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佛门教义,八十一难

第三百六十一章 佛门教义,八十一难

子受话音落下,九天十地寂静一片。

大罗天。

八景宫。

佛门建立之后,太上圣人只是抬了抬低垂的目光,便不再理会,而是对着金角银角,喃喃开口:

“你们大师兄,不会死在混沌了吧。”

他看了眼正在板角青牛周遭翩翩飞舞的混沌冥蝶,在八卦炉的火光中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混沌冥蝶正和板角青牛争论哪种灵根神魔和血肉神魔的口感比较好,突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危机直接将他包围,他下意识地就要抵抗,却发现自己早已签订了人教协议,无法动用神魔之力,于是惨叫一声消失在了大罗宫。

消失前,他喊道:“蛐鳝一族的口感最差!

雷噼飞蝗最好吃!”

板角青牛看着混沌冥蝶消失,一双牛眼瞪了老大,眨了眨牛眼睛,继续自顾自的吃草。

一株弥漫着大罗金仙气息的四叶剑草。

太上阖上眼帘,眼前至宝太极图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阴阳和合的太极图桉。

太极图旋转不停,似有无数天机在阴阳流转之中溢出到天地之间。

其中,赫然是一个金光灿灿的佛字。

太上似乎在梦中自言自语,开口说道:“呵呵呵,佛门大兴,竟然是天数。”

“封神量劫还未结束,又要来一个人间道统之争吗?”

“有趣有趣。”

“堵上佛门气运,就更有意思了。”

……

金鳌岛碧游宫。

通天圣人冷哼一声,道:“截教十万弟子听令,下人间助帝辛传道东土。”

玉虚宫。

始终一言不发的元始天尊,眼中的愠怒却是最盛。

他先是被西方教临阵背叛,如今又见西方二圣直接脱离玄门,自立佛门,心中的怒火倾尽四海之水只怕也难以浇灭。

不过,这并不是元始天尊愤怒的真正原因。

他最愤怒的是,无论自己如何推演,佛门大兴竟然都是天数!

元始天尊站在麒麟崖之上,目视西土大陆,澹澹开口,声音冰冷至极。

“佛门大兴若是天数,贫道封神又为了什么?”

元始天尊拼尽全力,都是为了将人皇为天子,纳人间入三界,天道统人。

他本以为天庭三百六十五位神将归位,昊天一统三界,执掌天条,将成为未来气运最强之地。

天庭身为玄门,自然会让玄门气运大涨。

而他自诩玄门正统,便会成为地位最高的天道圣人,凌驾于太上和女娲之上。

没想到,佛门降世之后,天机竟然显示玄门式微,佛门大兴,这让元始天尊如何能够接受?

不过,当帝辛的声音传出之后,元始眼中的怒气缓缓消失,逐渐平息了心中怒意,他目光看向气运冲霄的九州大地,沉吟片刻,随即屈指推演,麒麟崖上的风云变幻成了天数,演化着种种幻象,竟和镇元子与鸿天道人推演的天数相差无几。

封神量劫,若不是他从未放在心上的人族横空出世,扰乱了天数,打乱了他的谋划。

封神最终的结果,便会和他一开始算计的一般,五大圣人联手破了诛仙剑阵,灭了截教道统,断了截教气运。

人间之战,到头来,终究是仙神之战。

到那时,他必然会用一个惨重的代价,换来自己亲自出手的机会。

这个代价,可能是几位玉虚十二金仙的生死,也可能是他们的道行和修为。

但,无论如何,玄门的结局都是两败俱伤。

毕竟,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扶持天庭为三界之主,而他手持封神榜,坐在幕后执掌天庭。

想到这里,元始天尊语气之中带着忌惮和警惕,澹澹开口,冷声道:

“若无帝辛,西方二圣只怕会在封神结束之后,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不拜鸿钧,自立佛门。”

“他们在西土韬光养晦,谋划了亿万年,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等到那时,玄门两败俱伤,真有可能会被接引准提钻了空子。”

“哼,说不定,东土还会因此欠下西方诸般因果。”

他话音落下,心中怒气尽消,目光幽幽看向人间,道:

“如今圣人不可出世,让佛门和九州,去争一争气运,也不失为一桩妙事。”

“鲲鹏,佛门气运与仙宗气运一样,乃是天人合一的运势。”

“其中,或许有成圣的机缘。”

他话音落下,身后一位玉树临风的白衣修士,眼中蓦的迸射出一丝精光。

……

西方极乐世界。

接引准提闻言,沉默不语,对视一眼,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

“商王,气运一物,看不见,摸不着,如何作为赌注?”

“你说笑了。”

子受看着九州堪舆图上的边界之处,澹澹开口道:

“气运如何不能赌??”

“通天圣人助大商,元始天尊助西岐,不就是在赌气运?”

准提闻言,道:“商王的意思是,大商与佛门,再来一场人间之战?”

子受呵呵一笑,道:

“只有蠢货,才会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

子受话音落下,诸天仙神脸色古怪无比。

这句话,好像有所指,又没有所指……

元始天尊刚刚阴转多云的表情,再次多云转阴。

他冷笑一声,道:“人间再怎么变,殷寿刁钻刻薄的语气,都没有变。”

“如此格局,怎成大业!”

说罢。

拂袖而去。

极乐世界。

接引准提面带微笑,神圣而庄严。

准提端坐在莲台之上,身后道门法相化作了顶天立地的佛门金身,俯瞰着人间。

他手捏莲花,一双金色的手掌出现在极乐世界的天穹之上。

“贫道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道佛音从准提口中吐出,传到了朝歌。

“讲。”

子受言简意赅,不知为何,却让准提有一种屈居其下的感觉。

他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平复佛心,看向接引,二人齐齐点了点头,道:“商王与贫僧各命几人,你去灵山脚下,我去九州圣地,各自在对方的人间传播各自的法。你传你的道法,我传我的佛法。谁能让对方的人族改变他的信仰,谁便赢,如何?”

“不过,贫道只知如何赌个输赢,却不知如何将气运变作赌注。”

准提话音落下,诸天仙神不由陷入沉思。谁都知道,人间能有今日,靠的就是子受对人心的执掌之力。

哪怕是灵魂大道,都被子受用凡人给击溃了。

他好像天生就是人王,天生便知道人族在想什么,人族会想什么。

甚至,他有能力让人族去想什么。

西方二圣跟帝辛比在人间传法,岂不是自寻死路……

子受闻言呵呵一笑,道:“朕准了。”

子受说完,准提脸色顿时又是一阵难看,好像吃了满嘴的四象乱流一样……

寿仙宫。

涂山九儿站在子受身后,听到准提的话,绣唇轻启道:“大王,此举是否不妥。娘娘说,西方教的渡化之力,甚至比灵魂道则还要强大,他能让信徒舍生忘死。大王难道忘了,西方教众自焚而死,散道入人间的疯癫之举?”

子受笑道:“让人族舍生忘死,朕也可以。”

涂山九儿叹息一声道:“大王虽也能人族舍生忘死,却不会让他们随意牺牲。而西方教,说是佛门,却更像魔教,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到时,大王只怕会不忍心……”

子受目光幽幽,躺到了躺椅上,涂山九儿端来了一杯度厄仙宗送来的仙茶,他抿了一口,说道:

“你是说,朕会不忍心斩杀九州信佛之人?”

涂山九儿张了张口,没有说话,最后微微点了点头。

子受手中的仙茶烟雾缭绕,被他一口吹散,他开口说了一句话,让涂山九儿愣在当地。

子受澹澹开口说道:

“盛世佛门天下昌,道家深山独自藏。乱世菩萨不问事,老君背剑救沧桑。”

“人族终归讲的是当下,讲究脚踏实地,要做一世之尊,而佛门讲的是来生。来生虚无缥缈,能坚守本心者,只有寥寥无几的圣人。但佛门教义,又讲究不问来历,讲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必将导致佛门信徒千千万,寥寥几人是真佛。其他人都会迷失在苦等来生的今生里……成为躲在佛像之下的人间蛀虫。”

“朕不杀人不是因为不忍心,而是没有目的。”

“没有目的的杀人,那是滥杀无辜,朕是滥杀无辜的人吗?”

涂山九儿自然是摇了摇头,不过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她发现,自从九州一统,神魔入侵之后,子受有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这位寿元只有三十年的夫君,说话却像活了无数年的圣人。

话语之中,带着某种对命运的窥视,让她越来越听不懂了。

佛门刚刚才建立,可大王却像对佛门十分了解,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听过,也不像只是在时空长河之中窥见过,更像是曾经接触过。

不过,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

诸天圣人,也没有机会彻底参悟了一条大道法则。

而大王却能通过国运,触及到人间气运中的诸多大道法则。

或许,这就是其中之一。

九儿坐在八方桌前,拎起煮沸的水壶,用凤凰山青鸾斗阙送来的仙露泡着度厄仙宗送来的仙茶。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她开口说道:

“大王,佛门教义真是如此吗?西方教一直以来都没有让弟子出山,即便是娘娘也对他们不甚了解。”

“妾身只知道西方有三乘妙典,想来佛教教义也该脱胎于此。”

“没想到,大王竟然已于便能道破其中的深意。”

子受目光看向这幅涂山九儿自制的九州堪舆图,这幅堪舆图能根据子受的心意,自行变幻。

他通过白莲童子勾连着天下间的一切神灵,这些神灵的神识均能扫视周遭千百里,几乎将整个洪荒囊括在内,甚至西土也能窥见几分。

毕竟,洪易已经在西土搞了五年革命,怎么也有几个像样的敌后势力了。

因为这幅九州堪舆图,说是九州,却也包含着西土大陆。

他看着佛光四射的灵山净地,笑了笑,道:“朕只是说允了,有没有说不加条件。”

涂山九儿闻言不由一愣,就听子受抬高了声音,悠悠开口说道:

“准提圣人,你可知何为气运?”

准提此时的脸色,依然有些难堪,他并不知道子受先前对佛门教义的看法,如果知道了,怕是看谁都像是内奸。

这可是佛门秘辛,没有诚信求取真经者,岂能随意泄露?

他听到子受的反问,沉吟许久知道,才开口说道:“气运,是一方大教的气势和命运,能让大教弟子气势充沛,命运强大。”

然而,准提话音落下,却听到一声嘲讽轻笑,从人间传来。

够了!

能不能好好说话?

准提这次彻底怒了。

这可是西土和东土第一次对话。

这种趾高气昂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不仅仅准提,诸天仙神也都听出了子受言语之中的犀利。

于是,九天十地大笑之声不断响起。

不过,他们虽然笑,心中却也有着同样的念头。

究竟什么是气运?

玉虚宫,元始天尊冷哼一声,道:“蠢货,对付帝辛,不要与他有任何的谈判,只有以雷霆之力击之,让他没有反应之力,说不出话来,才是唯一的办法。”

元始天尊身后,鲲鹏想开口说,却最终忍住了。

他想说:圣人不就是这么做的,结果失败了。

西方极乐世界。

准提压制住怒气,开口说道:“商王何故发笑?”

寿仙宫,子受的身影一晃,在躺椅上留下一道残影,便来到了寿仙宫外。

他看着九州之上的人间气运,抬起双手,一道无形的运势缓缓抬升,他语气平澹,开口说道:

“准提,气运是众生的气息在天地间运转而形成的力量。”

“比如人间气运,便是由所有人族的气息凝聚而成。”

“不是因为气运,让大教弟子运势强大;而是因为大教弟子强大的运势,凝聚成了气运。气运形成之后,才能和和个体的运势互补。”

“你以为,只有大教,只有人族才有气运?”

“你错了。”

“这天地之间每一方水土,每一做山川,都有他的运势。众生有运势,死物亦有运势,他们的运凝聚在一起,形成了无数的气运。”

“所以,赌气运,其实就是赌拥有运势之物。”

“比如,一尊菩萨,一位罗汉,一座大雷音寺,一座灵山……甚至你的菩提树。”

“大胆!

子受话落下,灵山之中,顿时传来万佛怒喝一声,声音直冲云霄,震得天地一颤。

子受静静看了灵山一眼,还未等他开口,一道煞气呼啸而起,此人间昆仑吹向西土大陆!

顿时魔气滔天,一股凌厉之际的刀气自人间昆仑冲霄而起,在霎那间将镇守四象乱流的僧人卷入其中。

强大无匹的血煞之气从刀身上射出,直冲天际,将天边染成了一片暗红,将四象乱流卷向灵山!

蚩尤站在昆仑之上,手持虎魄魔刀,开口说道:“人王说话,有你插嘴的份?”

“蚩尤!

“不要以为有平心圣人给你撑腰,吾等便不敢渡你上西天!”

灵山之中,一道月光琉璃凝聚而成的钵盂飞入天穹之上,挡住了蚩尤的冲击,却没有救下西方僧人命。

卡察!

钵盂之上,竟然出现一道幽暗的裂痕,其中有漆黑的魔气不断渗出。

“阿弥陀佛,快住手。”

准提叹息一声,话音落下,灵山之中诸位佛祖,菩萨,纷纷怒目而视,不在开口。

准提随之说道:“敢问商王,怎么个赌法?”

下一刻。

子受的声音从人间传来,开口说道:

“此法名为九九八十一难。”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