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起航1992 > 第1245章 迈出了第一步的倾转旋翼验证机

第1245章 迈出了第一步的倾转旋翼验证机

对于钟鸣的堕落,冯老爷子其实是很失望的。

可失望归失望,在听了张起航的建议之后,老爷子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跟钟鸣好好谈谈。

毕竟,不管怎么说,钟鸣是自己当初很看好的人,他能够成为客车集团的总经理也是因为自己的大力推荐。

所以尽管冯老爷子对于钟鸣的堕落深感痛心,但从冯老爷子的本心来讲,他还是希望钟鸣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毕竟对于现在的钟鸣来说,他如果能够幡然醒悟,及时的悬崖勒马,一切都还来得及。

而就在冯老爷子考虑好了应该跟钟鸣谈些什么、打电话让钟鸣来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张起航正兴致勃勃的打量着眼前这架用于技术验证的倾转旋翼机。

是的,经过几年的努力和研发,华腾集团的这款倾转旋翼机终于完成了原型机的制造工作,在设计之初,康斯坦丁·安东诺夫和尹戈尔·雅罗斯拉夫斯基就吸取了美利坚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容易出现“死亡坠机”的教训,特意将发动机短舱设计成了类似V-280“勇士”倾转旋翼机的“发动机短舱不动,旋翼进行倾转”的结构,只是在垂尾和平尾的设计上更加传统的,没有采用V-280“勇士”倾转旋翼机的V型垂尾设计,依旧是类似V-22“鱼鹰”的大平尾+双垂尾的设计,看上去倒是有些像V-22“鱼鹰”和V-280“勇士”的混合体。

只是在个头上,眼前这架技术验证机就太寒碜了,自身重量还不到一吨!

如果单纯的将这架技术验证机与V-22“鱼鹰”、V-280“勇士”比较一下个头,估计跟一辆渣土车旁边停了辆儿童自行车差不多。

康斯坦丁·安东诺夫是知道张起航对这款技术验证机有多么关注的,可以说从这个项目立项开始,张起航就一直在持续关注着这款技术验证机的发展过程,他对这款请转旋翼技术的验证机的各种数据、情况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不过虽然如此,康斯坦丁·安东诺夫还是简单的向张起航介绍着这款倾转旋翼技术验证机的情况:“张总,在之前的静力试验中,咱们的这架倾转旋翼机完美的达到了当初的设计目标,最起码机身结构这一块是没有问题了。

所以今天的测试主要就两个项目,分别是测试倾转机构在飞机自身动力下的实际运转效果以及地面滑跑测试,其中重中之重是倾转机构的实际运转测试。”

张起航听的连连点头,随即好奇的问道:“那‘死亡坠机’试验什么时候进行?”

所谓“死亡坠机”,是倾转旋翼机这种特殊的飞行器特有的一种极其危险的空中险情,全球首款倾转旋翼机:美利坚的V-22“鱼鹰”多次出现在垂直降落的时候,飞机在接近地面时忽然出现不受飞行员控制的快速向地面坠落的情况,因为此时飞机距离地面已经很近,在这突如其来的空中险情面前,飞行员根本甚至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飞机就已经摔在了地上,机毁人亡。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贝尔-波音的工程师和专家团队为此遭受了很大的质疑和压力,后来通过对多起坠机事件的调查分析以及计算机模拟,这才明白搞清楚这个“死亡坠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句话,都是V-22“予以轻”倾转旋翼机特有的发动机布局惹的祸。

当V-22“鱼鹰”倾转旋翼机采用垂直下降模式时,整个发动机是呈“竖起”的状态的,此刻发动机尾部的“尾喷口”会向地面喷射出高温高热的高速气流,如果是在高度比较高的空中,这股气流对于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就会没什么影响,但当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处于临近地面的状态的时候,会在地面形成一个局部的低压区,而此时飞机的上方则是密度较高的冷空气,如果飞机以一个较高的速度下降,下面的低压区会一直维持,在气压的作用下,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就会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勐然按向地面一样,而又因为此时距离地面实在是太近,就非常容易出现机毁人亡的惨剧出现。

根据贝尔-波音公司项目组专家的计算,想要避免“死亡坠机”,办法有两个,一个是控制飞机的下降速度,一个就是让发动机喷出的高温高热尾气不要冲着地面,只要在机身下部不要形成这么一个低压区,V-22“鱼鹰”倾转旋翼机自然也就不会坠机了。

而在随后的试验中也证明了专家给出的办法是正确的:当V-22“鱼鹰”倾转旋翼机按照贝尔-波音公司的专家给出的下降速度缓缓下降的时候,试验飞机没有出现过一次坠机事故。

只是,华腾集团这边虽然已经知道了造成倾转旋翼机出现“死亡坠机”的原因,也知道理论上主要保证发动机的高温尾气不要冲着地面喷就可以避免“死亡坠机”的出现,但该做的试验还是要做,原因么其实用一句话就能概括:谁能保证贝尔-波音的专家们在说“死亡坠机”故障的时候,没有藏了一点其他的?

康斯坦丁·安东诺夫是知道张起航对于“死亡坠机”有多么重视的,其实不止张起航重视,整个团队对于这件事都非常重视,现在听张起航问起了这个,他立刻说道:“死亡坠机是我们未来测试工作的重点,而且是重中之重,不过这个项目的测试顺序并不是特别靠前,因为在这之前还有很多基础性的测试项目……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明年秋天差不多就可以进行了。”

“差不多要明年秋天吗?”张起航微微颔首:“这么算起来还是挺快?”

“是,算是挺快的,”康斯坦丁·安东诺夫应道:“毕竟咱们这只是一个技术验证机。”

“是啊,只是一个技术验证机……”

说到这个,张起航也不禁有些惆怅:这只是一个技术验证机啊。

将来,如果需要开发10吨级乃至15吨级的倾转旋翼机,面临的技术难度将会是成倍的提升,到时候单单是开发各种新材料、新工艺都能要了命,现在,也只不过是万里长征才刚刚走出第一步而已。

想到这,张起航只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有重了几分。他摇摇头,对张继文、康斯坦丁·安东诺夫以及尹戈尔·雅罗斯拉夫斯基说道:“开始测试吧。”

张继文点点头,拿起对讲机喊道:“各测试单位注意,2号机测试工作马上就要开始,各单位再次检查本单位的人员、设备情况,确保本单位人员、设备完好,检查后向我报告。”

“监测组收到,马上执行检查命令。”

“救护组收到,马上执行检查命令。”

“数据收集组收到,马上执行检查命令……”

…………

随着各个职能小组的负责人的陆续回应,空气中的紧张的因子开始逐渐蔓延起来。

张起航也无意识的抿了抿嘴唇——尽管知道今天的测试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他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

半个小时后,两个测试项目全部顺利结束,测试样机的表现十分出色,不管是在地面低速滑跑测试中还是在自身动力倾转测试当中都表现的十分流畅,当测试结束的那一刻,大家热烈的鼓起掌来,张起航更是两眼通红,激动的一把抱住张继文,颤声道:“老张,辛苦了!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同样两眼通红、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己的张继红也同样大力的抱住张起航,连声道:“我们辛苦什么啊,跟老前辈们比,我们的研发条件以及厂子给我们的支持简直就跟掉进了福窝窝里一样。”

同样激动的厉害的康斯坦丁·安东诺夫和尹戈尔·雅罗斯拉夫斯基两人,对张继文的话更是赞同无比,连声说道:“张说的对,与在俄罗斯的时候相比,我们现在的研发条件以及公司给我们的生活条件,真的是幸福太多了。”

这番话,真的是两人发自内心的有感而发。

想到自己来华夏之前的样子,再看看自己来华夏之后的幸福生活,两人、包括其他的前苏联航空以及发动机领域的专家在内,都觉得自己当初选择来华夏的决定真的是再正确不过了。

还是张起航最先调整好心情,在和张继文拥抱过之后,他笑着与康斯坦丁·安东诺夫、尹戈尔·雅罗斯拉夫斯基再次用力的拥抱了一番,笑着道:“呵呵……好了,今天可不是咱们忆苦思甜的时候,今天是我们应该好好喝一杯庆功酒的时候。”

张起航的话音一落,立刻得到了康斯坦丁·安东诺夫、尹戈尔·雅罗斯拉夫斯基等一众俄罗斯老专家们的赞同,大家轰然响应:‘对!今天是我们喝庆功酒的日子!’

“尹万,之前那就说了,等测试完成,要跟我好好地喝一杯,现在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哈……谁怕谁?!”

张起航心中暗笑:果然,只要在有老毛子的场合提到酒,现场的气氛顿时就热烈起来了。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昨天发小来找千年玩,大家聊的开心,喝的有点多倒头就睡了,忘了给兄弟们请假,还请大家见谅啊。

千年静守其他书: 现代手艺人 动力之王 世家 动力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