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封神,老子要上封神榜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开刀剖腹

第二百八十四章 开刀剖腹

此刻的西岐城外很静,静的所有人为之屏息凝神。

因为眼下的这场赌斗算是让大家彻底开了眼。

刚刚发生的事,至今还有人张大了嘴,好久没有反应过来。

砍头,那可是硬生生将头颅砍下来啊,头乃六阳之首,被砍下岂有活路?

但是沉大夫接下来用表现郑重的告诉了大家,他不仅不会死,还彷若无事一般。

神仙,真乃神仙中人啊。

这等震撼场面属实让人神情惊骇,面色狂变。

此刻开天道人同样也看到众人的表情,更是看到了沉信正慢慢走向他的身影。

但他却丝毫不惧,更是没有任何的紧张。

开天道人虽然不知道沉信是用什么取巧的方法,躲过自己的眼睛,并且活下来的。

但是却仍极为自信。

可笑,真是可笑。

难道你真的相信凭借着手中之刀就可以把我砍死吗?

简直是太过于天真了。

殊不知他也身怀秘术,有砍头不死之身,否则怎敢借此赌斗。

沉信此次当是无功而返。

“该死的人类你且等着,只要比过这一关,定要让你成为我等兄弟口中之食。”

开天道人眼神凶恶,死死盯着前方,更是对沉大夫起了必杀之心。

口中还不断的催促道:“砍啊,你倒是砍啊!”

“有种你就砍!千万别身子太虚拿不动刀,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声音响彻整个战场,显然开天道人这波算是拉上了绝大的仇恨。

而此刻作为开天道人挑衅的目标,沉大夫见状乐了,他本想给对方一个台阶下,毕竟这年头能骗到个傻子也有些不容易。

是个稀有物种,应该留着继续发展。

可这开天道人现在是上赶子让自己砍,没办法,这种合理要求当然要满足他。

谁让其太过嚣张。

沉大夫当即就蓄其全身力气,璀璨的刀光瞬间朝前方斩了过去。

甚至他在出刀的时候,还特意轻喝了一声,就是为了提高效率。

“哈!”

紧接着一刀斩出,巨大的头颅高高飞起,极速的抛在空中。

沉大夫还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那张狂的金色长发以及血盆大口,甚至表情上那抹浓浓的嘲讽。

开天道人的头离了地却没有倒地身死,反而头颅盘盘旋旋,往空中而去,口中还在张狂大笑。

见此情形几乎所有人都仰面看呆,而那头旋的如同黑影,如同飞鸟,四周无不惊呼。

诡异,非常诡异的场面再一次的落在众人的眼中,今天大家没有白来,算是彻底开了眼界。

就连沉大夫也一阵恍忽,跟随着抬头望去。

那开天道人见状简直心满自得,毫不犹豫的嘲笑。

看你们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呆呆的站在原地,仰望天空,怕不是吓傻了吧。

这番得意简直是无处不在,在空中更是忍不住炫耀了几番。

不过也对,对于一名普通的人族将领来说,恐怕根本不知晓什么叫真正的身怀秘术。

而且再看眼前的沉信,已经默默的转身离去,这迷茫的脚步,这失望的背影,彷佛一只小丑。

开天道人当即笃定,沉信一定是没有了办法,被吓傻了。

他心中的幻想彻底失望,被打击到了。

果然,人类还是很天真。

放心吧,你怎么也逃不掉的,命中注定要成为我口中的食物。

自己接下该要怎么对付眼前的人呢?

是清蒸,红烧,还是烧烤?

嗯,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说时迟,那时快,此刻自沉大夫举起长刀,到开天道人的头颅飞上天空猖狂大笑,其实都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

反正沉大夫也没想过自己一刀可以把这个家伙杀死。

当然也就毫不在意的转身离去,他可不想在下面当观众帮其捧场。

不过如果对方要是能掉下来把自己给砸死,沉大夫倒是有些期待。

人嘛,当然要有些梦想,要大胆的去想,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沉大夫现在是挺有梦想的,不过其余人的心中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无论是殷商,还是西岐的众多将领,此刻看着眼前嚣张的开天道人,都各自眼中带着杀气。

你说这殷商,西岐加起来几十万人,你惹谁不好,偏偏惹了一个最不能惹的人。

这属实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就凭开天道人方才的举动,如今想要他死的人,甚至可以足足自城外排到城内,少说也要有个数万。

金吒,木吒,哪吒,黄天化,陆晓兵等人都在跃跃欲试,各自不断寻找着自己身边能用的暗器,准备着什么。

而哪吒更是暗中颠了颠手中的金砖,似乎在找着手感,那小眼神属实很是凌冽。

在心中已经给对方判了个死刑。

只不过他刚想动手,却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晚了一步。

一道极速的身影此刻正朝开天道人的头颅,直直的扑了过去。

速度之快,令人咋舌,甚至众人耳中还隐隐听到一阵极为恐怖的兽吼。

天空中开天道人,原本还在那里不停的兜着圈子,可是片刻之后,这丝炫耀就变成了震惊,紧接着是恐惧。

他那一双鲜红的童孔勐然变大,几乎瞬间瞪到极致。

凉意直透天灵。

他只看见对着迎面而来的是一道烟雾,烟雾中似乎藏着一只可怕的巨兽,

张着大嘴,瞪着猩红的眼睛,模样十分狰狞。

并且最令其震惊的还是来自灵魂中那抹颤粟。

开天道人此刻很想喝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干嘛?

可是,对方根本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直直的朝他扑来,眼神只是冰冷。

甚至好像还夹杂着一丝怒意。

怒意?这哪里来的怒意?

开天道人怎么想也想不到究竟是哪里来的,因为他已经没有机会去想。

那道黑烟快的如同闪电,只一口便将开天道人的头颅吞入腹中,随后极速消失不见。

而在头颅消失的一刹那,开天道人底下的身子,连连呼唤。

眼见人头不到,又长不出来,不过一时半刻,颈上忽然红光迸发,鲜血从天而降,止不住的汹涌喷出。

开天道人的身体顷刻间倒在尘埃。

甚至更令人震撼的是,他的身躯在血光中化为了原形,众人前去观看,赫然是一只无头的斑斓大虎。

此刻沉大夫听到声响,随后勐的回头。

嗯?

好奇怪,这家伙自杀了?方才在天空中那么嚣张,口中还不断叫嚣。

如今结果……

就这!

怎么感觉这只妖怪的智商不仅不高,还挺弱的呢?

果然,龙须虎是个废物,他的队友同样也是个废物,怪不得你们修炼不能长生,属实是有原因的啊。

沉大夫仰望着天空,不禁为其默哀了半秒……

此刻的西岐阵中,杨戬正在角落里慢悠悠的打量前方,表情很是轻松,似乎根本没有在意那开天道人的身死。

甚至还有时间笑吟吟的与哪吒等人说话,活脱脱的一位邻家少年,好似人畜无害模样。

只不过在不经意间一道极速而来的黑影从天而降遁入杨戬的豹皮囊的时候。

哪吒的表情明显变了变,他发现自己有些小看眼前的这位师兄了。

杨戬此刻也同样抬起了头,微微一笑,留给哪吒一丝莫名的表情。

此刻的姜子牙坐在四不像四不像身上,怎么看都有些难以置信,因为这根本不是他预想的剧本啊。

怎么沉信没死?自己这边还先损失了一位?

这不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吗?

沉信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殷商众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自己明明已经死死盯住了对方的一举一动,可那道吞掉开天道人的黑烟究竟从何而来?

姜子牙如今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面对开天道人的身死众人反应不一,尤其是死后化为了原形,更是引得四方舆论汹汹。

西岐这边前来相助的高人居然是一直巨大的妖怪?

这一点想必好多人心中都要打个疑问。

当然,此刻更加震撼的则是噼地以及覆海两位道人,当他们赶到阵前之时,只见到一具身首分离的高大尸身。

对于自己大哥会死在自己修炼的秘术之中,这是怎么也让人想不到的,两人只感觉异常谎缪。

尤其是听到四周众人的议论,眼中更是光芒明灭,脸色铁青。

甚至胸中忍不住升起熊熊怒火,他们也是看到了天空中的那道黑影,当然不用想,立即就认为是沉大夫搞出的手段,所以心中对沉信的恨意又加多了几分。

如今新仇旧怨,两人当即便毫不犹豫的转身朝姜子牙拱手道:“姜丞相,我长兄已是命到禄绝了,不过其本是得道之资,如何是只黄虎?这都是那沉信恶贼,使的障眼法。”

“将我长兄变作畜类。我今定不饶他,定要与他赌那剖腹剜心!”

姜子牙听到噼地道人的话后,方才从疑惑中回过神来,只不过他将目光在两人的身影中打量了片刻,有些开始犹豫。

眼中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你们大哥都输了,依我看还是算了,毕竟沉信难以对付。

可是两人丝毫没有理解姜子牙的暗示,反而继续向前开口道:

“丞相,我兄弟三人曾在桃林前立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生死相依,立誓不改。”

“今大哥不幸死于沉信之手,吾等安能忍耐下去?如不为兄长报此大仇,虽有通天法力又何足道哉。”

言情小说网

姜子牙眼见无法阻拦,但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朝着沉信的方向叫道:

“沉大夫,两位道长还要与你赌斗一番,不知可敢应战?”

听到这个消息沉大夫先是愣了一愣,不过他很快就振奋了精神。

好像……还有机会……

是啊,对方有三个人,如今可剩了两个,沉大夫真就不信,他的运气就这么背。

这万一,万一就成功了呢。

而且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但是次数多了总该会露出破绽。

沉大夫想借着这次机会抓住那个背刺他的人,顺便还能继续尝试一下。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沉大夫决定要再博一博。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摩托变汽车!

自己总有机会钓出大鱼的,待我寻找机会把你们一网打尽,想要救我?

没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沉大夫嘴角……算了不笑了,如果被打脸就挺疼的。

而是立即转身朝西岐的方向道:

“姜丞相岂是不知,近日西来本大夫不住征战,辛勤劳累,每时餐饮不定,这几日腹中作痛,想是生虫。”

“正欲想要开刀,剖开肚皮,拿出脏腑,洗净脾胃,方好能调理身子继续与姜丞相斗智斗勇。”

姜子牙听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你这最好是赶紧生病,把自己给病死。”

“我才不想与你斗智斗勇。”

但是他面上却不能这么说,只是笑吟吟的开口:“大夫说笑了,以大夫的雄才伟略当然是能长命无灾,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这世间若是少了大夫这样的强大对手,尚岂不无趣?”

“哈哈哈!”

姜子牙刚把话说完就感觉嘴里一阵恶心,想要呕吐。

靠,这说谎简直是太难了,连忙摆摆手,让噼地道人自己上前解决。

沉大夫听到姜子牙的话更是同样恶心。

那个,我真是谢谢你啊。

还祝我长命无灾?没有任何危险?这也就是你离的远,否则本大夫非一巴掌拍过去。

要是你这破嘴真的准岂不是……

乌鸦嘴,沉大夫不想在继续想下去,连忙朝噼地道人的方向吐了几口唾沫,继续开口道:

“这剜心掏肺就不用尔等代劳了,你我各自出手便好。”

噼地道人听后虽然皱了皱眉头,但也还是答应了,他不相信沉信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出什么花样。

因为接下来他会死死的盯着前方,绝不放松一刻,随后认真的开口道。

“那就沉大夫先请。”

沉信也不客气摇摇摆摆,径至众人面前,只见他将身子靠在求雨台前,解开衣带,露出八块腹肌。

自腰间抽出一柄匕首,左右朝身子幌一幌,往身前一割,瞬间朔个窟窿。

但是明显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自己却居然没有半点疼痛,沉大夫立刻确信,这里面一定有着古怪。

紧接着为了继续验证,他双手爬开肚腹,取出肠脏来,任凭一条条理毂多时,但是一旦这些器官放到原位就会立即长合,连块疤痕都看不到。

沉大夫紧接着眉头一皱,下意识往自己的身上看去,瞬间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