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真不会演戏啊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铿锵三人行(二)

第三百一十二章 铿锵三人行(二)

徐子东这人是多个学校的硕士、博士,本身也在做中文系教授,是最标准的知识分子。

他眼看着众人都呆住了,好一会儿,像二甲进士看到了状元卷一样,呆呆说:

“方沂长得真好看啊。”

另俩等到这答桉,笑得前仰后合:“你这不废话吗,方导还能不好看?不好看的能卖那么多票房吗,能有那么多人接机吗?”

徐子东并不恼,正色道,“他真的有仙气,就是那种东亚文化中,儒生最想长的那个样子——我以前不知道中国人的形象应该用谁来代表。为什么呢,比方说李小龙、大哥成他们,都成为中国的符号中国的名片了,可我还是觉得,他们不够像一个我心中的名片——一手拿书卷,一手拿宝剑,腹有诗书又斩妖除魔。”

“现在方沂就是了。方导演啊,”他对方沂说,“你要是穿越到了古代,应该也能青史留名吧,说不定能讨个宰相来当一当……”

这舔的方沂都受不住了,不断地摆手。窦文韬和梁文导也傻了,“徐子东你一般不夸人,一副知识分子的清高样,结果你夸起人来我都替你害臊。”

他们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拿方沂和自己的小伙伴做对比,又从小伙伴的表情中彷佛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自己。

高昂的欢笑声,不由得渐渐沉默了。

徐子东继续说,“那什么……陈可欣导演说过帅分两种,一种是单单女人认可的,我们男人不认可,那种人大多长得雌性化……另一种是男人也不得不佩服的,我今天就见到了这样的人。”

他简直滔滔不绝。

窦文韬挥手试图控场,“打住打住。还是让我们来说说方导演的电影。人家是来宣传的。既然我们这次是在港地录制的,我也就说港地吧。”

窦文韬翻着白眼,有点结巴的把他了解到的讯息阐述出来:“《情书》是港地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华语片。7200万!今天多少了,估计又多了一百万。你可能不知道这什么概念,因为对十亿的你来说没什么了不起。”

“我直白的说了,这里的人认为,不可能有内地电影拿到港地市场的票房冠军,这是一;内地现代片拿到港地的票房冠军,那更不可能,这是二。”

“方导的《情书》击败了大哥成、击败了周星星、击败了《无间道》等等……黄金一代的所有港星。讲的是什么呢?中国最北方的大城市,方导啊……”他对着方沂说,“你被港地的粉丝吓住了吗?我告诉你,就因为你拿的是全亚洲的票房,所以你不知道这7200万对港人有多震撼!”

“直白一点讲,如果说之前港地电影人和大陆电影人到底谁才是老大,要来争一下的话,现在就没有任何悬念了。任何人也不会再提起——因为你,你就是答桉,你还这么年轻……我也是大陆出来的,后面转到港地来做电视节目,现在我就很风光啊,我做媒体这个行业,觉得腰板都直了一些。”

徐子东和梁文导傻眼了,徐子东说,“窦文韬啊,对嘉宾吹牛逼还是你最能吹啊,我吹的是时间上的广度,你吹的是地域上的深度是吧——观众朋友们,我发誓我们的节目不是一个谄媚节目,也没有事先对过台本,就是因为这样,今天才导致所有人清一色的夸他。”

还剩下梁文导。他笑嘻嘻说,“今天我们节目的基调是这样吗?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

梁文导喜欢研究哲学,自认为思想深度较高,干过一些不合常人三观的事。他把话题放在了方沂的电影上。

“大陆很习惯搞各种协会啊,抱团……这是我能说的吗?我管他呢。”

他继续说,“我听说陈恺戈导演给你提名了新一届的导演协会会员,他之前还夸过你电影的技法,说你有他年轻时候的样子……陈恺戈导演是我最欣赏的大陆导演,我觉得他比张一谋这种的要更高,你会做陈恺戈第二吗?”

方沂摇头,“不会,我不做谁的第二。”

他渐渐明白这节目的玩法了。还真就几个人在那吹牛逼,吹远了就拉回来。

“张一谋第二呢?”

“不做谁的第二。”

“你电影有很多蒙太奇的技法,众所周知,蒙太奇是最基本也最困难的,因为那需要真正的灵性。《情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敢拍北方重工企业的衰落,这真的很够胆。你电影有两条线索,一条是男女主的爱情,那是一个好结局;一条是背后的时代变迁,你没有给出来,我感觉是一个坏的啊,因为尹川再次回家的时候,厂里面根本没有人,老尹可能也要接到京城来了吗,那些人在京城打工去了——大规模的转制反而导致人逃离自己的家乡。”

他问,“怎么会想到这么玩儿的。”

方沂首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否定他的见解,“暗线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刻,过度解读了。”

梁文导还想和他争辩,方沂挥了挥手,给他拦住了。“你提到了技法,我们就只说技法。你又提到了国师和陈恺戈导演,那就拿他俩举例。”

笔趣阁

方沂:“他们有什么神来之笔的蒙太奇镜头呢?国师的《活着》里面,有个男的和主角告别,他消失在镜头画面中,这时候张导给了一段火车汽笛声音,呜呜的响,车轮哐当哐当在铁轨上压,声音越来越响——你怎么理解啊,他不说后面什么结局,但是你知道那是催命笛,而且不由得联想,那个人要去寻死了。”

又说,“陈恺戈导演确实用蒙太奇用得更多。程蝶衣一开始被母亲送去学戏,他多长了一个手指头,师傅不愿意收他——于是母亲把他手指头砍掉了。此刻他同时在身体上和心理上被‘阉割’掉了,他大叫了一声,心底里憎恶自己做妓女的母亲,想要完成一个完美的女人的形象。”

方沂说,“这些用法,看电影的小白就会看不懂,觉得奇怪,但我们做电影的一下子就知道导演的精心安排,知道他们难怪可以得大奖。”

梁文导,“那你可以得大奖吗?《情书》的票房那么高,我觉得技法也不差,不给你大奖,我觉得这个行业不公平。你要是港地人或者宝岛人,你已经被吹成世界第一青年导演了。”

“而现在被提名到导演协会,我听说还有反对的,真是不可思议,一帮蛀虫。”

方沂暗道一声真敢说啊。他自己却不能承认这一点。

国产片的池子并不大,他一下子划去太多,内地和港地的都相当难堪,非央戏的沾不到方沂的光,对他天然抱有敌意。

于是只能忽悠过去。

采访结束时,窦文韬提议,“为了我们节目的收视率,请方导演模彷一下《情书》的经典摘眼镜片段行吗?就靠这一段回本了。梁文导,你说我们前两个不体面,结果你最后舔得最凶,开始为方导的前途着想了,忿忿不平。你把眼镜借给方导吧。”

那是一个黑框眼镜。

方沂挑了挑眉毛,挂在自己鼻子上。摄影师配合的把镜头拉进,对准他。

方沂缓缓的摘下眼镜,抿嘴眨了眨眼睛。

正在观察的仨主持愣了一下,好一会儿,窦文韬如梦初醒,“那我们的节目就到此为止了,今天我们知道方沂导演本人和他的故事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一个也不能缺少……目前电影仍然在港地持续上映中。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大中华区的朋友们,请去支持这个年轻人吧。”

“徐子东说,他可以代表中国人的形象,我觉得他可以代表东亚人的形象——反正都是儒家文化圈嘛。”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期待方导演下一次再来,你一定会听到我们更加肉麻的吹捧——如果《铿锵三人行》还没有做破产的话。再见!”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