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射雕之剑归何处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死不灭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死不灭

“好大的胆子,你这个牛鼻子,竟然敢在此地寻求突破?”

看到对面的郝大通,借助了同六长老慕容信交手的契机,一举突破了自身的桎酷,正式由二流境界晋升到一流的层次。

慕容克就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了,这是明摆着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尤其是看到对面的郭默,黄蓉和李莫愁,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边,这种左拥右抱的画面,严重地刺激了慕容克的神经。

“去死吧——”

没有任何先兆,慕容克双掌齐出,冲着郝大通就推了过去,“寒冰绵掌”第二式“霜寒刺骨”。

在四周火把的照映下,仿佛能看到两道白练,从慕容克的手中迸发而出,径直奔向郝大通的面门。

郝大通才刚刚突破,气息还是不太稳定,况且内腑之间,方才也被自己那招“玉石俱焚”反震受了伤。

“六师叔,快快躲开——”

李志常眼睁睁在后边看着,即便想冲过去,也已经来不及了。

“嗤——嗤——”

郭默双手微动,各出一小指,左手“少泽剑”、右手“少冲剑”,斜刺里两道剑气,硬生生将慕容克的两道白练给打了回去。

“啪——”

冰花四溅,慕容克闷哼一声,脸色有些凝重。

而围站在他左右的五大长老,却被这股碰撞的气流,迫退了两步。

“怎么会这样?他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慕容克的心中震撼不已,自己已经是绝顶高手了啊,怎么好像跟这个郭默的差距,貌似变得越来越大了?

“慕容克,你的对手是我,就不要向别人出手了。让我亲自来检验一下你的功夫到底如何了?”

“顺便再打发你上路,如果继续让你这种人留存在世上,我郭默何以面对死去的三百来位弟兄?”

这么多年来,郭默很少有真正动怒的时候,可是今晚,眼前的慕容克,非死不行。

慕容克没有回答,傻傻地站在那里,还在思索着刚才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自己已经很努力了,甚至做下了伤天害理之举,才强行将自己的武功提升到了绝顶境界,而这个郭默每见一次武功都高得离谱。

难道自己处心积虑做这一切,到最后都只是徒劳吗?

他要杀我?

郭默要杀我?

慕容克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呼唤着,让他赶快逃走。

“阿弥陀佛,燕王殿下,别来无恙乎?你的对手是我,而不是他——”

正在这时,一道念佛声响起,从慕容克身后“参合堂”的廊檐暗处,闪出一道身影。

他似乎就一直站在那里,只是从来就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除非是他自己愿意走出来。

“居然是你?哈哈,还真有了点儿意思。”

看到来人的模样,郭默先是一皱眉,瞬间,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那么,来人是谁呢?

正是一年前,在终南山“七真殿”前,被郭默打死的那位,大雪山大轮寺的一代上师浑寿罗。

其实,郭默在当时就微微感到有些不对劲。

只是那天死伤的人已经够多了,“丹阳子”马玉又是宽厚仁慈之人,对剩下的番僧不予追究,反而让他们带着自己同伴的尸首离开了终南山。

郭默也就没过去仔细探查,任由那些番僧将浑寿罗的“尸体”带走了。

那么,明明这位浑寿罗上师,已经死在了郭默的掌下,为什么还能够起死回生呢?

世上真有如此离奇之事吗?

这就要从浑寿罗所修炼的功法说起。

浑寿罗修炼的“僵尸功”,是大轮寺几百年前就流传的功法,却没有人知道它的来源,更没有人知道它是何人所创。

仿佛从一开始就存放在那里,也有很多天资卓绝之辈进行修炼,数百年时间过去了,却无一人练至大成。

而古籍中记载,要想将这“僵尸功”练到大成境界,必须先后将“金钟罩”、“铁布衫”、“破絮术”悉数练到大成境界,才能有机会去冲击“僵尸功”的大成之境。

强如浑寿罗这样的武学天才,在十八岁时“金钟罩”大成,在二十八岁时“铁布衫”大成,在三十八岁时“破絮术”小成......

可是,又过去十几年了,无论浑寿罗采取了怎么的方法,无论他如何苦修去突破身体的极限,甚至还有几次差点儿送掉了性命,“破絮术”却依然毫无寸进。

“飞絮无根非所道,破妄返真入菩提。”

终南山“七真殿”前的恶斗,浑寿罗在危急关头,灵台中闪过了一丝清明。

随着郭默的七招“朝阳落日掌”打完,浑寿罗终于魂飞寿终。

谁也没有想到,正是郭默这一组“朝阳落日掌”,帮了浑寿罗的大忙。

大轮寺里,等浑寿罗再次醒来的时候,“破絮术”已然大成。

这是大轮寺自从有了这本“僵尸功”之后,数百年来从来未有之成就。

“破絮术”一旦大成,结合大成的“金钟罩”和“铁布衫”,浑寿罗的身体,就跟传说中的僵尸一模一样。

僵且不僵,说其“僵”者,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不畏寒暑、不惧水火,即为肌体永生。

说其“不僵”者,如常人一样,不受外力干涉,自己的身体依然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甚至比起常人更加灵敏。

浑寿罗随着“破絮术”的大成,他觉得自己的武功,似乎已经超出了世俗中“武功”的范畴?

但是,浑寿罗也明白,即便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他的“僵尸功”依然还没有到大成境界,而仅仅是到了小成。

至于再往后的路,古籍上没有记载,也许真有路可走,也许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在大轮寺静坐了一个月之后,浑寿罗依然毫无头绪,这才选择再次离开大雪山。

他想挑选一位“先天高手”,来印证一下自己突破后的效果,而西夏中兴府内的慕容老家主,成为浑寿罗的首选。

于是乎,浑寿罗就悄悄地下了大雪山,来到了中兴府。

事情也凑巧了,浑寿罗见到慕容老家主之时,却也正是他咽气之时。

要不是他亲眼所见,浑寿罗也不敢相信,世间竟会有慕容克这样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人?

浑寿罗之前没有见过慕容克,倒是认识他的生父“西毒”欧阳锋,亲眼目睹了慕容克的行为之后,浑寿罗对慕容克竟大感兴趣。

意外地承诺慕容克,要留在他的身边,护卫左右,他要想看看这样的人还会有怎样的惊人之举?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缘分这东西,谁又能说得清呢?

浑寿罗一直就站着“参合堂”的廊檐下,双方打斗了半天,那种级别的交手,自然也勾不起他的兴趣。

倒是郭默先后两次出手,一次救下陈玄风,一次救下郝大通,让浑寿罗的眼前一亮。

浑寿罗能够感觉到郭默的武功,比起上次交手又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他也判断不出郭默到底是怎样的境界。

境界越高不是对他越有利吗?

“我记得你是叫浑寿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僵尸功’也突破了吧?没想到还是本王给了你助力。”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哈哈,姓郭的小子,老衲的‘僵尸功’的确得你所助,有了长足的进步,不过还尚未圆满,不知燕王殿下可否再助老衲一臂之力?”

在浑寿罗看来,这个郭默简直就是自己的福星。

蹉跎了十几年,得其相助才突破了“破絮功”的大成,如今前途无路,那么这个郭默会不会就是自己的路呢?

“你的意思是,本王杀你一次,你就能更强一分了?”

“哈哈,没错,人若不死,何来僵尸?身体不僵,何以大成?废话少说,动手吧——”

浑寿罗竟然兴奋地原地跳起,冲着郭默就扑了过来。

之前二人就交过手,郭默对他的功夫也算知根知底的,现在看他的身法,要比上次交手时快得多。

而且是不带拐弯的那种,直来直去的,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无形中有绳子吊着,在庭院里飞来飞去。

“好了,浑寿罗大师也上场了,大家一起动手,除了那两个女子,其他人格杀勿论——”

慕容克也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郭默只要能被浑寿罗缠住,自己这边就没什么顾忌得了。

慕容世家的五大长老,指挥着庭院中的两三百慕容家的死士,这就是慕容世家四大堂口中的“金锋堂”,领头之人赫然就是慕容尚德。

“大师兄,这个欧阳克由我来对付,你带着大家先打发了其他人,不必留手——”

黄蓉怕陈玄风逞强,抽出“承影”剑,就杀向了慕容克。

“蓉儿,你怎么能向我出手?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其他人就留不得了。”

黄蓉的突然动手,让慕容克有些不知所措,尤其看到那把明晃晃的宝剑,在灯光下若隐若现,这就是传说中的“承影”剑吧?

“天下英雄大会”的事情,慕容克也听说了。

“武林三美”俏黄蓉、冷莫愁和飒慕容,在擂台上义结金兰,而正是黄蓉夺取了最终的胜利,获得了“承影”剑。

慕容克已然是绝顶境界,而黄蓉只是半步绝顶,两人尚差了半个级别。

可惜,黄蓉有诸多绝技傍身,尤其是身法上,比慕容克强的不是一点儿半点。

再加上慕容克打心眼里,不愿意去伤害黄蓉,就这样两个人在短时间内,竟然战成了平手。

其他人也没闲着,还没等慕容世家的人冲过来呢,“铜尸”陈玄风就先下手了。

老陈现在的心里很是别扭,曾几何时,自己可是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黑风双煞”之一。

而对面的慕容克,不过是一个后辈而已,几年前在中都的赵王府,此人还不是贼婆娘的对手。

现在,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居然到了绝顶境界,远远超出了老陈。

尤其是关键的时刻,又是小师妹顶了上去,陈玄风的心里就越发难受。

这一难受不要紧,周围这些慕容世家的人可就倒霉了。

陈玄风没用兵器,直接展开“九阴白骨爪”,一爪中的,肠穿肚烂、骨断筋折。

李莫愁也抽出了“含光”剑,如雌虎般地冲向那几名长老,她还不想去对付那些小喽啰。

“志常、志方,咱们呈品字形杀向那些死士,等到了院墙处,出其不意地攻向那些弓弩手。”

“太古子”郝大通往四周看了一眼,场中这几对高手厮杀,暂时还没能分出输赢,但是三面墙头再加上房顶上的百十名弓弩手,始终是个威胁。

全真心法有利于养生,全真剑法却最是杀伐果断,这是当年重阳真人从无数次与金兵厮杀中,总结出来的杀敌招数。

郭默这边虽然人少,却个个都是能拿得出手的,对方两三百人也不过是枉送一些性命罢了。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现在这个场合也不是讲仁义的时候,何况对方还屠戮了“听风”近三百人的性命。

场中数人,杀得最惨烈的要数陈玄风了。

“九阴白骨爪”下连杀几十人后,直接抄起两具尸体,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打烂了就重新再找两具。

全真教三人,将一众弓弩手杀得屁滚尿流,庭院中众人打做了一团,郭默的人毕竟是少数,这些弓弩手又岂能随便放箭?

“浑寿罗,你这‘僵尸功’的确很不错嘛,要论境界而言,你也就比‘绝顶之境’高上一线,甚至都算不得‘半步先天’。”

“可是,这‘僵尸功’的特性,却几乎让你立于不败之地,一般人还真拿你没办法。”

郭默跟浑寿罗交手了三十多招,也曾先后五次击中了浑寿罗,要么就是硬如生铁,要么就是软如破絮。

似乎对浑寿罗造不成什么伤害,这老小子反而越打越兴奋。

“哈哈,承蒙燕王殿下夸赞,刚才那几下不过是在给老衲挠痒痒罢了,燕王殿下可要多多努力啊——”

浑寿罗肆无忌惮地嘲讽着郭默。

一开始,浑寿罗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正因为他们两人交过手,浑寿罗才知道郭默的可怕。

就是这样可怕的对手,短短不到一年时间,武功境界居然再次提升。

他现在是什么境界?

半步先天?还是更高呢?

等他仗着胆子用后背接了郭默一掌之后,浑寿罗的心才放下了许多。

郭默的掌力雄厚,远胜去年之时,却也打不动自己的身体。

“金钟罩”、“铁布衫”、“破絮术”,浑寿罗一一验证之后,彻底放下心来,才敢像刚才那样大言不惭。

两人打斗到五十多个回合,郭默甚至已经用上了“朝阳落日掌”中,后来新创出的招式,虽然能打动浑寿罗,却也依然造不成杀伤。

郭默晃身形跳出圈外。

“怎么不打了?老衲还等着燕王殿下帮忙突破晋级呢,哈哈哈——”

见到郭默面对自己的“僵尸功”,似乎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毫无效果,最后居然要放弃吗?

“浑寿罗,本王不得不承认,单凭拳脚本王暂时还无力攻破你的‘僵尸功’,好在我还带着宝剑来的。”

郭默一边说着,一边慢条斯理地,从背上抽出了“归元”剑。

“哈哈哈——我说燕王殿下,你们大宋也算是富饶之邦,你一个堂堂的燕王殿下,怎么还把一柄断剑当成宝贝了?”

看着郭默手中的“归元”剑,浑寿罗笑得更加放肆。

“是吗?也许对付你这种人,用这把断剑更合适。”

“此剑名为‘归元’,剑法也叫‘归元’,本王还是第一次使用,敬请浑寿罗上师品鉴品鉴——”

郭默说完,左手自然下垂,右手手持“归元”剑,不丁不八地往那里一站,双目微睁看着浑寿罗。

“哼,故弄玄虚,接佛爷一拳——”

又是那套“僵尸拳”,现在的浑寿罗,浑身上下都是兵器,直接拿拳头砸向郭默,根本就不担心对方手中是不是多了一把剑。

其实,浑寿罗早已专门做了试验。

先用普通刀剑,后来找来了宝刀宝剑,灌上内力砍向自己的身体,最多也就是一道白印而已。

衣衫可破,皮肉无伤。

浑寿罗的“僵尸拳”,看着很机械,速度却不慢。

但是,在郭默微睁的眼睛里,浑寿罗的动作却慢得很。

“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人之初’第一式‘呱呱坠地’——”

在外人看来,郭默的动作却慢的很,只是当郭默抬起右手的“归元”剑时,浑寿罗的动作居然禁止了。

“这......这是什么功夫?”

浑寿罗心头一震,似乎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自己练的不正是“僵尸功”吗?怎么还会惧怕死亡?

“归元”剑挥出,郭默似乎就是那样简单地挥动了一下,这也算是剑招?

是的,任何一个练剑之人,挥动宝剑的效果,恐怕都会比现在的郭默要有威力,即便是七岁的小郭平都要比他强上许多。

殊不知,就是这简单的挥动一下,郭默已经变幻了六十四道方位。

“啊——”

浑寿罗的左臂不见了。

是彻底的不见了,肩膀上原来长着臂膀的位置,诡异地空了出来。

地上也没有,倒是有些断臂,却也不是他的,属于慕容世家那些死士们。

“我的左臂能被你砍掉?我也知道疼?”

浑寿罗是不是脑子傻掉了?居然开口问了郭默这样一句话。

“浑寿罗上师,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你的左臂貌似真的已经没有了,至于疼不疼,这要问你自己了。”

郭默也心平气和地说道,似乎两人在讨论一个无关痛痒的话题。

“哇呀呀——佛爷跟你拼了——”

浑寿罗疼得径直跳了起来,离地有一丈多高,伸出右腿恶狠狠地踢向郭默的头部。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

“一非含一切,云何获圆通。‘人之初’第二式‘牙牙自语’——”

这次郭默右手持着的“归元”剑,却挥动的异常快速,就像是蜜蜂在飞快地振翅,根本就看不清楚“归元”剑的位置。

而且,“归元”剑已经不再是一柄断剑,那缺口处似乎瞬间长了出来。

二尺、三尺、四尺......

竟然还在长?

“归元”剑的长度,最终定格在了六尺六寸。

六尺六寸?

这还是一把剑吗?

“啊——”

浑寿罗口中再次发出嘶吼。

这一次比之前吼得更加响亮,更加豪迈,响彻整个慕容世家的老宅,不知道西夏的皇宫里,是不是能够听得到?

正在交手的慕容克,也被这声嘶吼给吓住了,连连挥动两下“紫薇软剑”,逼退了黄蓉的“承影”剑。

“紫薇软剑”竟然落入了慕容克的手中,看来慕容嫣也落在他的手里了。

慕容克看向不远处的浑寿罗,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会这样?”

慕容克瞬间就感到自己的嵴背发凉。

“不行,我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

“放箭,快放箭,将他们统统都给我射死——”

现在才想起来命人放箭?

晚了。

百十名弓弩手,要么已经被全真教的三人清理了,要么见势不好,撒腿就跑。

此时的浑寿罗,怔怔地看着郭默,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你......你这是什么剑?”

浑寿罗刚刚失去了左臂,现在居然又失去了右腿,齐根而断那种。

诡异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见不到大量的血液流出,难道浑寿罗是一具真正的僵尸?

“本王刚才说过了,此剑名为‘归元’,剑法也叫‘归元’,只是浑寿罗上师没在意罢了。”

“归元”剑,剑已归元。

哪里有六尺六寸,依然是那把断剑,依然是那个残破的缺口,依然剑长不足二尺。

“‘归元’?为什么会叫‘归元’?为什么偏偏就叫‘归元’?老衲就算是死了,也要拉着你一起垫背,‘僵僵不死’——”

浑寿罗再次大吼,似乎要将全身的力道都用在了这声吼叫之上,以诡异的方式将整个人射向了郭默,就像离弦的箭一样。

箭失离弦、有去无回,箭不见血、终落尘埃。

“哎,上师是礼佛之人,又学了‘僵尸功’,却依然看不透轮回吗?”

“及末劫沉沦,但以此根修。‘人之初’第三式‘蹒跚学步’——”

此时,“归元”剑竟然在郭默的手中转了起来,不停地画着圆,圆心所在正是郭默持剑的右手。

只是,似乎只有圆心?

剑柄呢?

剑身呢?

“啊——”

第三声壮烈的嘶吼,从浑寿罗上师的口中发出。

整个庭院里,已经无人在战斗,关键是,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黄蓉和李莫愁并肩而立,两把宝剑,“含光”“承影”,一左一右。

一个在滴滴答答往下淌血,一个却若隐若现,纤尘未染。

三名全真教的道人,就站着二女的身后,身上的道袍已经有些残破。

而崔志方还受了伤,被郝大通和李志常护在中间,李志常手中的全真教制式铁剑,才真正地变成了一把断剑。

反倒是“铜尸”陈玄风,离着众人有些距离,或许是他不好意思过来。

手里拎着两具残破不全的尸体,浑身上下像是被血雨淋透了一般,顺着散乱的发髻,头发上沾染的碎肉从上往下滑落。

经过陈玄风嘴角的时候,“铜尸”似乎有意识地伸出舌头,美美地舔了一下。

“我没死?我还活着?”

浑寿罗今夜问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好在遇到一位更加有耐心的郭默。

“是的,你还没死,你还活着。我现在对你这门‘僵尸功’,更加地好奇了。”

此时的浑寿罗,“竖立”在地上。

是的,准确的说法就应该是“竖立”。

人在地上会有几种形态?

站着、坐着、趴着、平躺着、侧躺着、倒立着......

可是,浑寿罗现在这种,只能算是“竖立”着。

没有了双手,没有了双脚,头还是朝上的,只能算是“竖立”着。

“哈哈哈——能让堂堂燕王殿下感兴趣一下,浑寿罗也足以自傲了,老衲能问你三个问题吗?”

也许是今夜奇怪的问题太多,郭默反而见怪不怪了。

“上师请说,本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问题,燕王殿下现在是什么境界?”

浑寿罗在极力调整自己的呼吸,鼻翼收缩的厉害,说话的声音却还是那样的平稳。

现在才想起来问吗?

还是说,浑寿罗对自己的“僵尸功”太过于迷信了?

“去年的时候,本王侥幸踏入了‘先天境界’。”

郭默觉得没什么好炫耀的,不就是个“先天境界”吗,自己那个时候好歹已经二十四岁了。

“第二个问题,燕王殿下想要老衲的‘僵尸功’吗?”

浑寿罗突然暗运一口真气,胸脯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准确地说,是胸前的衣襟鼓了起来。

可惜,即便是眼睛、鼻子、嘴角都流出了黑血,他也未能如愿。

“噗”的一声,炸裂开来,从中飞出一本兽皮缝制的古籍,不偏不倚地飞到了郭默的手中。

“还是我来帮你一把好了,看你难受的样子。”

原来,不是浑寿罗内力超凡,而是郭默来了一招“隔空取物”。

“哈哈哈——燕王殿下如此色急吗?老衲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你......快住手,你这个混蛋——”

浑寿罗似乎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大声地辱骂着,却又半点奈何不了郭默。

最后,这位铁铮铮的上师大人,竟然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你是个魔鬼,你是个混蛋,你居然狠心毁坏了大雪山的圣物——”

原来,郭默将“僵尸功”拿在手中,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内力微吐。

那本浑寿罗视之如命的“僵尸功”秘籍,在郭默手中化为了齑粉,一扬手撒了出去。

“此等害人的功法,虽然有它的独特之处,却也不适合再流传在世上。”

郭默似乎有些同情地,看着“竖立”在地上的浑寿罗。

“第三个问题,燕王殿下,你真.....真的能够杀死我吗?”

没有等到郭默的回答,这位大雪山的骄傲就再也没有了呼吸。

只是,依然保持着“竖立”的姿势,连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都还留恋着这个美好的夏夜,不忍闭上。

“殿下,他......他死了吗?”

身后的李志常也问道。

因为,去年终南山“七真殿”外,也是郭默结果了浑寿罗的性命,却又死而复生。

“这个,本王也不清楚,如果他还能再活过来,本王倒乐意等着他。”

郭默没有过去再补上一剑,如果削去对方的六阳魁首,那就彻底能够确定他的死去。

可是,郭默就是不愿意去做,也许他内心深处,还真盼望着能够再次见到这位浑寿罗上师。

“欧阳克呢?怎么不见人了?”

突然传来李莫愁的声音。

果然,庭院之中已经看不到慕容克的影子。

“他应该到‘参合堂’中去了,我们进去找他。”

以郭默的境界,当然能够知道,是否有人从自己身边逃走。

没有破空之声,剩下的只有他身后的“参合堂”。

“郭老弟,这几个长老怎么办?”

“参合堂”前的地上,两躺三坐。

躺在地上的,是四长老慕容礼和五长老慕容智的尸体,盘膝而坐正在自行疗伤的,当然是二长老慕容仁、三长老慕容义和六长老慕容信。

“哼,就你们也配叫‘仁义礼智信’?大师兄,送他们去见‘听风’的三百弟兄吧,全部——”

除了这几位受伤的长老,还有没来得及逃走的数十人。

“不要杀我,我知道水牢的位置,我也知道慕容嫣被关在哪里,我还知道慕容克从哪里逃走了......”

“二哥,你......你怎么是这种软骨头?”

被李莫愁斩了两剑,胸前还在不断冒血的六长老慕容信,大声地斥责着二长老。

“好,大师兄,先留下这位识时务的二长老,其他人送他们上路吧。”

郭默一手拎着慕容仁,进了“参合堂”,黄蓉和李莫愁紧紧跟在身后。

庭院里,传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