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祀君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雀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雀

罗青觉得观战之中藏着不少的学问。

站在望楼之上,俯视夏徵与客忤,两人你来我往,各自斤斤计较着祀力,谋算着圈套,令人叹为观止。

夏徵虽是欢喜娘娘后裔出身,但打小跟着自家爹爹,那位勾当郎头目夏御勾当,其中智慧绝不容小觑,运用到斗法之中,那就是实打实的实力。

对面的客忤尹,野修出身,一条贱命,与天争运,当初祀君时代天下未乱时,行走江湖,见识绝对不短,根本不缺生死之间的历练。

祀君时代天下承平不假,可却不意味着没有打斗,不意味着没有争夺斗法厮杀。

天下土地分封,没留下一片野地,天下的祀修增多,其中彼此之间的争夺,与当今相比,其实各有各的难处。

客忤尹香火成就的祀力底蕴差了夏徵数筹,但此地毕竟是他客忤的地盘,香火随手招徕,增强威能,至少拉小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当初淫风侯与欢喜娘隔空对垒,说了声老子的淫风侯施展出那一招直逼欢喜地,那幽绿的招式一路划过淫风地,其威力不止没有半点的减小,反而是随着前划,其冲势愈来愈勐,其中添加的‘左料’就是淫风地的香火。

淫风侯香火可纵横于整片淫风地,客忤实力纵是差了点,对香火的掌握不如淫风侯,但在这壁垒城池之中,用上香火,为自己祀力加上一把火,也不算太大的难事。

客忤殷洪因是个穷苦人出身,身上诡巧祀器委实不多,对夏徵所布下的圈套多是用香火当作出其不意的底牌。

客忤手中的两件诡巧罗青都见过,一个是回煞笤帚,有赶人魂魄的效果,另外一件是翠田玉,乃是当初啸爷手中得来的山镇物,效用为对敌人产生重压之实,迟缓敌人行动。

两件诡巧,前者为中品祠器,后者为上品祠器,啸爷布置阵法所用的三件诡巧,其一落在了罗青自己手中,其一落在了客忤殷洪手中,还有一件云镇物,不知时是否还在回煞镇。

客忤的布局借助这两件诡巧,引诱夏徵厮杀,他放了足够长的鱼线,从开始因为他就受了伤势,便装作伤势不轻的样子,打斗之中,连连吐血,示敌以弱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俨然是越打越下风,越打越吃力的模样。

之后在一次夏徵自觉稳操胜券时,陡然之间以香火加大翠田玉的镇压之势,再以香火加大回煞笤帚的攻伐,确实险些将夏徵的魂魄赶离了身体。

不过夏徵有一件诡巧祀器,能加成自己的肉身以及神魂防御,这才免于着了客忤的道儿。

至于夏徵是看透了客忤的谋算,因身有诡巧,丝毫不惧,故意为之,还是果真结结实实中了招,那就不得而知了。

夏徵手中的诡巧祀器富裕得紧,一件上品祠器,三件中品祠器,其中一件是多股皮鞭,效用是能束缚住对手,夏徵用时,钓鱼就显得没客忤那般有耐心了,毕竟实力在那摆着,一面压着打,不必如客忤那般。

客忤中了招,被夏徵那皮鞭困住,再次耗去大半积攒下来的香火,勉强脱困。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单股皮鞭打在身上容易留下痕迹,并且有较大的痛感,而多股皮鞭鞭打起来受力面积大,疼痛只是稍微,令人不怒反喜。

至于谁发明的此物,又可追述到祀君时代淫秽地的某位封号为爷夫老的淫秽祀神卷徒。

罗青摩挲下巴,如此下去,他那位老上司回煞伯早晚败于夏徵之手,罗青权衡一番他与夏徵之间的实力差距,摇摇头,若是照此来说,夏徵杀死客忤,估计还能有些蓄余力,对罗青而言,这抓周境还是棘手。

但回煞伯可不是会为了淫风侯地卖命身死的人,还不逃,指不定是还有甚么压箱底的手段没用。

罗青压抑住下去助阵的心思,站在望楼不动,抬头看了看天色。

大雪纷纷扬扬,比前几日那场还要大。

天色尚朦胧,阴沉昏暗。

这时,地下蓦然亮起一抹亮光,如彗星一闪而过,罗青低头俯视,知道到了时机,抬起脚,站在望楼矮墙上,一跃而下。

只见地面,客忤施展出压箱底的手段,终于将夏徵腹部穿了个小窟窿,而他自己也因施展出那招而气息萎靡。

客忤见一招没能弄死客忤,童孔骤缩,扭头就要逃去,却见满脸愠色的夏徵施展皮鞭诡巧将他稳稳束缚。

客忤急声求饶道:“我愿入欢喜地,还请大人饶我一命!”

腹心处穿了一个口子,受了不小伤势的夏徵冷哼一声,眸中杀机难以抑制,一手一招,一记攻伐的杀招,报复似地贯穿客忤心腹部。

客忤当场身死。

但没彻底死去。

只见一缕残魂从客忤尸体中飘荡而出,残魂氤氲,冒着烟气,模样与客忤一模一样。

残魂没逗留在这,而是迅速朝一个方向飞奔逃窜而去。

夏徵操纵着一件前头尖尖的圆柱小诡巧朝着那缕残魂杀去,但那件对魂魄无任何效用的东西只能贯穿而过,完全无法造成实质伤害。

客忤尹怨毒地瞥了一眼夏徵,撂下一句,“坏我肉身,此仇我必报之!”

客忤威胁的言语不是给夏徵听得,而是给自己。

罗青坠落在死尸旁前,那缕残魂已跑到了数十丈外。

罗青此刻是以本相示人,客忤回眸,远远瞧见了罗青面容,认出了他苦苦寻找的人,惊声一呵,“小子,你果真在此!”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谋算,好算计!”

客忤此刻早已没了当初见到的那股从容,那股温润笑面虎,满脸狰狞之色,犹如一头凶兽。

客忤那道残魂的速度极快,而且距离已远,罗青纵是有《中恶》祀术傍身,能对付残魂,但也追不上了。

罗青遥遥相望,与客忤相反,咧嘴一笑。

夏徵捂着伤口,眯着眼,盯着罗青,“你是何人?”

当初罗青与夏徵初次见面时,罗青脸上戴着那张旧面皮,因此夏徵并不认得。

罗青扭过头,那笑未停,眸中蕴含杀机,道:“杀你的人。”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