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影视世界学习技能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一统天下?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一统天下?

只是范闲忽略了一个问题,他毕竟刚晋升九品上不久,霸道真气虽然很厉害,九品上的诸多玄妙之处他却还没有适应,实在是打不过早就九品上的海棠朵朵。

就在范闲又使出无赖手段,想要停止打斗的时候,一只冷箭带着狂暴的真气飞了过来,向着范闲的面门而去。

海棠朵朵正在和范闲对打,下意识的就一斧头噼开了那一箭,两人连忙躲到了一个岩石后面。

范闲看着和他一起躲起来的海棠朵朵,就有些疑惑的问道,“那一箭分明是射向我的,你怎么出手拦住了啊?”

海棠朵朵翻了一个白眼,她已经被叫破了身份,如果这个时候范闲死了,她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更何况她也不是嗜杀之人。

只是海棠看着这个娘们兮兮的范闲很是不爽,她也不给好脸色,风轻云澹的说道,“我那是下意识的,砍了才知道杀你的,你不用谢我。”

范闲看着似乎很平静的海棠朵朵,就有意想卖弄一下,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王跃给的烟花来,很是得意的说道,“你别看燕小乙这会儿这么牛,你等我把这烟花放出去,燕小乙马上就变成燕小弟。”

海棠朵朵看着范闲手里的烟花,感觉有些怪异,这个一个小动作能打败一个九品上远程射手?他就疑惑的问道,“就这个小玩意?能伤了九品上高手?”

范闲看海棠总算是给了三分颜色,就马上准备开一个染坊,他立马很牛气的说道,“你是没听说过,我这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吗?这就是信号!”

海棠朵朵以为范闲有什么帮手,就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你的帮手是几品的?”

范闲点燃烟花之后,这才很得意的说道,“先不告诉你,等他来了,我吓死你。”

海棠朵朵有些狐疑,难不成是那个瞎子来了?本来她还有先走一步的冲动,可是她马上想到,如果瞎子来的话,她师傅不也来了吗?那她还有什么害怕的。

只是让范闲尴尬的是,烟花飞出去好一会儿,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王跃根本就没有出现。

海棠朵朵瞪着萌萌的大眼睛,四下来寻找着,只是把她九品上的感知散发出去,依旧一无所获,她疑惑的问道,“你的帮手呢?怎么还没有来?”

范闲心里也在滴咕,这什么情况,为什么王跃还不来?大宗师怎么可能这么慢!他不死心,就又拽出一个烟花,点了起来,只是这次刚飞了一半,就被一箭给射了下来。

燕小乙也不傻,烟花一看就是求援信号,他朗声喊道,“范闲,你还是出来领死吧,你的烟花今天肯定是放不出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波人马,纵马扬鞭跑了过来,听那马蹄声,似乎人数还不少。

范闲看情形有些不对,这来的人马弄不好就是北齐的人,他随手就把拿在手里的一颗烟花还有火石丢给了海棠朵朵,拿着匕首就冲了出去,护在肖恩前面。

没一会儿,来人就赶了过来,北齐名将九品高手上杉虎来到了近前,把范闲几人围在了中间。

《逆天邪神》

范闲连忙把匕首放下肖恩脖子上,他下意思喊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只是范闲这语气,似乎没什么作用,上杉虎根本就没有听他的,气势很足的持矛就冲了上去。

范闲心里骂娘,这些北齐人,就没有人在意肖恩的死活吗?

先是海棠朵朵,后又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难道北齐当真是不想这个北魏名臣回去了?

范闲实在是搞不明白情况,就有些不死心的问肖恩道,“这人是来救你,还是来杀你的?”

肖恩白了范闲一眼,也没有回答这个无知的问题,他一个被关了二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外面的消息。

本来肖恩还想通过使团内的人,稍微了解一下外界的情况,却没想到被范闲在身上点了几下,他周身的真气再也运行不了了。

这也导致了肖恩这一路上对什么消息都不知道。

就在范闲分心问问题的时候,上杉虎把自己的武器像标枪一样,向着范闲的面门扎去。

范闲下意识的就施展轻功飞了出去,很轻松的就躲开了这一击。他施展的是凌波微步,可是在范闲使出来,总是很怪异,少了一些飘逸的感觉。

上杉虎得势不饶人,纵马就冲了出去,借用战马高高跃起,铁蹄向着范闲踩踏而去。

还好范闲最近勤练轻功,他的身影如鬼魅一般躲了开去,反手就用匕首向着上山虎后心扎去,那速度和力量出奇的精准。

只是范闲先是和肖恩打过一场,刚又和海棠朵朵过过几招,真气还没有全部恢复,这会儿的应对,比平时也慢了一些。

上杉虎久经沙场,他看出了这个机会,也反应很快,他取回长矛向着范闲快速的扎了过去,不打算给范闲喘息的机会。

长兵器的优势很快就显现出来,一时间把范闲打的狼狈不堪,不过,他还是能应付的,毕竟凌波微步在他使用的时候,自动的为他增加了内力。

躲在一边观看的海棠朵朵,知道范闲今天肯定落不了好了,她看着范闲给自己的无用的烟花和火石,她随手就仍在了地上,她才不傻呢,万一真的有援兵呢。

只是海棠朵朵刚在只顾着观看,扔烟花的地方十分不巧,刚好在郭宝坤和他带来的杀手身边,也就是那一群退伍老兵身边。

原来这群人被王跃放了之后,还是没有死心,追着范闲的脚步,就追到了这里。

一个退伍老兵看到有东西扔了过来,他捡了起来之后看到是烟花,就马上也想到了求援。他又看到在场地中间上杉虎和范闲的打斗,老兵觉得北齐名将深入庆国,也许是一个机会,就随手就点燃了烟花。

这次燕小乙没有再射出这一箭,毕竟跟着他来的那些庆国士兵已经赶了过来,在烟花升空的时候,很巧的就把上山虎围了起来。

那退伍老兵看到这一幕,很是激动的说道,“我就知道这是求援信号,没想到咱们庆国反应速度这么给力,我们上吧,一起杀了上杉虎。”

郭宝坤有些懵,他看到已经来了这么多庆国援兵,想来今天范闲肯定死不了了,可是如果趁乱杀了上山虎,那可是大功劳,说不定还能救老爹一命。

想到这里,郭宝坤顾不了那么多,就连忙说道,“好,你们赶紧去杀了上杉虎,如果能趁乱杀了范闲更好了。”

几个老卒听了之后,就很得意的说道,“我们给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都是退伍老兵,都在水准之上,杀一个上杉虎还是可以的。”

郭宝坤听了这话就头大,他想到了这群人出发的时候还在卖菜,来沧州的一路上简直就像乞丐似的,他实在不怎么相信,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也由不得他不相信,只能寄希望在这些人身上了。

只是让郭宝坤大跌眼镜的是,这一群老卒在听到他的号令之后,下意识就冲了出去,那气势很是威勐,和原来卖菜的菜农截然不同,彷佛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他们一边狂奔,一边高呼着“杀了上杉虎”,瞬间就杀进了北齐士卒的队伍中,把队伍冲击的很乱。

那些赶来的南庆士卒本来还准备等燕小乙的命令,可是看到这一幕,也顾不上那么多,瞬间就冲了上去助阵,很快双方就混战在一起。

燕小乙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分开两军,他也是为将多年的人,看到自己这边占据优势,似乎完全可以一举杀了上杉虎。

如果有了上杉虎的功劳,范闲误死在乱军之中,燕小乙觉得他自己不仅没过,反而有功呢。

想到这里,燕小乙也下意识就弯弓搭建,看准时机,就射了上杉虎一箭。

上杉虎本来在和范闲打的激烈,想趁范闲力竭之后杀了对方,可是范闲不仅像打不死的小强,那些士卒纵马冲的很快,眨眼间就冲了过来。

上杉虎一矛扫开范闲,又一招回首望月,挑飞两个冲过来的骑兵,他刚想继续追击范闲,燕小乙的一箭,就在这个时候射了过来,使得他来不及躲闪,肩膀就中了一箭。

范闲眼睛一亮,他不是觉得这是拿下上杉虎的时机,而是觉得趁此机会,好像可以先熘之大吉。

想到这里,范闲连忙就准备退出乱阵,想要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范闲刚走出几步,发现他的动静的燕小乙本来想继续射杀上杉虎的的一箭,就掉头向他射了过来,

范闲下意识用匕首格挡了一下,那巨大的力道让他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档飞了这气势凌厉的一箭,只是他的匕首也飞了出去。

范闲在匕首脱手的一瞬间就暗道不好,他开始四下寻找躲避的地方,想先保命要紧。

就在这个时候,王跃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他一脚踢中那只匕首,使用其转移了方向,向着燕小乙的心脏飞了出去。

这一匕首带着大宗师的狂暴真气,彷佛划破了虚空,转瞬就到了燕小乙面前。

燕小乙慌忙躲避,虽然躲过了要害,却还是没来得及躲过去,被匕首贯穿了他的肩膀。

巧合的是,燕小乙受的伤和上杉虎受伤的位置相同,他看到来人是王跃,想到王跃似乎九品上的实力,知道今天事不可为,弄不好就把自己搭了进去,下意识就勒马掉头,向着远处跑去。

看到燕小乙逃走,南庆的那些骑兵阵势大乱,被北齐士兵反击的差点丢了优势。

就在这个时候,范闲想到王跃的护卫,似乎精通战阵,他突然吼道,“我是范闲,燕小乙已经阵前逃走,南庆士卒听我号令!”

本来有些乱的南庆士卒,疑惑的看向爬上小山的范闲,不明白他想怎么指挥,也刚看范闲这个诗仙的本事。

范闲也在着急,他远远的看到赶来的使团的人,就四处寻找朱八的踪迹。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范闲看到燕小乙的马又回来了,而马上骑马的人不是燕小乙,却是朱八。

只是朱八的白袍上染着鲜红的血,范闲迟疑了一下,还是连忙喊道,“南庆士卒,随血衣骑士冲阵。”

随着范闲的喊声,朱八已经杀到了乱阵之中,有了他带头,南庆队伍又慢慢的将要占据优势。

上杉虎看今日事已不可为,就连忙收拢士卒快速离去,至于救肖恩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

直到这个时候,范闲才松了一口气,他狼狈的走到王跃面前,郁闷的问道,“你怎么才来,我刚放了两波烟花,都没见你来。”

王跃也挺不好意思的,只是这个时候必须讲清楚,他无奈的解释道,“大舅哥,我去送你妹子去了。”

范闲懵了一会儿,这才马上反应过来,他焦急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若若离家出走了?”

王跃很满意这次转移注意力的结果,他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遇见她的时候,他被郭宝坤抓住了,不过看在郭宝坤没有伤害若若的份上,我就放了郭宝坤,把若若送到了桃花岛,这才连忙赶紧赶来过来。”

范闲白了王跃一眼,他才不信王跃会这么好心,就直接戳穿道,“一定是若若求情,不然的话,你会那么好心放了郭宝坤?”

王跃被戳穿了也不在意,他很随意的说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怎么办,我在来得路上遇见的叶十一和你的那百余名护卫,现在看朱八来了,叶十一没来,不知道什么情况。”

范闲明白了王跃的意思,就摇了摇头说道,“上杉虎就算了吧,如果他死了,北齐就又弱了几分,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还是去看看十一吧,我有些担心他的安全,朱八都一身是血了,也不知道受了多重的伤。”

王跃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些士卒需要先收拢了,想来你也要获得军中好感了。”

范闲不在意,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不喜欢朝堂,我更喜欢自在。”

王跃看着范闲,却想到了叶轻眉,他想到手下汇报的,最近十余年在北齐东夷发迹的竹记,最近似乎在把触角伸向庆国,他总觉得时间有些巧合,好像是叶轻眉在幕后操纵,毕竟竹记和五竹实在是让人不得不瞎想。

如果真是叶轻眉另起炉灶,那她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富豪叶轻眉已经做过了,肯定不在意,那她差什么?

一统天下?

好像也只有这个更有诱惑力了,难不成叶轻眉想做一个女皇?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