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长生仙游 > 第九百二十五章:妖坊上官狐银

第九百二十五章:妖坊上官狐银

妖差正才开口一句。

却忽听一道声音传来。

“本姑娘可算找着你了!!”

“吃我一夹!”

一只蟹钳忽的朝着陈长生敲来。

陈长生目光微微往一旁撇去。

见那举着大蟹钳的小姑娘正高举着钳子朝着陈长生的脑袋砸来。

“噹!”

陈长生依旧无事。

而那小姑娘却是遭老罪了。

“啊哇!!!”

小姑娘吃痛大呼一声,顿时就半扑在了地上,两个钳子颤抖着,疼的惨叫不止。

“蟹将军!”两位妖差见此顿时抽出了长刀来。

不等陈长生开口,二人一哄而上,朝着陈长生挥砍而来。

然而在这时刻,却又忽生变故!

一动声音自那衙门之中传来。

“轰隆!”

“停手!停手!!”

大门张开,一道身影火急火燎的从衙门里跑了出来。

可那两位妖差却已止不住了。

陈长生抬起手来,空手接下这两柄长刀,屈指一弹,一阵劲风将这二位妖差打退。

一位身着朴素衣衫顶着狐狸脑袋的妖怪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完了完了!”

狐妖的脸色有些精彩,一个健步上前,顿时就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祁山妖坊妖司上官狐银,拜见陈先生!”

“陈先生恕罪!”

陈长生愣了愣,好似是一时半刻没搞清楚情况,但见了那跪在眼前的人时,忽的反应了过来。

“是你啊……”

他一手托起了狐银,却见狐妖起身过后依旧不敢抬手,口中说道:“陈先生,坊中妖差无意冒犯,还望陈先生恕罪啊。”

眼前的狐妖,正是当初在东临坊时为陈长生引路的那只狐妖。

陈长生说道:“陈某并未因此生怒,妖市防卫紧密,理应如此。”

狐银听到这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但却像是劫后余生一般。

他看向身后的两位妖差,又看向了那个小姑娘。

他倒是真不知道,他们三个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怕是自己再来晚一些,连灰都没剩下了。

“先生仁慈。”狐银看向了身后的两个妖差,说道:“还不快滚?!”

两位妖差愣了愣,随即反应了过来,搀扶着连忙离开了这里。

“狐狸叔叔!狐狸叔叔!”

小姑娘站起身来,她眼眶红红的,说道:“就是他,我不让他进来,他非要进来,我钳子都要震碎了。”

狐银面露苦涩,他将小姑娘拉到一边,说道:“这样,你先跟方才那两个去妖司里面玩会,我一会来找你啊。”

小姑娘点了点头,说道:“帮我揍他。”

狐银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汗颜,但还是答应道:“好好。”

“一定哦。”

“嗯,一定。”

小姑娘往阴司里去。

走的时候还不忘跟陈长生炫耀着她那大钳子。

这可把狐银吓了一跳,“我嘞个姑奶奶,没见你这样的,嫌自己活的长了吗……”

这话就差说出口来了。

不过好在是她走了。

待小姑娘进了妖司后,狐银这才说道:“陈先生,这小丫头是外边来帮忙的,不懂事,小孩子心性,还望先生,还望先生……”

他似乎也觉得这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但又不得不说,这可是天江娘娘手下的人,他哪敢不管啊。

陈长生见他这般害怕,他无奈一笑,说道:“狐上官,陈某并未生气,真的没有。”

狐银心惊胆战的,口中答道:“是是是,先生仁慈,先生仁慈。”

“……”

陈长生一时沉默,他轻叹了一声,说道:“寻处茶楼坐下说吧。”

“任凭陈先生差遣。”

“……”

狐银寻了妖坊之中最好的一处茶楼。

又是雅间。

坐下过后,又吩咐小二上了最好的茶,最好的吃食。

待茶上来后便又亲自斟茶,礼数周到,一点不敢错过。

他不得不怕啊。

这位可是大人都得敬着的人物啊。

来到茶楼许久过后,狐银的心总算是静下来些许,好歹说话也没有再磕磕巴巴的畏惧了。

陈长生道:“陈某记得,你之前不是在东临坊吗?”

狐银说道:“回先生的话,祁山这边的妖市安稳过后,獾大人便将我派遣到了这边管理妖市,见成效不错,便一直留了下来。”

“原来如此。”陈长生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来这多久了?”

“也就一年半,不长。”

狐银问道:“却不知先生是何时来的?唉,却都怪我,这些下面的人都不认得陈先生,还对陈长生大打出手,先生恕罪。”

陈长生笑道:“你这一路上都不知道说了几遍恕罪了,陈某真没有生气,你也别太紧张。”

“是是是。”

“话说回来,之前那青蟹,就是那个小丫头,好像是天江娘娘的人吧,怎么在这妖市看门啊?”

“回陈先生的话,此事,是因为先前为了建立妖市,遇到了许多阻拦,獾大人与林鹿仙官分身乏术,无奈之下,前去通天江借了水神娘娘的势,后来娘娘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事情也顺利了许多,妖市的普及,天江娘娘功不可没。”

“所以,如今的妖市都是獾大人与水神娘娘一同管理,而方才的青梭,哦,就是先生说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天江娘娘派遣过来的人,一来是镇守此地,二来是为了时常带些消息给天江娘娘那边。”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陈长生明白了过来。

“嗯。”狐银说道:“青梭的修为尚可,就是心性太过顽皮了,天江娘娘的意思也是想她过来锻炼一下,却没成想今日冲撞了先生,我代她给先生赔个不是。”

“无碍,这小丫头也没少吃苦头。”陈长生笑道。

狐银笑了笑,大概也明白先生的意思,青梭那钳子怕是得疼好些日子。

陈长生继而问道:“如今,有几处妖市了?”

“共五处。”

狐银说道:“在晋王之地上,共六府,五处各处五府,至于另外一府,因为身处边域,恐怕不安,便没有考虑开妖市,而晋地之外的地方,一些是在别的仙官管辖之下,意向不明,我们也没有轻举妄动,所以完成这五府的布局过后,便一直是在谋求发展与巩固。”