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 792.扶一把

792.扶一把

“一部电视剧,找我看?看什么?”

车上,许鑫摆弄了一下空调的出风口。

车里平常就他和苏萌俩人,司机都不用。真有人来,也是李海平他们,勐然多了俩女孩,不知道谁喷的香水,一股香味儿。

他有些不适应。

把风对准自己吹之后,就舒服多了。

“……大哥,这是你投资的电视剧,你一点都不关心的吗?”

“那不是杨蜜投的?”

“是啊……你俩不是一家?”

“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嚎~”

许鑫点点头,顺嘴来了句:

“这戏投资多少?”

“八千来万。”

“噢~”

“……啧啧啧。”

看着他的反应,刘知诗一阵砸吧嘴。

真是狗大户啊。

别人投了四千五百万,在电视剧开播的节骨眼上怕不是得忐忑的睡不着觉。

他倒好。

四千五百万和四千块一样。

“话说蜜蜜那边现在是几点?我想着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她呢。”

“唔……”

许鑫看了下时间,说道:

“凌晨快3点了。算了吧,她今天也累了,刚拿了个好来坞大片的女主角,回家倒头就睡下了。”

“那是挺……嗯?”

习惯性点头的刘知诗忽然一愣。

“等会儿……你说啥?”

瞎子阿炳睁开了眼睛,瞪的老大。

甚至鼻孔都不自觉扩大了。

许鑫耸耸肩:

“好来坞,大片,女主角。”

“……她拿到了?”

显然,刘知诗也知道好友这几天在忙什么。

“嗯。”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

许鑫的眼神变得奇怪了起来。

说你俩是姬老,你俩还玩真的啊?

“什么叫你怎么不知道……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

“不是……你为啥会知道啊!”

“呸!”

许鑫啐了她一口:

“那是我媳妇!我凭啥不能知道!不然呢?我要是从你嘴里知道了这消息……嘿,我和你说,瞎子阿炳,今天咱俩没完!我非把脑袋给你按车轱辘里!”

“……”

兴许是整件事太过突然,刘知诗直接忽略掉了许鑫对她带着几分血口喷人的绰号称呼。

而是第一时间拿起了手机。

要是别人,许鑫肯定不会抻头。

但……

他其实一直挺好奇俩人天天微信里聊啥来着。

于是,抻着头就往她手机上看。

内容没看全,就半个屏幕,四句话。

杨蜜给她发了句:

“明天多垫点,小了我丢不起那人。”

狗娘们?

刘知诗则回了三句:

“好,啊哈哈。”

“我要裸奔啦。”

“哈哈哈~”

呃……

这……

你说你俩天天聊的啥?

救命。

变态啊。

这时,刘知诗也发现了许鑫探头往这边看,想都不想就把手机一扭:

“去去去,看什么看!”

“……我看你和我媳妇聊的啥。”

许鑫赶紧解释了一句。

谁知道……

“要是别人我就给你看了。”

????

不是……你俩的聊天内容到底有多么见不得光啊喂!

而刘知诗那边噼里啪啦的给杨蜜打了一圈字之后,放下了手机,继续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蜜蜜这片子具体信息知道么?”

“其他的倒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机甲怪兽电影,要是涉及到特效的话……我估计投资不会少。”

“传奇影业的电影,他们出了那么多科幻片,肯定不会小啊!”

“……”

没来由的,许鑫有种帝王出巡,东宫西宫姐妹在后宫谈论帝事的既视感。

咋那么别扭呢。

而刘知诗满眼喜悦的往座椅上一靠:

“太棒啦,蜜蜜以后就是国际大明星了!好来坞主角啊!而且还不是那种为了讨好天朝市场而拍的……”

许鑫心说那对,以后我就能玩好来坞大明星了。

不过这话他没敢跟刘知诗说。

生怕这西宫的恶毒妇人告密后,陛下再给自己小鞋穿上……

那指不定谁玩谁了。

怕不是以后得和老王沦为一丘之貉了?

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叹息:

“唉……我啥时候能追上啊。”

许鑫看了她一眼。

说道:

“别急,别攀比,一步一步来,做好自己。”

刘知诗扭头看了他一眼,迅速整理好了心情,用一双弯成月牙的眼眸用力点头:

“嗯!”

……

许鑫到底没撑过晚餐结束。

看着电视里刘知诗那头绑绷带的模样,以及那副做作的演技,实在是看不下去……

其实凭心而论,她演的倒没什么问题。

只是……

林玉芬拍的电视剧,那股TVB的味儿太浓了。

让他在开篇五分钟之后,就被劝退,切换成了CCTV5。

嗬,广东打燕京。

哎哟,老马啊……

燕京首钢今年得到了马布里,这阵容看起来可真扎实……

“……大哥,咱该说不说,你是不是有点不尊重我了?”

刘知诗一脸无奈:

“我请你吃饭,是让你陪我看《步步惊心》。你家出品的剧,你好歹关心关心行不行?”

“别了,真看不下去。”

许鑫摸了摸兜里的烟,砸吧了一下嘴:

“其实从开幕那一段我就看出来了,和你现在的演技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你那会儿虽然努力表现出了表现的情绪,但更多的还是靠眼神。这是个习惯问题,改不了。但至少你现在知道怎么用肢体语言去配合……你眼睛最大的问题还是近视,等什么时候把手术一做,后面在系统化的归置一下,就没什么问题了。”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诶,对了,我让蜜蜜帮我问问美国那边,这种手术如何……”

“嗯,那我走了?”

“这就走?”

“吃饱了,不走还干嘛?我回屋抽烟去了。”

他摸出了烟盒,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这几天就是你的一些碎片化的收尾,是紧着你来还是?”

“别,跟着大家走吧。我陪大家到剧组杀青!”

“那好。”

许鑫点头:

“走了。”

一路回到了房间,他惬意的点了一颗烟,抽完后,继续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勇哥,把咱们拍的带子都给我送过来吧……把剪辑思路给捋出来。”

拍摄结束后,他就要去美国陪妻子。

那就加加班吧。

……

一整个《烈日灼心》剧组,许鑫就清空过两次现场。

一次是张娇的裸戏。

这次,是张颂玟和张驿的吻戏。

而在电影里,发现俩人在接吻的尹谷春表现出的是震惊与荒唐……可实际上,在拍摄之前,整个剧组都很欢乐。

许鑫也是如此。

虽然剧本的主题是个悬疑片……但,看着那俩一副“老死不相往来”模样的演员,他就觉得好玩。

“萌萌。”

“啊?”

“给。”

他把今天出门前,拐到小卖部里买的礼物给掏了出来。

“?”

苏萌看着自己手里的两瓶益达,脸上全是问号。

她已经猜出来了许哥让自己干嘛了。

可……

这么缺德的事情,您为啥要找我啊!

QAQ!

许鑫嘿嘿嘿的笑着:

“去,你跟你驿哥说,你说导演说了,看你前两天在水果店买了个柚子,特别关照你,给你买的西柚口味的。”

苏萌:(▼ヘ▼#)

顶着压力,苏萌来到了男演员的化妆区。

张驿在左。

段毅宏在中间。

张颂玟在右边。

“驿哥……”

在俩化妆师围绕下,张驿听到了苏萌的话后,看了过来:

“萌萌,怎么了?”

“……”

苏萌抿了抿嘴,把手从兜里拿了出来:

“给……”

她到底是没说出来许鑫让她复述的话。

太难为情了。

而她的到来,已经吸引了其他几个人的注意。

当看清了她手里的益达口香糖时……

“噗……哈哈哈哈哈哈……”

段毅宏直接笑喷了。

他笑,周围的人也笑。

连带着其他忙碌的人都看了过来。

当看到了苏萌手里的口香糖时,整个剧组纷纷一静……

接着……

“哈哈哈哈哈哈……”

一股股爆笑声冒了出来。

张驿也笑,可脸色比哭还难看:

“谢谢。”

“不客气,许哥让我给您的……和我没关系啊。”

苏萌说完,转身朝着张颂玟走去。

“……”

原本还跟着“陪笑”的张颂玟脸色也僵硬了起来。

他以为没自己啥事了。

可……

“哟?蓝莓味?……许导,这蓝莓配西柚,是什么味儿啊?”

随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王谦源来这么一句。

瞬间,全剧组的人又笑喷了。

许鑫哈哈笑着,一指王谦源:

“萌萌,包装打开,给他两粒,让他自己混着尝尝。”

“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剧组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欢乐了起来。

可真到开拍的时候,为了保证演员的情绪没问题,许鑫还是清空了现场。

把所有人都撵到了外面。

然后嘛……

依旧是那副老套路。

剧组筹备半个钟头。

真实拍摄一分钟。

几个剧务还在安全通道里抽烟闲聊,烟都没抽到半根,那边来了消息:

“结束了,导演喊着过来给张老师庆祝杀青,走了。”

“……”

“……”

“……”

几个人一愣。

随后赶紧弯腰,用脚底把烟头捻灭后,捏着烟头朝着垃圾桶走去。

许导规定,公共场合拍摄,遵循使用场地的一切章程。

烟头掉了,被发现了可是要罚款的。

……

虽然开拍前气氛欢乐,但清场之后,拍摄完成了的许鑫并没有过多聊这方面的事情。

俩男人的激情戏,其实他拍的也别扭。

不过还好,已经拍完了。

段毅宏拿捏那段惊讶的时候,尺寸刚刚好。

男人间的默契嘛。

有些事情不用多说。

而张颂玟拍完这场戏,也就代表着他在整个《烈日灼心》的戏份,完全结束了。

演员杀青,许鑫在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问题后,这才对走过来的张颂玟发出了恭喜的掌声:

“张老师,恭喜恭喜。”

“诶,谢谢许导。”

张颂玟脸上还留着一抹羞臊的红晕。

挺违和的。

但考虑到俩直男刚才演了一场亲吻戏,也就能理解了。

不过,许鑫还是看得出来,羞臊之中,他还留着一份不舍与遗憾。

但他也不吭声,而是对苏萌示意了一下。

苏萌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了一束花:

“张老师,恭喜您杀青。”

“哗啦啦啦啦……”

掌声响起。

张颂玟手里捧着花,不停的对四面八方鞠躬,感谢。

“谢谢,谢谢大家。”

“大家都辛苦了。”

“感谢各位的照顾。”

“多谢多谢。”

直到掌声消失后,许鑫才说道:

“张老师,机票的事情你直接和勇哥他们说就行。”

“呃……嗯,好。”

张颂玟点点头。

“许导也辛苦了。”

“没事没事。”

许鑫谦虚的摆摆手,接着看了下时间后,说道:

“行,收拾现场,咱们拍下一场了。”

说完,他对张颂玟点点头:

“张老师,那我这边就去忙了,要是需要后期配音,到时候咱们再联络。”

“……好的好的。”

张颂玟点点头,目送许鑫离开。

而大家都离开后,薛勇拿着本子走了过来:

“张老师,您看下您的身份信息,要是无误的话,和我说个时间,我这就给您订票。”

其实要论起来地位,张颂玟远不如薛勇。

但……

哪怕仅仅只是一节课,他依旧是教过许导的老师。

哪怕许导在那节课上睡的很香。

许导都客气,他肯定也得客气。

而听到了薛勇的话后,张颂玟刚才没好意思对许鑫说的话这才敢开口:

“薛导,要不我和大家一起等拍完再走吧……在咱们剧组帮帮忙什么的。房间钱我自己出也行的。”

“那不合适。”

谁知薛勇一点“情面”都没给。

“张老师,咱们这剧组的各种手续,都是走的国企规定的流程,不好开这个口子啊……”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房间我自己出……”

“没必要呀。”

薛勇依旧摇头:

“剧组人手一直都够,您是演员,也不好让您帮忙对吧?”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颂玟知道,自己是留不下来了。

心里满是遗憾。

他真挺喜欢剧组的戏份的,喜欢和大家一起交流表演经验。

并且……

他真的觉得,可能这是自己一个很重要的机会……

只是……

唉。

心头一声轻叹,他点点头:

“好吧。那……我订明天的机票回燕京吧。”

“啊?”

这次轮到薛勇愣了:

“回燕京?不是去魔都?”

“……我去魔都做什么?”

“呃……”

薛勇眨了眨眼,说道:

“许导跟我说你可能要两张机票,一张是从厦门飞魔都,一张是从魔都飞燕京……”

“?”

张颂玟这下也露出了奇怪的目光。

心说我去魔都干嘛去?

也没听说剧组要去魔都啊。

正琢磨呢,忽然,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见状,薛勇说道:

“那我回去再问问许导?”

“也行,看导演是不是有什么变动。”

“好,那我先走了。”

张颂玟答应完,礼貌的目送薛勇离开后,才拿出了电话。

看到来电人,他脸上的礼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意:

“干嘛?胖橘子又惹祸了?”

胖橘子是他养的一只流浪猫。

而来电人,是他的经纪人赵玉徳。

赵玉徳是他的经纪人,室友、知己、至交好友。

可赵玉徳却说道:

“没,刚才有人给我打了个电话!”

听着他声音里的兴奋,张颂玟纳闷的说道:

“然后呢?”

“你猜猜是谁!”

“……谁啊?”

“他说他叫许志。”

“……”

张颂玟愣了愣,说道:

“我不认识一个叫许志的人啊。”

“你不认识,但我认识啊!他是云图的总经理!他说邀请你去魔都,去云图看看!……你跟许导聊什么了?他竟然直接把你介绍到许志那了!?”

“……啊?”

张颂玟有些懵:

“什么都没聊啊……我这边才刚刚杀青。嗯?”

忽然,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道:

“去魔都?”

“对!我都懵了……许导给你介绍的?”

“呃……”

张颂玟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更多的是一种……迷湖。

“他说是许导介绍的?”

“没,他直接发来的邀请……但他和许导是发小啊。要不是许导开口,他怎么会看到咱们这些“小人物”?”

“……”

张颂玟这下是真没话讲了。

一下子……

他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变得不真实了起来。

……

“许导,张颂玟想过来。”

听到薛勇的话,正在渔排上拍摄陈比觉戏份的许鑫摆摆手:

“还得用船去接,怪远的……他订票了没?”

“定了,先去魔都,再从魔都去燕京。”

“噢,那就行。你和他说,让他尽管去就行。”

“好。”

薛勇点点头快步离去。

很快,整个剧组进入了拍摄状态。

今天风平浪静,渔排的戏份拍摄的进度还是挺快的。

而一条戏拍完,他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声。

拿出来一看,是张颂玟发来的。

“许导,谢谢。我这就回酒店收拾行李,预祝咱们剧组顺顺利利的杀青。”

看到这条消息,许鑫回复了一句:

“不客气,张老师。祝您前程似锦,大展宏图。”

回复完,便把手机装到了兜里。

没必要说很多。

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自己的老师。

能帮一把,肯定要帮一把。

更何况,这么多天相处下来,确实,他那踏实的表现自己都看在眼里。

人嘛。

有时候就是如此。

一分命,二分运,七分的贵人扶持。

他不敢说自己是对方的贵人。

但……有些人,什么都够了,往往欠缺的就是有人能推他们一把。

毕竟,对于他们来讲可能改变命运的事情,对自己而言,可能仅仅只是一个电话的随口一言。

他当不起对方的贵人。

但,自己既然撞见了,那就推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