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三百二十章 治疗

第三百二十章 治疗

    在余百锁的帮助之下,终于能够得以澄清,丁勤顿时觉得从内到外都轻松了不少。他深吸了口气,向着顾红炎,治安官,还有围观的人们抱了抱拳,便自然地跟到了余百锁的身后。

    余百锁离开是步行的。他没有车,也不用马。他走的速度不快,似乎是在照顾丁勤的体力。沿途有不少人都在偷偷看他,甚至小声议论想让他看病,但是没有谁敢上前。

    因为余百锁的怪脾气大家都知道。想让他看病,就得上门求医。谁要是敢在他走路时挡他的道,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成为他的患者了。

    但是,当余百锁快要走出镇子时,特意向最后一个人交待了一句:从明天中午起,可以到我家看病。

    这个消息如同当时卜皆被擒的消息一样,不多时便已经传遍了镇子,成为一件激动人心的大事。

    在镇子边缘一间已经废弃的屋子里,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在已经破损的窗边,认真倾听着外面一些人的议论。

    他的年龄比丁勤大一些,身上衣着明显质地不错,只是可能由于长时间没有换洗过,显得有些脏兮兮的。

    在屋子的中间,放着一个瓦罐,下面有已经烧尽的灰炭。瓦罐的口开着,在罐底可见一些亮红色的粉末。

    “余百锁又要治病了么?”他说着深吸了几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奸诈的笑容。“有他在,绝不仇没有醉仙丹。”

    他嘿嘿地笑了几笑,用手指伸入那个瓦罐,使劲抹了抹,沾出些红色粉末,贪婪地用舌头舔了个干净。没过多久,他极度满足地躺到一张破木床上,脸上的表情*。

    出了滨湖镇,余百锁的步速时快时慢。走过一段,丁勤才发现,这是他故意的。

    在快时,丁勤可能马上一身是汗,但每每到了丁勤能够坚持的极点时,余百锁都会突然慢下来。而他对慢的速度掌握也让丁勤很是惊奇,在这种速度下,丁勤身体恢复的速度,甚至比停下来还要快。如此慢速走上一段,丁勤全身的疲劳便会散尽。

    如此周而复始,走了三四个回合,两人便到了一座小山的脚下。这里盖了三间屋子,都是以木材为框架,虽然简单,却也牢固。

    余百锁刚刚进院,便先是一条大黄狗晃着尾巴出来迎接,然后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年龄与余百锁差不多,应该是其妻子,手里拿着一个竹扁,里面是正在筛拣的药材。

    见到余百锁带人回去,老太太一点儿也不意外,“回来了?镇里的事情办完了?”

    余百锁点了点头,“嗯。这个小伙子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们把西屋给他收拾出来。”

    “都是收拾好的呢。”老太太很是慈祥地看了丁勤几眼,“呦,这小伙子的气色可是不好。”

    余百锁叹了口气,“他是灵修。”

    “咣啷”一声,老太太手中的扁落到了地上。她的表情很是惊讶,“什么?你,你居然带了个灵修回来?你忘了你自己说过,此生不再医灵修了么?”

    余百锁此时已经俯下身去打理晒在墙根下的药材,“没忘。但是他不一样。”

    “他……”老太太又看了丁勤一眼,把余百锁拉到一边,“你确定,要帮他医治?”

    余百锁点了点头,似乎没有一点儿避讳丁勤的意思,“对,我要帮他医治。只不过,我治不好他。”

    “治不好他你还治?而且还带回来?他可是灵修啊。万一再惹上什么麻烦,我们……”老太太明显极不愿意。

    余百锁可能心意已决,“我定的事情,不会改。而且,他虽然是灵修,却没有了灵修的能力。我只是帮他医身,不会帮他治经脉和丹田。因为我也治不好。”

    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你决定了的话,你就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听老两口这样说,丁勤心里不由得也是起了疑团。显然,关于医治灵修,他们经历过什么。只是,自己作为局外人,现在不好问。

    余百锁把药材处理完毕,看了看丁勤,指着西面的房子道,“你自己去收拾一下吧。过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会叫你。另外,不知道你记没记住来的时候我走的速度。接下来几天,一是我要翻书研究你血脉内虫的驱除之法,二是我要准备必备的药材器具,都不会有什么治疗的内容。”

    丁勤也不多言,自己推开了西屋的门。屋里的陈设很是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三把椅子,还有些水盆等物。往里走了走,丁勤无意间在桌上了摸了一下,发现竟然没有一点儿灰尘,明显打扫得很是精心。

    回忆着刚刚余百锁走路的节奏,丁勤又试了一下。虽然说自己目前掌握得不太精准,但确实也能起到类似的效果。而且,走了几个回合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快了不少。

    单凭这一点,便已经可以看出余百锁医术之高。丁勤心中的希望再起,至少,经余百锁之手后,自己能比现在又强不少吧?

    一连六天的时间,丁勤都是在这种自行锻炼之中度过。余百锁也开始给他服用一些药材,但更多的时间则是自己钻在东屋里,翻阅他收藏的书籍。

    直到第七天,余百锁拿着几页手抄纸过来了。他坐在丁勤的身前,把纸摊开,“你说的赤血吸虫和噬灵虫,我都查到了。噬灵虫所言不详,只说是远古三大邪物之一。当然,我也没多作研究,因为我说了,这超出了我的治疗能力。”

    丁勤点点头,看了看那几张纸,是关于赤血吸虫的内容。

    余百锁道,“赤血吸虫,实际上最早是流行于海岛的一种寄生虫。此虫寄于人体的血脉之内,以恒定的速度增殖,所以并不致死。但是,它对人的体力影响很明显,特别是如果病后染虫,则更是会像你这样,一直处于衰弱的状态。”

    “只不过,根据资料记载,这种寄生虫,曾经被消灭了,便是作为疫区的海岛,也已经绝种。我真想不通,你是从哪里染上的。你去过海岛?可是据说,我们这里距海边有万里之遥,你的身体绝对不允许你走这么远。而且,你是在湖中被发现的。”

    他一边说,一边把丁勤又检查了一下。“嗯,还不错,看来这几天你按我的吐纳法训练,下了不少功夫。”

    丁勤把那些介绍看完,问余百锁,“我需要怎么配合?”

    “把这个吃了,然后躺下。”余百锁拿出一颗绿色的药丸,“过会儿,我会将灵力注入你的体内,试探那些赤血吸虫。之后,我会用三十七味药材,驱杀那些虫类。最后,所剩的余虫,我再从你身上开一个小口,让他们从血液之中流出。”

    余百锁一边说,一边取出了那颗绿色的药丸。绿丸晶莹剔透,有如水晶一般。

    丁勤也不多问,直接将药丸拿起送入口中咽下。

    此药并没有什么异常气味,倒是极为清凉,特别是下腹之后,缕缕凉意自胃中向外发散,不多时便传便全身,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丁勤低头,见自己的手皮肤之下,居然有了微微的绿意。他见余百锁没有其他吩付,直接站起,躺到床上。

    很快,一股昏昏沉沉的感觉涌上来,丁勤进入了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他能感觉到,余百锁触及了他的双肩。之后,有两股奇异的力量沿着他的身体内固定的纹路开始运行,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很是亲切。

    他隐约记起了些什么,可是却又极不真切。

    这种感觉,像是激起了他身体之中的某种潜能,让它们在沉寂之中蠢蠢欲动。

    再之后,他睡着了。醒来时,他已经泡在一个大木桶之中。

    桶内是暗红色的药液,正在散发着阵阵药香。药液的温度刚刚好,不凉也不烫,泡在里面很是舒服。

    余百锁就坐在他的对面。丁勤一抬头,二人便已目光相接。

    余百锁微皱了下眉头,“你醒得很快。由此可见,虽然你现在身体虚弱,可是身体底子还是很好。”

    丁勤仔细地感觉了一下,身体并无任何不适症状。这样静止在桶中,他无法判断治疗效果如何,“治疗结束了?”

    余百锁点了点头,“对,结束了。确切来说,是第一次治疗结束了。”

    第一次治疗么?丁勤并不记得原来余百锁说要多次治疗。疑惑之下,他不由得问,“还需要再治疗几次?”

    余百锁苦笑道,“我不知道。客观来说,其实是第一次治疗失败了。前面的步骤都很成功,可是到最后一步时,你血脉之中的余虫,并未按照我的预料,从你身体的破口处出来。我也没有找出原因会这样。而且,”

    他停了一下,“而且,我不能确定,后面的治疗能否成功。因为这与我的预期完全相反。”

    丁勤心中的希望又被打下去了一截。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治疗失败,会不会和我记忆之中的一句话有关系?”

    余百锁听丁勤这么一说,也是来了些精神,“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