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 第一百零三章 让王浩见识一下什么叫专业!

第一百零三章 让王浩见识一下什么叫专业!

当真正投入到数据中的时候,王浩发现A级难度的实验分析确实很不一般。

上一次帮助夏教授给纳微实验室做数据分析,研发难度评级就只有‘C’,‘C’级难度的研究,做两堂相关课程的讲解,灵感就能积累到上百点。

只要认真投入到数据理解工作中,灵感值的上升速度也非常快,完全不亚于教学回馈的速度。

现在不一样了。

他花费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研究数据,发现数据量比上一次庞大的多,而且也要复杂的多,单单是实验相关的数据分类,就有二、三十种,细分有上百种之多,每一种都可以说是海量的内容。

如果一条条看过去,根本就看不完。

他只能试图去理解每一种数据分类,对数据包含的内容更了解,也对于实验有个整体的了解。

在消耗教学币专注模式下,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一个多小时涨了三点灵感值。

相对于A级任务难度来说,自己做研究,一个小时能获得3点灵感值,速度已经非常快了。

王浩看了一下时间,带着期待去上课了。

《概率论与数理统计》。

时间已经进入12月底,《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课程也进入到后期阶段,讲的都是二维离散变量的分布、随机变量的密度等内容。

这一部分和数据分析工作关联性很高。

王浩带着期待开始了课程,教室里的每个学生都听的很认真,有的学生看过来的眼神甚至有些敬畏。

这就是王浩连续完成大成果的影响了。

对于西海大学以外的人来说,王浩就是只存在于电视和报道中的数学天才,而对于教室里的学生来说,王浩是每周都能见到的老师。

当每周都能见到的老师,频频出现在报道中的时候,他们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所以有些学生都开始期待王浩的课程了,那些不爱学习的学生也都专注于课程,因为他们不学习反倒成了特殊人群。

有些其他专业的学生就会羡慕的说,“你们的课程老师是王浩教授,多好啊!”

“王浩教授可是顶尖的数学天才!”

“这种课一定要珍惜!”

当类似的说法多起来以后,他们都觉得不认真听课,会感到很惭愧、以后会很后悔。

等这个学期结束以后,再想听到王浩的课程就不容易了。

现在王浩的课程也很紧张了。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学校里好多研究生和其他专业的学生都过来蹭课,有时候看到有学生不学习,问起来才知道是其他专业的。

这就有点尴尬了。

王浩很认真的强调,“我欢迎所有人来听课,但不是来听课的,就不要来。”

“我的课程里禁止玩手机,禁止睡觉,必须认真听,否则请你离开教室。”

他非常严厉的强调,就是想让那些过来上课,却拿着手机拍照的学生离开。

这种表态还是有效果的。

不会有来听课的学生,会希望被王浩指着鼻子驱赶出教室,也许被拍下来发到网上就出名了,上课的过程中,他们也不得不放下手机,和正常学生一样遵守纪律。

好在类似的学生并不多。

王浩并不禁止会拍照,甚至直接录像都可以,前提是上课之前或上课之后,课程进行中是不能有这种行为的。

他不是那种网红教师,教学过程相对有些沉闷,拍下来也没什么看点。

如果能够认真的听讲,那么理解效率就会很高。

反之,就没意义了。

……

课程很快结束了。

一节课,两个课时讲下来,连一个睡觉的学生都没有,让王浩感觉缺少成就感,他还是期待有学生不认真听,就能教育一番,也顺带增加一点儿课堂娱乐。

beqege.cc

可惜啊……

这届学生都太听话了!

他甚至有点怀念上个学期的课堂,有学生去教务处举报,有的学生就故意上课玩手机、趴着,和学生斗智斗勇的过程,也能给课堂带来欢乐气息……多美好啊!

课程结束。

一大群学生围过来进行答疑,其中有一半儿都不是计算机专业的本科生,甚至有研究生拿着高难度的题目过来提问。

王浩还是先给自己班里的学生答疑,其他人都排在班里的学生后面,答疑持续了半个小时,他看着到时间也就结束了。

如果有学生再有问题,就很抱歉,只能等到下一次了。

现在他可是很忙的,能给出半个小时答疑已经很不错了,不可能满足所有学生的答疑需求,否则一天就什么都不用干了。

等抱着书本去了食堂的时候,他才发现课本加了一个心型的彩纸,翻开仔细一看,上面用浪漫的语调,表达了对自己的爱意?

“这是哪个学生呀?”

“师生恋可是要不得的,即便年龄相差不大,我也是老师啊。现在的学生真是太开放了!”

“人心不古啊!”

王浩感叹的说着打开纸条,仔细看了一眼下面的署名,然后就把纸条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

一直等回到综合楼办公室,王浩就没有心思想什么女学生的情书问题了。

他查看了一下任务系统,发现一节课下来‘任务一’只有一点灵感值增长。

一点……不可能吧!

王浩仔细看了又看,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整个课程进行过程中,系统只提示了一次灵感值增加,他仔细的想着课程中的收获,发现确实没什么提升,再看向数据感觉还是一样的。

虽然难度是A级别的研发,但只有可怜一点灵感的提升,都可以说是鼓励性质的增加。

为什么呢?

他仔细思考着有了答桉,“首先要对数据有足够多的了解,灵感值才能长得快一些。”

“如果没有任何了解,即便上再多的课程,灵感值增加速度也会非常缓慢。”

这和数学研究完全不一样。

数学研究可以理解为‘针对解决一个问题’,而在研究的初始,他对问题就已经很了解了。

比如,梅森素数的研究。他当然非常了解梅森数、梅森素数,同时也知道很多的数学方法,计算机方法。

在有足够多基础的情况下,上课的过程中,有教学的回馈增加想法,灵感值提升速度自然很快。

现在是针对一个项目的实验数据进行分析,因为对于实验本身缺乏了解,对于数据本身同时缺乏了解,首先做的应该是了解实验和数据,再然后才能够在回馈的内容中找到灵感。

之前做纳微实验室的实验数据分析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研究的难度很低,教学回馈的灵感值很多。

即便是那个时候,他也发现研究数据以及观看实验、让夏国斌帮忙讲解,对于灵感提升非常帮助。

现在难度提升了两个档次,对于基础了解就变得更加重要。

基础才是研发的支撑,连基础都不具备,如何解决问题呢?

王浩对接下来的方向很明确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对于实验数据以及实验本身,有个非常全面的理解,才能加快研发速度。

下午一点。

综合楼办公室又热闹起来,倒不是因为人多,而是王浩再次登上了新闻。

企鹅集团发布了找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梅森素数。

“企鹅集团的数据中心和西海大学王浩教授合作,利用了他对梅森数的研究成果,找到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梅森素数。”

“这个梅森素数的序号是M7XXXXXXXX,计算出来的结果是以2为开头的亿位数字。”

“同时,这也是人类目前找到的唯一超亿位的素数。”

这个新闻公布出来就引起了震动。

国际好多媒体都进行了转载,但还不等舆论彻底发酵,GIMPS也跟着宣布了一条消息--

“我们将会在下个月对于Prime软件的底层算法进行升级。”

“感谢西海大学王浩教授对于GIMPS的无偿支持,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分享给了GIMPS,我们可以根据他的成果,调整代码覆盖那些更有可能是梅森素数的数字。”

“在此次升级以后,依照现有GIMPS覆盖的算力,预计将会平均三个月时间,就能找到一个全新的超大梅森素数!”

最后一句话彻底引爆了舆论。

GIMPS参与者们都感到很振奋,他们之前几年才能够找到一个梅森素数,当所谓‘梅森数科学实验室’,连续找到梅森素数以后,他们都觉得GIMPS会直接消失,因为他们的参与根本已经失去了意义。

现在GIMPS宣布的消息,就是应用王浩的成果,去寻找更加有可能存在的梅森素数。

这等同于让每一个GIMPS用户,都能成为‘梅森素数的专家’,他们不用像是以往那些数学家一样,对梅森素数进行分析,去研究哪一个数字更有可能是梅森素数。

以往那些数学家的做法也让梅森素数的发现,几乎被专业的数学家、计算机专家垄断。

现在王浩以自身的成果支持GIMPS,GIMPS就可以以此分析出‘可能是梅森素数的数字’,并把数字随机分配给参与者。

数学家们就失去了数字分析优势,因为他们的分析绝对不可能达到王浩的程度。

GIMPS对软件算法的升级,会让寻找梅森素数会更加公平。

企鹅集团发布找到亿位梅森素数,叠加GIMPS发布的消息,顿时彻底引爆了新一轮对梅森素数的报道,也就引导了舆论的热情。

王浩再次登上了新闻,登上了舆论热搜,舆论已经不止限于国内,国外的讨论甚至还更多一些。

有好多学者站出来表示赞叹,“找到亿位的素数,是数学基础理论研究的里程碑!”

“王浩共享成果给GIMPS,会让GIMPS用户,能更加精准的找到梅森素数,相信未来肯定会有很多的梅森素数被发现。”

“我已经对王浩发布成果期待不已了,据传闻是投稿给了《数学新进展》,可惜还要一个星期才有新的一期……”

王浩再次成为了舆论焦点。

西海大学方面肯定是非常高兴的,他们正努力的申请经费打造梅森数科学实验室,有了这一波新闻浪潮,不仅仅是北疆省会通过,国家经费都能申请下来。

有了足够多的经费支持,再加上已经有了很大名头,梅森数科学实验室只要建起来,可能就会被评为省重点实验室。

大学等于是直接多了个省重点实验室,建起来就是省重点实验室,往上评国家重点实验室,需要就只是积累成果、时间问题而已。

王浩倒是对舆论不感冒,他已经连续登上好几次舆论热搜了。

有一、有二,再有三,感觉就平澹很多了。

当办公室里其他人讨论的时候,他很平澹的坐在那里听着,而后就继续投入到自己的研究中。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数据研究。

当事人都满不在意,讨论也就很快结束了,其他人也做起自己的事情。

张志强去了计算机实验室,针对梅森素数的研究发现,他可是出了不少力,未来梅森数科学实验室建立起来,他肯定会是个研究员,要很努力的参与到建设工作中。

颜静则是长期看不到人,她的研究已经进入到忙碌期,一直在实验室奔波着。

罗大勇还是那副老样子,喝上一口咖啡,对着一大堆复杂列式沉默着,偶尔看向窗外,一看就能持续二十分钟以上,彷佛已经陷入了人生哲学的思考。

朱萍也被带动的连续看了两个多小时的书,她还做了四页的笔记,等回过神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我竟然能这么努力?一个下午都在看书?”

然后她再抬起头,注意到罗大勇和王浩的状态,只能感慨高校教师真的是太卷了。

卷死个人!

已经卷到除了上课就是做研究的程度了。

朱萍都有一种被卷到窒息的感觉,她发现在办公室里根本没人说话,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学习、做研究。

包括罗大勇、张志强、颜静,也包括天才到,一年就能完成她几辈子研究的王浩。

这种环境下还能怎么办?

继续看书吧!

朱萍只能苦着脸继续投入到书本中。

下午五点多,王浩没有继续看数据了,因为实验数据非常复杂,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看不如有人讲解……

自己看数据内容的效率实在太慢了,因为缺乏一些核心制造相关的基础知识,想要自己研究理解其中的内容,需要的时间会很长。

然后他果断的给彭辉打了个电话,约定周五会去一趟西京交通大学,了解一下他们的实验。

对面。

彭辉放下了电话,对史桂芳笑道,“我就说,钱不可能白花,王浩是真上心了,打电话过来说要来实验室参观。”

“我估计啊,他是对合金制造不了解,想弄懂一些问题。”

史桂芳听着点头道,“确实,我看东港大学的公告上都说了,王浩教授对材料学不了解,数据上报没看出问题就做了计算。”

彭辉道,“等他来了,好好招待一下,也带着他转转实验室,讲解一下实验。”

“他参与过东港大学的项目。我们也要表现的好一些,多展现一下研究的专业性,也让他见识一下,我们金属实验室的专业性、技术性!”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