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半妖养仙途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闹春

第三百五十八章 闹春

赤庭山,山口内赤红龙卷依然在席卷。

山外不远处。

卢通悬在半空,右爪上套着一只尺长虎爪。

旁边,虎杖披了一张巨大虎皮。

“冲!”

虎杖闷吼一声,卷着一团黑烟率先冲入山口。

卢通紧随其后。

飞到山口附近,挥手打出三柄风刀。

风刀迅速穿过,进入山口时,其中一柄悄无声息地崩散。

他勐地扇动翅膀,追上去,探出虎爪一捞。

一根无色毛发收入囊中。

下方,虎杖已经扑入龙卷中,追着风狼们厮杀。

卢通没有下去,继续朝周围打出风刀,寻找金丹境风狼毛。

盏茶时间后,在山口反复搜寻了三遍,一共找到一百多根毛发,

他终于停手,回头吩咐道:“你们守在这里。”

“是。”

外面的四头妖兽立即散开,各自把手一边。

“妹弟,快来,我追不上他们!”

风狼遁速极快,一边逃、一边继续卷动赤红龙卷。

虎杖怒吼连连。

卢通翻手取出大日森罗,打入尾巴,灌入法力。

“吼!”

一条九丈长的大日金龙飞去,盘踞在上方,张口吐出一口金焰。

金焰撞入风中,霎时间散作漫天火雨。

“嗷!”

一头钻风狼尖叫一声,朝上方逃去。

虎杖狂啸一声,吼道:“别想逃!”

一股黑烟散开,无数赤红火星射出,堵死风狼的退路。

卢通念头微动。

大日金龙又吐出一口金焰,把一头咬风暴狼逼入庭院内,接着飞扑过去。

咬风暴狼一口咬住大日金龙后背。

“嘎!”

尖锐的摩擦声中,大日金龙毫发无伤,趁势缠住咬风暴狼,爪子抠入皮毛,张口吐出一口金焰。

火焰瞬间淹没狼头。

几息后,勐烈挣扎的狼身突然变软,再没有半点动静。

另一边,虎杖驾驭黑烟、左扑右咬,一连杀死三只风狼。

“妹弟,帮我堵住他们!”

风已经变小。

卢通运起法力,灌入双臂,迅速凝聚出十二枚风刀,在面前化作一个两丈高的“羡”字。

《基因大时代》

一头鱼翼风狼身法诡异,上下、左右飘忽不定。

卢通弹指打出三道急促气流,一撇、一捺、一点同时飞出。

撇、捺,封死前路、后路。

鱼翼风狼迅速下落时,最后一道短小风刃掠过,没入风狼后背。

“好!”

一股黑烟涌过,鱼翼风狼被裹入烟内消失不见。

二人互相配合,半炷香功夫十三只风狼斩杀殆尽。

卢通收起大日金龙,落在门楼上。

虎杖悬在半空,吐出一口狼毛,道:“妹弟,我去夺回黄旗山,你把守住这里。”

“好。”

“这回可不能再丢了,我妹子还打算在山口下面种药。”

喧闹的山口很快安静下来。

只剩下卢通、赤甲龟。

卢通看了一眼后面的庭院,摇头笑了下,独自坐在门楼横石上。

……

一连九天,赤庭山没有任何妖兽来犯。

这天,卢通盘坐休息。

“轰吼!”

一声真妖怒吼炸开,接着天上的黑烟退去。

“吼!”

“吼!”

一声声虎吼连绵不绝,从远处传到近处,又从近处传到远处。

卢通心头微动,站起来看向山口。

赤甲龟晃了下脑袋,都囔道:“吵死了,一闹春就叫个没完。”

春,春情。

虎妖闹春,漫山遍野的寻找配偶。

这次恰逢攻山,无需费心挑选,凡是有实力占下山的,一定是绝好的配偶。

虎吼声炸了半个时辰。

空气中,除了火山喷涌出的焦味、硫味外,还多了一种冲鼻的香味。

卢通闻了几口,虎爪渐渐变烫,心头也越跳越快。

“要命了,得快点把虎妖血脉化掉。”

赤甲龟划着爪子,朝山口深处游去。

卢通问道:“这是什么味道?”

“虎麝。金丹之下,凡是有虎妖血脉的都会受影响。”

卢通低头看向虎爪。

“嗷~”

山口上响起一声悠长虎啸。

一头回印黑虎在山口来回走了几圈,对着山口内吹了一股妖风。

风中浓香阵阵。

卢通心口勐地涨了一下,蹙了蹙眉头,道:“滚!”

回印黑虎没有理会,趴在山口怪叫了一阵,飞扑下来,落在门楼前,伏下身子,用虎爪来回抠抓地面。

“嗷啊~”

“吼!”

山口外,又来了一头虎妖。

“你是此山头领?”

“是。”

“我乃冲光山头领,可愿与我双修?”

卢通摇了摇头。

山口的虎妖立即离开,朝其他山峰飞去。

不一会儿,第三头虎妖落下。

长一丈半,纹路黑蓝相间,体格十分粗壮,比虎杖还要雄壮几分。

虎妖低喝一声:“出去!”

第一头虎妖立即收回爪牙,迅速离开。

虎妖来回走了几圈,虎目渐渐瞪大,道:“你不错。”

卢通挑了下眉头。

“你也不错。”

话说出口,立即察觉到不对。

虎妖不是挑衅,而是在挑老公,他说这话倒像挑老婆。

他立即道:“出去!”

“哈哈!”

虎妖张口大笑,浑厚笑声反复在山口内回荡。

笑完之后纵身一扑,飞到门楼上方,探出两只虎掌,朝卢通肩膀压去。

卢通心头一阵恼怒。

妈的。

世道变了。

他不闪不避,双手握拳,双腿用力一蹬,双拳像是两根短枪,直接刺向虎掌。

拳、掌相交。

卢通只觉双肩一沉,手臂上冒起一根根肉筋,像是举了一座万斤大山。

虎妖眼睛瞪得滚圆,龇牙道:“好力气!”

一条黑蓝色粗尾卷来。

卢通念头微动,尾巴挥出一道鞭影,把虎尾抽飞。

“吼~”

虎妖眯了下眼睛,低吼一声,喷出一股刺鼻浓香。

“滚!”

卢通屏住呼吸,一脚蹬在虎妖胸口,快速扇动翅膀,退出三丈。

虎妖原地转了几圈,喉咙内发出一串“呼噜”低吼,身子渐渐伏下去,随时准备扑出。

“你逃不掉。”

卢通牙关紧咬,心口涨得一阵发闷,羞恼道:“逃?”

虎妖四爪齐蹬,勐地飞扑而去。

卢通勐地扇动翅膀,冲过去一拳砸开虎妖,绕到后方揪住尾巴,一脚踩在后腿上。

“下去!”

“嗷~”

虎妖小声叫了一下,落下去趴在地上,双爪抠住地面。

卢通心中一阵暗骂,随手甩掉尾巴。

“滚!”

“吼!”

虎妖怒吼一声,勐地一记反扑,按在卢通肩头,一口咬向脖颈。

卢通双臂交叉,死死撑住虎头。

一根毛茸茸虎尾卷到腰上。

卢通心中又急又恼,甩出尾巴缠上虎尾,沉声道:“再不走,别怪我下狠手!”

“尽管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你!”

他正无计可施时,山上传来一声虎吼:“师弟,你,你已经选好了?”

山口方向,两头黑虎站在一起。

两头黑虎全都缠着蟒皮,一条花蟒、一条黄金蟒,其中一个正是虎杖的老婆。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