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 第685章 入学

第685章 入学

“都都~~”

校门口是鸣笛四起,家长陪伴着孩子,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吵吵闹闹的往校园里走。

“文文,那是妙妙吧。”

挽着他胳膊的小姨钱盈俞,轻轻拉了拉他,让他看不远处的林妙妙一家。

钱文看去,林妙妙一家好像也是刚到,刚刚停好车,正从车里拿着行李。

先行一步的林妙妙一家,也没比他们快多少啊。

这时,拖着自己行李箱站路边的林妙妙,东张西望的,也看到了钱文他们,“老文~~老文看这里~~”

两家之间,隔着不少家长,林妙妙踮着脚尖,冲钱文他们挥手,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个熟人在,不要太高兴。

“妙妙真是活泼。”小姨钱盈俞见状,笑盈盈道。

“是活泼,就是有时候活泼过头了。”钱文含笑说着,对一直向他们招手的林妙妙挥了挥手,表示看见了。

林妙妙拖着自己行李,往钱文他们这里走来。

“林妙妙,你干什么去,你别瞎跑。”王胜男扯着嗓子,喊自己不省心的女儿。

“我找盈俞小姨去。”林妙妙头也没回的说了声。

这时,忙忙碌碌的王胜男才注意到钱文他们,抬头看见钱盈俞,摘下墨镜,礼貌微笑着点了点头,钱盈俞微笑回应。

而林大为这时正乐于助人,帮着身旁一位开着跑车,肤白貌美,很有气质的女士,拿行李。

跑车旁还站着一位粉嫩,亭亭玉立,长的很好看的大长腿漂亮姑娘。

钱文多看了两眼,这二人正是邓心华,邓小琪母女。

回头的王胜男见这一幕,老公林大为的勤快,见邓心华貌美,醋意上来了,眼睛凶巴巴的盯着自己老公。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而林大为是一点眼力见没有,乐于助人的帮邓小琪母女把行李从车上拿下。

“嗨!看什么呢!

盈俞小姨好,小姨又漂亮了。”

林妙妙拖着行李箱,莽撞的过来了,先非常不见外的跟钱文说话,然后拍钱文小姨钱盈俞得马屁,亲密的挽上钱盈俞另一只藕臂。

“妙妙也越发可爱了。”

钱盈俞跟林妙妙也很熟,很亲密,含笑打招呼道。

钱文一指林大为那边,神神秘秘道,“林叔,在作死。”

钱盈俞,林妙妙一懵,齐齐向着钱文指的方向看出。

就看到……

貌美的邓心华嘤嘤的说谢谢,感谢林大为,娇滴滴的。

而在林大为身后,是虎视眈眈的王胜男。

钱盈俞见状,浅笑起来。

林妙妙扶额,“老爸,您自求多福吧。”

她在家的时候,是父女两个人共同抵御家里老大王胜男,现在她要住校了,家里就老爸林大为一人了,林大为还给自己挖坑,她只能默默为林大为同志祈福,希望她不在的时候,王胜男同志宽宏大量一点。

“林妙妙,走啦~~”

带着醋意的王胜男,扯着嗓子,喊道。

林妙妙条件反射的打了个激灵,对小姨钱盈俞讪讪一笑,“盈俞小姨,咱们进去吧。”

钱盈俞浅笑着点了点头,对于王胜男的大嗓门,她早习惯了,声音虽大,但人真不错。

“沿瑄,你就在这等我吧。”

钱盈俞跟秘书说了声,就与钱文三人往校内走去。

林大为不明所以,睁着迷茫的大眼睛,跟在老婆王胜男身后,往校内走,他不知道老婆突然这是怎么了。

邓心华看向这边,看了几眼钱盈俞的座驾,又仔细看了看钱盈俞的背影。

邓心华,外号邓半城,做牵线搭桥人脉中介的生意,肤白貌美游离在江州各个成功男士身旁,巧言令色,善于言辞,沟通,爱好钱。

身为邓半城,对江州的成功人士当然都要熟知,对钱盈俞她多看了几眼。

“还走不走啊!”

一旁站着的女儿邓小琪不耐烦道。

“走,走,咱们去宿舍。”

听到女儿的呼唤,邓心华也不在瞎想,微笑着,拿起行李同女儿往校内走。

男生宿舍楼和女生宿舍是一个方向,钱文和林妙妙两家人一同走去。

路上,钱文暗戳戳了林大为,“林叔,你爱吃榴莲么?”

“受不了那个。”林大为摇了摇头,不明白钱文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那就好,那就好。”

钱文也不解释,点了点头超过林大为。

林大为抱住行李,眨了眨眼,“这什么意思?”

“爸,你是心有多大啊,当着我妈的面给那么漂亮的阿姨献殷勤,老林自求多福吧。”

林妙妙推着行李,拍了拍老爸林大为的胳膊,叹气,跟着钱文后面也超过老爸。

“谁献殷勤了?”

林大为瞪眼,他只是习惯性的乐于助人好伐。

“你没献殷勤,那你在干嘛,那么勤快,你和人家认识嘛!”王胜男路过,瞪他道。

林大为张了张嘴,多少有些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不过,转头他就一笑了之了,自己老婆王胜男风风火火的,一会也就好了。

看着钱文,女儿林妙妙二人的背影,想到他们二人刚刚的话,不禁一乐,“两个小滑头,还榴莲,我还搓衣板呢。”

“好,那就搓衣板!”

林大为的自语被老婆王胜男听去,王胜男瞒足道。

林大为,“………”

好嘛,这真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一路笑笑,他们到了宿舍。

钱文他们和林妙妙分开了,去了男生宿舍楼。

钱文是高一新生,高一的宿舍楼层应该在二层。

可钱文他是走关系进来的,而且他也有些特殊,他的宿舍分到了一层。

宿舍一层,一般除了宿舍门房,就是学校其他住校教学职工的宿舍,钱文分得了一间宿舍。

整整的一间,没有任何室友,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宿舍。

他的宿舍在一层的最里边。

宿舍门打开。

映入眼帘的就是满眼的暖色系装修风格的宿舍。

实木地板,书柜,书桌,一张楼梯式的单人床,上面睡人,下面是衣柜,小冰箱,空调,墙角放着一个小沙发,地下还铺着一块偌大的洁白羊毛地毯,房间中摆放着各异的绿植,兰花,点缀。

这个宿舍还有一个不算大的洗漱间,洗漱间墙角分出几个小格,做了淋浴隔断。

还有一个封闭的阳台,里面有滚筒洗衣机,搭衣服的晾衣架。

这个宿舍简直要什么有什么,不像是学生宿舍,更像是一个家,温馨的家。

“文文,真的就住校了。

要不去附近小姨准备的家看看?”

小姨钱盈俞拿下钱文背着的电脑包,放书桌上,回头问道。

“小姨,这个话题咱们就掠过了,不在谈了。

这个羊毛地毯,不是说撤了嘛,这里是学校,我独占这么个宿舍,已经很人神共愤了。

这羊毛地毯脏了,难道我还叫个家政服务来打扫?

小姨,这会让人套麻袋打的。”

钱文从小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拧开盖,递给小姨钱盈俞。

小冰箱里已经填满了,都是一些他爱吃的零嘴,饮料。

小姨钱盈俞没接话,尴尬的喝了口水,美目有些飘忽。

“忙完了?”钱文肯定道。

钱盈俞笑了两声,掩饰不自然,“小姨现在就打电话办。”

钱文耸耸肩,又浏览了一遍这个宿舍,不敢说全国最强,也可以称之为豪华了。

这个宿舍就是小姨钱盈俞给他从学校争取,自己出钱装修的,当然,精英中学也不是听之任之的,钱文也答应了一些条件。

不过私立学校嘛,这些总的来说,还是弹性很大,能办到的。

这个宿舍在一周前,已经被打扫了一遍,现在除了一点点细灰,其它很干净,他自己擦一把就行了,可小姨非要动手打扫。

外套一脱,袖子一撸,接上水就擦起来。

钱文是拦也拦不下,可见小姨钱盈俞对他有多溺爱,他是既享受,又尴尬。

急忙拿了块布子,一起打扫起来。

“文文你坐着,不用动手。”

钱盈俞还拦他,钱文笑着躲过,这是真把他当小孩了。

两个人动手,很快就打扫完了。

钱文额头上滴汗未出,可小姨钱盈俞是一副他累着了的样子,让他坐下,纤纤小手给他按着肩膀。

钱文一脸无奈,这是把他当四肢退化的养啊。

可……真的好爽。

‘系统,你……安排的真棒!’

系统,【………】

两人在宿舍坐了一会,看一切都有了,钱盈俞就打了个电话。

是给精英中学校长打的。

很快钱盈俞电话挂了,看向钱文,“文文,陪小姨去校长办公室一趟。”

精英中学的校长,他见过一次,见面的那次,用惊艳的表现,征服了对方,让对方放心的给他大开绿灯。

走在校园里,路上都是学生,家长,学校设施很完善,绿化也很不错。

两人一路观光,到了校长办公室。

“冬冬冬~~”

轻轻扣门。

“请进!”

一个微微沙哑,上了年纪的男声传出。

小姨钱盈俞轻轻推门,两人走进。

“钱女士,你好。”

“校长客气了,这次小文的事,真是麻烦您了。”

校长见是钱盈俞,急忙起身,迎了上来,钱盈俞也客气道。

“坐。”校长礼貌一笑,一请一旁的沙发。

钱文二人坐下。

校长先看着钱文,沉吟了一下,像朋友般出声道,“钱文同学啊,你的事,我可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办的。

你可不能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啊,无法跟学校的师生交代啊。

尤其是和你同一届的学子。”

钱文明白校长是什么意思。

他走关系进精英中学,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因为精英中学在教学方面确实优秀,有很多人都会找关系入学。

有事的是,小姨钱盈俞提的要求,他提的小要求。

小姨钱盈俞提的要求就是那个宿舍,要给钱文一个单独的宿舍。

钱文的要求是,不晨跑,一些其它的通融。

都选择住校了,还有如此任性的条件,这不是跟校规顶着干嘛。

就是钱盈俞和校董是熟人,这口子也不能开啊。

因为,精英中学不只钱文一家有钱人,都这么干,不乱套了。

可校董又发了话,在校长为难的时候,钱文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学校嘛,成绩为王,精英中学私立学校更是一切以成绩看齐。

就说今年的中考状元钱三一,精英中学为了抢生源,不就奖励了钱三一五十万嘛。

要的不就是成绩,高考状元嘛。

这样就一切好谈了。

钱文立了军令状,有一次成绩不如意,那一切安学校安排走。

系统安排,他的成绩很是优秀,学校也看了他往日的档桉,要不是中考那天,有一科钱文病倒去了医院,今年的中考状元指不定是谁呢。

看着钱文如此好的成绩份上,又有校董的压力,校长勉强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条件就是钱文的成绩,这就是大开绿灯的条件。

让校长对以后说三道四的人,也有个说辞。

今天找他们在办公室坐坐,就是校长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再次确认一下。

“校长你放心,要说我们家小文可是过目不忘的,你那天不是也见识了嘛。

听说今年的中考状元钱三一也被贵校挖来了。

以小文的优秀,钱三一的成绩,三年后贵校说不定会有两个高考状元,文理科。

一校双状元,这对精英中学,可是偌大的宣传啊。”

校长听到这里,眼睛发亮,精英中学还没有过双状元的历史,要是在他执教期间,精英中学有了这个成绩,那………

“钱文同学愿意选择与钱三一不同的学科?”

要不是那天见识了钱文的过目不忘,校长也不会轻易答应钱盈俞,开绿灯,现在又听钱盈俞这么说,一双眼睛直勾勾挂在钱文身上。

“额………”钱文哑然了。

他知道钱三一是会选理科的,可他也不一定会选文科啊,可现在小姨都把话说出去了,他也不能拆台啊。

小姨笑盈盈接话,“这才高一,校长有些远虑了。

到分班的时候,看孩子的意愿。”

她才不会让自己的亲亲文文给什么素未谋面的钱三一让道呢。

校长干笑了笑,只好点了点头。

给校长安了一下心,钱盈俞钱文就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了。

又在宿舍坐了一会,学校就开始让家长离校了。

羊毛地毯也被姜沿瑄派人拿走了。

钱文送小姨钱盈俞,一直送到校门口。

校门口处好多家长和自己的孩子依依惜别。

家长都不放心自己家的孩子,而即将住校的高一学子们,眼中透露着开云见日的目光,面上伪装的挂着对父母的依依不舍。

好一副母慈子孝图。

林妙妙也在和父母依依惜别。

“王胜男同志,后会有期。”

“林妙妙同志,高考倒计时从现在开始,今天是2014年8月31号,距离2017年的高考仅剩一千零十天。”

王胜男紧紧握着女儿林妙妙的手,郑重其事道。

林妙妙失色,惊然道,“你太过分了,这还有一千多天,你就倒计时了。”

“就在我们说话这会功夫,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到了明天早上,你又离高考近了一天。”

林妙妙听着老妈王胜男的话,她开始对一千多天后的高考恐惧了。

林妙妙怕老妈在说出什么让她睡不着觉的话,急忙看向一旁的老爸林大为,死道友不死贫道般,“咦,老爸看,那不是那个漂亮阿姨嘛。”

林大为听到乖女儿的咦,就下意识看去,听到后面的话,他“…………”

“真是我的好女儿!”林大为看着女儿,点了点她。

“老林同志,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多保重!”

林妙妙握着老爸的手,重重的摇了摇。

“小滑头!”

王胜男给了古灵精怪的女儿一个白眼,可余光却看向不远的邓心华。

老林同志危亦。

钱文也在和小姨钱盈俞告别。

“文文有事就给小姨打电话,小姨随叫随到。”

“好的,小姨。”钱文没多说什么,小姨开心就好。

“对了,这张卡你拿着,是小姨的副卡,你想买什么,随便买。”

钱文手里多了一张卡。

钱文看了看,“不用了吧,我住校。”

听钱文拒绝,小姨钱盈俞俏脸一虎,“听话,小姨负责有钱,你负责任性,在学校愉快哦。”

说着,钱盈俞拥抱了一下钱文。

钱文眨了眨眼,这小姨硬是要得。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