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768、假出国【求月票】

1768、假出国【求月票】

明眼人都能看出,赵科用较为便宜的价格,将这栋老别墅购买过来。

明面上,似乎是占了便宜,但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情况瞬间让他感受到什么叫“物超所值”。

没错,之所以值这个价,或许就是因为有一间隐秘房间的存在,所以才便宜。

赵科有些无言以对,也是懊恼不已道:“要是当初知道是这种情况,那我根本就不会买。”

瞥了眼身边的许梦,赵科又道:“都怪你,喜欢这种风格的别墅,现在好了?”

“这能怪我?”许梦一听,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当初你也喜欢,而且你说价格便宜,要不然我们买另一栋岂不是更好?”

“你贪了那点小便宜,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你就怪我?”

许梦也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瞬间把赵科弄得有些尴尬。

卢薇薇也是走过来安慰道:“你们先别吵,这件事情,肯定是跟那个老太太有关。”

“至于这里面的住户到底是谁?我想,可能是老太太的亲戚。”

“老太太多大年纪?”顾晨问。

赵科想了几秒,回道:“差不多70岁左右吧?”

“那你觉得跟照片中的人长相相似吗?”顾晨又问。

赵科根据顾晨的灯光照耀,也是定睛一瞧,回想了几秒后,这才啊道:“仔细看,还真有点像,尤其是眼睛和鼻子,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那这个人可能是她儿子,又或者是她兄弟。”王警官也是随意猜测,但是拿着手中一把短刀,也是不由好奇说:

“可是,这里面全部都是各种刀具,这代表什么?说明这间房屋的主人,可能是一名刀客?”

“现在私藏管制刀具可是犯法的。”袁莎莎也是提醒着说。

顾晨站在洞口,一边与赵科和许梦沟通,一边回想着房间内的各种摆设,缓缓说道:

“目前来看,房间内并没有什么隐秘的通道,只是一个普通房间,被砖块封堵起来许多年。”

“从里面的物件来看,这个房间的主人,生前应该挺喜欢刀具之类的物品。”

“而且所有物品都摆放整齐,似乎这就是这个房间的本来面貌,只是主人不在,或许是之前的房主,出于某种纪念意义,所以才将这间房给封存起来。”

“那如果是自己住,这没问题,卖给别人还不告知实情,这就有点太自私了吧?”卢薇薇想着能把别墅内单独封存一间房,这事换谁也难以想到。

赵科倒是无所谓,只是道明自己的态度:“如果这间房子,没有发生过凶案,那我并不介意。”

“就怕这个房间内,有过凶案的发生,这我绝对不能容忍,必须要让之前的房主给个说法。”

“可现在就是找不着房主,或者说,那个房主可能故意失联?或许她根本没有出国也说不定。”许梦靠在丈夫赵科身边,也是各种猜测。

而此时此刻,所有人在隐秘房间内也都检查完毕,已经全部来到房间出口。

袁莎莎拍拍手上的灰尘,也是道明缘由说:“房间里的东西都没有动过,也把这些较为贵重的物品保存下来。”

“可以看出,前房主或许对这间房有着特殊的情怀,如果可以,她肯定是不想出售的。”

“可是,她或许又因为某种不得以的情况,急需用钱,才将别墅售出,但却不肯让这间房妥协,因此才想起这种方法,好让这栋别墅的隐秘房间,一直存在下去。”

“小袁说的很有道理。”顾晨拿着其中一把刀刃走出房间,也是不由分说道:

“这个房间,更像个博物馆,不论是从装修程度,家具的年代感,还有物品的各种摆设来看,都是特别讲究。”

拿起其中一把刀刃,顾晨轻轻拔出刀鞘,也是继续提醒:

“你们看,刀刃外表虽然有着许多污垢和粉尘,但是刀刃却非常锋利,而且都是开过封的。”

“经过这么多年,却一直能够保存的如此完好,说明主人对刀刃经过了一些防氧化处理。”

“如此用心,可见这间房,对主人来说,的确非常重要,真的只是迫不得已,急需用钱,才无奈将房屋售出。”

“害!之前还以为捡漏呢,看对方是个孤独的老太太,所以比较好说话,可谁知道?这老太太竟然跟我们玩这一手?真是防不胜防啊。”赵科现在也是郁闷的不行。

如果说谁最有可能封存这套房?那无疑就是之前那位房主老太太。

顾晨想了想,又问赵科:“对了赵先生,你的购房合同还在吗?上面应该会有一些老太太的身份信息,就比如身份证号码之类的。”

毕竟签订这种购房合同,必要的身份确认必不可少。

因此有很大可能,留有老太太的身份证号码。

顾晨也可以顺着身份证号码,去寻找之前的房主下落。

赵科闻言,也是目光一呆,这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害!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老太太的电话打不通,但是可以查询身份信息嘛。”

想到这里,赵科立马又道:“顾警官,你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去找购房合同。”

“好。”顾晨现在也不急。

毕竟,必要的线索没有找到之前,调查将毫无意义。

于是几人在许梦的招待下,暂时坐在了客厅的沙发。

没过多久时间,赵科从楼上取来一只文件袋,随手打开,递给顾晨道:

“顾警官,这份就是几年前我购买这栋老别墅的购房合同。”

顾晨接过购房合同之后,又问赵科:“那房产证呢?”

“在这。”赵科又将另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顾晨暂时打开购房合同,找到了签字双方。

在合同的最下页,有赵科的签字,也有前房主的签字。

“之前的房主叫孙芸梅?”顾晨眉头一蹙,随后掏出手机,将孙芸梅的信息拍摄下来,随后将图片发送给何俊超,并且在对话框留言中,让何俊超查询一下孙芸梅的具体身份。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随后,顾晨又将房屋购买合同的所有文本拍摄下来,包括房产证书。

许梦凑到顾晨身边,也是弱弱的问:“顾警官,你说,通过这个孙芸梅的身份证,能不能找到她下落?万一她出国了怎么办?”

“出国就比较复杂,但是如果还待在国内,那么找她应该比较容易,因为现在办理许多业务,都需要使用身份证,这个请你放心。”顾晨也是将身份证的作用,大概的跟许梦解释一遍。

许梦微微点头,但却没抱太大希望。

随后,顾晨又拨通了丁亮的电话,让丁亮和黄尊龙,带人过来把物品带走。

尤其是房间内的各种刀具,这些属于管制刀具,不能随意留在这里。

否则被人带走,流通到市场上,容易造成一些治安案件。

然而仅仅过去了不到10分钟,顾晨的手机电话便响了起来。

顾晨二话没说,直接划开接听键问:“何师兄,你那边调查如何?”

“已经找到了这个孙芸梅。”何俊超说。

“那她现在在哪?是在国外还是哪里?”顾晨又问。

电话那头传来何俊超的轻笑:“顾晨,什么国外?这个孙芸梅,压根就没出过国。”

“你说什么?她没出过国?”听到这样的解释,顾晨心中不由疑惑。

要知道,按照赵科的说辞,这个叫孙芸梅的老太太,亲人几乎都住在国外。

而她卖掉大别墅,也是准备迁往国外,跟亲人团聚。

可现在何俊超告诉自己,这个孙芸梅,压根就没出过国,这不免让顾晨产生怀疑。

于是顾晨又问:“那她现在在哪?能不能帮我找到她?”

“能,上个月她还在江南银行办理过理财业务呢,而且从近三年的身份证使用情况来看,她这几年一直都待在江南市,找她你们可以去城西的珞珈山看看。”

“珞珈山?”顾晨眉头一蹙,咦道:“这几年都没出国?”

“那是肯定的,除非她的身份证一直都是其他人在使用,否则就是她自己在用,反正你们去珞珈山看看,估计能找到她。”

“具体地址,我根据她办理过的一些理财业务,也能帮你找出来,现在就发给你。”

“好。”简单跟何俊超沟通一番后,顾晨挂断电话。

卢薇薇立马凑过来道:“何俊超他怎么说?”

“这个孙芸梅,压根就没离开过江南市,所谓出国,估计是骗人的。”顾晨说。

“骗人的?”许梦一听,顿时有些惊讶:“这老太太为什么要骗人?”

“你傻呀老婆?”见许梦还蒙在鼓里,赵科也是不吐不快道:“她这老太太不这么说,我们能相信她急于出手,把这套老别墅,用很低的价格卖给我们吗?”

“这倒也是。”回过神来的许梦,也是一脸懵圈:“合着是这老太太在欺骗我们?”

“原本想着就一孤寡老太太,挺真诚的一个人,可能没什么心眼,可能还能在购房款上占点便宜。”

“可现在看来,这个老太太很有心机,假装啥也不懂,但其实她啥都懂,没这么坑人的。”

“你们也别急,这不是已经知道了老太太的地址嘛,等我们过去了解下情况就清楚了。”卢薇薇见赵科和许梦两夫妻还在纠结这些,也是安慰着说。

没过多久,丁亮和黄尊龙,也带着几名辅警来到现场。

顾晨简单跟几人交代之后,让丁亮和黄尊龙带人将所有刀具一律带走,并且重新将现场拍照取证,用警戒线封存。

随着老旧别墅大门被封锁之后,赵科也是神情复杂道:“警察同志,希望你们尽快帮我找到房主,问清楚具体情况,好让我们安心装修。”

“否则这事有心结,可能影响我们的居住心情,毕竟花了这么多钱,可要是凶宅,那我们肯定得转手卖掉,这肯定也会导致我们售卖困难,这些房东都需要承担责任。”

“如果不是凶宅,我倒是并不介意,只要把情况跟我说清楚就行。”

“明白你的诉求。”顾晨将笔录本收起,也是淡淡说道:“我们会转达你的要求,也是帮你调查清楚,这个隐秘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就谢谢你们了,真是辛苦你们这些警察。”

“应该的。”

几人在门口短暂的交流之后,便各自开车离开。

而顾晨则要开车带着众人,根据何俊超提供的住址,前往珞珈山。

……

……

车上,卢薇薇听到“珞珈山”这个名字时,心中也是不由一愣,忙问顾晨道:

“顾师弟,这珞珈山是什么山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咱江南市还有这么一座山?”

“呵呵,珞珈山不是山,是个地名。”见卢薇薇不懂这些,顾晨也是干笑两声,解释着说。

“地名?”卢薇薇不由疑惑。

坐在后排的王警官则是嘿嘿一笑,也是吐槽着说:“我说卢薇薇,平时让你多研究一下咱江南市的地形图,你就是不听,连这个都不知道?”

“你知道你说呀。”卢薇薇倒是不服气,也是反驳着说。

王警官叹息一声,也是没好气道:“这个‘珞珈山’,以前是个城中村的地名,后来城中村改造之后,早就不叫‘珞珈山’了,那边有好几个小区,都有名字。”

“但是,‘珞珈山’这个地名还是保留了下来,所以很多人问起那处地点,还是有不少人会说‘珞珈山’。”

“原来是这样?”听闻王警官说辞,卢薇薇又问:“那这个地方以前是城中村,改造之后,是不是特别繁华?”

“繁华倒谈不上,也就一般般吧,这个地方地理位置不算很好,在城西较为靠边的位置,不过人口倒是挺多的。”王警官也是根据自己对江南市城西地区的了解,大概的讲述了一下。

开车的顾晨若有所思,也是不解道:“这个孙芸梅,之前住那么大一个老别墅,位置也算不错。”

“而且从别墅内的装修来看,这生活品质也挺高的,可为什么要卖掉别墅?住在珞珈山这种城中村地头呢?”

“那边的房价,好像也就一般般吧?难道是为了腾出钱来搞投资理财?”袁莎莎说。

顾晨摇摇脑袋:“我看不太可能,毕竟这个老别墅的隐秘房间,对这个叫孙芸梅的老太太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毕竟,从房间内的摆设和物品就不难看出,这是她把房间当做纪念馆来布局,几乎保存了房间里的所有物品。”

“就这样一个精心布局的房间,她舍得让给他人吗?如果不是不得已,我认为不会。”

顾晨话音落下,车内顿时短暂的安静了几秒钟。

所有人都在根据顾晨的说辞,想着孙芸梅的各种可能。

的确,如果不是不得已,这种看似具有纪念意义的房间,估计是不会拱手让人的。

可老太太只把别墅让出,却唯独留下了那套房间。

这让人看来,的确过于诡异。

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好在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孙芸梅的住址,找她问问就知道了。”

想了想,卢薇薇又问:“对了顾师弟,这个孙芸梅,住在珞珈山哪里?”

“花苑小区,6栋2单元,302室。”顾晨随口一说。

没过多久时间,但就准确找到了花苑小区,一个非常老旧破损的地方。

落下车窗,看到这些老旧结构的房子,卢薇薇也是不可置信道:“孙芸梅就住这?这地方也太过老旧了吧?”

指了指房屋的墙壁,卢薇薇又道:“你们看,这房屋的墙体,都被重新粉刷过一遍。”

“看似美观了不少,但实际上房屋的结构,还是那种老单元楼房,一栋楼才4层?”

“对呀。”袁莎莎下车之后,也是环顾四周,不由吐槽道:“周围都是高楼,就这地方有些破旧,简直成了这些高楼之中的低洼地带。”

“估计再过10年,这些房子也得拆了。”王警官下车之后,也是深有感悟。

小区有铁栏杆围住,门口还有不少手工修补鞋底的摊位。

以及一些摆摊卖水果的小商小贩。

这里的道路并不算宽敞,车辆来来往往却很密集,但也经常容易造成堵车。

顾晨带着大家走进小区,根据地址,来到了花苑小区的6栋2单元,302室门口。

卢薇薇率先“笃笃笃”的敲门3下,随后问道:“有人在家吗?”

话音落下,屋内毫无回应,于是卢薇薇继续敲门,再继续。

可不管卢薇薇如何敲门,屋内都是毫无动静。

“难道不在家?”卢薇薇扭过头问。

“或许吧,可能去买东西也说不定,毕竟这个孙芸梅,好像就一个人。”袁莎莎也是道出自己的想法。

可就在此时,楼道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缓慢上楼的动静,所有人都有听见,于是齐齐将目光看向楼下,等着这位步伐缓慢的老人家。

“笃!笃!笃!”

脚步每踏一步,似乎都异常艰难,直到大家从楼梯间隙,发现一名头发花白的短发老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大家这才不约而同的期待起来。

“孙芸梅。”还不等老太太转身,卢薇薇率先叫了一声。

……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