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秦嫡公子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向始皇坦白心迹!(求订阅)

第四百六十一章 向始皇坦白心迹!(求订阅)

郭旦脸色一变,勐的跪在地上。

颤声道:

“公子,我绝无此意。”

“公子也知道,我的名声并不好。”

“若是让外界知晓,蒯彻、李左车是我举荐,对他们多少有些不公。”

“此外。”

“我跟蒯彻跟李左车真的不熟。”

“我若是知道蒯彻、李左车会对公子如此口出不逊,我是定然不会将他们举荐给公子。”

“公子我真的是冤枉啊。”

郭旦低声诉说着。

秦落衡冷冷看着郭旦,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直接拂袖离开了。

良久。

一阵冷风拂过。

郭旦只觉身子一凉,这才陡然惊醒。

他从地上颤巍站起,擦了擦额头冷汗,满眼苦涩和无奈。

郭旦轻叹道:

“唉。”

“都说伴君如伴虎。”

“现在十公子威势也越发厚重了。”

“但我也实属没办法。”

“你跟陛下一样,都喜欢权衡御下。”

“而今关中氏族势大,所以需要借我举荐,用来平衡六地跟关中氏族的力量,但目下投靠公子的六地一系的人,只有寥寥几人,其中大多是我举荐的。”

“我怎敢不怕?”

“而且我郭旦知道自己的能力,的确可以更进一步,但想成六地一系之首,我哪有这个能耐?李左车有其大父的前车之鉴,我郭开未尝就不是。”

“且为之奈何?”

郭旦再次叹息一声。

拍了拍膝上的灰尘,转身朝家宅走去。

他如何不知。

自己的小心思已为十公子察觉。

十公子这是故意敲打。

而且十公子愿意敲打,说明十公子只是不满,但还没到厌恶的地步,他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是......

他又该做什么挽回呢?

郭旦在脑海中仔细思索起来。

另一边。

回到回中宫。

秦落衡心绪已恢复如常。

他起初的确有些愤满,但后面也想明白了。

郭旦的确该有些不安和惶恐。

毕竟......

他算得上是最早投靠自己的六地官员,而且也为自己拉拢到不少名士,但正因为此,郭旦才心生惶恐,因为自己对他过于器重了,他担心自己会把李左车、蒯彻视为其同党,所以不想背负起这个隐忧,因而故意让李左车、蒯彻数落,就是想给自己表态。

但名士轻狂。

蒯彻和李左车并未按郭旦预想的做。

反倒是借着这个机会,主动试探起了自己。

秦落衡讥讽道:

“君择臣,臣亦择君吗?”

“我手下的确缺少谋才良将,但想靠寥寥数语,便想登临高位,又哪有那么容易?”

“你们考验我,我未尝不是在考验你们。”

“纵然你们都在历史上有留名,但时代变了,我要的是能彻底贯彻我想法的官吏,而非是在乱世扬名的英才。”

“因为.......”

“乱世已不会发生。”

“大秦有且只会进入治世!”

“而治世跟乱世对官吏的要求不一样。”

秦落衡收回心神。

他其实一直都按照自己想法再走。

固然,蒯彻和李左车的出现,让他稍微有些惊讶,但并不会改变其想法,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该如何得到。

不过。

李左车提到的的确是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他很早便想过解决之策。

士卒思乡是在所难免的。

因而想要缓解思乡,首要做的便是沟通。

巡狩哪一年。

尚书司并未真的闲着。

墨家等人用一年多的时间,已成功制造出大量纸张,这些纸张的数量,足以供给南海及北疆的士卒来回书信。

但这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

想安抚南海的二十万大军,最可行的其实是军队轮换。

只是这由不得他做主。

秦落衡低眉思索了一阵,无奈叹了口气。

事到如此。

他只能去找始皇商议。

然而出于本心,他其实很畏惧始皇。

这段时间,他背地里其实做了不少事,以始皇对朝堂的控制,又岂会察觉不到,到时始皇询问下来,如何应付也会是件十分头疼的事。

他也察觉到了。

始皇好似就在等着自己。

深吸口气。

秦落衡也想清楚了。

与其继续担惊受怕,还不如将自己的想法,悉数告知始皇,或许会被始皇叱骂或是责怪,但一直遮遮掩掩终究不是办法。

而且......

他感觉始皇好似在有意纵容。

哇......

突然。

一道尖锐的哭啼声传来。

秦落衡微微扶额,快步朝不远的偏殿走去。

眼下两兄妹已有四五个月大。

正是闹腾。

稍微不见父母,便会嚎啕大哭。

连带着,秦落衡这几个月也没少起夜。

去到偏殿。

嬴阴嫚正熟练的抱着嬴未央,拿着拨浪鼓在一旁逗乐着。

秦落衡走过去,把嬴未央接过,看着肥都都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这下却如同捅了马蜂窝,让这小家伙的哭声更大了。

秦落衡大笑一声。

抱着嬴未央,作势往天上扔,然后又飞速摇回来。

来回了几次。

嬴未央却是当即止啼。

双手更是兴奋的拍打起来,只是口涎依旧止不住流出。

秦落衡陪着嬴未央玩了一阵,又逗了逗嬴止茹,这才念念不舍的走出宫宇。

一旁。

嬴阴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兄长。”

“你那婴儿车弄好没啊。”

“你前面还说好要送我一个礼物。”

“东西呢?”

秦落衡翻了个白眼。

无语道:

“你催什么催啊。”

“你兄长我最近很忙。”

“朝中有事,尚书司有事,家中还有两个哭泣宝,你再催,我头都要炸了,等我缓缓,要不......我让墨家改良一下踏板织机?让你后面能消停点?”

闻言。

嬴阴嫚脸当即一黑。

不满道:

“兄长,你过分了!”

“过分?”秦落衡哈哈一笑,调侃道:“你要再跟着,还有更过分的事,我可是准备去见父皇。”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嬴阴嫚脚步当即一顿,狐疑的看了看前方。

问道:“兄长要去见父皇?”

秦落衡点头。

笑道:“怎么怕了?”

嬴阴嫚小嘴一都,撇嘴道:“怕倒不怕,只是兄长找父皇,定是有事相商,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我先走了。”

说完。

嬴阴嫚逃一般的熘了。

近来,因为嬴未央和嬴止茹的出身,以及芈莲的进宫,嬴阴嫚这段时间都住在回中宫,而这是不合礼数的,嬴阴嫚也非是之前那般懵懂无知,因而一直都担心自己的举止会被父皇发现,所以是决然不敢去见父皇的。

见状。

秦落衡摇摇头。

而后径直去了咸阳宫。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