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狩猎在1986 > 205村长,田长海

205村长,田长海

王家屯儿外边儿的小河中。

“这条大鲫鱼有3斤来重吧?哦,劲儿还挺大。”

鱼的价格也是越来越贵了,现在在市里买这么一条大鱼恐怕要花好几块钱,现在自己捉了鱼相当于白捡了好几块钱。

王远自然是不缺那几块钱的,但是这种“白捡钱”的感觉就让人很爽。

吴迁这时候笑嘻嘻的凑到王远身边儿,把他的水桶往前杵:“来,扔我的桶里边儿吧。”

“滚犊子,嚯~你也逮了不少鱼了啊,这条鳜鱼不错……”

“去去去别碰我的大鳜鱼,就那么一条独苗苗儿。”吴迁看到王远伸手就要拿他的鱼,连忙把桶缩了回去。

把大鲫鱼扔进自己的桶里,盛了点儿河水后两人边摸鱼边唠嗑。

王远原来的养鸡场转让给吴迁了,现在虽然鸡蛋价格不高,但是他家没有雇佣工人这就省了很大的开支,苦点儿累点儿但是不少赚钱。

边摸鱼边往前走,刚走了十来米王远就又摸出一条大鱼来,哗啦啦~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鳜鱼被掐出了水面,啪啪啪~大鱼剧烈挣扎着甩的泥汤子乱飞。

“快看!大鳜鱼!

“王远这家伙有一手啊!”

“几年前这么大的鳜鱼河里多的是,现在很难见着影儿了。”

“哎?这条鳜鱼是不是坤叔刚刚碰见的那一条啊?我看着像。”

一群老爷们儿议论纷纷着,现在全都齐刷刷的看向右边儿十米外的刘坤。

刘坤手里掐着一条小麦穗儿,朝着王远的方向看了一眼,张嘴就想把王远手里的鱼要过来,但考虑到这么多老爷们儿看着呢终究没做这么丢脸的事儿。

哗啦啦~

刘坤阴沉着脸,趟着河水继续去摸鱼了,他现在是村里的会计也是村干部班子成员。

因为养鸡合作社的事儿他早就看不上王远了,不过现在老村长年纪大了,刘坤想着当新一任村长,所以也不想惹事儿。

没有热闹可看了,其他人便继续去摸鱼了,每当有人摸到一条大鱼必然引起人们的欢呼声。

吴迁和王远走在一起,他边摸鱼边愤愤不平的滴咕着:

“小远,咱们不能让刘坤这家伙当上村长,娘们儿唧唧的就是个二椅子,现在是个会计就拽了吧唧的,要是当了村长还得了。”

“你咋了?他惹你了?”

王远诧异的看了吴迁一眼,他没听说吴迁和刘坤有矛盾啊。

吴迁脸色阴沉,张嘴把事情和王远说了。原来自打吴迁开了养鸡场,屯子里边儿很多村民都非常羡慕他家,甚至不少人眼红。

所以一天夜里,刘坤和老村长几个村干部直接去了他家,说是村里的小学要修一修需要500块钱,这是为了整个村子的好事儿希望这个钱吴迁能拿了。

500块钱可不是小数目了。

很多贫穷的农村家庭,500块钱够花两年的。

吴迁的妹子也在村小儿上学,他被几个村干部儿拿话挤兑着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后生气了直接和刘坤吵了起来。

其他几个村干部的态度比较缓和,就刘坤最积极,语气最冲总是拿话点他,所以他怀疑找他要钱这事儿就是刘坤撺掇的。

“吴迁,我觉得你想的也有道理,这事儿刘坤干的出来。”

王远笑着把一条十厘米长的小鱼放进桶里,继续弯着腰摸鱼。

“对吧?肯定就是他撺掇的……刘坤这个人啊小肚鸡肠非常记仇,看不得别人好,现在得罪了他等他当了村长肯定给咱小鞋儿穿!

要我说,咱干脆让满大爷当村长,柱子他们几家专职猎户肯定也支持!小远你觉得呢?”

“你想让满大爷当候选人啊?他们要是不愿意呢?”

“谁不愿意啊!?玛德,谁要是不愿意咱就和他干,打架咱爷们儿从来没怕过谁!”吴迁的情绪非常激动。

谁当村长,其实王远并不怎么在意,可以说他都跳出了这个小村子了市里有房子,燕京也有房子,甚至可以说只要手里有钱可以搬到全国任何地方去住。

但是吴迁他们不行。

这个年代也不流行进城打工,不出意外吴迁他们一辈子都要生活在王家屯儿了。

捞够了两桶鱼之后,王远就带着李艳回家了,一路上李艳都非常的开心,盘算着回家是炖鲤鱼还是炖鳜鱼。

小丫头和根小尾巴一样跟在后边跑,跑到王远和李艳前边儿,掐一朵儿路边的粉色小花别在耳朵上,满脸臭美样儿。

回到家之后。

王远发现磊子的沙半鸡蛋落在这里了,他想了想把鸡蛋拿去了养鸡场,塞进一只抱窝的飞龙屁股下边儿,也不知道过段时间能不能孵出沙半鸡来。

等他再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李艳正在杀鱼呢。

“小远你帮我把脏水倒了,换换水再洗一遍儿吧,鱼肚子里边儿都是泥啊。”

“喵~”肥肥的大白猫在旁边儿转圈圈,闻到了鱼的腥味儿了大白猫非常激动。

“去去去一边儿去,扁你一脚你又叫唤……”

王远把盆里的脏水泼到院子里,重新接水的时候发现刘坤从南边儿的土路上骑着自行车快速驶过。

当当当~

车把上挂着油纸包着的熟食,种类着实不少,有路过的村民笑着搭话:

“他坤叔这是刚从乡里回来啊?买这么多好吃的啊,来且了?”

“大姑爷来了,家里啥玩意儿也没有了,我买点儿肉顺便买点儿熟食,来俺家一起喝点儿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刘坤满脸骄傲,他大姑爷在县里开了一家饭店,生意红红火火可不是一般人。

“不了不了,俺媳妇儿做好饭了。”

王远收回目光,把接好的半盆水端给李艳,李艳显然也听到了刘坤与村民的谈话声。

“小远,刘坤的大姑爷是不是在市里李绅的饭店当过厨子啊?”

“嗯呐,不过这事儿你咋知道啊?”王远惊讶的看了李艳一眼。

李艳抿嘴笑:

“上回去月婶儿家串门儿去听月婶儿说的,月婶儿说刘坤的大姑爷可有本事了,先前在市里最大的饭店打工,现在辞职了回县里自己开了大饭店,老赚钱了……

我寻思着,市里最大的饭店不就是你和李绅合伙开的那个嘛。”

“我退股了,现在那个饭店和咱家没关系了。”

“噗嗤~那原来你是刘坤他姑爷的老板,现在他姑爷还认不认你啊?”

对于老婆李艳的揶揄,王远没有搭话,什么老板不老板的,手里的钱才是实在的,与以前相比王远的实力更强了。

晚上炖了一条大鲤鱼,咕都咕都~一个个大泡泡从锅底升起来,美味的鱼肉颤动着,泡泡破裂后空气里边儿的香味儿更浓了。

大白猫被馋的喵喵叫,小爪子推着王远的腿站起来,仰着头讨要鱼肉吃。

“喵~”

“行了行了别叫了,叫的人心烂……再叫我揍你了啊。”

“哗哗哗,过来。”李艳赶忙把大白猫叫到一边儿,掰了快包子皮扔给它。

大白猫闻了闻,卡卡卡~直接吃了起来。

大白猫之所以长这么胖,就是不挑食给啥都吃,再加上松心没有烦心事儿,吃了睡,睡了吃自然就胖了。

就在王远小两口吃饭的时候。

刘坤家。

炕桌儿上是满满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姑爷“田长海”是开着轿车回来的,这让刘坤也觉得脸上有光。

“来长海儿走一个!当初你和我姑娘结婚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这孩子准能行,现在果然行了!”

“运气运气~县里边儿确实缺大饭店,我开了一个这就成了。”

田长海嘴上谦虚着,但是脸上有点不屑。

当初他没什么钱的时候,老丈人可不怎么看的起他,当然老婆对自己很好,再加上老丈人对自己的儿女都不错,所以有些事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再提的话白白伤感情。

“嗳?话可不能这么说,那别人咋不知道开饭店啊?还是你有本事!”刘坤连连给长海儿夹菜,微微眯着眼,他感觉以后肯定要用着这个姑爷的。

刘坤的老婆和女儿煮好了肉饺子,过一遍凉水很快端上来一起吃。

田长海也喝的醉醺醺的了,夹着饺子大口的吃着,他感觉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

虽然为了开饭店借了不少钱,但别人又不知道,所以现在的自己就是强。

“对了,王家屯儿是不是有养殖户在养飞龙啊?我听人说是在咱们屯子的。”

田长海一句话瞬间使空气安静下来了,听话听音儿,老油条的刘坤明白了点儿什么,道:

“确实有,不过那户人家不是个东西,有俩钱就得得嗖嗖的,平常见了他家的人我都懒得说话。”

“我是开饭店的嘛,那我想买他家点儿飞龙能不能成呢?他家养了多少飞龙啊?”

瞬间刘坤一阵不高兴,自家姑爷没听明白自己话的意思?

刘坤老婆的心思就要单纯多了,她觉得姑爷是自家人,肯定要尽可能的把姑爷的事情办好了:

“养了好几百只呢吧,可不少啊,我去北洼地里薅草去,隔着墙都能听见里边儿的飞龙在叫唤着……

我寻思着要是能飞出一只来多好啊,可惜了的就是没飞出来的,哈哈……”

瞬间刘坤的女儿,外甥子,外甥女等人都笑了。

田长海对飞龙非常感兴趣,连连追问能不能买一些走,50块钱/只的价格合适不?

“我的娘唻,50块钱一只?这么贵啊?”田长海的丈母娘瞬间惊呆了,几年前她家也逮住过飞龙,4块钱一只就卖给供销社了。

虽然过去几年了,但是价格应该差不多吧?

“哪用的了那么多钱啊,给他家个……”

“你个娘们儿家家的吵吵啥啊,去,给我端碗饺子汤儿来去。”刘坤烦了,大声喳嚯了一句才语重心长的对长海儿道:

“养飞龙的叫王远儿,你可能没听说过他,这个人吧仗着多念了几年书,文化高,就拽了吧唧的可难打交道了。

我听说飞龙现在价钱很高,几十块钱一只没准儿他都不卖啊。”

“王远?嘶~”

田长海瞬间吸了一口凉气,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吃完了饭之后天就已经黑了,群星点点,村小卖部儿前边儿有人在敲大鼓,扭秧歌,鼓声与镲声交织在一起,冬冬冬~声音飘飘渺渺的传遍整个村子听着还挺有趣。

为了试试看能不能买到飞龙,田长海和刘坤往王远家走去,打算谈谈再说。

……

“王远,在家吗?”

“谁啊?哦是坤叔啊,进来啊。”

都是一个屯子的虽然彼此有点看不上对方,但也没彻底撕破脸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面儿上还要过得去的。

所以王远依然会喊刘坤一声坤叔。

本来李艳正枕着王远的大腿看电视着,现在也下炕穿鞋,递烟笸箩,倒茶水,拿苹果等等。

刘坤坐在炕沿上,笑着连连摆手:“王远家的,别忙了别忙了,俺们刚从家里过来啥都不缺。”

田长海有着四方脸,可能是当厨师久了没少偷着吃肉菜,长的确实是胖,大肚子和怀胎八个月似的。

王远脑袋里边儿想法一闪而过,肚子这么大那站着恐怕都看不到他自己的……

看着田长海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王远笑着道:“这么看着我干啥?你认识我?”

“不认识啊,我叫田长海,小兄弟你叫啥?”

田长海一脸迷之笑容,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其实他认出王远来了,环顾四周看看普通的农村屋子,他感觉现在的王远比他差远了,有一种翻身把老板踩在脚下的感觉。

王远瞬间笑了,他也认出田长海了。

当然他之前并不知道后者的名字,是当初市里的大饭店开业的时候,在李绅的安排下饭店的全体员工站成两排和王远见过面。

田长海在一众厨师中并不算多么厉害,后来被饭店辞退了。

但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他现在反而是一众厨师中混的最好的。

王远没搭理他,直接和刘坤唠起了嗑,瞬间让田长海的脸有点阴沉。

王家屯儿这边儿的很多人,即使是找人谈事情,但见了人之后也会顾左右而言他的唠一顿无关紧要的事儿,最后再说明来意。

王远感觉“铺垫”的确实有点长,但是大家都这么做所以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终于。

话头儿一转刘坤说明了来意:“小远啊你那些飞龙是不是挺愁卖的啊?正好,我姑爷是开饭店的,我觉得你们要是合作一下……”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