了一口,就那么端在了手中,想了想道:

“其实,我是你未来几百年的人,我们虽然在同一个地方来到这里,但却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唐三闻言,沉默了,仰头灌了一口酒,将酒盅里的酒水一饮而尽,失落的道: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是华夏人?”

李阿瞒亲自为唐三续杯,微微颔首道:“是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唐三闻言,心道果然如此,但他不明白李阿瞒为什么要这般做,既然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不是应该肝胆相照么?

“既然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不是更应该互相照顾吗?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般的折磨于我!”

唐三的话很是怨恨,他不明白李阿瞒是什么意思。

所谓老乡见老乡,不是应该两眼泪汪汪么?

从李阿瞒见到他开始,就直接拿他钟爱的女人开刀。

李阿瞒嗤笑的抿了一口酒水,摇了摇头道:

“不,我从未针对过你,甚至我都从未打扰过你的生活,哪怕你一直与我为敌,你有见到过我派人找你麻烦么?”

唐三闻言,情绪开始便的激动了来,道:“抢夺小舞,第一次见面便杀我父亲!这不是麻烦?”

李阿瞒优雅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不急不慢的倒着酒,等唐三冷静。

唐三见李阿瞒无视自己的话,深吸了一口气渐渐冷静了下来,等待着李阿瞒的回答。

李阿瞒见唐三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才注视着唐三认真的道:

“不,我抢小舞,只是因为她是十万年魂兽,我是魂师,她是十万年隗宝,你在斗罗大陆生活了这般久,应该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从见到你开始,我都一直没有针对过你,反而是你一直在找我麻烦,但我每次都原谅了你,下手从未下杀手。”

唐三闻言沉默了,按照李阿瞒的话语开始思索。

李阿瞒和他初见,那个时候李阿瞒还打量过唐三,唐三迎上李阿瞒的目光时,李阿瞒还含笑的微微颔首。

yyxs.la

唐三也终于明白了李阿瞒那个时候颔首的意思了,他是在问候同在华夏的老乡。

唐三想到这,不对,他如果那个时候便知道自己是华夏人,是如何知道的?

“能告诉我,你是从时候开始知道我的身边是华夏人?”

李阿瞒闻言,思索了一下,便道:“你可以理解为,我能看到一个人的本质,从我见到你第一眼之时,便能看出你是华夏人,这是我的异能力。”

李阿瞒这般解释,唐三相信了,李阿瞒没有骗他的理由,毕竟他知道了自己一会儿的结局。

李阿瞒一点都不急,摇晃着高脚杯,等待着唐三的问题,显然他也想找个人谈谈心。

唐三又思索了下,凝视着李阿瞒又道:“行,就算你想要十万年魂环,你抢走小舞也就罢了,按照你的说法,也说的通,你想要魂环和魂骨,而小舞确实是隗宝。

但我父亲呢?为何又要杀我父亲?将我的亲人一个又一个的抢走!杀了我父亲有什么好处?他是我这个世界之上唯一的亲人!

我们是同乡人啊,你怎么这般狠心?”

李阿瞒回忆了一下,当初的想法,道:

“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其实,小舞还活着,只要我想,我随时都能让她复活。”

“什么!”唐三勐然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道。

李阿瞒示意唐三坐下,轻抿了一口酒水,示意了一下唐三,唐三犹豫了一下,泄气一般的坐下同时举起了酒杯,两人就这般碰杯。

李阿瞒这才又道:“是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杀小舞,我抓走小舞,也是因为我想要她的魂骨和魂环,不到万不得已我并没有想过要杀了她。

我和她做了一个约定,她献祭给我,同时献祭她的灵魂,那么当我达到一定实力之后,我会将她复活,我也是这般做的。”

“约定是什么?”

唐三有些不相信,但想了想李阿瞒好似这个时候没有理由骗他。

“你!她让我给你机会,不要杀你!就算你主动找我复仇,我也不能出手杀了你。

而你也知道,我也是这般做的,你找了我几次麻烦,我都没有杀你,甚至已经算是仁慈的不能再算仁慈了。

其实,我大可不必如此,斗罗大陆的誓言对我来说,没有丝毫的威慑力,我完全可以违约,不复活她,同时找到你这个威胁,抹杀于摇篮之中,但我没这般做,这也是看在我们是同乡的面子之上。”

李阿瞒没有犹豫的便将小舞和他的约定说了出来,同时也告诉唐三他的仁慈。

唐三闻言,颓废的瘫坐下来,他明白了,之前的种种他也解释的通了。

每次他冲动的想要找李阿瞒报仇,但李阿瞒每次都放过了他,唐三以为李阿瞒是一个极其残忍的人,要折磨自己,像耍小丑一般,戏耍自己。

原来不是,而是他与小舞有一个约定,而他一直也在履行着约定,从未想过违约。

而他说,他能复活小舞,也许不是假的,他的实力这般强,甚至是神现在都拿他没办法。

唐三这么一会儿思考了很多,李阿瞒之前的种种,和小舞的种种。

“那我父亲呢?我的老师呢?我的族人们呢?你为何又要杀他们?为何要如此苦苦逼迫于我?你就不能直接与我摊牌么?这些你又作何解释?”

唐三勐然灌了一口酒水,将自己这么一会儿思索的东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甚至是话语也开始激动和怨恨,那凝视李阿瞒的眼睛充满了仇视。

李阿瞒闻言,表情很澹然,并未理会唐三的激动神情,还有那仇视的目光,他一点都不在意唐三。

再次给唐三倒酒,然后又给自己倒酒,动作缓慢优雅,同时也给唐三缓解自己激动的情绪。

他那种冲动的情绪下,说什么都是徒劳,他听不进去,也不会认真思考,虽然李阿瞒并不在意唐三,但唐三就要死了,李阿瞒也乐的与唐三聊聊。

李阿瞒见唐三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些,这才端起高脚杯抿了抿酒水,让酒水流淌在嘴里,品尝着美酒带来的舒爽感,这才将目光移向唐三笑道:

“首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为何不与你摊牌?你觉得以当时的你情绪状态能相信我的话?能相信我复活小舞?不,你只会找我拼命!没错吧!”

李阿瞒紧紧凝视着唐三,唐三闻言,颓废的叹了口气,因为李阿瞒说的完全正确,那个时候的他怎么可能相信李阿瞒所说?

以他当时的那种状态,只会找李阿瞒拼命。

李阿瞒见唐三沉默,算是默认了他的话,这才又道:

“至于我要做何解释,我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幼稚,我们只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你甚至都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们甚至都不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凭什么要对你那般好?

我自认我对你已经相当可以了。

其实,我想过和你做朋友,但当你们说出那句‘不敢惹事的魂师,不是好魂师’的时候,我便知道我们不是同路人,我这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好斗之人,从你们说出那句话之后,我便知道我们不可能做朋友。

至于我为何杀你父亲,很简单,你父亲与武魂殿有仇,我正好又在武魂殿,是武魂殿给我吃穿,将我教导成优秀的魂师,你父亲很危险,你应该能记起来他出场之后说的话。

在他的心中,武魂殿的人都应该死。

而武魂殿又是养育我的地方,你觉得我会放过你父亲?

那么问题又转回来了,我凭什么要放过你父亲?而且他还是与我是敌对势力的人,因为你么?你是我什么人?不过是同乡罢了,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们华夏有句话:一山不容二虎,你应该听过。

连两个同时族类的老虎都要同族相残,你觉得我会为了你这个陌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的陌生人放过唐昊?”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