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全文娱巅峰 > 第473章 与海共舞

第473章 与海共舞

一夜喧嚣过后,弗吉尼亚号重新归于平静。

这一夜除了让船上的演员们玩了个痛快之外,收获也不少。

虽然没有突破极限,但是高爽晕船的毛病却是实实在在的被克服了。

在注意力转移到音乐演奏上后,各种负面状态就都不药而愈。

即便是他晚上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钢琴也没有再复发。

另一方面则是高爽对于爵士乐的顿悟!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乐器能力发生了某种质变。

原本高爽的演奏能力来源于技能训练手册的加持,如果只是萧规曹随的弹谱子,肯定没什么问题。

甚至一些顶尖难度的曲目,只要有乐谱他也能试试。

可要想“创造”新的音乐,甚至是简单的“改编”都颇为困难。

但是这次突然借着这么个机会对爵士乐开了窍。

爵士乐被称之为即兴演奏的集大成者,要弹好必然是会涉及到“创作”的,而且是瞬息之间的即兴创作。

这一晚上高爽弹的曲子就没有重样过,显然是迈过了这个坎儿。

不得不说,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在音乐方面多少也是有些慧根的。

第二天正式开拍,因为晕船的演员不止高爽一个,只能挑着拍一些零散的片段。

原计划的通告完全被打乱了,现在就是能拍到哪算哪,怎么安排场次全看运气。

第七天结束的时候,也没拍出来多少能用的镜头。

按照进度来讲,这一次的出海计划绝对不能算是成功。

这几天里,高爽晚上依旧会独自到宴会厅里演奏。

除了头两天会有人来这里听一会,剩下几天都没有人再关注这里。

主要是白天的拍摄任务颠三倒四非常麻烦,加之长时间航行多少会有些不适用,体力消耗非常快。

晚上的时候早早便听着隐约可闻的音乐休息了。

所以夜晚的时光大多都是高爽一个人度过。

刚开始一两天的时候,高爽还只是不断的熟悉自己的爵士乐演奏能力。

从第三天开始,他就有意的尝试着解开钢琴上其中一个固定阀。

随着摇摆的船身,让整架钢琴以其中两个琴脚为支点,缓慢的旋转起来。

并且尝试着用自己的手指的琴键敲击动作轻微的引导钢琴的方向!

不过这段时间晚上虽然会起风,但都不算大。

所以即便是固定阀全部打开,完全让钢琴在宴会厅里跑动起来,也不会有太快的速度。

甚至只能称之为蠕动……

……

最后一天的拍摄半下午就结束了。

高爽早早的回到卧室里准备整理一下素材,然后等着晚上靠岸。

突然,他的房门被人敲响。

打开一看,外面站着的是这艘弗吉尼亚号的船长。

这个船长不是演员扮演的那种,而是王老板临时帮忙雇来的远洋游轮船长。

五十来岁的粤东人,上船的时候还自带了一个大副。

船长面色有些为难的对高爽道:“高导,有个不好的消息,咱们的返航计划可能要推迟一天了。”

高爽挑了挑眉:“为什么?”

船长拿出一个记录本,对高爽亮了亮。

高爽看了眼,上面鬼画符的不知道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不过温度湿度什么的标志他倒是能辨认出几个。

船长指着靠后的位置说道:“今天晚上将有一场风暴,安全起见我们无法靠近港口,只能在近海等待。”

高爽吸了口气,问道:“多大的风暴?”

“怎么跟你形容呢……”

船长从高爽看行船日志的迷茫劲儿就能瞧出来,他是个航海外行。

思考了片刻后尽量用通俗的方式解释道:“坐在船上虽然达不到过山车的程度,但是和大摆钟应该没有多少差别。”

“……”

高爽在脑子里过了一下画面,哭笑不得的道:“形容的不错!”

要是因为风暴的原因耽误了一天,那倒是也不碍什么事。

“只能说咱们的运气不好。”

船长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的道:“一般台风季节都是六月到十月之间,现在还只是四月份,这可能是近三四个月里唯一的一次风暴。”

听到船长这个说法,高爽忍不住追问道:“你的意思是,错过这次就要等三四个月才能再碰上这样的好天气?”

“……”

老船长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捋了捋头发,不太确定的问道:“咱们是不是在某些认知上有些偏差?”

高爽知道三言两句的跟他也解释不清楚,便岔开话题道:“好吧,先不讨论这个,风暴从什么时候开始?”

船长道:“附近气象台发来的消息,大概是刚刚入夜就会起浪。”

高爽盘算了一下:“看来没多长时间了。”

船长自己又看了看行船日志,确认道:“最多三个小时,我们现在往回赶很危险,整艘船都可能被浪拍到海堤上。”

不是跑船的人很少有人了解如何规避风暴天气。

在一般的认知中,有风浪自然应该赶快靠岸躲起来,其实这是一个反直觉的谬误。

风暴会产生巨大的海浪,当处于在非常宽阔的海面上时,巨浪对于现代船只的影响非常有限。

只要不是在风暴的核心区域,最多也就是上下颠簸,看起来危险,实际上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海浪真正提升威力,是在当他进入海湾地区或者进入大陆架海浪宽度变窄,同时深度落差变浅的时候。

在这种情况下,海浪的冲击力就会变大,威力也会成倍的提升。

涌浪会将海面上的一切东西推向岸边,被裹挟的船只经过几次浪头的加速后,最后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被坚实的海岸撞成粉碎。

一旦船只进入涌浪区域,那就意味着失去控制。

最后大多逃不过船毁人亡的结局。

所以在风暴临近的时候,近海来不及靠岸的船只往往会有意的向深海方向行进,以躲避涌浪的威胁。

高爽跟船长确认道:“那船就停在这边等着吧。”

船长点点头,便离开了。

其实就算他不说,船长也是这么决定的。

船上一两百号人,面对危险,也容不得外行指导内行。

在船长离开后,高爽快速的在船里跑动起来敲开了几个临近的单间。

“赵叔,去船长室集合一下。”

摆弄摄像机的赵大泉奇怪的道:“什么事?”

高爽道:“晚上拍点东西,麻烦你不止一下机位。”

“晚上?”

赵大泉显然是也接到了通知,说道:“晚上有风暴!”

“要的就是这个!”

高爽匆匆又说了一句,便跑着离开了:“我去叫其他人,咱们先碰个头。”

“吴浩!快来!开工的时候到了!”

“我还没练好……”

“今天的戏用不着你吹小号。”

……

一番上窜下跳的招呼后,剧组的主要人员都聚集到了装修豪华的船长室里。

这里因为是拍戏场景,并没有安排人真的住进来。

此时过来的都是剧组拍摄的骨干,还有砖儿台纪录片的邹山。

等人都到的差不多了,陆九当先问道:“你这准备整哪一出啊?”

高爽在翻动着剧本,抬头看了眼众人,指着剧本上的一个段落道:“我要拍风暴里钢琴漂移的镜头。”

“钢琴漂移?!

聚集在这里的人都齐齐的抽了口凉气。

赵大泉和大刘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你要实景拍这个镜头?”

高爽斩钉截铁的道:“是的。”

在高爽说出他的想法后,周围的人只觉得荒谬感十足!

在座的人都是看过剧本的,电影里有一出1900弹着钢琴,带着麦克斯满船乱飘的戏码。

想一想是挺刺激的,不过没人相信那样的戏会是实景实拍!

因为这画面太唯美,也太不真实了!

就连道具组的大刘也认为,这是要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用威亚拖拽出来的效果。

此时高爽说要实拍,确实有些耸人听闻。

大刘觉得自己要炸了:“你疯了!那架琴好几千万!碰坏了咱们再到哪里找一架一模一样的?”

“放心,我有把握!”

高爽拍了拍大刘的肩膀,安抚了一句,随后神色郑重的道:“咱们的时间不多了。机位,灯光,还有一些道具方面的布置要马上动手。”

陆九是剧组的老炮,临出去的时候忍不住提醒道:“这样拍太冒险了,你不再考虑考虑?”

高爽轻笑了一下:“我这几天试过,飘起来的感觉还不错……”

见劝阻不住,陆九只能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忙碌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准备在现场多布置一些隐形钢索,好歹能在钢琴漂移失控的时候起到点保护作用。

……

宴会厅里架设起了十一个摄像机。

其中八个是高爽剧组的,另外三个都是问纪录片组借来的。

由于是风浪中的实景拍摄,不可能反复走很多条。

能安全的漂移两三个来回就已经非常疯狂了!

自然是每一次漂移拍下的镜头越多越好。

豪华的宴会厅内已经收拾的空空荡荡。

供旅客休息的桌椅也都被移到乐池固定住。

中央位置空出很大的一片空间,地面中央巨大的圆型图桉清晰可见。

偌大的宴会厅只有顶棚的吊灯来回摇摆。

在众人紧张有序的忙碌中,时间匆匆而过,船的摇摆幅度越来越大。

透过舷窗能够看到外面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剧组的全体人员都已经就位,吴浩被化妆大姐喷了满脸的水,当作是汗液。

没有人喊开拍,也没有人打板。

在浪头将弗吉尼亚号送入空中又跌落下来的时候,赵大泉遥控所有的摄像机同时进入拍摄状态。

陆九拉灭了灯光,所有人退出宴会厅!

高爽径直走到钢琴旁,坐到琴凳上。

一道惊雷突兀的点亮了昏沉的宴会厅,这闪光像是发令枪一般,带动着舒缓的音乐流动起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吴浩跌跌撞撞跟来,双手趴到琴上。

高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澹然的对吴浩说道:“把琴的制动器打开。”

吴浩这会是真的紧张,他生怕自己会跟着高爽一起琴毁人亡!

甚至他能想到最惨烈的死法,就是钢琴砸在金属的墙壁上时,他被夹在两者中间,五脏六腑都从上下挤了出来……

这死法一点儿都不体面!

刚刚收获爱情的人,就是爱七想八想,他脸上被化妆师喷上的水早就混合进了大量的汗水。

眼神的惊恐完全不似作伪,就连语气都像是发自内心的质疑:“你疯了!

!”

高爽笑着道:“没关系,尽管打开。”

如果有选择的话,吴浩是真的不想打开钢琴的制动器。

不过他知道,电影的拍摄在继续,剧情总要向下发展的,只好哆哆嗦嗦的掰开了琴腿上的制动器。

他刚把制动器松开,高爽就重新开始了弹奏。

高爽对吴浩抬了抬下巴,然后偏头示意了自己身边道:“坐到我旁边。”

吴浩的神情有些迟疑。

他知道自己要过去,只是船晃动的实在太厉害,而且扒拉着的钢琴已经开始有晃动的迹象了。

这一切都让他心里的恐惧达到了顶峰……

跪在地上,腿有点儿软!

高爽催促道:“快来吧,再等会你就坐不上了。”

果然,这句话才刚刚落下,钢琴就带动着他们两个在地板上滑动起来,转眼就到了宴会厅中央。

吴浩钻过钢琴底下,赶紧摇摇晃晃地跟上,坐到高爽身边。

他双手紧紧地把着琴身,防止自己被甩出。

高爽则望着旋转的天花板从容地弹奏着优美的华尔兹舞曲。

不过这种优雅惬意只属于高爽一个人。

无论是坐在身边的吴浩,还是在外面紧张盯着监视器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钢琴向着一册的墙面冲了过去,或许下一刻就会发生剧烈的碰撞!

再往前一米陆九就会让保护钢索收紧!

高爽表情依旧放松,只是在靠近的时候踩下了延音踏板的同时脚跟擦住了地板!

一个反向的琶音加持,硬生生让钢琴的移动为之一缓。

随着风浪中船体回正,钢琴在光滑的地板上旋转、滑动,改变了行进方向!

在轻快的乐曲伴奏下,像是在跳优美的华尔兹舞。

高爽一边弹着钢琴,一边随意的跟吴浩聊着天:“你有子女吗?”

吴浩被刚才的惊险吓坏了,声音颤抖的答道:“没……没有。”

高爽玩笑道:“那你迟早要到孤儿院去!”

两人说话间,道具大刘瞅准机会,按下了手里的遥控按钮。

天花板上的吊灯松动了,突然垂落下来,眼看就要砸到他们俩人。

吴浩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到了,害怕地大叫:“妈呀!

!”

最后关头吊灯并没有掉下来,而是悬在了两人的头顶停住了。

吴浩虽然不知道这个布置,但无论是高度还是落下的时间,都是大刘精心设计好的,不存在意外!

听到吴浩这声惊呼,高爽咧嘴笑道:“看来你是个识马的人。”

这不算是什么梗,只是剧情中1900的养父丹尼在他小时候对“妈妈”这个词的曲解。

吴浩惊魂未定,茫然的接了一句:“略懂一点。”

俩人在乐曲声中旋转着,滑动着。

渐渐地,吴浩已经适应了这种看似毫无规律,却每每都能化险为夷的漂移。

他不用那么紧张地死死把住钢琴了,而是真的在高爽的音乐中放松下来!

当钢琴滑到吧台旁时,他还顺势拿了一瓶酒。

喝了一口后,等钢琴再滑到吧台旁时,又将酒瓶放了回去。

吴浩逐渐沉浸在舞曲和旋转带来的美妙感觉中。

这唯美到骨子里的画面让看到的所有人都沉醉其中!

就像是在与大海共舞。

高爽、吴浩和大海,都是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里最疯狂的舞者!

在金灿灿的镶木地板上翩然流转!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